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诀恋青春之殇

诀恋青春之殇

诀恋青春之殇

更新时间:2022-05-12 14:11:47
小编评语: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有些人的青春,总会伴随着一些人的疼痛来结束。16、7岁的年纪,对伤害一词还理解得不是很透彻。“我只是想跟你玩玩而已”这是很多施害者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们容易动情,也容易嫉妒,所以总是会犯下一些自己都无法承担后果的错误。邹鹏是狼,被他盯上的羊,很少能全身而退。而秋伊,恰好成了他新的猎物。从第一次看见那双黑白分明且没有任何波澜的眼睛时,邹鹏就想着如何把它填上各种情绪了。邹鹏对所有人说:“秋伊只能我欺负,你们要是再欺负她,别怪我不客气!”秋伊有着厚厚的护盾,只为了保护自己。秋伊对邹鹏说:“如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教学楼,秋伊表现得很平静,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转学了,自她开始上学以来,待过最久的学校是两年,最短的是半年。她的父母在这个地方工作多久,那她就待多久。。

精彩节选:

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B市,博万私立高中。在这所学校就读的,除了家里有钱的,就是成绩非常好的,但是也不乏那种成绩好家里也有钱的,毕竟家里越有钱越注重教育。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教学楼,秋伊表现得很平静,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转学了,自她开始上学以来,待过最久的学校是两年,最短的是半年。她的父母在这个地方工作多久,那她就待多久。

听着父母和徐主任在讨论的自己:成绩优异,乖巧,懂事。秋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波澜,好像他们说的那个人跟自己无关似的。

然而她这样的表现,在徐主任眼里,被解读成了这样:“嗯,不错!既不妄自菲薄,也不妄自尊大!比起同龄人不知成熟多少倍,老秋啊,你这孩子是真不错!”

秋少霈听到老同学这么夸自己的女儿,心里也很骄傲,但是他的素养却不允许他过分表现出来:“比起成熟,我们夫妻俩更希望她能像同龄人一样活泼一些,多交一些朋友~”

听到丈夫这么说,倪安抬头看了秋伊一眼,是呀,这么多年,他们夫妻俩确实亏欠了秋伊很多,别说陪伴了,就连最简单的安定都做不到。

即使夫妻俩在建筑行业都是顶尖级的专家,但是在女儿这里,他们两个总是在探索前行,永远摸不到底。

每次直视女儿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倪安都像在接受审判似的,不敢多停留一刻,因为她怕秋伊会问一些她无法回答的问题。

但是每次秋伊都会回报她一笑,好像在说:“妈妈~我没事的~”

寒暄过后,徐主任叫来一个老师:“老秋,这个就是秋伊的新班主任李老师,叫李贺,来大家认识一下”

其实秋伊本来不是去她那个班的,因为她这个班很奇葩,成绩最好的和成绩最差的都在她这个班,而且李贺是高二年级最年轻的班主任,所以徐主任一开始是把秋伊安排在全年级最稳定的1班。

但是工作久一点的老师都知道,一般的转学生都是“有问题”的,谁都怕碰到“问题”学生,于是一班班主任以“压力大”为由拒绝了,然后一路往上,秋伊就像一个皮球一样最后被踢到了9班。

“李老师,你先带秋伊去班级吧,秋伊,以后你有什么事就跟李老师说,或者跟我说,我和你爸妈都是老朋友了,不用客气,知道吗?”

秋伊知道徐主任说的这些都是客套话,依然乖巧地微笑点头。

“小伊,在学校要听老师话,等下妈妈会把你的东西都放到寝室去,帮你收拾好,如果还缺什么,就打电话给妈妈,知道吗?”倪安在秋伊眼里无疑是温柔的,就是因为倪安这份小心翼翼的温柔,所以秋伊对倪安的爱才没少过。

“嗯~我知道了~”秋伊的声音就跟她的表面一样,平静安稳。

看着跟着老师后面走的秋伊,倪安第一次敢认真打量她的女儿。原来她的女儿已经这么高了,然而过于宽大的校服却像两块布一样挂在秋伊削瘦的身上,倪安第一次发现:原来秋伊这么瘦。

但是她的背却挺得那么直,好像不管发生什么,她都会一直挺直自己的背。

“秋伊,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虽然我是你的班主任,但是我今年也才27岁,比起做你们的老师,我更希望和你们一起成长”

第一眼看到秋伊,李贺就觉得秋伊一点不像其他老师怕的那种问题学生,反而更像被问题学生欺负的那种,所以作为班主任的自己,还是忍不住说了这些话。

有些校园问题并不是自己不知道就可以当做没有,虽然不能杜绝,但是她希望如果有人受到伤害,自己可以帮到他们。

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秋伊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李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睛,黑是黑,白是白,没有一点情绪。

看久了,自己就会莫名的心虚,这双眼睛好像能看透一切似的。好像那些虚伪的、表里不一的都逃不过这双眼睛,在这双眼睛里都会无所遁形。

明明才17岁,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眼神?就在李贺恍惚的瞬间,秋伊微笑开口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笑意的秋伊,李贺还以为自己刚才看到的那双眼睛是幻觉。

很快她们就走到了高二9班的门口,现在是英语老师的课,李贺跟英语老师打过招呼后,就带着秋伊进了班级。

秋伊一进去,就感受到了不少人打量她的眼神。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想看清楚这个新来的女生到底漂不漂亮,但是等看清了秋伊的样貌后,很多人都失去了兴趣。

麻花辫,相貌平平,凸嘴唇(因为戴了牙套),平胸,唯一有点特色的就是她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和天生的冷白皮。

这个就是大多数高二9班的同学对秋伊的第一映象。

显然这种情况秋伊已经经历很多次了,所以完全无视了那些不礼貌的眼神。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来,我们让她自我介绍一下,大家掌声欢迎~”

虽然李贺和英语老师带头鼓了掌,但是跟着鼓掌的学生还是少之又少。

高二9班可是年级里最有“个性”的班级,虽然李贺他们都知道这群学生的脾性,但是看到他们对于新同学的态度,还是忍不住皱眉。

李贺对秋伊抱歉地笑了一下,秋伊回了李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走到讲桌的位置,秋伊用一如既往听不出情绪的声音说道:“大家好,我叫秋伊”

有好事的男生喊道:“你叫什么?我们听不见”

听到有男生起哄,顿时又有不少男生加入这个取笑新同学的“乐趣”里。

“她说她叫蚯蚓”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结果全班一起笑了。

台上的李贺和英语老师脸挂不住了,但是看着眼前的女生,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表情,没有喜也没有怒,好像刚才那些人起哄的对象不是她似的。

“老师,我坐哪?”

就在李贺和英语老师还在努力维持秩序的时候,这句不含任何情绪的问话让全班停止了笑声。

秋伊这句没有任何情绪的话以及她毫无波澜的眼神刺痛了那些取笑她的人,让他们觉得自己只是那种无聊到以取笑别人为乐的小丑。

而她才是高高在上的人。

听到秋伊的声音,李贺才反应过来:“坐那吧,现在只有那里有位置”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李贺指的那个位置,刚刚才安静的教师好像又开始躁动了。

秋伊继续无视他们的各种表情,劲直朝那个位置走去。

这个位置是倒数第二个,在博万高中,并没有所谓的同桌,每个人都是一张独立的桌子。

最后一个座位上摆满了高高的书,还歪七扭八的,尽管秋伊已经很小心了,但是书包还是不小心将那厚厚的一堆书碰倒了。

就在书倒下的那一刻,秋伊明显听到周围的人倒吸一口气。

秋伊以为那里的人没来,可是书倒下的那一瞬间,秋伊却看到一个人正爬着睡觉。

就在书砸下去的那个瞬间,那个爬着的人明显很不满地动了一动。秋伊并没有在意,只是弯腰将那些书捡起来,并打算跟对方说一声:对不起。

就在秋伊捡起书起来的瞬间,对上的却是一双微微发红带着怒意的眼睛,但是依旧遮掩不了这是一双漂亮的眼睛。

然而让邹鹏也没想到的是,醒来对上的竟然是这么一双黑白分明且没有任何感情的双眼,黑是黑,白是白,看久了像是要把人吸进去。

就在双方对视的那几秒钟,班里更安静了,像是暴风雨爆发的前夕。

“不好意思,把你的书弄倒了”对视了几秒后,秋伊把书放好,并且结束了这莫名其妙的对视。

就在大家都以为邹鹏要暴走的时候,只见邹鹏什么话也没说就继续爬着睡了。

什么?就这?这不像邹鹏的作风啊?

为什么就邹鹏前面没人啊?还不就是因为上一个人把他的书弄倒了吵醒他睡觉,然后整个人暴走,将所有书都砸在人家身上了,以至于那个同学后来都转班了,怎么今天什么事都没发生?

嗯!一定是邹鹏打球太累了!力气都用完了!

两个老师见没事发生,都松了一口气,李贺走了后,英语老师继续上课。

虽然大家对邹鹏没暴走这件事有点“失望”,但是课还是要认真上的。

秋伊若无其事地坐着上课,但是明显还是感觉到有两道目光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一个是刚才说她叫蚯蚓的男生,另一个是长得很漂亮的女生,特别是那双凤眼,美丽迷人。

对很多人来说,上课的40分钟简直就是煎熬,下课的十分钟就是天堂。

一下课,玩得好的都开始成群结队地出去买东西吃,或者坐在一起聊天,只有秋伊一个人还在埋头看她的书,好像下课和上课都对她没区别似的。

刚才那个叫秋伊蚯蚓的男生和那个很漂亮的女生走到她的后桌,叫那个正在睡觉的人。

“阿鹏,走了,去买点吃的,饿死……”对方话还没说完,就见睡觉的人拿着一本书砸了过去,还好鲁韦躲得快,不然真砸中了。

“我靠,你小子区别待遇啊”鲁韦说完这句话后,秋伊明显感受到很多目光正看着自己的这个方向,不知道是在看自己还是看后面睡着的人。

“算了,让他睡吧,我们帮他买回来”齐悦无奈的看着睡觉的人,拉着鲁韦就出去了。

早上的课很快就上完了,秋伊没去食堂吃饭,只是去小卖部买了点面包就回自己的寝室了。

博万高中因为有钱人家的孩子多,而且都习惯自己一个人住,所以为了方便他们,博万高中的宿舍分为两种:一种是集体宿舍,一个宿舍住6个,男生女生的宿舍是分开的。

另一种就是秋伊住的这种,单人单间,有独立的洗手间,但是不大,也就5平米左右。

因为都是独立的房间,所以学校也没有把男生女生分开,都是住同一栋。

秋伊的宿舍在二楼,看着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寝室,秋伊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表情,秋伊长这么大,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倪安是她的妈妈。

因为是住校,所以晚上一般会有晚自习,但是也不会到很晚,9点就结束了。

宿舍的门禁是10点,很多学生都会在门禁前跟自己的好朋友一起在学校周围逛逛,或者吃点夜宵之类的,这短暂的放松,也算是他们一天的精神食粮了。

自习结束后,秋伊劲直回了宿舍,因为今天是第一天,倪安让秋伊给她打个电话回去。

“喂~妈”跟倪安说话,秋伊一直都是温柔的,就像倪安对她的温柔一样。

“怎么样?小伊,学校还适应吗?”这是每到一个新学校倪安都会问秋伊的话。

“放心吧,我适应力很强的”刚开始的时候秋伊确实是不想让倪安担心,所以会撒谎说自己很能适应,但是现在对秋伊来说,已经不是适应不适应的事了,而是习惯了。

习惯了孤独,习惯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换的新环境,习惯了用无所谓去面对一切。

“妈妈很放心~”因为是你,所以妈妈才会放心:“小伊,你看还缺不缺什么?如果缺了你告诉妈妈,妈妈给你送过去”

“不缺,该有的都有,妈,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去看书了,你也早点睡吧,晚安~”

“小伊~”倪安对着电话欲言又止。

“嗯?”

“小伊有时间也交些朋友吧~妈妈希望小伊快乐~”倪安终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因为她知道她的女儿一直很孤独。

秋伊显然没想到倪安会说这句话,一时间有点愣神,朋友吗?呵呵~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倪安说的那句话秋伊想了很久。

朋友吗?其实一开始的秋伊也很用心的去交朋友,为了方便秋伊和朋友联系,倪安还给她买了个手机。

但是频繁地转学,以前在学校还有联系的人也慢慢没有联系了,一些短暂的回忆讲一次两次还可以,如果每次聊天都是以前重复的内容,是人都会觉得乏味。

而且有的时候,“友谊”带给她的不是温暖,不是快乐,而是不断的索取和抛弃。

秋伊都不记得自己被“友谊”优待过多少回了。

比起那些在她身上施加暴力的人,秋伊更讨厌那些所谓的朋友对自己的背叛。

所以久而久之,秋伊对朋友就没有向往了,彻底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她将自己沉浸在学习里,很明显她的付出也得到了相对应的回报,她的成绩非常好,而这个也让倪安很高兴,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即便如此,秋伊的空虚却是真实的。但是朋友这种东西,好像天生就不属于她。

看着躺在抽屉里的小棕瓶,吃了一颗后秋伊睡觉了。

……

秋伊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开学半个月后了,因为博万高中总会比其他学校提前开学半个月。

今天是她在学校的第三天。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宿舍和食堂。

唯一让秋伊觉得奇怪的是,前两天各课课代表都有收自己的作业,但是今天却没有收。

秋伊从来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去问别人为什么,因为答案显而易见,有人看自己不爽,所以在后面搞了小动作。

即使秋伊根本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人家。

“秋伊,对学校还适应吗?如果有什么想问的可以找我哦,不管是学习上的还是生活上的都可以”因为早上班主任说了还有一个多星期就要月考,所以作为班长的韩洋还是要来关心一下新同学。

韩洋是秋伊在9班认识的第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每个班的班长好像都是这么阳光开朗型的,而且还是自来熟。

不过多亏了他,秋伊已经知道班上好几个人的名字了,邹鹏,齐悦,鲁韦,张良,郝晓娟,还有各课课代表,这些都是她目前知道的。

“好的,谢谢你”对于别人的善意,秋伊一直很尊重。

“哟,班长,人家那么高冷,你就别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吧”一旁的郝晓娟阴阳怪气的说。

这句话对于秋伊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韩洋看在眼里,以为她是不高兴了,于是帮忙解围:“郝晓娟,你不会说话就别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人来疯啊,逮谁跟谁疯~”

韩洋的一句话,把班里的人都逗笑了。

“是是是,我是人来疯,人家是高冷小公举,切~”郝晓娟白了一眼韩洋,就带着她的几个小姐妹出去了。

“郝晓娟她人就是这样的,你别介意啊,下节课是体育课,你跟我一起走吧,不然你也不知道在哪里集合”

秋伊确实不知道在哪里集合,于是就决定跟着韩洋一起去。

看到秋伊和韩洋一起过来,不少男生开始起哄:“哟,看来我们班长要对新同学下手了”

“去你的,这叫团结友爱,你懂个屁”韩洋和班里的同学关系都不错,玩笑也开得起来,瞬间打成一片。

因为是体育课,所以连平时上课一直睡觉的邹鹏也来了,看到那些男生对秋伊和韩洋的起哄,邹鹏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秋伊,然后继续做拉伸运动。

一般上体育课都很简单,先集合,然后跑两圈再做做简单的舒展运动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虽然秋伊看起来瘦,但是她的运动细胞还是不错的,很多女生跑完两圈都气喘吁吁,她只是轻微的喘而已。

“不错啊秋伊,我看很多男生的体力都不如你,秋季运动会你有兴趣吗?”这个正在夸赞秋伊体力好的男生叫张良,体育委员。

身高180,还壮实,体育委员真的非他莫属。

秋伊还没来得及回话呢,一旁的韩洋就凑过来了。

“张良,你干嘛呢?又想祸害我们新同学?”

“去你的,什么叫祸害,我这是在给我们班挖掘体育人才”韩洋和张良在班上是玩得最好的,所以说话这些根本不用注意分寸。

“我还算不上什么人才,只是体力比一般的人好一点而已”要说秋伊是体育人才,那真的是高抬了。

不过秋伊确实很注意运动,但这只是为了身体健康而已。

之前因为运动量不足,身体差得很,动不动就感冒发烧。为了不让倪安担心她的身体,所以后来她就很注意运动。

“秋伊,你可不用谦虚,反正我们班的秋季运动会我预定你了啊,你可跑不掉,走吧,韩洋,我们打球去”

9月的操场,阳光和煦,并不热烈。男男女女们肆意挥洒着自己的汗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

年轻的身体散发出青春期特有的荷尔蒙,无时无刻都想吸引自己心仪的人的注意;或者和几个姐妹找一处阴凉的地方坐着,一起讨论青春期的一些小烦恼和快乐。

秋伊很显然不属于哪个小团体,只有阳光和微风陪伴着她。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