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我的虚拟世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话 虚空中的霍格

第三话 虚空中的霍格

pizzasin 2020-10-18 19:35:12
。但是我是个将要正面临升学考考的准高中本科毕业班学生,但是游戏那就有美女你的陪伴,神马都是浮云了。  神马浮云啊!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中到这么个情况的啊!  总而言之事情要从我那让我魂牵梦萦的青梅竹马说到。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心里就埋藏了一个疑问那是她我的边走着,还边能获得经验值啊~真是安逸啊……谢谢啦,阿辰。。...

  “任务完成:加瑞克·帕德弗特(已搞定加瑞克:1/1)”

  呼……回去交任务吧。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游戏可以一直像这样子玩下去,事情倒也变得简单了。

  边走着,还边能获得经验值啊~真是安逸啊……谢谢啦,阿辰。

  阿辰用她的虚空魔,一路拍了过去,野外怪物一个也没剩下。

  吾名孜然,子然什么的,那只是作为肉身的存在而已。我现在正在玩的,是一个最近几年很流行的,名叫“WorldOfLegends”的游戏。虽然我是个即将面临升学考试的准高中毕业班学生,不过游戏既然有美女陪伴,神马都是浮云了。

  神马浮云啊!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么个情况的啊!

  总之事情要从我那让我魂牵梦萦的青梅竹马说起。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心里就深藏了一个疑问那就是她我的阿辰她自从升上高中究竟怎么回事。但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拜访了他家之后我发现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和难以置信:她在沉迷于游戏之后抛弃了属于自己的现实世界的身份并穿越到了虚拟世界。然而我固执的心意没有改变于是她终于有了重归现实的想法,可惜峰回路转的我居然也开始和她一起玩起游戏了。

  或许不是因为限电,我依然还是无法见到她吧。我也这么想过。到底要怎样,才能让她回心转意呢?

  “算了吧,这种事……”

  如果你接受不了她的想法,那就去死吧。别和我谈什么拯救,你没有资格。这是辰巳的说法。

  辰巳,那个世界(虚拟的网络世界)里的一个游戏角色。至于她如何获得脱离虚拟世界而存在于现实,令我迷惑。

  “简单的说,术士这个职业拥有操控虚空的能力。所谓虚空,也就是异世界。就好像我的灵魂仪式能从虚空中召唤一样,我的法术同样能让我脱离现世走进虚空。而这个虚空,也可以是你们的这个现实。”

  这是我今天下午到阿辰家时,她给我的解释。

  “虚空与现实,这之间真的没有联系吗?当我从所谓无尽的虚空中召唤出恶魔的时候,我绝对不会这么想。术士可以架起虚空与现实的桥梁,这是个神圣的职业。”

  “不存在纯粹的虚无,那只是单纯的不存在。而这恰恰是人类对‘现实’的误解。事实与抽象,只不过是个相对的形容。无法接受的存在,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否定,而不去相信存在去妄言有什么是不存在,就是种无知。”

  虽然我知道她在扯些什么东西,但我总觉得她根本没有回答我“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穿越的”这个问题。

  “所以说——”

  嗯?

  “——有你那个阿辰那样觉悟的人类,真的是不可多得呢。”

  ……好吧。

  不过或许可以明白一点,为什么她们俩,可以走到一起了。

  “哈哈!年轻的战士,前往闪金镇报到吧!为了联盟!”这些叫NPC的家伙是何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呢,拿着人民的税金从来没办过事实,这只不过是一个五级的小怪,而你可是有二十级1000血的NPC啊……

  所谓沉迷就是这种认真劲吗?完了……我沉迷了……我这辈子完了……

  ***

  简单地说,这个游戏的玩法就是在各个叫做NPC的人物那里接到各种各样的任务,基本都是要你去打怪物之类的。然后通过打死的怪物和完成的这些人物获得经验值,你就可以提升等级,然后就越来越猛了——而做任务这件事情,阿辰一直在帮我。她似乎已经很厉害了。因为我只有6级,而阿辰——或者说她的辰巳,已经70级了。

  我很感激于阿辰一直帮我升级的行为。或许她是觉得三年未见对我有所歉疚,我很欣慰,欣慰于她还一直记得我。但是或许她对我的歉疚,就是因为已经对我的印象已经模糊了。

  “霍格必须死:

  巨型豺狼人霍格,现正在艾尔文森林西南部的树林里游荡。他成功地对抗了目前为止所有追捕他的行动。

  暴风城已经为除去这只豺狼人设下了酬金,想得到酬金的猎手必须向闪金镇的治安官杜汉提供杀死霍格的证据。”

  这个任务在我的任务栏里是红色显示的。我想应该是个有难度的任务。不过既然有阿辰在的话,应该没问题。

  “先去杀了这个霍格吧。”我这样打字。

  于是阿辰跟了上来。

  “应该,就是这一带吧。”我四下望着。既然叫做豺狼人,长得应该和狼什么的差不多。看了看小地图上的任务地标,再往南走一点的话——

  诶?阿辰人呢?

  “阿辰?阿辰?”不行,光这样打字不在附近的人是看不见的吧。可恶。这个任务似乎有点难啊,如果没有阿辰的话可能一个人也做不了啊……

  算了,她可能就是去任务地点了。我就看着大地图找过去吧。

  走了一段,总算看见这个霍格了。嗯,长得的确是很像条狼什么的啊,虽然是站着的。不过很显然他很厉害。这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血量上四位数的怪物,重点是在霍格名字的后面写有“精英”二字。应该是为了和普通的怪物区分开来,而且普通怪物一般都可以看到等级,这个却在那个显示等级的地方有一个骷髅的标志。

  “要不要试一下呢?趁阿辰不在的时候。”突然开始有这种冲动。

  大致上看了下自己的这些技能。自从建立账号以来几乎都没怎么用过。

  嗯。。。大致上就是用冲锋这个技能冲过去,可以产生怒气值,然后——

  啊!怎么就这么冲了过去啊!我手贱我手贱……好吧,用砍的,还有,嗯,有个叫重击的技能,嗯,用怒气就能打出伤害来了……好吧……

  “6分钟后释放灵魂”“已消灭霍格:1/1”

  诶?这是什么情况啊!无论怎么看我都是死了吧!而且死得这么快,完全就是……就是秒杀啊!无论怎么说就算是这种骷髅显示的怪物也不能强到这种地步吧!

  而且话说回来这个“已消灭霍格:1/1”是怎么回事?

  “点释放灵魂吧。”阿辰出现在我的尸体旁。“释放灵魂以后跑到这里来,就可以复活了。”嗯,真是方便的设定啊,如果现实中能这样,那真的是太HIGH了。。。话说我是不是扯到某个深度的哲学问题了呢?游戏而已,游戏……

  “任务怪,我已经帮你解决了。”她说完我往那看看。

  这不是还在那里吗?

  “不对啊,你任务完成了没?”“完成了啊。”“嗯,那可能是刷新了。”“不对,刚才就在这里,我就是被他一刀砍死的。”

  看来霍格一次是会刷很多只以防止有多个人做任务的情况吗?可是这个任务明显不能一个人做吧。

  “听你这么一说,的确是不太正常。刚才我所打掉的,是一个23级的霍格,那样的霍格,应当是出现在副本里的BOSS级的那个。”阿辰聊道,“刚才的那个霍格很不正常。不过如果是因为被那个霍格秒杀,那倒也也可以说得过去。”

  原来精英怪,的确是有够强的啊——

  “可是这个精英霍格是个13级的啊,没理由啊……”

  “对了,你穿装备了吗?”

  我在阿辰的指导下买齐了一套锁甲。原来做任务的时候获得的那些装备,全部给我卖了。其实我也在想,这些装备应该是能用的,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用,只好都卖了。

  “子然你好笨吖~~~~~^_^”为什么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有种想流泪的感觉呢?阿辰,你还可以重新可爱起来吗……

  “话说,那个家伙呢?你知道我说谁的^_^”就是那个辰巳啊。现在才知道,就喜欢高人一等说话的她,在游戏里的种族是侏儒。这让我对那时她那副女王一般的姿态,感到超级的不爽。既然现在和我玩游戏的是阿辰,那么辰巳是在这个虚拟人物身上沉睡了吗?

  “哦,小四啊,她在看动画呢。”

  啊咧?

  原来她有这爱好啊。。。而且居然有个听上去感觉恶心的小名呢==#

  “她最近迷上了一部叫‘扑杀妹神’的动画,每天晚上都得去看呢^_^”这真是,迷上了个不得了的东西啊……

  “这么说的话,阿辰也还在虚拟的世界里吗?”“是啊~”什么“是啊~”啊。

  不要说的这么理所当然了好吗……

  总之稀里糊涂地,我总算到了10级了。不过有个遗憾,那就是那个精英怪霍格的任务没法完成。“可能是因为当时杀错了对象吧。”“要不然的话,再回去杀一次?”“不用了,走,我带你刷副本去。”“副本?”“是,到了十级开始我用带你刷副本的方法升级,很快的。”

  这样啊。到了十级可以到当前地图上的城市暴风城里的一个监狱的副本里靠杀怪物升级。本来是一个需要很多人一起组队升级的事情,不过因为有阿辰这位强力的70级术士,事情变简单了。

  阿辰,我真的很XX你,因为你,我沉迷了……

  暴风城是这个游戏中人类的主城。也是游戏玩家们聚集比较多的地方。一进城里,聊天频道立刻热闹了起来。各种各样的消息,寻求组队的,做买卖的,什么什么。

  “这个游戏貌似也的确不少人玩嘛话说。”我随手发道。阿辰那里没有回音,一种不祥的预感。

  “还有啊,其实有时间的话最好还是把霍格给打了吧,毕竟这个任务是奖励装备的……喂喂,”阿辰开始沉默了。看来——

  “吵死了!好吧,告诉我刚才那个错误击杀是怎么回事?”看来,身心转换了。

  “我……当时被那个正常的霍格一刀砍死了,不过阿辰杀死了另外一个霍格,据她推断那是监狱副本里的BOSS级的霍格,和野外的不一样。”

  “也就是说,出现BUG了。”

  “真的很巧。我在暴风城监狱副本门口看到大量刷副本的人出现了无法重置的情况。他们说进副本以后那个BOSS霍格目标无法进行选定。”

  “这么说,刚才阿辰的那个举动,引发了不止我交任务,还有其他的一系列的BUG吗?”

  “或许是的。这个悬赏任务本来就有个后续,就是霍格在被你击杀后的结局是进了监狱,而监狱这个副本的剧情就是暴风城的越狱事件。也就是说,你们所击杀的那个BUG出现的霍格,导致副本无法辨识霍格了”

  “虽然这么说似乎能说得过去,但是很奇怪啊……”现在的辰巳继续说着,“野外的BOSS霍格是怎么出现的,这个暂时先不考虑。为什么野外出现的BUGNPC会影响副本里的进度呢?”

  辰巳,似乎为了这点事认真起来了。

  “哼哼,我可是术士——连接现实与虚空的职业啊,这点小问题难不倒我。走吧,暴风城监狱就在前面。”

  ***

  “可是,到底要怎么做啊,”我不禁疑惑。现在我们正在这个叫监狱的副本里。

  “我说过了,我可是术士啊。只要在‘现实’,我就可以操纵‘虚空’。”她似乎很肯定现在的状况。不过话说回来,按她的话说,她应当在现实中获得操纵虚拟世界的能力,这么说,她现在还是在现实世界中吗?

  “那现在阿辰在哪?”我不安地打着字。

  “她?在你面前啊(微笑)”哈?“她只不过把这个游戏人物——也就是我交给现实中的我自己操纵了而已。”

  “……”

  我看着面前小侏儒的微笑,说不出话来。

  面前的这个小侏儒一路拉了过去,一次性解决掉了所有小怪,不一会到了霍格的面前。

  不过问题在于,这个霍格不可以被鼠标点到。或许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发现的BUG。

  “这种情况真的很奇怪……我以前遇到过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是无法被攻击,或者是对它的攻击没有作用。可是这一次是连目标都不能选中。”

  面前的霍格似乎对我们的对话开始感兴趣,可以看到它的双眼在黑暗的监狱中闪光,并听到粗重的鼻息。

  “那么‘小四’,开始按你所说的操纵虚空吧?”

  “不,其实,不到万不得已,我觉得还是不出手为好。”

  “所谓对虚空的操纵,是一种对你所操控的世界的现实的修改行为。如果我在虚空中可以对我的现实世界肆意操控的话,我早可以开始把这个世界修改成我愿意看到的样子了。但是我不能这么做。”好吧,我是不是应该为此感到庆幸呢,“每个世界有每个世界的秩序,不遵守世界秩序肆意改变的行为,会为这个世界招来麻烦。而且我觉得这个问题只要提交给……等等——”

  此时霍格的轮廓正在显现。似乎开始有可以被鼠标点到的趋势了。还有,它在说话。

  “小姑娘,你似乎在说些很有意思的事情啊……”

  霍格作为一个游戏单位的轮廓正在越来越清楚了。此时,突然发现虽然鼠标仍然无法选取,但是我可以看见在鼠标移到一个单位身上时显示出的怪物信息:

  霍格等级????

  人型生物(精英)

  “等等,为什么我也看不到它的等级?”

  辰巳也看不到这个霍格的等级?这是为什么?

  按理说这个霍格应该是像刚才阿辰说的那样,只有25级而已吧?

  “小姑娘,关于你说的虚空和操纵什么的?和我说一说怎么样啊?”霍格又开口了。

  此时界面下方的聊天栏突然出现这样一条信息:亲爱的游戏玩家您好,由于监狱副本中出现霍格无法正常击杀而导致的监狱无法重置的问题,我们的管理员正在寻找原因并且寻求解决方案。在方案调试期间,监狱副本将会强制性重新启动。对于游戏中的问题对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感到深深的歉意。

  然后,网络连接断开了。

  可恶!怎么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这个问题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没办法了,到阿辰家去一趟。

  没错的话,刚才辰巳说的是她看不见那个霍格的等级吧,那就代表……不对,既然断网是副本强制重新启动的标志,这么说阿辰也……那个时候在监狱里和我对话的或许是……好了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

  一脚踹开阿辰房间的门,门重重摔在了后面那个蓝色物体的身上,看来它猜到我会来,所以特意在门口等我——不过似乎比印象中的弱啊……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吧!

  阿辰——应该是辰巳,在阿辰的房间里面无表情地坐在电脑旁看着我。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要说——”我没等她说完,一巴掌扇了过去。知不知道她有多厉害?我还管得了那么多吗!?

  “告诉我,阿辰是——是不是被关在游戏里了?”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是的,而且游戏管理员为了清除这些错误的游戏资料,应该会对副本进行回档,让副本回到正常状况进副本之前……”

  是吗?也就是说,阿辰会在副本里被游戏管理员带到我进副本之前的什么时候的状态?

  “好,那么,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正在考虑中。我在虚空中搜索过了。可是没有目标,这个谜一般的霍格的相关信息。”搞什么啊……我问的是阿辰怎样了……“至于她,因为信号太微弱感受不到——”

  “搞什么啊!”

  我已经完全忍受不了了。

  “你不是能操控xx的虚空的吗?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术士吗?什么web游戏……把我的阿辰变成那副模样……你这个没有存在意义的家伙,你给我把阿辰……把阿辰还给我——”

  “别说了,人类……”

  “不过是个人造的东西,你算个什么啊!”

  “吵死了!”

  面前的辰巳伸出右手。又是那层熟悉的膜,身边一切存在感,像上次那样变得模糊……

  “办法不是没有。现在监狱副本中可识别的信号,还有一个就是你的战士。虽然现在感觉早了点,不过也只能这样了。至少以你多少有点用处为前提的话,事情还不算太晚。——”

  他要让我,重新穿越回游戏的世界,并且作为那个战士存在?

  “你既然那么讨厌我,那么我告诉你,阿辰是我的拍档,我也很讨厌你的存在。不过,她需要你,这就是我最近得出的结论。所以,给我知足一点吧。”

  阿辰的房间从我的视线中逐渐开始被抽离,又是上次一样,近乎脱离了意识存在一般的濒死体验。

  当意识重新回到我体内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我作为那个我创建的战士的存在。是的,我手里的剑,我身上的盔甲,我躺着的地板,我身上无名的彻骨疼痛……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在意这些事情的时候:在我面前,霍格揪着那个矮小的侏儒的衣领……

  “阿辰!”让我站起来,让我站起来啊!

  “嗷!小战士,你醒啦!”霍格挑衅地把阿辰举高,“无法接受面前的场景吗?你们成天所欺负的25级小怪居然会把你们踩在脚下?你们不会想到这一天的吧!不会的吧!”

  “我从虚空走来,我靠自己领悟着虚空的真理。我发现了虚空是造物主的真谛!但是就算是我也没想到,虚空,是可以穿越的存在啊!小姑娘,快,告诉我要如何穿越到虚空去!快!”

  阿辰显然比我现在的状况好不到哪去。她似乎已经被这个霍格折磨过。

  “开什么玩笑。我还等着看呢,你被面前的小笨蛋战士打败的样子呢。”

  小,笨蛋,战士?

  是说我吗?

  “对吧,子然?”

  是吗?我能打败他啊……那我就真的,是个笨蛋了呢。

  好吧,就让我继续在阿辰面前,做个笨蛋吧。

  剑,是的,握紧了。在穿越过来以后,意识开始多少接受到了一些作为战士的感觉。是的,如果现在要冲锋过去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

  我站了起来。面前的霍格,甩开了手上的阿辰。

  “开什么玩笑!你这个卑微的虫子!”

  我感觉到了胸腔积攒的大量怒气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刀剑相碰的声音。紧接着金属的碎裂声。

  我身上的锁甲,碎得很彻底。

  意识,重新开始模糊……

  好吧,接下来,我是要释放灵魂了吗?既然是个等待回档的本,即使我这样的存在也可以释放灵魂,会不会永远也回不到这里呢?会不会永远只能是个灵魂呢?

  “哼哼,想什么呢,你这个卑微的……”

  耳朵里只是在回响着一些辰巳式的臭屁语气的话。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觉悟吧霍格!”

  ***

  我在霍格任务点,发现了第2个精英霍格。阿辰顺手杀了第一个(BOSS霍格),交任务的途中,因为击杀目标错误出现任务无法完成的BUG

  这只霍格,应该是那时阿辰在击杀过程中被系统归入了一个未知的空间(即另一个“虚空”)。

  后来的我进入副本,无法击杀的BOSS霍格释放了虚拟意识,挣脱游戏束缚打算真的逃狱。为了阻止他,辰巳将我,阿辰与霍格一起打入虚空(即现实)。

  这是一次奇怪的系统BUG。首先系统是如何不依靠GM便开始进行自行处理,而且自行处理过程中为了逻辑成立居然可以出现时空倒错。

  “当时的那只奇怪的霍格只能被解释成是系统将霍格回档后出现的。”辰巳是这么解释的。虽然对我来说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整件事的因果本来就是很不可思议的,你又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或许让你这个废物来帮我处理我那个世界出现的问题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不过这下问题似乎比我想象中的复杂了……”辰巳是这么跟我说的,“你有必要为你的行为负责。”她指了指仍处于放逐状态的霍格。那个本被打入“虚空”,然而进入了现实的,没有开始结束没有因果循环的霍格。

  如果推断正确的话,WOL的系统有3个特点:1、存在自我意识。2、默认了“现实”作为虚拟空间。并存在另外至少一个层面的虚拟3、对WOL的世界拥有高次元的高智能管理能力。

  “好好想想吧,你以后要做的事情,很沉重哦~”

  今天依然是辰巳来上学,装作收上了“我昨晚做的作业”。

  真是的,我什么时候和你关系变那么好了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话 和我一起玩游戏吧 第二话 游戏可以开始了吗 第三话 虚空中的霍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