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虚拟尽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画风怎么突然不对劲了啊!

第3章 画风怎么突然不对劲了啊!

青衫取醉 2022-09-23 08:38:47
陈涉在会客厅室里喝了了茶水,赵震也了走后了藤堂裕贵,折回了回去。“陈总,我上次差点儿我以为要出事,没想起您如此镇静,完全是将藤堂裕贵于股于股掌之中!”“从藤堂裕贵的表情判断,他完全被蒙蔽住了,被解除了对我们公司的警惕。”“刚张思睿发来消息,说‘“陈总,我刚才差点以为要出事,没想到您如此镇定,完全是将藤堂裕贵玩弄于股掌之中!”。...

虚拟尽头

推荐指数:10分

《虚拟尽头》在线阅读

陈涉在会客室里喝完了茶水,赵震也已经送走了藤堂裕贵,折返了回来。

“陈总,我刚才差点以为要出事,没想到您如此镇定,完全是将藤堂裕贵玩弄于股掌之中!”

“从藤堂裕贵的表情判断,他完全被迷惑住了,解除了对我们公司的警惕。”

“刚刚张思睿发来消息,说‘谈判’很成功,很快就会返程。”

陈涉愣了一下。

奇怪,赵震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还用这么尴尬的方式拍领导马屁?

我刚才也没做什么,怎么就“如此镇定”、“将藤堂裕贵玩弄于股掌之中”了?

过了过了,这马屁拍的,太生硬了。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因为注意力全都被后面那句话给吸引过去了。

“谈判很成功?”陈涉有些意外。

按理说藤堂集团恨不得把陈氏财团给一波打死,就算要谈判,也该狮子大开口一番,没道理这么顺利。

难道说,藤堂集团在黎明市的分公司,高层之间确实有严重分歧?

又或者张思睿的口才很好,或者争取到了其他财团的帮助、从中调停?

这都有可能。

看起来自己的这几位负责人,业务能力都很强,相当靠谱啊!

不管怎么说,谈判成功总是一件好事。

赵震继续说道:“另外,刚刚从超梦研发部得到消息,超梦数据的初步变化趋势预估,已经出来了。”

“走势比较乐观,如果能够稳住这种趋势,我们财团的财政危机,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短短的几个小时,不足以让超梦产生大量的收入,但通过与同期的数据变动情况做对比,可以通过智能分析得出变化趋势。

而从变化趋势上,可以大致估算出超梦未来一段时间的营收。

两大支柱产业都成功恢复,陈氏财团这次的危机应该能够顺利度过了。

陈涉很高兴,不过他本性是个相对稳妥的人,此时也不想得意忘形,于是叮嘱道:“让大家继续保持警惕,在危机彻底度过之前不要掉以轻心。”

赵震点了点头:“好的陈总,我明白。”

“对了,今晚7点,在地下2层的会议室开高层特别例会,怕您忘了提醒一下。”

陈涉稍感意外,因为他才刚刚翻看了一些内部资料,似乎没看到关于特别例会的相关记录。

但转念一想,既然是特别例会,那肯定要讨论一些公司的机密信息,不做记录是很正常的。

毕竟这个世界的商战底线很低,留电子版资料,万一被竞争对手的黑客窃取,那就出大问题了。

虽说每家企业都养着网络安全团队,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想到这里陈涉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

回到自己的套房,陈涉先是稍微休息了一下。

穿越过来之后,他时不时地还有些轻微头痛,虽然这种症状正在快速地缓解,但稍微一忙起来就有些累。

好在一通忙活之后,公司的危机暂时解除,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陈涉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一边继续翻看公司内部资料,一边打开墙上的巨幅电视,准备看看新闻。

到目前为止,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不是很充分。

沉稳的本性似乎在时刻暗示,他忽略了某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这让陈涉总有些觉得不安稳。

虽然记忆还在慢慢复苏,但多看看新闻没坏处。

“据时代传媒最新报道,藤堂集团的武装商队在距离黎明市外围聚落大约70公里的荒野中,遭到不明身份的武装暴徒袭击,全部覆灭,物资被洗劫一空。”

“暴徒准备充分,手法娴熟,在袭击之前屏蔽了藤堂集团商队的全部信号,所以未能留下任何的影像资料。”

“藤堂集团已经展开调查。发言人宣称,这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活动,将不惜一切代价查明真凶,并采取一切必要手段进行报复。”

“目前高度怀疑是在黎明市外围活动的反抗军组织所为,但目前尚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宣布对这次袭击行动负责。”

新闻上出现了藤堂集团商队的惨状,那些充满未来感的运输车已经全部损毁,现场有激烈战斗的痕迹,场面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陈涉不由的愣了一下:“咦,藤堂集团?那不就是我们的死对头吗?”

“好家伙,恶有恶报啊!”

“不知道是哪位好汉出手替天行道?真是我们陈氏财团的大恩人!”

看到这个新闻,陈涉觉得更稳了。

这真可谓是时来天地皆同力啊!

藤堂集团的商队被劫、物资丢失,肯定会有一段时间的真空期,而陈氏财团就可以趁此机会恢复元气。

但幸灾乐祸之余,陈涉也突然有了一些危机感。

“等一下,反抗军……之前似乎在网上看到过,这是一个很危险的组织,而且似乎是无差别攻击任何财团的,我们公司只是个小虾米,可千万别盯上我们啊……”

“这个世界确实充满了危险,在城市边缘位置就有这种大规模的恐怖袭击活动。而且听新闻主持人的口吻和措辞,这种军事冲突似乎很常见,完全不值得大惊小怪。”

“赶紧查一下相关资料,万一哪天陈氏财团的商队也被反抗军袭击那就糟了……”

在求生欲的催动之下,陈涉赶忙在网上搜索反抗军的相关资料,想着尽可能地未雨绸缪一下。

网上的资料很多,但也很乱。

陈涉一通翻找之后,简单总结出来几点关于反抗军的基本情况。

反抗军以推翻旧土上的大财阀为最高目标,至少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并在第六次企业战争期间达到顶峰。

只不过在第六次企业战争之后,大财阀组成企业联合军对反抗军进行绞杀,反抗军活动被迅速扑灭,各大陆的反抗军被分割,不得已逃入荒野中。

也就是说,反抗军游离在大城市的边缘,时常袭击各大财阀运送物资的车队。他们的武装力量不足以撼动真正的大财阀,但打打小财团,不讲武德地搞一搞偷袭,还是很有威胁的。

在查找反抗军资料的过程中,陈涉也对一些概念产生了疑惑,比如这个世界为什么被称为“旧土”,“企业战争”是什么,为什么旧土的人口高度集中于大城市,而大城市之外的荒野似乎蕴藏着巨大的危险,以至于基本没人愿意前往……

但时间有限,他暂时来不及查阅了。

自从穿越过来之后,陈涉就总是被各种事情推着走,一直没能好好地静下心来分析一下目前的处境和局势,这让他很难受。

但不管怎么说,公司转危为安了,陈涉至少拥有了一个比较安全的生存环境,这是个好消息。

吃完晚饭之后,陈涉准备参加晚上的负责人特别例会。

“竟然下班时间开会,太不人性化了!”

“之后得想办法找个由头,让他们把这个陋习给改掉。”

陈涉对这个会议时间相当不满,但还是离开办公室,进入电梯前往总部地下2层的会议室。

……

总裁办公室有专门的电梯可以直达总部大楼的地下。

之前陈涉一直在忙着适应自己穿越后的新身份,所以还没有来得及在陈氏财团的总部大楼中好好地转一转。

会议室的门关着,陈涉抬起手环看了一下时间,刚好7点钟。

这个会议室的门有些特殊,不是公司中随处可见的自动门,而是两扇非常沉重的安全门,还需要在旁边按掌纹、检测虹膜才可以进。

“这安全意识不错。”

这个世界的科技发达,黑客的监听防不胜防,这种特别会议的安全级别高一点没毛病。

这种级别的安全措施,对陈涉而言就是四个字:深得我心!

沉重的安全门开了,陈涉迈步走入。

仍旧是上午在总裁办公室开会的那些负责人,坐的位置也一样,仍旧是留着陈涉的位置。

只不过,会议室内的气氛却变得完全不同。

穿着贴身战斗服的张思睿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没穿西装、没戴手套,所以整个右手手肘以下的机械义肢全都露了出来,闪烁着淡金色的金属光芒,正在玩一把手枪。

老成持重的赵震倒是还坐得四平八稳,只不过他的机械义肢比张思睿还要更加夸张,两条胳膊全都给造成了机械臂。

之前赵震都是穿着正装,陈涉虽然觉得他似乎块头不小,但还以为是中年人正常发福以及加上少许健身训练效果的痕迹。

结果现在换上了稍显修身的作战服,赵震整个人立刻摇身一变,成了肌肉虬结、满身怪力的壮汉。

张思睿正在兴奋地与众人分享今天与藤堂集团的“谈判行动”。

“这次我们干掉藤堂财团的车队,赚翻了!整整搞到了10个单位的时空粒子,还搞到了几百支智能枪械。”

“还是和往常一样,先假装用陈氏财团的商队离开黎明市,再到秘密基地换成反抗军的多功能步战车。这次的准备很充分,基本上没有落下任何马脚。”

“陈总也凭借着精湛的演技很好地迷惑了来访的藤堂裕贵,真是一次完美配合!这样一来,藤堂集团基本不可能查到我们头上。”

“几个月韬光养晦没去荒野了,活动活动筋骨的感觉真不错啊!”

他话音刚落,就看到陈涉走进了会议室。

众人立刻齐刷刷地站起,恭敬地说道:“队长!”

称呼,也变了。

陈涉默默地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沉稳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同时也在想,是不是自己开门的姿势不对?

怎么回事,这画风怎么有点不对劲啊?

眼前的这些负责人,一个个都肌肉健硕、身材结实,纷纷摘了手套露出了机械臂,一看也不是什么善茬子。

而且这群人不装了之后,那种尸山血海中打磨出来的杀气外露,甚至让陈涉觉得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都降了几度。

他们绝对都是职业军人,身经百战的那种!

再加上张思睿之前的那番话和下午的那个新闻……

陈涉的大脑快速转动,有了一个相当令人惊恐的猜想。

难道,陈氏财团表面上是一家正经公司,实际上暗地里经常伪装成反抗军劫持其他财团的车队和物资,很擅长搞这种“真实的商战”?

看张思睿的说法,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干,而且一直都没被发现?

也就是说,新闻里说的反抗军,实际上是背了黑锅的?

然而陈涉才刚想到了这种假设,几个负责人的讨论就又把他的猜测给推翻了。

“现在想想,自从第六次企业战争之后的大溃败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三年了。”

“是啊,这次的战果虽然让人欣喜,但也不过是劫了藤堂集团的一批物资而已。长此以往,什么时候才能完成我们推翻所有财阀的大业?”

“怕就怕再过几年,整个旧土也就只剩我们这一支反抗军在坚持了。”

众人颇为唏嘘。

陈涉则是心头再次一沉。

哦嚯。

原来并不是陈氏财团伪装成反抗军,而是反抗军伪装成了陈氏财团……

那岂不是更完蛋了吗!

如果是前者的话,虽然也很危险,但至少说明这群人只是背地里劫点物资、甩锅给反抗军而已,还有得救。

可如果是后者的话,就意味着这些人是货真价实的反抗军,他们终究是要撕破脸、跟大财阀死磕的!

没救了,彻底没救了!

陈涉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只继承了原主的一部分记忆,并不完整。

但他也没多想,因为原主作为公司总裁的许多记忆都继承了,陈涉还以为其他的都是一些不那么重要的记忆。

现在看来,明明就是最重要的一部分记忆没继承啊!

坑爹呢这是!

陈涉想起来上午例会的时候,张思睿说已经做好准备,要针对藤堂集团采取一些特殊手段。

那时候陈涉也没多想,还以为顶多就是找黑客窃取一些商业机密,或者请点水军、搞点灰色手段,所以也没拦着,只是出于稳妥起见,叮嘱他,手脚干净一点。

结果没想到,张思睿所谓的“特殊手段”,是直接带着人把藤堂财团的车队给劫了!

这是反抗军的老本行啊。

藤堂裕贵之所以来试探,多半也是因为他隐约意识到了陈氏财团的威胁,只是没想到陈涉对此一无所知,把他也一起给带跑偏了,反而解除了陈氏财团的嫌疑。

而且顺着这个思路考虑的话,员工们主动要求降薪这个事,也就有合理的解释了。

本来陈涉以为,这是因为自己这个做总裁的深受员工爱戴,公司上下一心、共渡难关。

现在看来,这显然不是唯一的原因。

就算这个世界的就业机会紧缺,但员工和高层如果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同一目标、没有对老板100%信任的话,仍旧是不可能一起提出主动降薪这种离谱要求的。

所以,真相很明确了,这表面上是一家公司,实际上是一支伪装成公司的军队!

而这支反抗军的目标非常一致,就是赚钱、搞武器装备、干财阀!

换言之,公司账户上的钱,其实是反抗军的军费。

而公司一旦倒闭,就意味着反抗军的计划失败,理想破灭。

这些反抗军战士们能不同甘共苦吗?

对于他们来说,工资什么的根本无所谓,重要的是公司能不能赚到足够的军费,什么时候能去搞一波大的!

吃饭、睡觉、打财阀,这才是反抗军在意的。

除此之外,他们压根都不在乎。

超梦《绝境之战》为什么做得那么真实,也有合理的解释了。

反抗军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按照自己记忆中的战场做一个超梦,这能不真实吗!

陈涉之前吐槽,这游戏怕不是只有特种兵才能通关,简直是用脚做的数值和平衡性。

现在看来,对这些员工而言,这难度应该是正好……

陈涉完全僵住了。

他觉得,自己必须得认真地重新评估一下自己的处境。

整个公司都是反贼,那他是什么?

反贼头子!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反抗军的活动暴露,被企业联合军一窝端了,陈涉解释说自己完全不知情、是被裹挟的,会有人信吗?

陈涉此时的感觉,就像是那个老段子:一个穿越者穿越之后发现自己身为大将,兵法绝伦,坐着战车带着精锐正在追击敌军,眼瞅着胜利在望,没想到前方树木堵塞,上前查看发现只有一棵树没有倒,纳闷间命令举火查看,只见树上有几个字……

想想都让人绝望!

如果反抗军实力强大,那也就罢了。

可根据陈涉刚刚查过的资料,旧土上的反抗军被大财阀的企业联合军给轻易扑灭还没过去三两年,目前局势下,所谓的反抗完全就是白给!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雪上加霜的是自己这个名字。

本来陈涉就对这个名字不太满意,到了这个语境之下,莫名其妙地成了反抗军的头目,这更不吉利了!

明显是要死得透透的了。

历史上那位跟自己同名的起义领袖,最后的结果可不怎么样。

说不定哪天兵败如山倒,就要被自己的车夫,哦不,司机给干掉了。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啊!

负责人们一个个表情兴奋、热烈讨论反抗军的宏图大计,陈涉则是一边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一边思考对策。

这样下去岂不是完犊子了?

不能坐以待毙,得想办法自救!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这家公司有点特别 第1章 这家公司有点特别 第2章 正经的商战情报收集 第2章 正经的商战情报收集 第3章 画风怎么突然不对劲了啊! 第3章 画风怎么突然不对劲了啊!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