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掌河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必死之局

第一章 必死之局

饭团桃子控 2022-09-23 23:12:25
闭气! 放佛泰山压顶,憋得人喘不过劲来。 段怡艰苦地捂着了胸口。她兀地睁开眼睛了眼睛,周围漆黑如浓墨,伸出手看不见五指。衣衫被汗浸满了,润如丝绸,手碰触之处,凹凸愤懑的,像是绣了花。腿蜷着,麻嗖嗖的,一动便碰触到了木壁,已发出了咚的声音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

掌河山

推荐指数:10分

《掌河山》在线阅读

憋气!

仿佛泰山压顶,憋得人喘不过气来。

段怡艰难地捂住了胸口。

她兀地睁开了眼睛,四周漆黑如浓墨,伸手不见五指。

衣衫被汗浸透了,润如丝绸,手触碰之处,凹凸不平的,像是绣了花。

腿蜷缩着,麻嗖嗖的,一动便触碰到了木壁,发出了咚的声音。

段怡心中一惊,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木盒子,绸缎衣,眼前黑。

棺材,寿衣,入土。

段怡心中有了不祥的猜测:莫不是她昨儿夜里挑灯画图纸,不幸卒了!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抠成了铁公鸡,连棺材板板都不给她买个宽敞点的!腿都伸不直!

段怡想着,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猛推出去,意料之中的阻力并未到来,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棺材板板,陡然开了。

昏黄的灯光照了进来,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郎,手持着烛台,他看上去颇为削瘦,生得眉清目秀的。

“阿怡,你醒了!咱们已经出了剑南道,便是阿爹发现了你,也不会将你送回去了!”

剑南道?段怡来不及细想,一个猛虎翻身就从里头翻了出来,一屁股落在了地上。

先前的棺材,并非是棺材,而是一个朱红色画着金漆的箱笼。

少年郎像是见怪不怪了似的,伸手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你大病初愈,地上凉得很。咱们着急送生辰纲,很快就会到京都了。到时候哥哥陪你一道儿,去问问姑母。”

“段相已经位极人臣,做了太师。作何还要你这孙女住在坟地里,莫非他想做那万古长青的妖邪不成?”

少年郎话中略带怨愤,震得段怡的脑子嗡嗡作响。

话虽短,事很大。

她张了张嘴,正想着从何处相询,就听得楼下传来一声巨响,杯盏酒坛齐落地,狗吠马鸣刀剑撞,紧接着便是一声怒吼,“呔!哪里来的宵小,也敢劫取生辰纲!”

什么鬼!她刚从棺材里出来,这是尚未翻身就又要作古?

少年郎抓着她的手一紧,门口杂乱的脚步声,兵刃交接之声,已越来越近。他快速地将手中的烛台搁在桌子上,复又将箱笼盖上,然后一把拽住段怡的手,就朝着那床底下钻。

这一切动作,那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显然已经是个中老手。

等段怡回过神来,她人已经在床底。

门轰的一声倒塌,一个人影被击飞了进来,撞在了床榻对面的墙壁上。他穿着一身甲衣,身材五大三粗的,可一张脸却莫名的秀气,同刚才那个举灯的少年,有八分相似。

段怡只觉得手上一痛,抱着她的少年郎手紧得像铁钳,简直要把她的手给掐断了。

吾命休矣!

段怡想着,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看出眼前的局势。这个被打飞的将军,十有八九便是少年郎口中的父亲,她的舅父。她应该还是姓段名怡,母亲嫁给了当朝段太师的儿子。

只不过她不受宠爱,小小年纪不知何缘故,便要住在坟地里。这回大病初愈,恰逢舅父领着表兄上京送生辰纲,她偷偷藏在了箱笼里,想要小蝌蚪寻娘亲,问个三四五六出来。

可不想才出剑南道,便遇到了贼人!

表兄一阵风能刮起,躲避技能炉火纯青。舅父看着威风凛凛,却是个一捅就破的纸老虎!

段怡脑子转得飞快,却是脊背发凉,手中出汗。贼人凶悍,怎么看他们都进入了必死之局!

那将军在墙上一撞,伤得不轻,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黑乎乎的,还带着一股子腥气。他艰难地躺在地上,恰好同躲在床底下的段怡四目相对……

将军瞳孔猛地一缩,手中的长枪一抬,架住了朝着他劈将过来的长剑,他呸出了一口血,骂道,“无耻之徒!竟然往我们的饭食中下药!若非如此,便是千百个你们来,也不是我顾旭昭的对手!”

“你们杀我兵卒,劫我生辰纲,可是想好要承受我剑南的怒火了!”

他说着,猛地朝前一扑,将围攻他的人,全都推飞了出去!

然后长枪立地,又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那血喷得极准,劈头盖脸的朝着段怡袭来,浓重的腥气,熏得她眼泪都快要流了下来。

顾旭昭显然是发现了他们躲在床底,着急的朝着门口攻去,想要将那些贼人,全部引离这个屋子。他艰难的扶住了长枪,猛地抬脚,朝着门口刺去……

可没有跑出去几步,就是一声巨响,又直直地撞在了墙壁上。

脸上的血顺着眼皮子流了下来,让段怡的视野,瞬间变得黑红。她的身子颤了颤,却发现身后少年郎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捂住了她的口鼻。

顾旭昭像是一条咸鱼一样,被一把长剑钉在了墙壁上,鲜血顺着他的身体,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因为视野太低,段怡瞧不见他的脸,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只瞧见他的脚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血流在了地板上,缓缓地晕了开来,朝着床底蔓延而来,屋子里的血腥味儿,浓重得令人作呕。

“给我搜,顾明睿也一起来了,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说话人的声音,像是开了低音炮,带着嗡嗡的回音。

段怡眨了眨眼睛,好让自己的视线更加清楚一些,那人一个转身,朝着床榻走了过来。

黑色的靴子越走越近,左右两边用金线绣着的古怪波纹越发清晰。

他的脚步声极轻,每走一步,却像是有人用重锤在段怡的耳膜上敲鼓一般,嗡嗡作响。

她屏住了呼吸,心脏已经跳到嗓子眼来了。

段怡想着,伸手摸了摸,抓起床底下的一块青砖……

先前从“棺材”里翻出来的时候,她便瞧过了,这屋子不大,就是一间寻寻常常的客房,几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他们被搜出来,那是迟早的事情。

她死不打紧,可若是不拉一个垫背的,那就不是她段怡了!

那靴子越发的靠近,眼瞅着就到了床边,段怡握着青砖的手指发白,她只有一击的机会,待那人弯腰,便暴起爆头!

“嘿嘿,找到你了!”

低音炮在耳边响起。

段怡刚要跃起,就感觉身上一重,身后的少年郎顾明睿从她的身上翻滚而过,手持着一把小匕首,从床底下滚了出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必死之局 第二章 逃亡千里 第三章 奔丧少年 第四章 马上遇刺 第五章 锦城段怡 第六章 表兄出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