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小小的愿望

第二章 小小的愿望

屲斗脸 2021-05-04
,大长一冬,么一家几口扎着脖子过,但是准备好吃风屙沫?想通了了关节,老夫子心下稍定,小谱摆得也是非常有水平,故意地不去看刚要一下床打招呼的丁一,却回到了老爷子床边,轻轻一抱拳,想能保持文质彬彬,却意外发现除了床帮,没地儿可坐,只得略为不文质彬彬一下,欠了欠屁丁一突然醒转,刘老夫子慌了一下,但很快镇静下来,今秋收成不好,丁家长房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耕田了,为数不多的粮食来自于祠堂林地的间隙,他这床上躺了俩月,估计也糟蹋差不多了,大长一冬,难道一家几口扎着脖子过,还是准备吃风屙沫?想通了关节,老夫子心下大定,小谱摆得也是相当有水平,故意不去看正要下床招呼的丁一,却来到了老爷子床边,微微一拱手,想要保持斯文,却发现除了床帮,没地儿可坐,只好略微不斯文一下,欠了欠屁股坐在床边“贤弟好些了么”?。。...

混在晚明

推荐指数:10分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大明没什么出彩的娱乐活动,尤其是夜生活,所以,刘老夫子此时上门,说是夜半惊魂,搁后世也就晚上九点左右的样子,对于习惯了熬夜的丁一来说,这不过是夜生活刚刚开......唉,虽然融合了躯体的一切记忆,他还是感觉到一阵阵寂寥,落寞。

  丁一突然醒转,刘老夫子慌了一下,但很快镇静下来,今秋收成不好,丁家长房也没有正儿八经的耕田了,为数不多的粮食来自于祠堂林地的间隙,他这床上躺了俩月,估计也糟蹋差不多了,大长一冬,难道一家几口扎着脖子过,还是准备吃风屙沫?想通了关节,老夫子心下大定,小谱摆得也是相当有水平,故意不去看正要下床招呼的丁一,却来到了老爷子床边,微微一拱手,想要保持斯文,却发现除了床帮,没地儿可坐,只好略微不斯文一下,欠了欠屁股坐在床边“贤弟好些了么”?。

  “承蒙挂怀,今秋本感觉清爽了一些,奈何,有这逆子......唉”老爷子想要起身还礼,无论如何,斯文还是要的,可惜,果腹尚且不足,药石无外丁丁采的一些草药,身子极端虚弱,强撑了几下,没有起来,只好悻悻作罢。

  “唉”刘老夫子陪着叹了口气“且安心将养,同在乡梓,吾辈当守顾相望,贤弟有什么为难事,尽管开口,愚兄虽不才,多少也还是能想出些办法的”。

  “已是深秋,这逆子一场大祸......”老爷子其实早就打定主意要把丁丁卖给祝家了,相对于女儿,祖祠当然更重要,生计艰难,这也未尝不是给丁丁找条活路,尤其是祝家在南阳府做生意,士农工商,读书人的地位在那里摆着,虽然连个秀才也不曾得中,那也是读书人不是?祝百万早就有这意思,而且曾私下递过话,绝不辱没斯文,丁丁可带去南阳城使唤。乡里的面子会给老爷子留足。

  丁老爷子正准备诉苦一番,然后打消刘老夫子替祝家买地的念头,将话题扯到丁丁身上的时候,破宅院门“吱呀呀”响了一声,赶紧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不用想,肯定是正室夫人丁张氏回来了。

  丁一兄妹生母丁秦氏本是犯官之后,原本要发卖教坊司的,恰好老丁按律可纳一妾,正室就帮他赎了回来,秦氏裹了脚,手不能提,肩不能抗,走路都吃力,但给丁家留下了后代,所以大妇张氏也不曾刻薄与她,一家人虽穷,相处倒很融洽。张氏虽是村妇,胜在勤俭持家,若非有她在,这个家早就彻底散了,秋庄稼收后,地里不少杆草,张氏编织了些草鞋,席子去集镇发卖,以贴补家用,老丁美美嘴上大骂有辱斯文,骨子里却有些惧怕张氏,毕竟,这家人一直靠她在维持。

  张氏对丁一兄妹视若己出,如果被她知道想要卖丁丁,老丁估计又得几天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没人搭理,秦氏和丁丁端茶送饭倒可以,想要帮他活动身体,五谷轮回,却是力有未逮。当即赶紧给刘老夫子使了个眼色。

  “姐姐回来了,厨下给您热着饭呢”丁家几间房子大都有倒塌的危险,只余了这么两间,一间给父子二人住,张氏等三人挤在另一间相对安全的房子里,秦氏早就想避开老夫子,只是放心不下刚醒过来,勉强挣扎着想要下床的儿子,此刻见大妇回来,正好找到了借口,裣衽一礼,慢慢退了出去。

  “一儿醒了”?!张氏冷眼扫了一下刘老夫子,这厮上门准没有什么好事儿,随即看到坐在床边的丁一,言辞里登时充满了惊喜。

  丁一这会儿正跟自己较劲,早就知道刘老夫子的来意,不管是祖祠还是妹妹,他都绝不会拿去卖,只是躺了两个多月,浑身僵死了一般,哪能说活动开就活动开了,刚才那碗面仅仅提起了一丝丝力气,张嘴说话,都要大喘气,脑子里纵有千般计,说不出来话岂不是枉然?还好,关键时候,母亲回来了,有她在,刘老夫子什么事儿也别想办成。丁一放心不少,艰难张嘴叫了声“母亲”气喘吁吁又靠在了床头。

  这阵子丁丁已经享受完了多年难得一见的高级营养品,听到母亲回来,勤快的到厨下帮娘给母亲端饭,不过是些野菜稀粥,母女二人却又一起进来,避讳归避讳,秦氏可是有见识的,这一伺候大妇吃饭,刘老夫子那厮总不好再继续坐下去吧?

  正事没法说,刘老夫子扯了几句,闪了,时间多得是,也不争这一朝一夕,丁老爷子怕夫人诘问,狠狠给秦氏使了个眼色,却忘记了那个斯文扫地的逆子已经醒了!

  ......

  丁老爷子在病榻上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糟践的可不是自己,丁一跟他住在一片屋顶下,房间的气味自然共享,母亲仅仅惩罚了老爷子一夜,他受的罪却更多,经过一夜折腾,僵硬的筋骨筋肉慢慢有了些活力,毕竟不是前世四毛多的人,这副年轻的躯体,恢复能力很不错,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丁一总算扶着墙走出了房门,来大明俩月多了,这可是第一次看到明朝的天。

  一家人粥菜度日,母亲跟娘亲尽量给他找补,也仅仅是填饱肚皮,至于营养什么的就别提了,想要恢复以前的上窜下跳,孔武有力,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不行,得想想办法,前世今生,丁一都自认是个有办法的人。

  “丁一的病好了,乡亲们注意点自家的鸡鸭狗羊”,当丁一好不容易能慢慢走在村道上的时候,竟然第一句话就是听到了这个,不由暗自苦笑,前世刚创业的时候,名声不是那个很好,但很快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至于后来,那是哥洒脱之后要过日子,不得不为,灵魂深处,骨子里,丁一还是比较正人君子的,不成想,重生了一回,这名声比前世年少时还臭,也算得上是奇葩了。

  前世复员后就四处飘泊,一飘就是二十余年,很少在父母膝前尽孝,有时候甚至感觉到一种淡淡的陌生,似乎跟父母的关系就是那一次次大同小异的电话,和每个月准时的汇款单,老人跟大哥大嫂在农村老家过,每年能回去一次都很不错了,现在又白发人送黑发人,以前没有仔细想过,现在想起已经日显老态的爹娘,一股强烈的愧疚油然而生。

  唉,回不去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如果上天能再给一次二老跟前尽孝的机会,他绝对会守在父母身边,哪怕外面的花花世界有再大的吸引力,都不会改变。

  丁老爷子的迂腐和恨铁不成钢,有些极端,但不能不说也是种父爱,母亲和娘亲对自己那母子情深,小妹的可怜和懂事,今生的亲情逐渐清晰。这新家自己一定要支撑起来,不能让她们再这样受穷受苦下去,多少也算是一种赎罪。

  此时的中原民间虽称不上富足,但也不至于饿肚子,丁家这赤贫纯粹就是人祸,自己有多大能耐,心里很清楚,前世一辈子屁民,早就消磨掉了年少时曾经拥有的种种不切实际的梦想。理想破灭,能憋住尿,更能憋住泪就是成熟了,这个标准已经深入骨髓,所以,丁一很快给自己下了最切合实际的目标,重振家门,当个土财主,给三老养老送终,恩养小妹,然后......然后,当然就是好好享受腐朽的封建社会。三妻四妾貌似这时候是允许的吧?嘿嘿。

  这个目标不算高,凭借前世混出来的经验和超越几百年的认知,应该不会太困难,问题是......

  又是问题,现在可不像前世,没有资本的时候,可以去打工,慢慢积累,想发财只有做生意,大明商人的地位就算没有切身体会,也在泛滥了的明穿小说中看得**起茧子了,不妥。指望家里的祠堂林地,勤劳致富,想要混成地主阶级,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自己这一辈子,甚至是下一辈,子子孙孙好几代人艰苦创业才能实现,这条路走不通,大明的好年景没几年了,北京城那位最终悲惨殉国的皇帝正在大力清除阉党,随后不久就开始了持续十几年的天灾人祸,直到汉家衣冠被野蛮民族湮灭,在大动乱之前,没有一份坚实的产业,到了乱世,这小小的梦想也不可能实现,时间不等人呐。

  除非......除非做官,这个来钱最快,能赶在野猪皮,李闯兴起之前搂够大把银子,然后建一处桃花源,自己当个寨主,村老什么的,躲避即将到来的乱世是最好的办法,可是,官,是那么好做的吗?做官唯有科举一途,前世所谓的国学跟现在根本没有多少共同处,这躯体原本的记忆也是把四书五经读进了狗肚子里,遑论八股这种疑难之学了。即使真当了官,又怎么在乱世独善其身,是不是还要防备汉家衣冠的泯灭,这事情就更大条了。

  “咕噜,咕噜”丁一苦思冥想自己今后的路时,肚兄不争气的开始抗议,唉,想那么远干嘛?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填饱一家人的肚子。至于理想,还是让他破灭了吧,憋尿,憋泪不用学,那小手艺儿早就会了,回到现实,哥是不是又一次成熟了?

  好吧,成熟了的男人,首先应该让家人衣食无忧,回到具体的事情上,丁一很快理清了思路。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混死混生 第二章 小小的愿望 第三章 败家子 第四章 城墙拐弯加一砖的厚脸皮 第五章 设局 第六章 惜玉怜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