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二鬼子发家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在扬州的日子

第五章 在扬州的日子

虚无缥缈00000000 2020-10-18 15:06:44
,‘兄弟我懂’。  汪东升当然是过来人,免不得对王张一曼一顿开解,“我看兄弟是搞这么多女人不外乎也是无聊的;虽然女人肚子搞大了你就得养,兄弟你但是完全掌握点度为好啊”。仔细一看这句话把王张一曼惊着了,他也已不再话语这些,把话题转而了汪家的茶叶生意。汪东升毕竟是过来人,免不了对王一曼一顿开导,“我看兄弟也是搞这么多女人无非也就是无聊;但是女人肚子搞大了你就得养,兄弟你还是掌握点度为好啊”。一看这句话把王一曼惊着了,他也不再言语这些,把话题转向了汪家的茶叶生意。。...

  汪东升的父亲在外面忙着组织新的茶园,王德成也忙着在扬州城安置老家搬来的媳妇、熟悉新的环境,现在汪东升就是扬州城这个小团体的真正话事人了。等立秋汪东升去拜访刚从乡下回来的王一曼还是吃了一惊。王家又新添了俩少妇,王一曼慌忙解释说是在买小男孩的路上看到这俩衣衫褴褛的外地年轻女人奶着个孩子在路上乞讨,不觉得善心大发雇来做些打扫洗涮的工作的,也算是功德一件。汪东升先生盯着两个女人硕大的Ru房用力的点点头,‘兄弟我懂’。

  汪东升毕竟是过来人,免不了对王一曼一顿开导,“我看兄弟也是搞这么多女人无非也就是无聊;但是女人肚子搞大了你就得养,兄弟你还是掌握点度为好啊”。一看这句话把王一曼惊着了,他也不再言语这些,把话题转向了汪家的茶叶生意。

  汪老爷子那边可真的是低调做事却又大把花钱了。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会打到什么时候,不管是景德镇、杭州、扬州或是其他地方,所有的商人都在会馆里窝着打听这北京的二道消息。这些商人做的多是内贸生意,可官府征收的战争款子一点不比广东的商人少。还是由于战争和几个天灾,国内市场愈发萎靡,去年的茶款无法回收,今年丰收的茶叶也销路不畅。1841年对于任何一个茶商来说都是都是萎靡的。几个不大正常的商人里汪老爷子算一份,老夫聊发少年狂,亲自出马四处打听收购茶庄,雇佣各类人等创办新的茶庄。飞剪船带来的茶师、制砖工人下船后立即开始了对汪家所有的工人的培训之中。汪老爷发动一切关系,寻找那些失业在家的制茶工人,想尽一切办法争取在1842年争取搭起几个茶庄,直接和洋人交易。所有跟王一曼前往广州的汪家工人们都看到了朝廷在广州城下的狼狈和王一曼与洋鬼子的把酒言欢。他知道王一曼所言非虚,洋人确实想踢开十三行直接开进内地和中国商人交易,如果和那些茶厂、茶山建立坚定业务往来,将来至少在长江流域洋人会对对他们汪家有着很大的倚重。

  听了汪东升的劝导,王一曼在9月初去了郊外教孩子们外语去了,这也算是给自己找点事情干。毕竟是一个外乡人,前世又处于社会的底层,王一曼感觉自己很难和这些扬州主流社会的做到交流,他连字都不会写,这点钱在扬州城也不算什么,所倚的汪家在杭州算不得什么名流。在这个圈子奔波的他感觉很不自。这种自卑可能也是王一曼非要买几个大字不识一筐的女人伺候她的主要原因吧。说到底,他还是一个中产的**丝。

  王德成也不在扬州,最近他在和原来漕帮的朋友联系感情。王一曼告诉他很多次,大运河是彻底完蛋了,朝廷没有能力去恢复航道,若还是想干水运这行的话必须得在长江和大海里搏击了。他想来想去,还是想从长江干起吧,在天津卫他还是一个非著名汉奸,回不去了。

  汪东升其实最近扬州城也是很忙的,对于王一曼那边确实是疏于打理。父亲忙于生意,他却在忙于应酬,当然没有他的消息,汪家的生意确实也会进退失据。对于科举他还有些许的幻想,但是他现在必须放下学业先跟父亲拼搏一段时间了。扬州城的盐商们花钱捐个候补道台是经常有的事情,父亲也答应了他,倘若生意顺利,给他买个官过过官瘾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刚开始汪家传到城外那座破庄园的消息,让王一曼越发越看不懂,先是皇帝派人在广东那边已经定下合约,英人退出广州城;接着又是洋人进军厦门,又开始谈判。这些东西都不在王一曼的有限的历史体系内有过任何的痕迹啊。幸亏王一曼听汪老爷子的话没敢在这一年收购茶叶,要不或许信息过少的王一曼也会陷入一片混乱。几千担走私还行,几万担再去走私那就是扯了。再后来汪家少爷通过官府可靠消息证实洋人准备往北方开拔的时候,王一曼再也坐不住了,难道历史的走向发生了改变?战争规模看来挺大啊,不管是打到北京还是杀到南京,看来得在这破宅院里多储存些粮食银两。王一曼本计划一不做二不休,花大价钱买下了这个荒废的宅院,囤积了大量粮食和砖瓦,孩子们也不上课了,再雇来的泥瓦匠工将整个院子大修了一下,尤其把院墙加高加厚了许多。可半夜醒来的王一曼清醒了许多,这不是明显还拼命漏财嘛,一个外地人如此的显摆,一旦战乱,那岂不是首当其冲嘛。院子是肯定要买下来的,但是王一曼一改往日做派,不敢再教孩子们英语,那不是秀二鬼子身份找死嘛;王一曼经常派自己的大脚女人们出去上街采购柴米油盐而不再派佣人前往以显示自己的**丝身份。此外王一曼又雇了老童生过来增加些师资力量,主动跑到附近几个村动员孩子家长们把小孩送过来在育婴堂上课,学费极其低廉几乎免费。王一曼相信一个邻里关系良好的**丝在乱世中活下来的几率是远远的高于那些高门大户的。

  王一曼还招呼王德成把老婆送回鲁南老家去,从老家带回的死党留几个在运河边买几条吃水浅的小船,时刻准备着顺着大运河往北前往山东老家逃难。至于汪家,家大业大,除非万不得已,他们家绝对不会搬出扬州城的,反正汪老爷子已经把钱财都带到了内地的茶庄去了,家里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再然后在家无所事事的王一曼是彻底的疯狂了,他先是动员孩子们一人给自己造一个小弓比赛看谁射的远。这个玩腻歪了又请泥瓦匠在后院造了一个特别高的高炉,雇了一个铁匠在那里研究铸造小铁炮。一口气铸造了4尊小铁炮后又开始研究火药。再然后看到自己三个肚隆起的女人,他的思绪终于回到了当下,是时候给这四个女人一个名分了。娶四个媳妇这事是汪家老管家具体操办的,王德成和汪东升赶来吃了一顿喜酒,小小的婚礼里透着些许的荒唐、无奈和甜蜜,那一晚王一曼是彻底的喝多了,洞房花烛夜眼把四个媳妇甩在了一遍一觉睡到天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发生在沧州的穿越 第一章 发生在沧州的穿越 第二章 从北京到天津 第二章 从北京到天津 第三节 茶叶生意 第三节 茶叶生意 第四章 扬州城的人口买卖 第四章 扬州城的人口买卖 第五章 在扬州的日子 第五章 在扬州的日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