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差点穿成月里嫦娥》在线阅读 > 正文 2.恩怨成两难

2.恩怨成两难

梦的鼻涕泡 2022-06-23
就在荼米都忍祈求了一次又一次的时候,对面像是时间完全凝固了的方向响了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抬头一看小白狗慢悠悠的站了出来,拼尽力气似的腾身一跃跳下那人的怀抱,接着晃晃悠悠朝她走了回来。“装可爱的?”哼,偏偏之后连个背影都走得登台演唱选美比赛般高贵的,这会儿竟然开只见小白狗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用尽力气似的纵身一跃跳下那人的怀抱,然后晃晃悠悠朝她走了过来。。...

就在荼米忍不住祈祷了一次又一次的时候,对面好像时间凝固了的方向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只见小白狗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用尽力气似的纵身一跃跳下那人的怀抱,然后晃晃悠悠朝她走了过来。

“装可爱?”

哼,明明之前连个背影都走得登台选美般高贵,这会儿居然开始装弱卖萌。

别以为你现在闪着星星似的无辜眼神,迈着小奶狗般的软萌步伐,就能阻止我趁你病要你命的决心,就算我细胳膊细腿未必打得过那个大的,但也一定要想尽办法让你这小的了解了解什么叫人性。

小小一只狗子,未免也太戏精附身了些,这点道行还太嫩!

荼米一边脑内自嗨,一边担忧的发现,那小白狗走到自己身边就开始围着自己绕圈。一边绕还不时嗅嗅,怎么看怎么像以前小区里狗子准备嘘嘘时的动作。

当然,这光天化日之下还不至于这么世风日下,狗子嗅完又歪歪扭扭的走回去了。

“咦,还有没有点人性了?眼睁睁看到这么个肤白貌美的女孩子在太阳底下暴晒这么久都不管吗?好歹叫两声,让那人来把定身术给我解开啊!”荼米赶紧在心里发出无声的呐喊。

那狗子还不算太狗,它像是听见了一样去扯扯那人的衣袖,张嘴发出了一声“啾”。

啊?什么鬼,这是我听到的狗叫吗?

“啊,哈哈哈!”荼米在心里发出了前仰后俯式的爆笑。

此刻真的完全难以抑制自己的心情,只是遗憾暂时动作没跟上灵魂。

“嗯,好了吗?”那人头往后打了个晃,带着大梦初醒一样迷糊的鼻音。随后弯腰捞起小狗,一抬脚又出现在荼米面前。

看到荼米不知道是爆笑憋的、还是太阳晒的、猪肝色的脸,发出了一句“长得这么丑的吗?”的感叹!

“我去你大爷!你全家都丑!”荼米霎时心生怒吼。

然后一个激动,两分用力,一下就扑到了那人胸口。

三眼懵逼的两人一狗愣怔数秒后,狗子张开了口,龇牙发出低沉的怒吼;男人伸出了手,一把把荼米推走;荼米撞到了头,继而飞跌在了旁边的树杈上头。

嘶,看着被撞断的树枝划伤的手,荼米发现自己的血在不停地流。

“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们!”荼米没了力气尖叫,只是看看站在面前有点故作镇静的“两狗”,在心里默默为他们两个都定了死刑类型:一百零八种死法,就算不会也要找人学。

“可能定身术解开得太突然了。让我徒弟帮你治治吧。”说完,男人开口叫了一声:“旻阳”。

荼米还没来得及有反应,就看见小白狗迈着跌跌撞撞的步伐朝自己走来了。

“不!让我死了吧!”荼米心里感到了亿点点绝望,亏她还默默想,就算要收拾这两个狗东西,也要先问清楚之前的事,以后找机会把那个不知名徒弟的救命恩情还了。

结果他的徒弟就是狗,这还让她怎么下手。

小狗知道这会儿这人心情不算美丽,走过来后看看站着发愣不搭话的荼米,只能干着急。

“再下去血流得更多了,先给她治。”荼米听到声音刚回神,手上就被舔了一口。

之后,小白狗便悬空在她手边,一边蹬着后退发力,一边伸缩舌头给她舔伤。每次蹬腿用力,嘴里都有红光闪过,伤口也在一点点结痂恢复。

哎,真是这小狗救了自己。

荼米猜想,之前那个自己也许真跌死了,是因为被救了才能穿越到这里吧。现在这小狗又帮了自己一次,虽然是他师父让自己受伤的,但要收拾这小狗却再也下不去手了。

“从此山水不相逢、后会无期!”荼米伤好后就决定:立刻、马上远离这“两狗”。因为大的打不过,小的不能打,恩怨什么的,既然掰扯不清楚,那就分道扬镳,再别有瓜葛好了。

远离暮色里的城池,这里是一片安静的地域,古老的村落蜷卧在盈盈一握的山脚,不管什么时候都能让人凝望到它的模样。那是一种永恒、静默的存在,每天都是一个样,像源自几千年前。

荼米在这个村里好像游神一样逛了半月,每天在并不淳朴好客的村民的监视下,苦哈哈找到点可以吃进肚子的东西果腹。他们充分让她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源自千年的守旧,尽显排外的精髓。一个个既一问三不答的对自己展现了无视,又一举一动都处处精心,把猜忌和防备体现的淋漓尽致。

荼米只能一边无奈着,一边死皮赖脸的照样天天去。与暂时想办法活下来相比,脸是早就没法要的了,白眼和指桑骂槐的挖苦也要受着。

好在每天暮色西沉的时候,荼米能够给自己找到点乐趣。

先学那个狗男人掸掸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做出快要离开的样子,然后就能一边走,一边听到来自大多数村民怨念已久又终于如释重负的呼气声,或者明明很生气却又拿她没办法的哼哼声。心里暗爽几回,神清气爽地释放些许憋闷,回到山神庙睡个美容觉。

不过也许受了氛围的感染,跟这些憋屈的村民一样,荼米胸口积压着无数次即将爆发,又不得不慢慢自我消解的烦躁,心情越来越像雷雨前的低气压,无奈又抓狂。

荼米感觉自己一定是流年不利,才会跟那两个狗东西冤家路窄。明明说再见的时候他们屁话都不发,谁知道等自己走后却背地里腹黑憋阴招。

分开后的三个多月,自己一路走走停停,东西南北都换过、城里村里都躲过,终究还是走到了找个村庄死死猫着,再也不挪窝的地步。

这一路,不是遇见突然出现的猥琐高人要把自己带回去当炉鼎;就是遇到无厘头的山贼打劫自己一个身无分文的路人;不是进城被当做无身份的流民驱赶;就是进村被排外的村民防备。之前对那两狗东西的祈祷灵验得太慢,这会儿通通都应在自己身上。

经过重重打磨,自己终于成了现在这样死猪不怕开水烫,有个跻身的地方就能躺的地步。

荼月知道一切根源在哪,只是因为不让那两个狗东西跟自己一起走,他们便像能听见自己腹诽一样地,让自己变得再也无路可走了。

而且人家还什么都不说,就只高冷范十足不远不近的跟着。先是等你危急关头开口呼救,再自以为潇洒倜傥的跳出来表演英雄救美,得不到感谢就消失,像个操控人心的高手。

可惜套路刚用一遍就让她发现了,不给他们个白眼都觉得自己那么多电视剧是白看的。

午后,夕阳由最后挣扎般的大放异彩逐渐转为暗淡。又轻又薄的几抹色彩在天际游荡着,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转变。软软的小团,似可爱的稚嫩羔羊;飘渺的缳带,像轻纱似的滑润丝绢;偶尔还有柔和的几片云,瞬时就能演变成人的形状。有的如修长的曼妙少女,又有或坐或伛偻前行的老人,独具意趣。

荼米再也不想去找什么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了。决定先就在这并不让人满意的小村庄苟下去,跟那两个狗东西死耗。

反正梦里不知身是客,吾身安处是吾乡,等耗走了他们再说。

因为这里除了村民排外点,吃的东西难找点,山神庙太漏晚上冷了点,云还是很好看、很好看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1.一跤跌入梦 2.恩怨成两难 3.明天和意外 4.好奇不好奇 5.来个计中计 6.意外的凑巧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