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败家子

第三章 败家子

屲斗脸 2021-05-04 15:59:20
人家为奴,将家中的几亩水抽水灌溉挂在了庞家。这哥俩也就成了庞举人的小厮。  这个庞举人到底有多少恶趣,丁一不想明白,但他明白,正处于变声期的煮鹤每次来找他,总会带给一些“干”的,眼底不由得闪现出一丝很明亮。  “我能忙啥?瞎球转呗,走到这里饿得走不十五六岁的煮鹤,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了丁一身边,一天没有化霜,河边有些冷,煮鹤瘦小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缩着,偏着小脸看着落日,似乎想要寻觅一点点温度。。...

混在晚明

推荐指数:10分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一哥,忙啥呢?”夕阳西下,丁一呆坐在淯水边苦思冥想怎么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背后响起了一声雷公吼。

  十五六岁的煮鹤,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了丁一身边,一天没有化霜,河边有些冷,煮鹤瘦小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缩着,偏着小脸看着落日,似乎想要寻觅一点点温度。

  记忆中,在三家庄能和丁大遛迋凑在一起的也就俩人,煮鹤焚琴。这弟兄俩是双生。老刘家三房的,原本叫狗剩满仓。两年前,刘家三房合家投了邻村庞家后坑的庞举人家为奴,将家中的几亩水浇地挂在了庞家。这哥俩也就成了庞举人的小厮。

  这个庞举人究竟有多少恶趣,丁一不想知道,但他知道,正处在变声期的煮鹤每次来找他,总会带来一些“干”的,眼底不由闪出一丝明亮。

  “我能忙啥?瞎球转呗,走到这里饿得走不动了”。丁一很“诚挚”的看了眼煮鹤“满仓呢?”

  “按老爷吩咐,宰鸭子呢。”煮鹤从怀里掏出一个草纸包“这里有些熏肉,馍馍,你吃点吧,身子好利索了?”

  “宰鸭子”?丁一抓过纸包,噱了一嘴馍馍,有些口齿不清。

  “嗯,庞老爷准备举家南迁鄂州,庄上的地都交给刘管家打理,我家要跟着主家过去,以前只是挂名,现在真的要做家奴了,娘喂了十几只鸭子,宰了风干,好带过去”。煮鹤捡起一块小石头狠狠扔进水里。

  这年头,给人家为仆为奴比当自耕农更好活命,刘叔这个选择,也不能说不对,但是,自幼跟丁一一起野惯了的煮鹤焚琴这两年虽然不愁吃穿,但小小年纪早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笑脸,灵动,丁一的心底猛然抽紧了一下。

  “不去不成么?”

  “不成,刘管家已经上门交代了,老爷要赶明年的恩科,必须要我爹娘跟着过去伺候太太,姨娘,我和焚......满仓跟老爷进京“。煮鹤的公鸭嗓子似乎有些哽咽“一哥,我俩走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你保重”。

  秦桧还有三个相好的,丁一名声不好,但刘叔一家对他一直很不错。在府城挨打之后,就是刘叔给拉回来的,否则小命早就没了,虽然原本的那位不挂,丁一也没有机会重生,但心底总有份感恩,愣了一会儿,发现煮鹤已经走远,起身拍了拍屁股,赶紧往庄上走去。

  回到家里,丁丁正在搂柴草,丁一将馍馍和熏肉递给妹妹,急火火跑进母亲房中,丁张氏看儿子已经大好,晌午偷偷塞给了他十几文钱,打发他去镇上买几个肉锅盔补身子,被丁一拒绝了,这会儿正和丁秦氏一边做活,一边闲话儿子病好了之后懂事了,见到丁一伸手要钱,眼神黯淡了很多,秦氏刚要张嘴,却被张氏用眼神制止了。

  转身出门,丁一感觉到背上有种火辣辣的灼热感,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走了出去。

  “一哥子来了,喝汤了没有?”刘叔家已经收拾差不多了,蹲在门口,浑浊的老眼里充满了不舍,就算是说话的时候,眼珠子也在四处看自己的小院,仿佛多看一眼就能记住些什么似的。

  “吃过了,叔,我来看看”丁一在刘叔身边蹲下,房子里刘婶似乎在骂满仓。他不好直接进屋。

  “他娘,别吵了,一哥儿来了,舍不得杀,就不杀,老爷家也不缺咱吃喝”。刘叔半天才回过神,对着屋里说了声。

  刘管家招呼过了,为了赶渡船,初更时分就要出发,丁一似乎有一肚子话,却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只是跟煮鹤焚琴一起在月亮地里瑟缩了一阵子,回屋将十几文钱递给刘叔“侄儿穷,但穷家富路,这些大子儿,您老带着,一点心意”。

  “呵呵,一哥儿,老爷那里什么都不缺,叔就是故土难离,你家紧张,自己留着用吧,唉,说话间,你也大了,再不能胡遛迋,你家的日子......”刘叔说到一半,似乎感觉不妥,轻轻又叹了口气。

  “嗯,叔,你放心,小侄已经懂事了”。

  刘叔一家推脱不下,最终收下了丁一的十几文“心意”,焚琴舍不得杀的十几只鸭子,刘叔也带不走,干脆送给了他,得,现在这光景,一只鸭子也能卖十几文钱,原本来表达一下心意的丁一,只觉得心底沉沉的,眼角发酸。

  一夜无眠,倒不是赶回来的鸭子呱噪,而是丁一一直在思索怎么改变眼前的处境,两个好友的离开让他消沉了半夜,但愁白了头,不去想办法也解决不了问题。

  时值秋末冬初,乡野决然找不到出路,必须要到城里去,天快亮的时候,丁一昏沉沉睡去,直到晌午偏才起来。丁秦氏给他端饭的时候,眼底似乎更黯淡了。丁一受不了那种眼神,胡乱扒了几口菜粥,下定了决心,哥好歹也是穿越人士,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人挪活,树挪死,机会是要靠自己找的,等不来,更想不来,先到府城去看看再说!

  ......

  儿子还要去府城混,丁老爷子一下午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逆子”,母亲张氏欲言又止,最终却决定找刘老夫子商量将祠堂林地暂且抵押给祝家给他筹些本钱。

  “说好了,只是抵押,年底前,我要把这二十两银子连本带利还上,祠堂林地还是我丁家的,必须写在契约上”。母亲原本的意图是做个样子,实际还是要劝丁一不要再胡遛迋,要么安心读书,要么在家帮庞家刘管家做些时日的帐房。

  庞举人不走,刘管家不敢用丁大遛迋,现在主家全权把庄田交给了他,看在浑家和张氏一母同胞的面子上,他勉强答应了,只管两餐,让丁一熬过这个冬天。

  不料,张氏和刘管家的好意,丁一明明很清楚,却揣着明白装糊涂,套了母亲的话之后,就叫来了祝员外和刘老夫子,抵押了祠堂林地。生米煮成,大家除了心底暗骂丁一败家之外,也只能摇头叹息了。

  水浇田三两左右一亩,旱地二两,至于林地,一般都是九分银子一亩,不过,丁家好歹是读书人,加上林地里有不少果树,最后议定一两一亩,祝员外为了把自家的林地连起来,不在乎这分把银子,当然,更不会在乎丁一所谓的抵押,这些年来,丁家抵押的地,最后还不是都改了姓?没见他家赎回一分一厘去。当即拍板,如果年底丁一能连本带利归还二十二两,地依旧是丁家的。

  拿到了二十两银子的丁一更是大显败家本色,本来急火火要去府城,钱到手却不着急了,刘管家在刘叔走了以后,要将老屋拆除。丁一赶紧找到这便宜姨夫商议,好酒好肉叫了几个帮闲,将砖石柱梁拆了下来,把自己老宅维修一番。这年月,管饭给几个大子到处都能找到人,这厮却干了几天活,天天有酒有肉,花了不下二两银子!

  接下来更是令人瞠目结舌,房子整理好以后,居然去镇上籴了三石麦子,鸡鸭鱼肉,油盐酱醋买了个齐备,要知道,时下麦子一两半银子一石,别说庄户人家,就算是三家庄最富裕的祝家也不过细米白面吃饱,大鱼大肉的,糟蹋不起啊。这厮据说买油买肉比细粮花钱还多!

  “姐姐,不能让一儿这么祸害下去了”?晚饭过后,几天来顿顿饱餐的老爷子打起了呼噜,张氏和秦氏回到已经修整过的厢房做活,闲话。脸上明显红润了很多的秦氏,眉头却皱在了一起。

  “唉,妹子,一儿迟早要长大,要当家,不让他知道锅是铁打的,他哪里会走正道?你是大家出身,一直希望一儿能搏个功名,可他不是那个料啊,老爷这一辈子弄成了什么?你也该醒醒了,俺庄里人有句话,叫做钱不是省出来的,是挣出来的,一儿病好之后,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支持他出去闯闯”。张氏叹了一声。

  “他以前出去的还少啊,到处塌窟窿,祠堂这点林地是咱家最后的指望了,姐姐,他虽然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可是您带大的,他那脾性,唉......”。

  “这些祖产,给他糟蹋了也不怕,只要别学老爷钻牛角尖,收起性子来谋生活,就当给他花钱买经验了”。

  “可是......”。

  “妹子不用担心,他出去再摔了跟头,只要能摔醒,姐姐就知足了,我妹夫现在经管庞家田庄,大不了咱们去赁人家的地种”。

  “姐姐,咱丁家可是耕读传家,这岂不是要做佃户了,老爷......”。

  “呵呵,佃户怎么了?只要一儿能浪子回头,咱家就有盼头”。

  “唉,庄上又有哪家佃户能熬出头啊,这世道,朝廷奸佞当道,内忧外患,苦得还是咱们百姓,圣君临朝,原本以为日子会好过了,可是,镇上前面又说要加征边饷,开春只怕更难熬,妾身体弱,不能给姐姐分忧,再让一儿糟蹋了祠堂林地......”秦氏说着,泪流满面。

  “你看你,说着说着哭上了,天下大事儿姐姐不懂,但是,姐姐知道,一儿只要浪子回头,咱们就饿不死,朝廷再加赋,也总会给咱们留条活路的,关键是正干不正干”。

  这个世道,正干只能等着饿死!祖宅修整过后,丁一总算能和老爷子分开住了,东西厢房不远,他本来在给这些日子已经小脸上气色好了很多的丁丁讲猴哥请救兵的故事,无意间听到了母亲和娘亲的对话,感动之余,却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心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混死混生 第二章 小小的愿望 第三章 败家子 第四章 城墙拐弯加一砖的厚脸皮 第五章 设局 第六章 惜玉怜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