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汴京绝世》在线阅读 > 正文 汴京绝世

汴京绝世

彳步 2021-01-14 15:07:41
哥特风的欧式塔楼,喧嚣浮华着端庄大方豪阔,褴褛衫的求乞叫花,吐露出着佻达贫窭。  清幽境的晚清时期亭阁,流播着墨客闺秀,鄙陋式的瓦砾老屋,藏匿着壮志国愁。  这一幕幕玻璃窗泛黄溟蒙车窗再折射在陆泽忧戚的双眸里“孙先生辞世五年了...北伐中原打了那么久,这个国幽雅境的晚清亭阁,流布着墨客闺秀,鄙陋式的瓦砾老屋,隐匿着壮志国愁。。...

汴京绝世

推荐指数:10分

《汴京绝世》在线阅读

  哥特风的欧式塔楼,浮华着端庄豪阔,褴褛衫的乞食叫花,吐露着佻达贫窭。

  幽雅境的晚清亭阁,流布着墨客闺秀,鄙陋式的瓦砾老屋,隐匿着壮志国愁。

  这一幕幕透过泛黄溟蒙车窗折射在陆泽忧戚的双眸里“孙先生逝世三年了...北伐打了那么久,这个国家也总算统一了...哎!”濯濯的波光在他眼梢回绕,陆昂就这样安谧看着眼前随车窗而过的城郭,看着这金玉与败絮交织、刍狗与玉女相汇的当今“盛世”,冰冷眉宇压迫着轮廓分明的眼眶紧闭。心系国家命运,情悸百姓劳苦的气息在他许是清瘦沧桑的面容之上一览无余。

  “这个国家受了这么多苦...也该有一天会强大起来吧......”

  陆泽心中一番自言自语,他回想起几年前以致今天他所看到的一切,经历的一切。即便是冰冷紧锁的眉宇也掩盖不住缓慢流出的苦楚,“他们把我调遣到这里来无非是担心我会让他们的利益受损而已,可笑!我虽称不上不是什么莲花荷苔洁身于污泥,但也绝非会随苟且之辈合污共计!不过我还得谢谢他们给了问我这个清除蛀虫和刍狗的机会!”

  陆昂手臂环保于胸前,蹦起的青筋和紧握的双拳将他合体的西装勒的皱起。

  “老爷......?你那里不舒服吗?”正当陆昂心底暗怒时,车前坐的那位上了年纪的省府秘书回头问道。

  这上了年纪的秘书早就混成了人精,在得知陆昂这位新任省长要来时他便算盘打起。汴京省长之位从空缺之时起到如今已经是有一年半载有余,汴京更是出了名的淆乱。眼下这省长从京都而来定时身后有莫大的背景关系,每每想到这里他都会内心激动不已,他定要好好拉拢讨好一番。即便是老的将死之人,他对荣华富贵的贪念却还是一刻也为消散。

  镶金的牙齿中夹杂着烟熏的黒渍,丑恶的嘴脸中充斥着妖媚的殷勤,金丝厚实的眼镜将他的鼻梁拖坠的快要与脸颊齐平。

  让人好生厌弃,却又不能直语。

  “汴京的初春倒是没有什么乍暖还寒之意,这才阳春三月就热了...一直都是么?还是只有今天罢了...”陆泽面带和善的说道。

  这老秘书闻言眼珠顷刻一转“老爷您在京都呆久了,那边又是风又是雨自然是体寒习惯了,我们汴京却不一样。有和风有艳阳,暖和是正常的,您刚来自然会有些不习惯。”

  开车的年轻汉子闻言不禁摇头心中暗自嘲笑“这些达官显贵身处朱门酒肉臭,不问路有冻死骨到关心起了老天爷”可他哪里又知道陆泽问的根本不是什么天气,不过是在调侃这国家刚才统一,这汴京便有能力不受影响,还做到海晏河清、民康物阜。

  而那老秘书又何尝不是精明之人他自然听出了陆泽言外之意,又是一番奉承的言语。

  “这样啊!那我的体寒怕是没得救了。”陆泽听出了这老秘书的言外之意,无奈的耸肩笑道。

  “不然!不然!老爷您多出来晒晒太阳,沐浴沐浴春光就好了。”老秘书话语间向着窗外四处张望而去,最终目光停留在一处歌舞升平的舞厅。

  陆泽哪里听不出来这老秘书的言外之意,或者说老流氓更合适。

  “我对女人不是很感兴趣。”

  舞厅喧哗的声响、秘书眼中的精光,让陆泽不得不侧目望去。

  山水墨花的圆扇、色泽光鲜的玉镯、雍容华贵的旗袍、娉婷婀娜的身姿、乌云浪卷的发丝、棠梨雪香的胭脂,金丝香烟、白底高跟、柳眉皓齿、艳唇红甲,娇笑声。

  “人间美景啊!老爷!”老秘书眼露淫光感慨道。良久闻听到回应,老秘书将目光移向陆泽“天下哪有不为佳人动容的英雄!还说你对女人不感兴趣,”老秘书心中暗道。

  陆泽眼眸深邃,目光满是怜惜柔情之色。透过他的瞳孔,一双寒衣破履的的母女正在繁街之上问路人讨要着生计,面黄肌瘦、瘦骨嶙峋。

  陆泽百感交集,正当此时。

  “滚!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嘛!”

  “官爷给口饭吃吧!孩子饿的快不行了......”

  “要死去荒地里死!别脏了这里!”

  那位母亲抱着孩子哀诉道而迎接回应他的却是墨衣制服的殴打驱离。

  陆泽见此眼露凶光正欲开口叫司机停车之时,异样再现。

  “你们几个干什么!穿这身皮就不得了了?再看我看见你们这样就回去把这身皮给我扒下来!滚!”一名二十中旬的壮硕男子怒吼道,在其身后跟着数名身背长枪的精干警察。

  “是是是!长官!我们这就走!呸!是滚!滚!”这刚还凶神恶煞的几名汴京巡警一时间低头哈腰媚声媚气道,随即便狼狈爬走开来。

  “哎!这个给你们,找个偏僻安逸的地置办个小货摊吧。别再带孩子到这来了,这里的人吃人不吐骨头啊......”这二十中旬的男子话语间便从怀中掏出两枚民十六的中山像银元低身向伏在地上的母女递去。

  “官爷......这......”孩子的母亲看着男子手中的银元面容之上皆是感激与畏惧,以往有人给她和孩子一两枚铜板他便已然满是感激心腹欣喜。而今日这两枚银元出现在她面前带来惊喜感激同时,出现在脑袋里面更多则是富人玩弄穷人,以取乐自己的恶习。

  孩子的母亲仿佛突然将想到了什么,面色在一息之间变的更加生硬苍白,一股胆寒的气息弥漫在她心底。

  “官爷我们不要了,我们这就走,求求你不要拿走我的孩子。”这母亲猛地将孩子抱紧惶惧的向后退去。

  “我不要你的孩子,我什么也不要,拿着吧...孩子这个年轻需要吃饱饭长身体,这个国家还需要他们。”男子将银元轻轻放在地上起身说道,这一次起身是艰难的,仿佛有千万斤重的泰山被他背负在身上。

  男子起身后便领着背枪的制服众人离开,在不回首,任凭那母亲如何哭诉着喧嚣谢意。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汴京绝世 第2章 初来乍到,让他来见我 第3章 冉烟,尚文群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