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楼兰血》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毒酒

第一章 毒酒

凤V凰 2021-04-08 15:26:33
之处,好像是要剜下两块,只看见皇储耶律宏的时候,才轻轻露着一点儿和蔼可亲宠溺之色。  龙座上的楼兰王分外高兴,和皇后风千沙一同坐在主宾位置,他笑嘿嘿地捻着胡须,一脸慈祥地望着台下皇子王孙们:道贺席上坐的是皇储耶律宏,小皇子耶律宁,六王和和王若大的成祥殿内,到处张灯结彩,墙壁上蜿蜒着巨大红色帐帘,青石地板被宫女们擦的一尘不染,墙角处的君子兰是新换的,散着悠悠的香气。。...

楼兰血

推荐指数:10分

《楼兰血》在线阅读

  楼兰历328年七月七日。

  若大的成祥殿内,到处张灯结彩,墙壁上蜿蜒着巨大红色帐帘,青石地板被宫女们擦的一尘不染,墙角处的君子兰是新换的,散着悠悠的香气。

  大殿内,风皇后一袭红缎,满头珠翠,斜身靠在凤座上,神态肃然。

  手中拢着一个小香炉,涂着大红丹寇的手指一下下轻敲着炉臂,袅袅的香气从炉中溢出,氤氲了她那美丽而愠怒的面容。

  一双凌厉的丹凤眼,将台下皇子王孙们一一扫过去,目光锋利如刀,所到之处,似乎是要剜下一块,只看到皇储耶律宏的时候,才微微露出一点和蔼宠溺之色。

  龙座上的楼兰王格外开心,和皇后风千沙一起坐在主宾位置,他笑呵呵地捻着胡须,一脸慈爱地看着台下皇子王孙们:观礼席上坐的是皇储耶律宏,小皇子耶律宁,六王以及以及王孙们,他们正在你一言我一语说笑。

  主宾观礼人和宰相也到了,唯有主位空荡荡的,那红木镂花椅看起来格外突兀。

  “二哥怎么还没来?”小皇子耶律宁一脸焦急望着门外,却不见人影。

  “他素来无视章法礼节,再等等。”六王目光温润拍拍耶律宁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风皇后却是一副轻蔑无比的神色。

  “我来了!!”

  大殿内随即进来一个年轻男子,一袭朱缎,剑眉星目,丰神俊朗。

  “二哥!”耶律宁跳着脚叫了一声。

  来人对着耶律宁微笑示意,路过他的时候,手掌从他头顶宠溺的拂过。

  “二弟!!”六王笑着站起来。

  来人嘴角一弯,沉默不语。

  耶律吉对着他们笑笑,随即负手身后,径直朝着大殿深处走去。

  “吱吱吱吱。”耶律吉所过之处飘出丝丝的微响。

  “二弟。”皇储耶律宏似是听出了什么,摇着折扇叫住他。

  “什么声音……?”耶律宏屏息凝听。

  耶律吉忽然绽出一个笑容,一脸无辜:“嘿嘿,没有啊,我怎么听不见……”

  “明明就有……”

  “嘿嘿。”

  耶律吉见躲避不过,只好将藏在袖笼的一只小竹笼悄悄塞给耶律宏,凑到他耳边,故作神秘:“大哥,昨晚新得常胜将军一只,一晚胜了七只蟋蟀,厉害的很呀!你先替我收着,一会仪式完了我找你取。”

  “好,好。”

  耶律宏苦笑,接了那小笼子。

  “小孽种!!”风皇后唇边发出一声轻嗤,轻蔑地扫了他一眼,低头啜了一口茶,嘟哝了一句。

  楼兰王耶律赞一生有四个皇子:大皇子耶律宏,二皇子耶律吉,三儿子耶律赞,小儿子耶律宁。因去年三皇子耶律赞早夭,楼兰王心中郁闷,久不能散,二皇子耶律吉的成人礼之所以隆重一些,意在让楼兰王龙颜大悦,遣散心中郁闷。

  “吉儿,你来了?”楼兰王笑呵呵地扶着胡须道。

  “是的,父皇。”

  “那么,开始吧。”楼兰王看了一下旁边的礼官,吩咐了一句。

  加冠礼开始,整个大殿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

  有司很恭敬来到耶律吉的身边,为他正了正衣领,仪式开始。

  经过三道工序,最后有司将一顶华丽冠冕加到耶律吉头上,冠冕上垂下条条珍珠流苏,微微荡着。

  穿过那些流苏缝隙,他微微一笑,对着皇后的婢女珠儿挤了挤眼睛。

  珠儿只是沉默不语,慌忙的低下头,不敢再看他。

  奇怪,珠儿速来爱笑爱闹爱缠着他,今天是怎么了?

  “礼成。”有司在身边高声唱了一句,唤醒了他的思绪。

  “这个头冠好难看,有没有好看一点的?”耶律吉抬手抓着额前的珍珠流苏,忽然笑嘻嘻的问了一句。

  有司无奈:“回二皇子,没有。”

  “那就凑合了。”二皇子挥挥手,示意她退下。

  成人礼是楼兰百年来的惯有礼节,男子二十岁行冠礼,需要请长辈和平辈观礼,加冠完毕之后,由男子的母亲敬酒,喝了酒之后,表示已经成人,从此被族群承认,从此可以娶妻和继承爵位。

  接下来到了主宾敬酒的环节。

  皇后一改平时的冷厉,嘴角忽然扬起一抹阴笑,对耶律吉道:

  “你母亲早夭,这酒只能我代劳了。”

  耶律吉看了看皇后,那笑意极冷,虽然是在夏末,但是仍然能感受到那透骨的冷意。

  从耶律吉记事以来,皇后的眼神都是冷的,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能改变她对他的态度,那双眼睛,永远是寒潭一样的冰冷,可是现在,她居然对他笑?而且那笑容看起来是如此诡异……

  皇后敛了笑容,目光瞟了一眼珠儿,珠儿身子猛然一颤,立即起身,将几案上的一只纯银酒壶握在手里,缓缓注酒在一只纯银八宝酒樽中,珠儿的手微微发抖,那只酒杯已然注满,她还浑然不觉,酒水就那么一点一点的溢出来。

  “咳咳。”风皇后警示般干咳两声,珠儿一惊,忙抽回了手,抬手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将酒壶重新放回。然后颤颤巍巍的端起红木漆盘,那木盘却因为她双手的颤抖而失了衡。

  “废物!酒都倒不好!!”风皇后怒视她一眼,袖子一拂:“秀儿,你去!”

  宫女秀儿从旁侧站出来,对着风皇后深鞠一躬,随即从珠儿手中接过红木漆盘,轻缓着步子一步步朝耶律吉走过去,霎时间大殿里一片安静,原本嬉闹的氛围顿时变的压抑。

  皇储忽然凝住笑,一吭不吭的看着耶律吉。

  珠儿紧张地直接用手死死的抓住裙角,嘴巴微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秀儿那木屐一下下的敲击着整个大殿的地面,发出“当,当”的声响,耶律吉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子发慌。

  “二皇子,皇后赐您的酒。”宫女秀儿穿过人群,走到了二皇子面前。

  二皇子看了一眼,那是一个精致的烫金酒杯,酒杯里琥珀色液体微微荡漾。

  “上好的美人醉,是本宫特意为你准备的。”

  遥遥的,风皇后对着耶律吉说道,他感觉有一双目光正在时远时近地注视着他,耶律吉随即用眼眸余光一一搜过,是皇储耶律宏。

  “是。谢皇后。”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

  耶律吉抬起手缓缓将那只酒杯端起,抬眼望去,皇后正襟危坐,嘴角扬起一个阴测测的笑意,见他看她,笑着微微点点头。

  再看看皇后身边的珠儿,她眉头紧锁,微微摇头,似乎担忧着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六王不明所以只顾大口喝酒,而皇储此时友善的来了一句。

  “二弟,喝呀。”

  自从耶律宏当上了皇储,为了避嫌,他已经很少和他往来,这句二弟听起来格外别扭。

  眼前的小宫女只管低着头,端着木盘的手指微微发抖。

  “好,谢皇后。”

  耶律吉将手中的酒杯举起,沉吟片刻,正要送到唇边,眼角的余光撇见珠儿的脸顿时变的蜡黄,她拼命摇头,而皇后的眼神分明带了几分得意。

  耶律吉顺便明白了什么。

  他的手停在空中,大拇指在酒杯上轻轻摩挲一下,忽然放浪一笑。

  “哈哈,美人儿,肤色不错啊。”他笑着在小宫女的脸蛋上捏了一把,宫女秀儿吓的猛然一退。

  “怕什么?这酒如此甘醇,不如你喂我?——你喝下,度给我,如何?”耶律吉说着将酒杯塞到了秀儿手里,秀儿一只手端着木盘,另外一只手背塞上一只酒杯,耶律吉一步步逼上前,她在一步步的后退……

  她每退一步,耶律吉便含着笑逼近一步。

  “来啊!”耶律吉邪魅地催促她一句,“你看,大家都等的着急了呢!!”

  耶律吉忽然伸手拦住了秀儿的腰肢,迫使她再无路可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秀儿的眼睛,似乎在做着无声的勾引。

  “啊!”——

  秀儿惊叫一声,手指倏然一甩,酒杯掉落在地,酒水洒落了一地。青石砖的地面瞬间泛起了白色泡沫,滋滋响了几声,随后出现一弯琥珀色的痕迹,青石砖地面已被灼伤一大片。

  耶律吉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神色一凝,好险!

  看了看不明所以的众人,耶律吉神色转而恢复如常,随即放肆一笑,指着那小宫女:

  “干嘛打翻我的酒!真是可惜了”耶律吉望着地上散落的酒水,一副极其心疼的样子。

  “唉,上好的美人醉啊,就这样让你给糟蹋了……你这奴婢胆子也太小太小了!”

  “故意打翻我的酒,难道是嫌弃本宫不及你的母后,没有资格给你敬酒吗?”、

  身后一阵冷厉的声音传来,是皇后。

  “不,不。儿臣不敢。”

  耶律吉对着皇后深深俯下身子,谦恭地说道。

  “哼,本宫看来,你敢的很!!”皇后的声音高了一个度,头上的金步摇随着她的气息微微发颤。

  皇储耶律宏瞟了一眼地上的酒渣,那颜色,那味道,或许对于别人会看不出透彻,但对于他,杯中是什么东西,他是再清楚不过。

  他的唇角微微一弯。折扇在胸前轻摇了几下,站起身子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毒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