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刺魂传》在线阅读 > 正文 《刺魂传》第一章 逃亡

《刺魂传》第一章 逃亡

阅读王 2021-06-10 11:39:04
卫队沈浪小说名字叫作《刺魂传》,提供更多卫队沈浪小说,卫队沈浪小说名字。刺魂传小说卫队沈浪节选:卫队的其他人了看见这里突然发生的事。 其中一名侍卫大声地叫道:“快把握住他,那个混蛋的奴隶要谋反!” 这支侍卫队拔出腰刀,扑向出…...

刺魂传

推荐指数:10分

《刺魂传》在线阅读

卫队沈浪小说名字叫做《刺魂传》,这里提供卫队沈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刺魂传小说精选: 情感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这种力量,甚至超过了智慧和勇气。如果一个人的爱或恨达到极致,那就是他的悲哀;如果一个人的两种情感都达到了极致,那会是一群人的悲哀。 临云城地处梁国境内,此城所在的临云山脉有着丰富的矿物资源。临云城刘家,不仅掌握着临云山脉周围绝大多数矿脉,同时还是这座城内最大的奴隶主。 白天,在刘家的矿区内总有开矿的叮当声,护卫的怒骂声,以及奴隶的哀鸣声,到了夜晚,矿区内只留下护卫们饮酒时的谈笑声和昆虫的鸣叫…

  情感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这种力量,甚至超过了智慧和勇气。如果一个人的爱或恨达到极致,那就是他的悲哀;如果一个人的两种情感都达到了极致,那会是一群人的悲哀。

临云城地处梁国境内,此城所在的临云山脉有着丰富的矿物资源。临云城刘家,不仅掌握着临云山脉周围绝大多数矿脉,同时还是这座城内最大的奴隶主。

白天,在刘家的矿区内总有开矿的叮当声,护卫的怒骂声,以及奴隶的哀鸣声,到了夜晚,矿区内只留下护卫们饮酒时的谈笑声和昆虫的鸣叫声,矿区内关押奴隶的地牢里,却沉静如水.

这天,护卫们像往常一样,早早地驱赶着奴隶们来到了矿山,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中午时分,火毒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不管是护卫还是奴隶,都汗大如雨。

“这他妈的太热了,叫那小子弄点水来吧!”一个守着矿区出口的护卫擦了擦脸上的汗,对着另一个护卫说道。

“是啊,太热了,还有三天就轮班了,到时候咱们也不用在这里顶着太阳晒了。”另一个护卫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说道,又转过头对着正在搬矿石的沈浪喊道:“喂,说你呢,小子!去给大爷提桶水来!”说完,他拿着刀鞘用力地打在了沈浪的身上。

沈浪是刘家三年前从人口贩子那里买过来的,从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在这个矿区与其他的奴隶一起,做着开矿的工作。这三年来,他每日都干着这些超负荷的活儿,并在这里看到了不少人死在矿区之中。其中一些是劳累过度死在这里,还有不少则是被这些护卫活活打死。这个矿区,对他来说,俨然就是一个埋骨地!

听到二人的呼喝,他不敢耽搁。否则他或许就会与他见过的那些死去的奴隶一样,被这些护卫打死。

放下了手中的矿石,沈浪对着二人恭敬地道:“是,大爷!”随后便拖着沉重的脚镣,走向了矿区的一处水池。

不一会儿,他一手拿着两个碗,一手提着木桶并放到护卫面前,低着头道:“大爷,喝水!”

二护卫笑了笑,接过他手中的水,仰头猛灌了起来!

他猛然抬头,看向二人不停蠕动的喉结,并指如刀,切向其中一名护卫,只听“咔嚓”一声,那名护卫的喉结应声而断,两只眼睛瞪着,缓缓地倒了下去。

另一名护卫刚发现有些不对,刚把碗拿开嘴边,却只见到他已经从将要倒地的护卫腰间,拔出了腰刀,捅向了自己的肚子。

沈浪牙关紧咬,一刀将那名护卫捅了个对穿,护卫双手握着刀刃,眼睛大睁着,满脸的不敢相信,不相信刚才还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奴隶,怎么一转眼就敢对自己下杀手!

这时,护卫队的其他人已经看到这里发生的事。

其中一名护卫大声喊道:“快抓住他,那个该死的奴隶要造反!”

一支护卫队拔出腰刀,冲向出口,向他杀了过来。

他将手中腰刀斩向自己的脚镣,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那脚镣应声而开。

在矿区不远处有一马棚,他直奔马棚。随后他斩断了一条缰绳,飞身上马,狂奔而去。

沈浪骑着马一直跑到临云山脉的内域方才停下,此时正值夏季,临云山脉一片葱绿。在这内域中的山路太难走,马跑得还不如人走得快,这让他不得不放弃马匹。下马后,他转过身便跑向了密林深处。

跑着跑着,却见到在不远处有一个猎人的陷阱。陷阱边上还插着标示,提醒路人别踩下去。

他拔出了陷阱标示,扔进一处浓密的荒草丛中,绕过陷阱继续向前跑去。

不一会,护卫们来到陷阱这里,一名护卫踩到机关,顿时,不少削尖的木箭向护卫射了过来,当场射死两人。引得后面的护卫一阵冷汗和暗自庆幸。

如此一来,护卫们前进时小心翼翼,害怕重蹈覆辙。追赶的速度减慢了许多。毕竟,与追捕沈浪比起来,护卫们更加在乎自己的小命。

护卫们速度减缓,让沈浪心中轻松不少,只是他也丝毫不敢放慢自己的速度。

整整一个时辰之后,他跑到了一颗大树底下,累得气喘吁吁,双手撑住膝盖,喘着粗气。

大树旁边有一块土极为松软,像是下过雨后干涸掉的小水坑。沈浪走过去印上一个脚印,然后在身上撕下一块小布条,挂在不远的小树上。做完这些,他又跑回大树,爬了上去,藏在了茂密的树枝中。茂密的树叶不能完全遮盖他的身体,不过不仔细看的话,也难以发现。

过了一会儿,追赶的护卫来到了大树下,看着不远处的脚印,一名护卫说道,“队长,这边有个脚印,那边还有一块碎布条,应该是那个奴隶留下的。”

队长思考了一下,然后便吩咐着众人:“去二十个追那边,留下五人守在这里接应,其余的跟我来。虽然逃往这边的可能性小,但我们也不能放过!”队长指着脚印和布条的方向。

两边人马走了之后,留下的五人松了一口气,都在庆幸自己不用那么辛苦劳累,虽然他们觉得抓回那个奴隶是板上钉钉的事。

沈浪在树上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暗自庆幸。看着树下的五人,他紧了紧手中的腰刀。当五人目送完队长等人走远后,准备坐下来休息时弯腰的刹那,他猛然跳下大树,反手一刀横斩过去,当场斩中两人咽喉。

三人还未反应过来,他已经转了个身,一刀捅进了其中一人的心脏。

剩下二人都是拔出了刀,突来的变故让二人惊出一身冷汗,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沈浪竟然会躲在自己的头顶之上。

二人拿着刀,心里有些发毛,刚才沈浪一连串的动作毫不拖泥带水,仿佛久经沙场一般。

一个护卫提刀便向沈浪砍了过去。

沈浪侧过身,一刀把那名护卫的刀撩开,站在那名护卫身侧,手指成爪,抓向护卫咽喉。护卫伸手一挡,他一刀上劈,将护卫的头从鼻梁那里分成了两半。

另一名护卫却是没有向沈浪攻击,他转过头便逃向远处了。

看着逃跑的那名护卫,沈浪也不追赶。他在四名护卫的尸体上搜着,没有找到什么可以吃的。只找到了几个兽皮做的水袋和银两之类的东西,让他有些失望。他将银两丢在一旁,将三个水袋系在自己缠腰的麻绳上,喝光了剩下的那个水袋的水,才坐在地上休息起来。

片刻过后,他看到追向那两个方向的护卫向自己这里冲了过来。看着周围,他迅速分析起来,刚才护卫追捕自己的那两个方向一定不能去,回去的那两个方向也不能去。

剩下的两边,一边是悬崖,一边则是通向临云山脉深处。这该如何是好?这两边可都是死路。

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心中焦急起来。管他呢,就算被妖兽吃掉,也比被护卫抓回去,受剥皮之苦强。

于是,他快速冲向通往临云山脉深处的灌木丛中。

两只分开的护卫队一起赶到了树下,树下四具尸体让众护卫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这就如直接煽他们耳光一样。

如果说一开始死的二人算是意外,那么,现在死的这四人,就是对他们赤裸裸的羞辱。

尤其是护卫队长,他脸色铁青!以前也出现过奴隶逃跑,但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损失。

护卫队长咬牙切齿地吼道:“这个该死的奴隶,要是不能活剥了他,以后让我们护卫队的人如何抬头,若是不抓住他,我誓不为人!”

众护卫这个时候都不吭声,都看向护卫队长,等待着他的命令!

队长怒吼道:“大家追上去,我一定要把这个奴隶碎尸万段!他率先钻进了灌木丛,各护卫也都跟着他鱼贯而入。

沈浪在灌木丛中穿行着,听到远处的怒吼声,不由得又加快了速度。

不知不觉中,他爬到了一个山头,此时,护卫队离他不到一里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护卫队让他拼尽全力向山上跑去。

当他爬上了山头后才发现,这个山头可以爬上来,可山头后面,却是陡峭的悬崖,根本无法下去。若是坠入悬崖,必死无疑!山头上除了一些小灌木和石头外,再无其他遮掩物。

他没有去路了,转过头来,看着护卫不断爬着山,心中滋味莫名,难道天要绝我沈浪。

他不甘心,抱着山头上的石头向下砸去,将一个护卫的头颅砸得崩裂,脑浆混着血水撒在半山腰上。

见此法有效,他便不断地搬着石头砸下,只是经过第一个被砸中的那人的教训,护卫们纷纷退后,并寻找遮掩之物躲藏起来。让他后面砸出的石头收效甚微。

此时已近黄昏,这座山上的石头都快被沈浪搬完了,他躲在一块巨石后,心中想到:难道自己只能在这里等死?

看了看周围仅有的几块巨石,他又站了起来,努力去推一块上千斤的巨石。巨石滚落后,留下了一个不浅的坑。看着坑,他心中一亮,顿时有了主意,生死一线,就看自己的运气了。

他藏身于巨石后面,折断一根笔直的灌木,在地上捡起一粒半个指头大的小石子,屈指一弹,小石子从灌木断裂处进入,从顶部而出,显出一个中空的木管。随后他迅速在巨石后挖了一个可埋一人的坑,并脱下自己的衣服,包裹着一些泥土,看了看躲藏的护卫们,大喊道:“你们这些刘家的走狗,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的喊声成功吸引了护卫的目光,而后他将自己包裹着泥土的衣服快速扔下悬崖。此时护卫离他不到半里的距离,只恍惚看到一个灰影落下悬崖,都愕然了。护卫队长喊道:“快上去看看!”

沈浪叼着木管,躺在坑里,然后运气一震,坑周围的泥土纷纷滑落,将他埋在了地下,只有半指长的一截小木管在上面。

片刻过后,护卫队赶了过来,都站在了悬崖上往下看去。他们在上面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物体坠落山崖所引起的回音。

护卫队长叹了一口气,说道:“都回去吧,天快黑了,这里已经到了临云山脉内部,天黑后会有妖兽出没。”

众护卫领命向矿区的方向走去,人人脸上都阴沉着,却没有人注意到巨石阴影后面有一块翻新的泥土。

随着护卫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沈浪用力坐了起来,此时他身上没有了衣物,站起来后感觉凉飕飕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刺魂传》第八章 不做你女婿 《刺魂传》第三章 梦境 《刺魂传》第九章 药师段雪 《刺魂传》第十章 御气境 《刺魂传》第一章 逃亡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