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文明大碰撞》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风暴

第一章 风暴

2020-11-22 15:07:07
条纹乌木制作而成的躺椅上,叼在嘴中的雪茄吞云吐雾,一个个烟圈从他的嘴中冒出,打在他手中的航海图上又登时飞散开。  “都等了两天了,这海上的生活啊也可以隐退鸟来,哪有在岛上寻欢做乐得多痛痛快快,老杰克说这两天这条航道将要有一条大鱼经的消息究竟是真一艘三桅帆船正在行驶着。。...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风平浪静的浅海上。

  一艘三桅帆船正在行驶着。

  鹅毛扇一般灰白或赭色的帆高张着,随着海风起伏。

  船身上有许多精美的图案,大致都是中世纪的一些英雄作战的画面——骑士们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冲向敌人。

  但高耸的船首上那面黑色的海盗旗与舷窗中露出来的炮口却与这图画上表现出的骑士精神格格不入,

  这是一艘由商船改造的,在附近的所有海域都臭名昭著的海盗船——飞翔号。

  船头。

  大副威廉悠哉游哉坐在一把条纹乌木制成的躺椅上,叼在嘴中的雪茄吞云吐雾,一个个烟圈从他的嘴中冒出,打在他手中的航海图上又顿时四散开。

  “都等了三天了,这海上的生活真是可以淡出鸟来,哪有在岛上寻欢作乐来得痛快,老杰克说这两天这条航道即将有一条大鱼经过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呢?希望那个老家伙不要骗我们,不然回去要他好看”威廉看着手中的海图,有些烦躁地说。

  一旁站立的小水手听到威廉的抱怨,说道:”不能吧,大副,毕竟老杰克也算是我们海盗业里有信用点的人了,他既然说这两天有大鱼经过,那应该不会有假,而且骗我们他也没什么好处啊。”

  “哈哈哈哈,你还是太年轻了,讲真话的那还能叫海盗?骗我们他是没有好处,但是怂恿一群傻子白跑一趟的事情你会不乐意干?这种事他老杰克干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换了我们,哼,谅他也不敢怎样,除非他想品尝飞翔号全体成员的怒火。”

  威廉又吸了一口雪茄,说,“让大鱼快点来吧,干完这一票,兄弟们至少可以休息大半年了。”

  小水手的眼中并没有威廉那样的兴奋与期待,只是很平静的望向远方的海面。

  夕阳的倒影在视线尽头海面上洒出一片金辉,光与影交融在一起,显得分外美丽。

  十年了。

  自己来到这艘船上,成为其中的一员已经十年了。

  十年前,在一个暴风雨肆虐的夜里,昏厥的他在海上被途径的飞翔号发现,经过船上医生一番施救,终于捡回了一条命。

  但醒来的他失去了记忆,只能记起自己的名字——张挥,其他一概都忘了个精光。

  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也为了谋个生计,张挥便选择了在这艘船上当个水手,平常也就是干干掌舵协助瞭望的工作,虽然背着个海盗的名头不太好听,但因为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倒也问心无愧。

  虽说平时日子过得也不错,该有的都有,但异乡总归是异乡,再怎么好也比不上故乡,每当闲暇时刻,张挥都会眺望远方的海面,在地平线的尽头,也许就是自己的故乡吧——那古老神秘的东方国度。

  他也曾打听过故乡的消息,问过来往的游商,可是得到的消息都一模一样,他们也曾去过东方,但那里只有一群未经教化的蛮夷,并未见得书中描写的文明古国,那头睥睨天下的雄狮。

  “也许我这一辈子只能在这艘船上了吧,娶妻生子,直到老死……”念及这里,张挥自嘲地笑了笑,摩挲了一番脖子上的玉佩,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来自血脉上的温暖。

  这是他十年前身上来到船上时身上唯一的东西,玉佩通体呈方形,前面刻着一个张字,后边则是一条不知何物的图案,两个杈角、蛇身、四足,似虫似蛇,听船上见多识广的老船医说,这东西他在一本游记里见过,是一个东方古国的图腾,而且这么好的玉,只有那里能出产,他一定来自那个东方古国,那个如今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地方。

  “开饭了——”船上厨娘的呼喊,打断了张挥的遐思。

  “走吧,吃饭了,小子,别瞎想了,想女人也得等这票干完啊,别一副猴急的样,看看大副我多少淡定。”威廉大副从躺椅上一跃而起,对着张挥招了招手,走向船舱之内。

  “唉——”没有理会威廉的调侃,张挥只是悠悠叹息了一声,把玉佩重新塞回自己的领口,把心底对故土的思念暂且压下,也跟着威廉走进了船舱。

  船舱里。

  味道鲜美的鱼子酱,冒着香气的金黄烤玉米,带着些许麦色的黑面包与腌肉,整整齐齐地堆在桌上的盘子里,不禁让人食指大动。

  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早已聚集在了一起,在一张张木桌上大快朵颐,各种喧哗声中夹杂着因为各种荤段子而发出的笑声。

  张挥很随意地找了一桌坐下,和桌上的其他人敷衍地聊了几句后,便不再说话,嘴沉闷地窝在面前的盘中,嚼着嘴里的东西,尽管这些食物味道很不错,但他却味如嚼蜡。

  食物较十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仅从此而言根本没有痕迹证明这十年时光的流逝,可确确实实,自己已经在这艘海盗船上免费工作了十年了,十年前的自己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如今也不再青涩了。

  人生中能有几个十年?难道真的要在这海盗船上终老,放弃自己的操守与原则也加入这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海盗团体当中,最后客死异乡么?

  是不是应该找个机偷偷会离开?张挥的心里第一次蹿出这样的想法。

  突然,一只大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低沉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想些什么呢,阿呸!”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吓了张挥一跳,身体颤了一下,强作镇静转过头去,看到来人,才松了一口气:“汤姆,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么?”

  汤姆看到张挥有些苍白的脸色,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不过很快就被隐去,笑骂道:“老子没事就不能找你啊,看你这样,好像见了鬼似的,不会是被女巫用咒语给迷惑了吧。”

  “去你的,这船上哪来的女巫,如果要说有巫师,那也是你这个整天捣鼓瓶瓶罐罐的男巫啊,哈哈哈哈哈。”

  应付了几句汤姆,把他打发走了之后,张挥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还好来的是汤姆,汤姆是船上老船医的儿子,在三年前老船医去世之后接任了船医的职责,人也还算不错,即使看到张挥的怪异表现,也不会说出去。

  要是是别人,看到他怪异的表现,肯定会告诉船长,以船长的人精程度,想想就知道张挥为什么会如此,这海盗船上唯一的规矩就是不能叛船,张挥没有家人牵挂,也不欠什么赌债,如果一副心虚的模样那只能是心里有了离开的想法,若果真的被落实了,那就是死路一条,连尸体都要被鲨鱼啃食个干净。

  正当他暗自庆幸之际,船上的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了,一个络腮胡子海盗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颤抖着说:“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有话慢慢说。”威廉有些不满的站起了身,他最讨厌别人在饭点时打扰他,要是这家伙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他一定会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代价。

  “是,是暴风雨来了,还有,还有一只巨大的海怪,正在向我们的船靠近。”

  “什么?”

  “暴风雨?”

  “海怪?”

  船舱内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顿时慌乱起来。

  威廉大副神色凝重,几步迈出舱门外,想去查看外边的情形,张挥见状也跟了出去。

  呈现在他俩眼前的是一番毁灭般的景象。

  天空从来不曾这样可怕过,刚才还是一片蔚蓝,万里无云,瞬间就变得阴云密布,如墨的云层中间,刺目的闪电把天空撕开了一道口子,震耳欲聋的雷鸣中,嘶吼的狂风夹杂着冷雨卷下来,一切的东西都裹在里面,辨不清什么是什么。

  在这样狂暴的风雨之下,连海水都快要沸腾了,一排排黑色的巨浪被掀起,拍击在船的两边,把船打的不住摇晃,而海浪的碎末依旧向甲板上扑来,溅到张挥的脸上,有些生疼。

  远处海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透过稠密的空气,隐隐能看到漩涡中一个巨大的异状生物,这生物有好几条长长的触手,和乌贼有几分相像,但又比乌贼大了不知多少,似乎真的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海怪。

  海的呼啸便随着风的吼声组成了一支交响乐章,可是,没有人有心情去欣赏这一切,船只在这样狂暴的风雨中,已经岌岌可危!

  “这,这,这,这该怎么办?”威廉大副傻眼了,其实这次他刚好轮休,不用来出船的,只是因为听说有一票大买卖能干,想多得些利益,主动向船长提出让船长休息几天,自己带领兄弟们去守那即将经过的商船。

  哪能想到会遇上这档子事!

  张挥从这奇景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明白了当前他们的处境,想要在这样恐怖的风暴中保全船只已是空想,当务之急是如何保命。

  他的眼光不由得瞄向了挂在不远处的救生艇,不过很快他又摇了摇头,这救生艇在这样的风暴中根本没有半点用处,一个小浪头打过来就得翻。

  那应该怎么办呢?

  风暴依旧在肆虐。漩涡也有扩大的趋势。

  似乎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宣告着:毁灭即将来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风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