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二鬼子发家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发生在沧州的穿越

第一章 发生在沧州的穿越

虚无缥缈00000000 2020-10-18 15:06:43
烛花了2百块。其他的东西还真没怎么舍得花钱。把日用品放自己破背包里就出发到达了。装备如下所示:音响、相机、水杯、太阳镜、遮挡阳光帽、防晒霜、洗漱用品、毛巾、雨衣、背包防雨罩、肠胃药、创可贴、磺胺、止疼膏、花露水。一套洗换的衣服,几双袜子。  连骑两天,屁到底是个苦孩子,除了新买了把折刀、一个自行车车灯花了2百块。其他的东西还真没怎么花钱。把日用品放自己破背包里就出发了。装备如下:音响、相机、水杯、太阳镜、遮阳帽、防晒霜、洗漱用品、毛巾、雨衣、背包防雨罩、肠胃药、创可贴、磺胺、止痛膏、花露水。一套换洗的衣服,几双袜子。。...

  王一曼是个老实人,2008年在一个职高毕业就在天津郊区一家药厂上班了。前两年在车间干化验员,现在在外面跑业务。这两年皮肤晒黑了,肚子变大了,嘴也变溜了,心眼也多了,收入也逐渐有了起色。可能是本命年吧,2012年某阵子的重走青春路的电视剧唤起了王一曼同志的无限感概,他决定了,骑着自己的那辆没怎么用过的山地自行车重走一会青春路,一路骑回鲁南老家去。

  到底是个苦孩子,除了新买了把折刀、一个自行车车灯花了2百块。其他的东西还真没怎么花钱。把日用品放自己破背包里就出发了。装备如下:音响、相机、水杯、太阳镜、遮阳帽、防晒霜、洗漱用品、毛巾、雨衣、背包防雨罩、肠胃药、创可贴、磺胺、止痛膏、花露水。一套换洗的衣服,几双袜子。

  连骑三天,屁股都骑烂了,终于快到沧州。走下去吧,争取天黑前到达。下雾了,什么也看不到,先是听到一声驴叫,然后是王听到一声巨响,看到一道白光,然后就懵了。

  不知过了不久,王一曼恢复了清醒,天已黑了。借着自行车灯远远照出去,他更懵了,怎么前后的公路断了呢,往前看还剩一百多米,往后看还剩30米,生生的卡在了一段乡村土路的中央。一辆拉木头的卡车撞在了路边一辆国槐树上,车毁人亡。人已经没气了,血还在流。打110吧,手机没信号。没办法,骑着自行车沿着土路找个村子报警吧。

  一阵颠簸。远远的看到一个村庄,却没有多少灯光。一阵犬吠中走进最近的一户人家使劲敲门。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推开了门。王一曼张嘴就说;大哥,什么时候停电的?整个沧州黑乎乎的。那男人似乎不知所谓,来了一句:兄弟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

  幸亏是天黑又是夏天,男主人看来营养不良得了夜盲症,也看不清王一曼什么样子,只迷迷糊糊的看到他推着一辆奇怪的车子。王一曼这厢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男主人背后一条大辫子。这王一曼一阵心惊肉跳,男主人搞艺术的还是老子我穿越了?

  王一曼没敢提报警的事,只说路过此地打听下路。男主人赶紧说屋里没地,可以在后面棚子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说吧。接着男主人不慌不忙的摸着黑走到井旁,摇起轱辘,打了一桶水,拿着水瓢走到王一曼跟前,“别着急,喝口水,我去屋里拿个窝头。”小王更懵了,赶紧来了一句,我不饿,谢谢大哥,这井得有年头了吧。大哥说了句,和这院子一年的,道光五年那年我自己凿的。

  王一曼是真的疯了,强作镇定的来了句大哥我看您家也不方便,我寻别的人家吧。无论主人如何挽留,小伙还是推开了院门。

  围着村子转了一圈,果然是一个电线杆都没有。打开自行车灯挨家照过去,真真正正像是一个100年前的村落,没有一个现代的物件。小村的一阵阵犬吠吓得王一曼不敢再逗留,骑着自行车赶紧去往出事的卡车那里。靠,老子是重走青春啊,没说是重回大清啊,老天啊,你开什么玩笑啊。

  果然卡车里两位司机的手机也没用信号。王一曼顾不得恶心,赶紧把卡车里有用的东西全给翻了出来。一把改装防身的撬棍、一把开山刀;铝饭盒、搪瓷缸、一大包垃圾食品、几瓶啤酒;备用换洗的衣物、针线包、雨衣、睡袋;一个小急救箱,一大包药物,主要是抗生素和一些常用药物。机械手电筒、一个没用信号的收音机。一部苹果和一部山寨机和两块备用电池。一本全国公路地图和一摞《诛仙》。刮胡刀等洗漱用品、绳索、工具箱。矿泉水瓶子装满了洗衣粉。看来是地道的长途运输啊。

  车祸现场一片混乱,王一曼在驾驶室翻来翻去,翻出来最值钱的物品就是两只手表了。他打开工具箱,由开始拆卸车上的铁器。眼看应急灯也快没电了,王一曼又打开后面的油桶,倒进去洗衣粉,用卫生纸做了根长捻子,几分钟后,这辆卡车被炸上了天。

  这天早上,沧州郊外早起的人们往往被那天的大火所吸引,至于那天那个骑着奇怪车子经过的年轻人到还真没多少人关注。一大早来到在沧州城里,找了个铁匠铺,卖掉从卡车上拆下来的上百斤铁,换了几吊钱。接着又去街上买了一件汗衫,找个剃头挑子理了个大光头。这已不是那留发不留头的时代了,大光头充其量也就是标新立异、伤风败俗,除了一路上不停的有人行注目礼,倒也无大碍。剃头时,坐着一位老翁,旁边放着长凳似的东西,上面缚着一块猪肝色石和一块青色石,大喊着“磨铜镜,磨剪刀!”没想到这个时代铜镜还在大行其道,玻璃镜虽然不稀奇,但一打听从车上拆下来的两块后视镜竟也能卖上几百文钱呢。

  傍晚,王一曼又回到了郊外。从一个不起眼的草垛里取出那些从卡车上弄下来的生活用品,关掉手机,后车一个大编织袋装的满满当当的生活用品,回到了客栈。在客栈的几天里,免不了与周围人员东拉西扯,自然对这个城市有了些许的了解。此时的沧州可是华北重要的经济重镇,交通非常便利,百物聚处,客商往来,南北通衢,不分昼夜。坐落在沧州平原的南运河,蜿蜒着从城中穿过,在以人力、风力为行船动力的木船年代,无论在遇到洪水或干涸时都可以正常行船,可以说是华北平原重要的交通枢纽。思来想去,王一曼也就不再纠结,先去北京吧,毕竟北京有钱人多,先把那两块手表卖个好价钱再考虑将来吧。至于回老家,他是不敢想了,在这个时代,一个外来人想在一个小地方扎根发芽,那可不是十年二十年能成的事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发生在沧州的穿越 第一章 发生在沧州的穿越 第二章 从北京到天津 第二章 从北京到天津 第三节 茶叶生意 第三节 茶叶生意 第四章 扬州城的人口买卖 第四章 扬州城的人口买卖 第五章 在扬州的日子 第五章 在扬州的日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