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BOSS的复仇娇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 贱人,我死都不会让你们如意

第1章 贱人,我死都不会让你们如意

星星鱼 2021-02-24 08:12:09
昏黄的极致奢华总统套房里,弥散着沉醉腐败现象的欢爱气味。余炜彤从沉醉中从梦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不明味道,余伟彤睁开眼睛迷朦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很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

昏暗的奢华总统套房里,弥漫着迷醉腐败的欢爱气味。

余炜彤从迷醉中惊醒,鼻息间的暧昧味道,余伟彤睁开迷蒙的眼睛,近在咫尺,是一张陌生的脸,脖子以上的部分,被一张金色面具遮挡,她只能从男人紧闭的眼睑处的睫毛根部,看到一颗芝麻大小的黑痣。

她很清楚,昨天才跟她举办婚礼的丈夫,眼睑的这个位置,是没有黑痣的!

怎么会这样?

昨晚明明是她的新婚夜,可是昨晚跟她洞房花烛的人,却不是她的新婚丈夫,而是这个陌生的男人……

余炜彤惊恐的跌下床,不可置信地瞪着那个陌生男子,整个人被吓得踉跄后退,与此同时时,她身后也适时响起开门声。

“哈哈哈,余炜彤,我的好闺蜜,昨天晚上很爽吧,我在监控室里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那叫声,真是够骚够浪呀,哈哈哈……”

走进来的人,是余炜彤大学时认识的闺蜜陆茜蔓,她上下打量着余炜彤布满暧昧痕迹的曼妙身材,嚣张得哈哈大笑。

“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余炜彤死死的盯着陆茜蔓,昨晚临睡前,陆茜蔓给她拿来一杯牛奶,她喝过之后,就觉得浑身燥热难耐,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那个带着金色面具的男人走进她休息的总统套房。

等她再次醒来,这个男人已经睡死在她的身旁,她身体的最深处火辣辣的疼,显然是被……

“啧啧啧,你说等下天亮之后,余家大小姐新婚夜不归家,而是在举行婚礼的酒店总统套房里找了个鸭子胡搞乱来的消息上报,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嘉树哥哥看到了,又会如何?”

“嘉树不会相信你的,我们那么相爱,他知道我有多爱他……”余炜彤瞬间慌了,正想为自己争辩。

可她话还没说完,白嘉树就推门进来了。

陆茜蔓见白嘉树来了,得意洋洋的瞪了余炜彤一眼,就朝白嘉树走去,“嘉树哥哥,你看看这个女人真放荡下贱,竟然在你们的新婚夜,在酒店里招了个鸭子回来做对不起你的事,恶心死了,不知道会不会因此染上艾滋呢,听说那些做鸭子的男人,最脏了!”

白嘉树动作亲昵地搂着陆茜蔓的肩膀,低头看她的时候,眼神chong溺得好似要滴出蜜来,可等他转头来看向余炜彤,眼神里却都是仇恨,咬牙切齿地问,“余炜彤,昨天晚上玩得很爽啊?我竟小看了你,没想到你是如此放荡下贱的女人。”

“不,嘉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被下药的,是陆茜蔓在我昨晚喝的牛奶里下药,事情才变成这样!”

余炜彤指着陆茜蔓,表情着急地想要跟自己的新婚丈夫解释,希望丈夫能看在一切非她自愿的份上,原谅她,她深爱着他,还希望他们能好好的生活!

白嘉树嘴角勾起冷笑,一副看傻子表情,看着着急辩解的余炜彤,语气嘲讽地开口:“不,余炜彤你弄错了,不是茜蔓给你下催‘情药,她只是帮我把牛奶端过去给你而已,真正往你牛奶里放了催’情药的人,是我……”

“为什么?”余炜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新婚丈夫,她是他的新婚妻子呀,可他竟然给她下催‘情药,让她在新婚夜,被一只鸭子……

余炜彤的质问,让白嘉树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脸厌弃,看着余炜彤,嘲讽说到,“哈哈哈……为什么?因为你不配,不配得到我的爱,更不配得到我的身体,余炜彤,你连让我睡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你在的我眼中,肮脏至极,身体脏,灵魂更脏!哈哈哈……”

白嘉树说出来的话,犹如利刃一般扎在余炜彤的心上,血流不止。

她深爱他四年,也保留着四年的清白身子,就等着新婚夜给他,可他却那么对她,到头来,竟然还说她脏?

余炜彤心里委屈至极!

“为什么?白嘉树,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对我……”余炜彤不甘心地吼出自己的心声。

“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为什么,余炜彤,你不过是我夺取你们余家财产的工具罢了,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哈哈!愚蠢至极,我杀死了你爸妈,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我爸妈是你杀死的?”余炜彤一脸的不可置信,她最爱的男人,竟然亲口承认他杀死了她的父母?

“对,没错,是我换掉你爸爸的降压药,让他中风瘫痪,好让我亲手闷死他,嫁祸给你妈妈,从而让你妈妈被你们余家唾弃,然后亲手勒死她,伪造出她畏罪上吊的假象。

哈哈哈……你竟然还傻傻的给我钱,让我犒劳警方,让他们一定要好好查清你父母的案子,真蠢,你知道不知道,我用你给我的钱,买通警察证实她确实是自杀……

现在你明白了吗?蠢女人,你只是我复仇的工具,是我夺走你父母所有财产的垫脚石,这就是我娶你的目的,现在已经达到了!“

“白嘉树,我杀了你!”余炜彤听到这里,再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愤怒地冲到白嘉树和陆茜蔓身前,就是一阵抓挠,奈何她终究只是个女人,白嘉树一个用力推拒,她就踉跄跌倒了!

“哈哈哈,嘉树哥哥,你看她还想反抗呢!”陆茜蔓得意地看着余炜彤,一脸胜利者的张狂模样。

“她已经是秋后的蚂蚱了,蹦跶不了几下!”白嘉树很是得意,他从小就等大仇得报的这天,如今终余被他等到了!

余炜彤跌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笑得很开心的狗男女,她突然也张狂大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边边笑指着面前的狗男女:“畜生,你们这对禽‘兽不如的狗男女!陆茜蔓,枉我见你家境贫寒,资助你上大学,你却这么回报我?

白嘉树,你以为你成功了吗?福星珠宝,我总共有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而你,只不过区区百分之五的股份,就想夺走我余家一切,哈哈哈,笑话,你以为你能得到我们余家的财产吗?

还有陆茜蔓,你以为你能得到这个男人吗?哈哈,你做梦,我告诉你,我不会跟这个禽‘兽不如的贱男人离婚,只要我一天是他的妻子,你陆茜蔓就是个第三者,就算这桩婚姻有名无实,你也成不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我要你这辈子都是见不得光的小三!“

“呸!下贱的碧池!”陆茜蔓见余炜彤到了这一步,竟然还敢叫嚣,一脸盛怒走过来,泄愤地狠狠煽了余炜彤一个大耳光,这个下贱的女表子,看她还怎么嚣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贱人,我死都不会让你们如意 第2章 我定要把你们拉下地狱 第3章 仇人见面 第4章 确认过眼神,你是对的人 第5章 当众挑拨 第6章 陆茜蔓,以退为进,你用得挺溜溜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