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混死混生

第一章 混死混生

屲斗脸 2021-05-04 15:59:19
更我相信“南阳地头斜(邪)”这样的说法,净出些怪人。  别的再说,单说这村北丁家,祖上官至六品州同知,一直到四代现在但是大富之家,老丁员外的音容笑貌,刘老夫子还记忆犹新。  怎奈,富但是三代,“千百年田换八千主”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到了上次杀村南的刘老夫子真想去东河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河水倒流这种奇闻异事发生。老夫子默念了无数遍“子不语怪力乱神”之后,强行按捺住了去河边的念头,摇头叹息了几声,使劲拽了拽有些麻包片特质的儒衫,向村北而去。。...

混在晚明

推荐指数:10分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犯得着用炮轰吗”?一声杀猪般的惨嚎从小村北传出,声震霄汉,惊起野鸭无数,山鸡夜飞,狐兔惊奔。

  村南的刘老夫子真想去东河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河水倒流这种奇闻异事发生。老夫子默念了无数遍“子不语怪力乱神”之后,强行按捺住了去河边的念头,摇头叹息了几声,使劲拽了拽有些麻包片特质的儒衫,向村北而去。

  南阳府西十二里,一带流水枕高岗,依岗靠河之处有一小村,名三家庄。书上说南阳地杰人灵,刘老夫子还是更相信“南阳地头斜(邪)”这样的说法,净出些怪人。

  别的不说,单说这村北丁家,祖上官至六品州同知,直到四代以前还是大富之家,老丁员外的音容笑貌,刘老夫子还记忆犹新。

  奈何,富不过三代,“千年田换八百主”是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到了刚才杀猪般惨嚎的丁一爷爷那一辈,丁老爷不善理家,以致家道中落,到了丁一他爹那里已经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了,却还是想着功名,功名,结果,皓首穷经大半辈子连个秀才也没考中,贫病交加之下,卧床不起,而今已十有一年。

  屋漏偏逢连阴雨,老天专打独根苗,丁一老子卧床不起之后,丁家在三家庄算是彻底败了,几房兄弟树倒猢孙散,分家另过,丁一他爹是长房,要守祖宗祠堂。家产,土地分的分,卖的卖,糟蹋差不多了,只能在家穷耗。

  没有更邪,只有最邪的是,老丁家耕读传家,哪怕是家道中落以后,各房也依旧秉持门风,且人丁旺盛,唯独长房原配无所出,老丁四十岁上纳了一房,才有了丁一这么一根独苗。哦,不对,还有个妹,八岁了路还走不稳,他爹秉承祖训,一辈子都用在读圣贤书上了,懒得给兄妹二人取名,索性,就唤作丁一,丁丁。

  这丁一自幼被老父勒令继续苦读圣贤书,按理说也应该是个知礼仪,懂廉耻的,奈何,十年寒窗都读进狗肚子里了,子曰诗云头头是道,只是从来不知行合一。三乡五里“混”名远扬,纯粹是斯文败类。偷个鸡摸个狗,剜个绝户坟,敲个寡fu门有他,前些年,宗族邻里想要他考个功名,鞭子打着都不去,不去就不去吧,那给人家做个西席,帮学童启个蒙也算是职业,依旧是不干,这两年自己倒是想考了,有功名的保人找不到了,不能考,教书混碗饭吃也成,奈何名声在外,谁也不敢给他作保。于是,开始破罐子破摔。

  大明天启七年八月,信王朱由检受遗命继位......哦,这个貌似有些太遥远,跟丁一没有啥牵连,也不能说一点牵连没有,皇帝大行,新君继位,这厮耐不住寂寞,想要去南阳城看看有没有什么外捞,结果,外捞没捞着,却因在府城失仪,恰好赶上国丧期间,被唐王府侍卫暴揍了一顿,没送进大狱已经侥天之幸,同乡一辆破牛车拉回来的时候,又赶上暴雨,到家已经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

  不死不活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每日里全靠娘和妹妹喂一点稀粥吊着,三家庄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咽气,好破席子一卷扔进乱葬岗,丁家长房也就绝户了,丁家祠堂还有二十亩林地......

  刘老夫子跟丁家两代败家老爷一样,坚定而执着的想要考取功名,只不过,他家小门小户,更经不起折腾。早就两餐难以为继,全靠同宗接济。

  吊了两个多月,这两天,丁一眼看着只有进气没出气,水多面少活得稀了,老夫子受祝员外所托,未雨绸缪,又想和丁家长房做生意了,这些年,祝家和丁家生意上一直往来不绝,眼看着丁家的地快要全部姓祝了。老夫子今晚本打算毕其功于一役的,结果,却听到了那声惨嚎。心底不由犯起了嘀咕“这厮别再死不成吧?祝员外可是答应了三斗细粮的中人”。

  为了三斗细粮,刘老夫子加快了脚步,赶到丁家已经破败不堪的祖宅,却惊见丁一正偎在床上,狼吞虎咽。丁丁瘦小的身子靠着床帮似乎才能站稳,一双没有多少神采的眼睛,泛着绿油油的光芒,盯着大哥碗里的杂面条,对,还有俩荷包蛋,这是大哥醒来后,娘豁出了全部家当整治的。

  “丁丁,哥不喜欢吃鸡蛋,你吃吧”。丁一享受原生态杂粮面的时候,猛然看到妹妹的模样,心底一酸,哥的确不是啥好人,但家人,朋友无论是前世今生,都应该是至尊无上的。

  没错,就是前世今生,真不是什么怪力乱神,相信总会有一天,科学界会给出解释,丁一生在新天朝,长在红旗下,上过学,念过书,当过兵,吃了五年太平粮,然后,跟广大和平年代的有志青年一样,回乡务农。不过,充分开了眼界的丁一,自然不会甘心在家修理地球,于是,进城务工,做生意,慢慢站住了脚,买楼房,娶妻生子,小车虽然不是太拿得出手,好歹也有一辆,咋算都能称得上小康了,可惜......

  写手最可耻的事儿就是正澎湃激昂的时候,突然来上诸如“但是”,“奈何”,“可惜”等字眼,可惜这里必须要用,没办法,只能可耻一回,要不然故事就写不下去了不是?儿子一天天长大,也足够争气,为了到达理想的彼岸,丁一拆房子卖地将老婆孩子送到了大洋彼岸。不料,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地空余单身汉。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可那毕竟是老婆孩子,他没有通过什么官方途径解决问题,全当是人生一场大梦。问题是,不管你怎么豁达,现实还是一如既往的残酷,没有了房,没有了车,没有了现大洋,生意难以为继,四十岁的老男人重新打工创业?难,没奈何,丁一只好重操那些年刚进城时的一些谋生手段。

  街边摆个残局,逮着合适时机玩一把铁瓜子,套铅笔,玩玩挂挡称,夜幕降临的时候,小赌怡情一下,收入也还算可观,问题是,四十岁的男人难,单身男人更难,寂寞男人冷,熬着不易,这可是笔大开支,必须要开源节流。努力挣钱。

  话说,天凉好个秋的金秋十月,丁一开着刚倒腾来不久的三轮车走在广阔的大漠戈壁,是时候挖些锁阳,甘草之类的回故乡发笔小财了,离家多年的游子,这时没有太多心思,就想回南阳老家看看,百折不挠的利用地理熟悉之便,走进了一处军事禁区,找到了一丛极品锁阳聚集地,心中大喜,埋头苦挖的时候,天空中似乎有利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于是......

  重生在这个同名同姓的十七岁少年身上其实已经有两个月了,也不知道是那一炮炸得太狠,还是这少年体质实在太弱,两个月来浑浑噩噩,保持着一线灵识,逐渐融合了少年的一切,却连说句话都做不到,遑论挣扎着证实自己是真的重生了。直到......

  直到今天晚上,在破房子另外一边卧床不起的老爷子跟娘亲商量要么把最后的地卖掉,要么把丁丁卖祝家当丫鬟度过眼前危机的时候,一种从天而降,或者说是难以忍受的屈辱感让他怒吼了出来。

  本来打算要喊“不准卖地更不准卖妹妹”的,出口却喊成了那句惊天地泣鬼神的“犯得着用炮轰吗”?他这一醒过来,差点没有把老爷子,娘亲,妹妹吓坏,这说的是哪星球......有些超前,这说的是哪国语言?泰西,蛮夷,鞑虏?

  娘亲惊慌了一阵子之后,发现丁一慢慢恢复了正常,吵吵着饿坏了,在老爷子一连串的“孽畜,逆子”的叫骂声中还是倾尽家产,给他做了一碗芝麻叶豆面条......

  饿了这么久,那碗面其实不到心不到肺,就算是俩鸡蛋也吃掉,可能也就是个半饱,可他实在不忍多看一眼头大身子小的丁丁,心中纵有万般不舍,还是把碗递给了妹妹。

  丁丁怵怵地拿小眼睛去瞄爷娘的时候,恰好刘老夫子到了,丁一给妹妹使了个眼色,她身子弱,脑子却不弱,端着碗跑了出去。娘亲张嘴欲喝止,可有了外人,只好作罢。

  看到还很虚弱的丁一慢慢下床,老夫子心底别提多别扭了,惟愿这厮一头摔死,而或是老夫掐死......呸,老夫怎么会有这念头,不当人子,不当人子。咱好歹是读书人,礼义廉耻,礼义廉耻啊。

  老夫子的来意,丁一当然清楚,“占了人家的身子,就得负起责任”心底微微念叨了一下,觉得似乎有些措辞不当,但意思是很明白了,谁让咱汉字博大精深呢?尽管双腿打飘,脑子可不飘,两世加起来,丁一可跟老爷子岁数接近,比起老夫子也不遑多让,当然,还有几百年见识的优势,家徒四壁的困境,这俩月他早就清楚了,好歹也是重生大军的一员,刚入世就要卖房子卖地?前世已经卖了一次,事实证明,非常错误,除了这个办法,养活不起一家人,也太丢人了。哪对得起自己生在新天朝,长在红旗下的骄傲?心念电转间,已经拿定了主意。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混死混生 第二章 小小的愿望 第三章 败家子 第四章 城墙拐弯加一砖的厚脸皮 第五章 设局 第六章 惜玉怜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