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惜玉怜香

第六章 惜玉怜香

屲斗脸 2021-05-04
边的土坷垃都变为钱,这不,一个渡船人压舱物的石头,竟然被李进忽然发现是两块天蓝玉!  “嘿,这些粗坯岂是识玉之人,九成看走眼了”正思忖怎么去马大人雅间献一番殷情,奉承上人家的祝老板听见周捕头和牛勇的“秘密”后,轻蔑的冷冷一笑了一声。  “老爷,国朝四大名玉之一的独山玉更是远近闻名,所以,南阳府的人多少都懂一点点玉,传闻靠一块奇玉发家的祝老板自然也是懂玉之人。。...

混在晚明

推荐指数:10分

《混在晚明》在线阅读

  南阳府历史悠久,地杰人灵,物产丰富,奇珍异宝无数。

  国朝四大名玉之一的独山玉更是远近闻名,所以,南阳府的人多少都懂一点点玉,传闻靠一块奇玉发家的祝老板自然也是懂玉之人。

  黄金有价玉无价,尤其是独玉里的稀有品种,比如绿独山玉,红独山玉更是价值不菲。传说归传说,南阳府玩玉的人不少,却很少有人能见到纯净的天蓝玉,芙蓉玉。

  李进,牛勇等人虽然不务正业,但却消息灵通,眼睛盯着所有的一切,恨不得把路边的土坷垃都变成钱,这不,一个摆渡人压舱的石头,居然被李进发觉是一块天蓝玉!

  “嘿,这些粗坯岂是识玉之人,九成看走眼了”正在寻思怎么去马大人雅间献一番殷勤,巴结上人家的祝老板听到周捕头和牛勇的“秘密”之后,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老爷,周捕头......”伙计依旧不死心。

  “周游?嗨,不是小看他,不过就是穿了官服的牛勇,李进之流罢了,一个贱役,他也不会懂,别管那些了,等着看笑话就是,还天蓝玉,估计就是带点绿色的一块烂石头罢了,北郊匠户区那里满地都是,你赶紧去忙,找机会把咱庄的那个丁一叫......请出来一下。”

  “老爷,二老爷前阵子刚把他家祠堂林地买下,我怕......”。

  “怕啥?那不是真金白银买的?咦,对了,你找个机会告诉他,如果他能帮老爷点小忙,他家那点林地好商量”。祝文进眼底闪过一丝精光。

  发大财这东西,跟“伊人”是一样的,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大财就在灯火阑珊处,祝家爷们现在不差钱,一门心思想着让家族子弟钻进当官的队伍里,不过,外财来了,也不会不要,谁也不嫌钱扎手不是?

  一个乡下老柞紧张的抱着一块海碗大的石头走进壶中天的时候,祝文进的眼睛亮了,至少在那一瞬间,他把巴结马大人的事情忘在了九霄云外。

  老柞是跟着周捕头一起进来的,伙计当然不会阻拦,顺带着,牛勇,李进,还有几个混混都跟了进来。一时间大堂几桌客人纷纷侧目,面现不豫。可很快有识货的人发现了那块石头,本来很紧张的气氛居然莫名缓和了下来。

  二楼雅间东可见淯水,北可见独山,当然,最容易看到大堂的情形,被丁一忽悠的有些相见恨晚,又叹息这小子“不务正业”,满腹聪明都用在了诗词小道上的马大人也看到了那块石头,甚至侧身仔细观察了一下,随后慢慢坐下,轻轻嘘了口气。

  “大人,这块天蓝玉......”丁一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马銘典的表情,某处骤然紧了一下。

  “呵呵,贤侄,本官不是说了么,与你相见恨晚,虽然你误入歧途,但才学还是有的,你我就以叔侄相称吧”。马銘典这番姿态,让周游请来只顾听这二位说天书的陪客们大跌眼镜。同时,羡慕嫉妒恨起来丁一这厮的造化。

  “那小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府衙推官,那是相当于后世大市法院院长兼公安局长,刑警队长,司法局长于一身的存在,丁一可不傻。

  “嗯,你既不愿求功名,不如到我那里寻个营生,好歹不要埋没了一肚子歪才,怎么?你也懂玉?”

  “小侄只是粗通皮毛”。

  “呵呵,那你看这块天蓝玉是真是假?”

  “嘶......太远,看不清楚,但从矿渣,泥污,以及切口上看,就算不是通透的天蓝玉,也是块不错的黄绿玉”。

  “哈哈,贤侄走眼了,也难怪,这作伪之人手法高明,若非叔叔我以前见过泰西人的次品琉璃,也分辨不清......”。

  马銘典后面说的什么,丁一没有听清楚,某处猛紧了一下之后,脑子登时一片空白,纯碱,石灰石,石英烧玻璃,配方他是知道的,但是,玻璃工艺里的退火不是他这个半瓶子醋能掌握的,他烧过的玻璃不过是用原料在街头烧制小工艺品,比起用成品玻璃烧制,多了一层神秘感,倒是挣过一笔钱,后来泛滥了起来,也就不干了,但手艺是学会了。再后来又曾经跟人学过几天制作赝品文物,什么煤油复旧,土层沾附,矿渣着色等等,忽悠不着行家,但豆腐卖个肉价钱还是能做到的。

  前世有些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反正就是个装饰,有些则信以为真,但要忽悠出天价是不可能的,毕竟,监管还是很有力的,他是很自信这一手在大明朝,在南阳府绝对没有人能识破,结果......瞬间,丁一脊背发凉。出了一身冷汗。

  “贤侄,你怎么了?来,我们继续喝酒论诗,理那些凡夫俗子作甚?”

  “呃......这个,马叔,要不要拆穿他们的西洋镜,您老可是......”

  “哈哈,很明显,这事儿是周游那厮主导的,也难为这粗坯能找到这么高明的匠人,琉璃和玉相差很远,除非是谁昏了头,认为那是上品天蓝玉,否则,价钱不会高过一二百两,无伤大雅,按说,这作伪的手艺也值这些了,那厮是我手下,朝廷俸禄微薄,也得给他们些财路,这壶中天都是些豪绅,谁买了去,也伤不着根本”。马銘典侃侃而谈。

  “手艺值这些银子?那......”丁一差点就想要跟这位便宜大叔谈合作了,只是,可行性报告在脑子里转悠了一下,迅速被打上了不可行的标记。

  没见到过的,人们都有种遇宝心理,尤其是奇石,古玩,玉石这样的东西,所以,尽管很快大堂里的人就鉴别出了那不是块天蓝玉,但出乎意料的是,丁一原本设计的,布袋卖猫,遮遮掩掩引起人上门求鉴,然后拉祝文进合伙买下的局还没有进入到戏骨,就有人开始出价了,周游找来的那个老柞倒是尽心尽力,死活不卖,表演到了浑然天成,结果,直接给这厮大脚踹了出去,最终那件“手工艺品”被人以一百二十两的高价买走。还他娘不是祝文进买的!

  丁一蓦然有了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实在是太浪费自己的聪明才智了......

  ......

  ......

  好好的一个局,变成了愿打愿挨的正经生意,丁一坑一把祝文进,最后利用自己的准秀才身份在士子云集的地方脱身的计划全部成了无用功,心底多少有些遗憾。

  遗憾?没坑人就弄到了钱,居然有遗憾的感觉?曲终人散,分赃完毕后,丁一被自己吓了一跳,娘的,哥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变得只有更猥琐,没有最猥琐了?不行,得好好调整下一下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道德观了。否则会影响到自己的发财大计。

  嗯,必须要洗涮一下自己的道德污点,怎么洗刷呢?当然是行善事,哪里有不需要太费力气的善事做?寻思了一阵子,还真给丁一找到了。

  吃一堑长一智,原本以为自己千杯不倒的量竟然刚进城就出了糗,丁一自然做了深刻的检讨,跟周游,黄仓等人的庆功暨分赃大宴上,一哥果断用袖子替代了自己的嘴,衣衫替代了肚兄,所以,现在诸位亲兄弟都醉的不省人事,他却很清醒,清醒到有些后悔,干嘛不多少喝点?

  将银子送到最需要的人手里,也是一种善事,所以,后悔的念头刚刚升起,丁一就找到了行善的所在,南关顺大道东行约二里路,有一处所在,灯红酒绿,莺歌燕舞。还有一个很雅的名字,唤作寂寥街。

  寂寥街的人们不寂寥,转进街口,丁一一眼就看见了这是一处纸醉金迷的人间天堂,顶着种种诱huo,丁一漫步到了一栋人比较少的画楼,上书三个夺人心神的大字,红灯笼!

  “呦,这位爷,有没有相熟的姑娘啊,嘿,第一次来吧,惜玉怜香,快来,招呼这位公子爷。”丁一还沉浸在寂寥街里红灯笼的绝美意境中难以自拔的时候,耳边响起了甜到发腻的一声呼喊。

  “忙着呢,没工夫”。

  “来完这一把”。

  人间天堂这种地方,丁一前世没少光顾,甚至有自己的一套准则,哪里生意不好去哪里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信条。你肯定能得到感觉超值的享受,不料,今天出意外了。

  “散了,散了,几个死妮子,贵客上门了,还玩,信不信我给你们烧了”。丁一听声音够甜够腻,绝对是一位很职业的妈妈,至于长相,应该能想象......嗯,也只能想象了,还没有来得及打量,那妈妈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身钻进了一堆山花烂漫中“天门五十文,末门一百文三道,头大屁股小......”

  很有些错位感的丁一不得不退出大门,仔细查看了一番,没错,这绝对是青楼而不是赌坊,重新走进来,里面却俨然一幅赌坊景象。

  “呦,这位爷......咳,咳咳,惜玉怜香,你俩给我滚出来”!

  “奴正坐庄呢。”

  “奴亵裤都输了,娘,你叫她们吧,我得捞本”!

  “都给我闭嘴,戌时一刻了,点灯笼!”妈妈的狮吼功应该是超级存在,余音袅袅,让丁一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依旧没有看清楚妈妈的样子,两个环肥燕瘦的姑娘在奔行的过程中迅速将下垂的嘴角上调,左右依偎在丁一身上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灿若春花的笑容。不用说,这二位就是千唤万唤始出来的惜玉怜香了。

  PS:工作忙,有时候一晚好几更,有时候会欠大家的,但是......能不能弱弱的求点推荐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混死混生 第二章 小小的愿望 第三章 败家子 第四章 城墙拐弯加一砖的厚脸皮 第五章 设局 第六章 惜玉怜香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