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灵重》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4章 负二百五十克

第04章 负二百五十克

後爵 2021-01-14 12:55:03
的真面目。”  “练阿婆”笑了几声,接着回道:“也可以,作为互相交换条件,你得做我的通灵之人,这个老太婆我了用腻了。”  “总成交。”孟罗说着站起身再打开房门。  穿着大红花布衣裳扎着一对麻花辫的女人从练阿婆的身体里窜了出,趁孟罗扶住陷入昏迷的练阿婆时“睡不着吗?小伙子。”。...

灵重

推荐指数:10分

《灵重》在线阅读

  孟罗的瞳色逐渐恢复了,他呢喃道:“确实是替它打开了通往镇外的门,只不过……”

  就在这个时候,灯光晃晃悠悠,轻缓的脚步声离门越来越近。紧接着“练阿婆”低沉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

  “睡不着吗?小伙子。”

  孟罗瞥向门缝正往里面瞧了眼睛,然后瞪大了双眼浅笑着回道:“啊,一想到因果即将显现出来,我就兴奋不已。”

  “既然这么兴奋,就来许个愿吧。”

  “也好。”孟罗顿了顿继续说道,“我的愿望是,看看你的真面目。”

  “练阿婆”笑了几声,然后回道:“可以,作为交换条件,你得做我的通灵人,这个老太婆我已经用腻了。”

  “成交。”孟罗说着起身打开房门。

  穿着大红花布衣裳扎着一对麻花辫的女人从练阿婆的身体里窜了出来,趁孟罗扶住昏迷的练阿婆时,她一头扎向孟罗。一道透明的布满朱红色的草书文字屏风立即挡在孟罗面前,女人被弹了几米远。

  孟罗盯着女人浅笑着说:“你就是水阿姐么。”

  “你竟然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水阿姐瞪大了双眼露出狰狞的表情叫喊道。

  “因为我是人类啊。”

  孟罗一面那样回道,一面伸出左手张开五指。他见手中的册子显现出来,只是翻到目录,并未自动跳到内容页。又喃喃自语道:“果然,只是了解那些还不算因果么?”

  水阿姐将双手摊开,手上包围着球状的液体,她扑向孟罗,口里喊道:“我要惩罚你。”

  灰衣男子突然出现在半空,他一把扼住水阿姐的喉咙,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瞪着她。

  “还不行……”孟罗微微皱着眉头道,“她这并没有我想要看到的因果。”

  灰衣男子闭上双眼,瞬间又消失了,紧跟着水阿姐也逃得无影无踪了。

  孟罗瞟了一眼两间客房的门,然后叹息着说:“接下来,就让我好好看看,你们的因果。”

  安利雅因为向水阿姐许了愿,心里难免彷徨。她蜷缩在被窝里,盘算着用什么样的方式带谁去镇口,想得累了便睡了过去。

  天刚亮,吴莎像注射了兴奋剂似的从床上爬起来。她粗鲁地摇醒周小丹和安利雅,说是要她们一起去水边拜水阿姐。

  周小丹说自己只想来看看汘镇对水阿姐并没有兴趣,遂不与她同去。

  安利雅便听在了心里,吴莎平时在公司老和她做对,而今她正要找替死鬼。心想就和吴莎一道过去,反正也是吴莎自己提出去镇口的,要真出了事也不会有人赖她。

  吃过了早饭,两人就往镇口去了。

  一路上,吴莎踩着莲花步哼着小曲,想必头天夜里做了个好梦。又见安利雅心事重重,便说:“别告诉我你还没想好要对水阿姐许些什么愿。”

  安利雅斜着眼睛偷瞄吴莎,见她什么都不知道,有些于心不忍,又停下脚步犹豫起来。

  吴莎见安利雅停了下来,便一脸坏笑地调侃道:“劝你还是向水阿姐要一杯忘情水,把马晨风给忘了。你要喜欢的是别人我兴许还会给你加油打气,问题那货是驸马爷啊。要他跟他老婆离婚,就没有软饭吃了,俗话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啊。”

  被吴莎一嘲讽,安利雅暗咬住牙根,心想白心疼她了,像她这种舌头长的人就该死。于是又继续往前走,脚步还加快了。

  吴莎并不知道自己正被引入一个陷阱,还误以为自己的话把安利雅说通了,又继续得意地说:“既然你也明白了,我就再给你说个秘密。”说到这里,吴莎朝着四周看了看,一见没人刻意靠近安利雅轻声说:“马晨风真心不值得你去爱,他和周小丹有一腿。上次我发现他们两人在办公室搂搂抱抱,这次来汘镇‘考察’也是他们两个提出来的。多半是发生了矛盾,不然周小丹为什么突然找了顾东这么个‘男朋友’?你没瞧见,马晨风一路上暴躁得很,就是冲周小丹撒娇呢。”

  安利雅听了这话,心里的火不打一处来。心想自己为了马晨风连害人的心都起了,他却喜欢别的女人,不仅如此,一路上还因为别的女人冲自己大吼大叫。这下她便又找到了个必须不能存活于世的对象,那就是周小丹。也不管吴莎,调头就往回走。

  吴莎见安利雅怒气冲冲,才知她还放不下马晨风。又自知说了不该说的话,只好跟在安利雅身后回去,许愿的事也暂时不提。

  安利雅刚走到围墙下就看见周小丹在路口冲她招手,她也不管吴莎是否在旁边,走上前去一把擒住周小丹的手腕就往镇口走。

  吴莎就奇怪了,她见安利雅怒气冲冲跑到路口,手里像握着一个东西似的跑向镇口。以为是她气急了,连喊了几声不见答应,于是追了上去。追到石拱门前,便见安利雅蹲在地上哭。心想失恋的事情别人也帮不上忙,也不去劝她,就在边上站着等她哭够。

  而安利雅所见的场景并非那样,她刚把周小丹带出石拱门,便看见水中泛浑浊,像是淤泥上升至水面一般。

  “水阿姐,我把人带来了!”安利雅朝着水喊了一声。

  水中的淤泥慢慢露出水面,被水浪冲击,面上的淤泥一层一层褪去。等淤泥退完以后,是一根根柱子。安利雅仔细瞧了瞧柱子,上面雕刻着大大小小的文字。她一点点走近,想要看清上面内容。当她不知不觉走到水边时,那些凸起的柱子忽地变成了一颗颗人头,上面的文字变成了人的五官。

  她吓得连忙往岸上爬,但淤泥将她越陷越深,她用力呼喊着站在石拱门前一动不动的周小丹。见喊她不动,又朝着四周喊道:“水阿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已经把人带来了?”

  只听一个缓慢而低沉的女声道:“时间错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她跑不了的。”安利雅又朝着水喊道。

  “为了成全自己,不顾他人性命。”

  “不是水阿姐叫我这样做的吗,我也不想啊。”安利雅一面挣扎一面哭着说道。

  “那是我在考验你,现在看来你的心肠十分歹毒,我要惩罚你……”

  安利雅一面挣扎一面叫喊,她的尖叫声突然传到吴莎耳中。

  吴莎一怔,放眼看去,安利雅在水中扑腾。她见情况不妙,两脚蹬掉高跟鞋,光着脚丫跑出石拱门。刚跑出石拱门,眼前一切都与安利雅所见的无异。直视淤泥上的人头,她不禁也惊声尖叫起来。又见安利雅正处于人头之中,腿脚竟不听使唤抖个不停。

  轰轰轰——

  上空传来几声巨响,地面也开始晃动起来,吴莎被颠簸得扑倒在地。她感觉自己突然被东西缠绕住了,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在淤泥中和人头挣扎的安利雅。

  安利雅渐渐地沉了下去,最初还能看到她的脑袋,紧接着只剩下手,最后什么都看不见了。过了半分钟,从水中跳出一团淤泥飞过石拱门,刚飞出石拱门就变成了泥巴柱子,然后端端正正地排在石板路边。

  水面并没有因为安利雅沉了下去就平静下来,淤泥不断往岸上涌,然后爬向吴莎的方向。

  淤泥的分支就像手指一样,而扯开的薄薄一层像连接指头的蹼。顺着地面,缓缓地爬向扑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吴莎。与此同时,地面也在晃动,像即将有场沧海桑田要经历一样。

  吴莎的瞳孔逐渐缩紧,她的嗓子也被拉得紧紧的,放佛只要让她找到突破口她就能吼出超声波。

  就在上空山体即将落入水面的时候,灰衣男子突然出现在石拱门内,他朝着吴莎的方向张开五指。吴莎就像被吸铁吸住了一般,倏地飞到石拱门内。

  “呀——妈爹!”

  吴莎用尽全身力气吼出了憋在嗓子眼的声音。等她冷静下来一瞧,水面还是水面,地面也没有晃动。此时她已看不见灰衣男子,也并不知道自己被灰衣男子救了。还以为是幻觉,于是又将脑袋探出石拱门外。刚探出头,水已不再是水,完全变成了山。

  她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捡起地上的鞋,光着脚丫就往回跑。她的脚板在石板路上跑出“啪嗒啪嗒”声音,后面夹杂着两边的泥人柱子倒地“嘀哆嘀哆”。石板路延伸的方向越来越暗,仿佛又要在一瞬间就变成黑夜。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水阿姐不是仙人吗?嘿,我只听说仙人会保佑人,可重来没听说过仙人害人。”她一面跑一面嘀咕道,“安利雅死了,路被封了,我要去通知大家,得尽早离开这里。”

  吴莎跑回练阿婆家,大家都坐在堂屋内。她正想把消息告诉大家,谁知道她一开口,嗓子竟然发不出声。她一着急,连腿脚也不受自己控制了,直逼着她走到椅子前规规矩矩地坐下。

  练阿婆见吴莎回来了,她走到堂屋中间轻咳了两声,然后垂下脑袋像睡着了一般。过了半分钟,她慢悠悠地抬起头。

  “我是水阿姐。”她用低沉地嗓音说道,然后又将脸撇向吴莎笑了笑。

  吴莎的口不能言,手足不能动,她听着自己的心跳逐个打量屋子里的所有人。

  马晨风和顾东还有周小丹,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的表情既兴奋又恐惧。中年汉子阿杰则是满脸严肃,像是在厌恶又像是愤怒,却始终不敢表露得太明显。孟罗倒是一脸淡定,就像在说“就应该如此”。

  “说吧,你的愿望。”“练阿婆”望向顾东继续道,“把你最想要的说出来。”

  顾东心里一紧,他没想到水阿姐这么快就出现了,还主动要求他许愿。他捏着下巴捉摸了一番,边捉摸边呢喃道:“首先要还信用卡贷款,接下来是买房,然后是买车,再接下来是每个月的开销,还有保险,还有意外开支……”

  “练阿婆”用拐棍在地上跺了两下,喊道:“说出你最想要的!”

  “钱!我最想要的是钱。”顾东急忙回道,“我要好多好多钱,够我还贷款、买房、买车、任意开销。”

  “可以,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把钱当成自己的生命来看待。”“练阿婆”说着看了看孟罗,然后朝着孟**瘪地笑了几声。

  顾东突然张大了嘴巴瞪大了双眼,他的眼神里流露出惊喜之态。紧接着他一头扑在地上不停地揉搓地板,嘴里还念着:“钱呐,好多的钱,发财了,我发财了。”然后他趴在地上,像条虫一样蠕动着身躯,一边蠕动一边说:“这也是钱,这里也是。”

  “练阿婆”又将脸偏向马晨风,说:“说出你最想要的。”

  马晨风吞了吞口水,看到顾东那个状态他也惊惶起来。心想水阿姐一定会给自己制造一些幻影来迷惑自己,又想自己想要的东西并非物质又安心了些。定了定神,他一把抓住周小丹的手,语气激昂地说:“我要爱情!我要和我最爱的周小丹在一起。”

  “练阿婆”笑着回道:“可以,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和你的妻子离婚。”

  “练阿婆”的话音刚落,马晨风的眼里突然出现了他妻子的身影。他立即松开周小丹的手,赶紧站起身来。

  “你居然爱上了别的女人,我要和你离婚!”马太太对马晨说道。

  马晨风走上前去一把擒住马太太的手臂,他不敢太用力,然后一抱将马太太拥入怀里,轻声说道:“老婆,不是我的错,全是她勾引我的。请念在我是初犯,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老婆。我爱的只有老婆你啊,没有之最,你是唯一。”

  “你这个感情骗子!”马太太喝道。

  “我有错,我悔过。”马晨风继续哄道,“老婆你消消气,要么你骂我,你打我也行,就是不准不理我。”

  周小丹盯着马晨风的背影,见他一个人在堂屋里说了一堆夫妻恩爱的话,也清楚他的话是说给他妻子听的。顿时,掩面而泣。

  “练阿婆”扫视了一遍堂屋里清醒的人,然后将视线定在吴莎身上,问道:“你呢,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吴莎一看那种情景,哪里还敢许愿,连忙摇头。但刚才不能出声的嗓子突然逼着她往外吐字,她憋也憋不住。

  “安利雅已经……”她的话说到一半舌头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继续道,“我想要个如意郎君,譬如马晨风那种花心薄情郎坚决不要,像顾东那种爱钱比爱女友还多的男人也不要。”她说这话的时候脸颊被羞得绯红,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斜着眼珠瞟屋里的其他人,生怕自己不由自主地干出出洋相的事。

  “可以,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接受你心目中的男人对你的爱。”

  “练阿婆”的话刚说完,堂屋里突然出现一个相貌堂堂的男人。那个男人直径走到吴莎面前,他一只轻轻抚摸着吴莎的脸颊,另一只手解她衣领的扣子。紧接着男人将脸凑近吴莎,他的动作十分温柔,表情相当暧昧。

  “不行,老娘还是处女!在这种地方就是不行,放开我。”吴莎尖叫道。

  孟罗撇过头,看着一脸羞涩的吴莎,又听她满口胡乱叫喊,走上前去推了推她。

  刚被摇醒的吴莎不禁脱口喊道:“不准亲我!”

  孟罗盯着她顿了两秒,然后平静地回道:“我对处女没兴趣。”

  吴莎的脸一烫,瞬间从耳朵红到脖子根,不敢再看孟罗一眼。

  孟罗瞟了一眼哭得正厉害的周小丹,又看向“练阿婆”,然后咧开嘴角笑着说:“现在该我了吧?昨天晚上没玩够,还想再来一次。”

  “练阿婆”缓缓地垂下头,穿着大红花布衣裳的水阿姐从她身体飞了出来。她刚刚脱离练阿婆的身体,就被灰衣男子一把擒住了。

  “我想要……”孟罗顿了顿接着说道,“你告诉我,镇上的人失踪,和其他人的死是不是你干的?”

  “是……”水阿姐吞吞吐吐地回道,“是,是我干的。”

  孟罗半眯着眼睛盯着她,又问道:“为什么要那样做?”

  “因为寂寞。”水阿姐说道,“原来所有人都不知道我的存在,自从变成水阿姐以后,大家都来找我。但是人类始终是人类,能够与我沟通的人类只有阿练,可是她的寿命有限,不能永远陪着我。所以我把别人的灵魂留在这里,我才不会感到孤单。”

  孟罗垂着嘴角,他抬起左手拿出册子,册子并没有任何反应。他叹出一口气,瞥向哭泣的周小丹,问她道:“你怎么看?”

  周小丹停止哭泣,她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盯着孟罗,声音颤抖地说:“那,那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你就是用这样的表情迷惑马晨风和顾东的么?”孟罗浅笑着继续说道,“伪神。”

  顿时,一屋子的人都惊讶地瞪着周小丹。

  “呵呵呵……”周小丹突然大笑道,“你们这些肮脏的人类,统统都该受到惩罚。”

  房屋突然晃动起来,就像地震一样,外面也响起“轰隆轰隆”的声音。

  吴莎突然想起和她在镇口是遇到的情况一样,大声喊道:“安利雅已经死了,她被淤泥缠住沉到了水底,镇口的路也被大山堵住了。”

  马晨风和顾东一听这话,捂着耳朵乱喊乱叫。周小丹盯着马晨风和顾东,她冷笑了几声。

  “你为什么要操纵水鬼,然后伤害那么多人?”孟罗垂下眼帘,火红色的睫毛颤抖了一下,然后他继续说:“当然,你也可以不回答。”

  “因为他们总爱犯错,总是为了一己私利请求我伤害无辜的人,所以我惩罚了他们。”周小丹吼道。

  原来几十年前,打渔打起来的不止水阿姐,还有周小丹。由于练阿婆的灵力不高,没有感应到一网捞了两只鬼,所以只准备了一只鬼的贡品。另一面,神婆招鬼的时候,又把两只鬼一起招了去,阿福敬也只敬了其一。

  而伪神比较特殊,他们的能力是用自己的制裁方式惩罚他们认为有过的人。镇上的人对她不敬,她便当成罪过在看待。于是她用实现愿望这种假象误导镇上的人,镇上的人纷纷落入她的陷阱。惩罚的人越多,她就感觉自己的价值越高,也就误以为自己离神越来越近。

  镇上的人见她越来越灵验,对她的祈求也就越来越多。短短几十年时间,镇上很多人死在她的惩罚之下。后来,镇上的人察觉到了,也就不再向她祈求什么。

  没过多少年,一些法师听说了镇上的事遂前来捉拿她。但法师也是血肉之躯,也有七情六欲,一时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向她许了愿,最后被她利用并且杀害了。法师的身体具有灵力,通过水阿姐帮忙,帮她打开了一道通往外界的门。于是她便化身成人类的模样,每年从外界骗一些人回到镇上,再利用水阿姐支撑门户,自己在暗中做出索命的举动。

  水阿姐之所以会帮她,无非也是和她作了交易。每次被她害死的人的灵魂都会被淤泥缠绕住,然后变成泥人柱子摆放在镇口的石板路两边,那便是消除水阿姐寂寞之苦的。

  这一次,周小丹找到马晨风,全是因为马晨风是个玩弄感情的人。而找到顾东,是因为顾东是个视财如命的人,顾东开始和她恋爱也是看中她的工资高。找到安利雅,是因为安利雅是个一心想要拆散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已经疯狂到不容对方活的地步。而吴莎是自己跟来的,她听说了许愿的事想求得一位如意郎君,却不知道不劳而获在伪神眼里也是一种罪过。

  了解了整件事情,孟罗左手上册子自动翻到了标题为“伪神”的那一页。他不紧不慢地走向周小丹,他走过的地方地板和墙壁上都出现了朱红色的草书文字。

  文字内容大概为:

  拥有错误和过盛的欲望,是因;被欲望冲昏头脑坠入陷阱,是果。因为起了害人之心,是因;反而丧命,是果。

  因果皆有,便是圆满。

  “有因有果,那么现在……”孟罗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支笔。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要惩罚你们!”周小丹突然咆哮起来。

  房屋摇晃得更加厉害了,将朱红色的草书文字统统都抖掉了。房屋外面忽然有山塌落,又有澎湃之水涌入屋内。

  “钱,我的钱!”顾东一面大喊一面跟着水流去了。

  马晨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被突来的一股水浪卷走,他急忙跑向屋内干燥的地方生怕自己也被牵扯进去。跑得太过急,脚上打滑,双脚叉开撞到八仙桌桌腿上。

  吴莎眼前又现那个相貌堂堂的男人,见他正被水浪往外扯。她想也没想一把抓住那个男人的衣角,用尽全身力气将男人往她身边拽。

  阿杰惊恐地盯着正扯着马晨风一只脚的吴莎,又看看正爬向门外的顾东,他一句话也不敢说。

  孟罗绷着眼皮打了个口哨,然后弹掉“伪神”内容上原来的字迹。重新写道:以自己的意识判断他人的行为并且给予惩罚,通常是用交易的方式来考验别人的品行,最终不论别人是否通过考验,都会给予惩罚……

  和鬼神交易没有公平与不公平,因为鬼神永远不会和人类做交易。

  “收灵!”

  房间瞬间被朱红色的草书文字包围着,周小丹一惊,突然被灰衣男子抓住了天灵盖。她挣扎了两下,紧接着被孟罗手中的册子吸了过去。

  等周小丹进入“伪神”二字以后,孟罗一把合上册子。

  之后,孟罗来到冥界与人间交界的地方。

  隐隐听见称灵人的声音,仿佛说着:“负二百五十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1章 糜鬼 第02章 负十七克 第03章 伪神 第04章 负二百五十克 第05章 生死魂 第09章 迷路鬼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