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时分秒!

首页 > 目录 > 《半个丧尸来种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手足

第三章 手足

彩虹鱼 2022-05-15
花长念,花家长子,婚娶万氏,儿女各两对,大儿花雷,三女花云,三女花雨,四儿花冰。花长念下除了四个弟弟,花长光、花长宗、花长耀、花长祖,一个幼妹花长芳。四个弟弟都成了亲孩子一堆,仅有花长芳还未嫁人,正说亲事。花云心道,是凑巧吗?居然同名电影。将花云心道,是巧合吗?竟然同名。将分析来的情报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唯恐忘了。不过忘了也不怕,花雨那个小丫头已经又从头开始讲了。。...

花长念,花家长子,娶妻万氏,儿女各两对,大儿花雷,二女花云,三女花雨,四儿花冰。花长念下还有四个弟弟,花长光、花长宗、花长耀、花长祖,一个幼妹花长芳。四个弟弟都成了亲孩子一堆,只有花长芳还未出嫁,正在说亲事。

花云心道,是巧合吗?竟然同名。将分析来的情报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唯恐忘了。不过忘了也不怕,花雨那个小丫头已经又从头开始讲了。

也不知花长念和万氏想的什么法子,大房虽不再去上房吃饭,到底没饿着。只是顿顿稀得照得出影子的清水粥和各种开水煮没放盐的野菜,吃得花云一脸菜色。虽然在末世绿色青菜是稀罕物,甚至比肉稀罕,但此时的花云一半丧尸属性,她听得到灵魂每日叫嚣:肉!肉!肉!

花云坐在破烂小板凳上,自以为忧郁别人看着却是傻气的望天,肉,肉,肉在哪儿?咧了咧嘴,幸好是肉不是血。

花雷轻轻走过来,柔声道:“大妹,想啥呢?”

花云把脸朝向他:“饿…”

花雷难看的笑了笑,自责自己当大哥的竟让亲妹妹吃不饱,抬头看天,离着吃午饭还早,跟妹妹说说话转移一下也好:“大妹,叫哥,哥,哥,哥…”

花云当初开口那一声“娘”,让大房几日陷入狂喜之中,如万氏,哪怕回禀了公婆只惹来李氏一顿骂,也独自乐呵,连四个弟妹把家务全推到她身上,都没能生气,当然,她也是多年下来早已习惯了。

只是花云之后便没再说过别的,花长念早晚对着她喊爹都没让她赏脸学一声。

除了腹中饥饿不想浪费力气,她一个大龄女青年不好意思开口外,还有一层鄙夷在里头。

她把大房的处境摸得七七八八,身为末世猎杀第一大队大队长,在那个强者才能存活的时代也算得上有些名气,手底下哪个不是强悍坚韧以一敌十敌百之人?并且,为了人类的生存繁衍,人类联盟对儿童的保护可谓重中之重,不管多艰难的情况,优先保护照顾儿童。所以对着这个一家之主的花长念,只瞧几个孩子的一脸菜色,花云便失了兴致和他周旋。

饶是如此,花长念毫不气馁,早起晚睡定时定点喊“爹”。

花云对另一男人花雷也高看不到哪里去,但念及他还未成年,看着比他老子有担当的多,对他倒是赏了几分脸。听他让自己喊哥,花云嘴皮子一动。

“肉…”

花云一愣,这“哥”是怎么拐到“肉”上去的?

花雷艰难扯了扯嘴角,挤了个笑比哭还难看。

花云不禁有几分自责,从花雨小丫头嘴里她得知,哪怕是过年,大房几个孩子也未必能吃上一口肉。

花雷摸了摸花云枯燥的一头乱草,又摸了摸,再摸了摸,咬牙跺脚:“哥带你套兔子去。反正祖母说咱家自己开灶,不信他们还敢来抢。”

听得兔子,花云一瞬间想起她那世界的兔子,比人还要大上一圈,战斗力不强,要是以前的自己,挥一挥手倒下一大片。虽然肉不好吃,但,能吃!

“走。”花雷跑到鸡圈跟万氏说了声,又跑回来,取下挂在墙头的麻绳,牵着花云从后门出来。

花家房子不算少。正房宽敞敞亮五间大瓦房,中间一间待客兼吃饭,一头住着花老头夫妻和花长芳,另一头两间给了五儿子花长祖夫妻。左右各六间厢房,东边住了二儿子花长光三儿子花长宗两家,一家三间。西边住了四儿子花长耀三间。另三间做了厨房和仓房。

大儿子花长念却是带着一家人窝在后院靠墙三间又矮又窄的小房子里。一般这地段都是当杂物房使用,毕竟前面是菜地,左右是鸡舍猪圈,茅房也在跟前,天一热,谁受得了那味儿?

可花长念这个长子被李氏拉着说了一通家里人多住不下,弟弟们小孩子多,你是大哥多担当之类,便带着妻儿搬了过来。饶是如此,三间房也只住了两间,那一间真放了农具麻袋等杂物。

花云心里叹气,自己看得清楚,从自己醒来后,大房一家子除了做饭基本上不到前头去,多数时间都在后院呆着。一家人的事情可归纳为几点:伺候人,伺候鸡,伺候猪,伺候地。比如万氏,到前头做了早饭回后头忙了大房的吃喝,就是喂鸡喂猪扫鸡舍给菜地除草施肥。方才,她正在扫鸡舍,嘱咐了花雷照顾好花云,又低下了头。

花云看了后门外靠墙边的土粪堆一眼,花雨说这是沤肥,人粪猪粪鸡屎混上土,别说,这肯定也是大房的活计,花云想,难道这小小的后门就是为了这粪堆设的?

天气暖和,大房靠着这“风水宝地”,早屋里屋外异味绵绵,但没人说啥,这家人都习惯了,至于花云,更不会在意,再臭能有丧尸的腐烂气息让人难受?

她现在只关心,究竟怎样才能吃上肉。她有感觉,再不吃肉,自己就要死机了。

花家后头并无人家,一大片野地,各种野菜争相生长绿野茫茫。花雨正带着花冰挖野菜,一边嘴里念叨“多挖点儿,姐吃不饱”,一抬头:“哥,姐,你们干啥去?”

花雷举了举手里的绳子:“去山上套兔子。”

花雨眼睛亮了亮:“我们也去。”

“你们去干吗?老实挖野菜,不然今天吃啥?”

花冰眼珠子滴溜溜转:“山那边野菜更多,还有野果。”

花雨嘟着嘴:“反正家里也没啥事儿。爹出去帮工,娘做饭,我们帮不上什么忙,跟着去省得跟花香儿吵起来。”说完朝院里喊了声,传来万氏的嘱咐,花雨花冰也跟了上来。

花云知道花香儿,是二房的女儿,比自己小,据花雨说是个一肚子坏水的,深刻怀疑花云这此被打就是被她招来的。花云虽然没见过花香儿,可架不住天天见花雨在前院吵翻天再回来跟她显摆又怎么骂的花香儿说不出话。

其实,花云是奇怪的。俗话说种豆得豆,种瓜得瓜。花长念和万氏一看就是被人骑到头上还怕人摔着的胆小懦弱的性子,怎么生的孩子都是有脾性的?花雨天天跟个炮仗似的逮谁崩谁,花雷没那么火爆却也不是会让步的,还有小花冰,尽管才六岁,可眼里也透着一股凶劲儿。不看模样只看性子,哪是那对老实夫妻能生出来的?

很快,花云就知道了原因。他们被一群熊孩子堵了。

花云对孩子还是挺能容忍的,前提是他们没有叫着嚷着嬉笑着骂自己“傻子、呆子、笨猪”之类的。

花云气归气,倒没想怎么样,小孩子嘛,除了口舌之快,还能做什么?可她想差了,熊孩子不止动口还动手。

一颗两颗三颗小石子往她身上砸。花云皱着眉头,躲开了。

带头一个黑小子吸溜着鼻涕,指着她的鼻子尖儿:“笨猪,傻子,你敢躲?”

花云眼睛一凛,她瞧得分明,方才有块石子是往自己头上招呼的,正是这黑小子砸的。

“欠收拾!”花雨尖叫一声,手里不知何时也握了小石头,往黑小子砸了过去。

紧随其后的是花雷,一块接一块往对面砸。

花冰小,胳膊没力气,从衣服兜里捧了小石头出来给哥姐供军火。

花云便有了猜测,这种事情肯定经常发生,不然三人怎么随身带着小石头,分明是随时准备好了还击啊。想着不由感动,以前的花云虽然心智不全,却幸运的拥有三个好手足,把她当宝贝一样护着。还有那天听到的,三人顶着上房的压力极力护她的事。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三人性子没有爹娘懦弱的原因吧?因为他们要随时跳出来护着花云,不尖利不强硬又怎行?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初始 第三章 手足 第四章 男子 第五章 第七章 再砸 第八章 蔡婆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