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豪门巨贾 >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

更新时间:2022-05-12 16:39:59
小编评语: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穿成书中医毒双全的第一女配,婚礼当天,男主新郎说对她只有兄妹之情,所以要跟女主逃婚。霍似玉放弃黑化,大手一挥,男主啊,你尽管逃婚去吧,等她靠着知晓剧情的优势,提前找到宝藏,成为富婆,什么男人没有?为了宝藏,她死里逃生,她勾引女配,她治病救人……结果到了地方一看,宝藏居然被人抢了。这能忍?霍似玉撸起袖子,上前一看,却是穆止冷冷问道:“有问题?”,她狗腿一笑,默默将袖子有撸了下去,毕竟,黑化的反派惹不起呀。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精彩节选:

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喜堂。

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你看什么看,你不是爱忠哥吗,为什么不拦着?”

被两个家丁挟持住的抢婚女,见挣脱不过,转而一脸愤怒的把矛头指向霍似玉。

听到这话。

霍似玉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在说自己,转过头去,看了看抢婚女,也就是这个小说世界的女主角:裴玲珑。

嗯。

小妹妹年纪不大,脾气不小,武功不咋高,眼光还不行,一个能引起全球变暖的中央空调男,她都能上去死缠烂打。

“舅舅,舅妈,你们别打表哥了。”

眼看着已经打完了,霍似玉连忙冲上去,泪水涟涟的说道:“一定是我不好,所以才导致表哥逃婚的,怪我,都怪我。”

本来已经停手的宋母,听到这话,反手又给了儿子宋忠一巴掌。

心疼的将霍似玉揽在怀里,怒斥道:“论容貌,论才华,玉儿哪里比不过那个妖女?你真是鬼迷心窍了,竟想把玉儿一个人抛在喜堂,跟那个妖女逃婚!”

“舅妈,你别说了,嘤嘤嘤……”

霍似玉委屈的伏在舅妈肩头,嘤嘤哭泣之余,扭头冲着裴玲珑,嘴角浮现一丝专属于女配的恶毒微笑。

“你们这群笨蛋,都被那个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骗了,她根本就是故意的!”裴玲珑急得蹦起来,愤怒不已的嚷嚷道:“要不是看在你们是忠哥的亲人,我早就把你们……”

“够了!”

宋忠猛然冲着裴玲珑怒吼一句,没有管对方震惊伤心的目光,而是看向霍似玉,喏喏道:“表妹,我,我不是故意伤你心的。”

不愧是优柔寡断的男主角啊。

不是故意的,比故意的还狠,前者还能理直气壮的报复回去,后者要是想要报复,反而显得像受害者小肚鸡肠、记仇一样。

“忠儿。”

宋父也站了出来。

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你姑姑在世时,最疼爱的就是你,当初她难产去世的时候,你是怎么跟她说的?”

“我说,一定好好照顾玉表妹,长大后娶她为妻,绝不让她受半点委屈。”宋忠深深埋下头,语气满是愧疚。

欧买噶!

这发展不是她想要的。

霍似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别说她穿书知道剧情发展,根本不喜欢宋忠这个所谓的男主,就算是喜欢,两人也绝对不能在一起。

亲表兄妹啊,有血缘的啊。

她是纯纯的现代人,怎么可能接受亲上加亲?宋忠要是迫于父母压力,真的“悔悟”了,那自己只能换个人设,慧剑斩情丝了。

“可是——”

宋忠抬头,目光痛苦的接着说道:“我对玉表妹只有兄妹爱护之心,绝无男女之情,儿子真正爱的人,是裴玲珑!”

话音落下。

登时一片寂静,众人皆是无语,唯有裴玲珑明白话里的意思之后,先是脸颊微红,随后高高昂起脑袋,像得胜的大公鸡一样骄傲的看向霍似玉。

呵呵。

这引起全球变暖的大暖男,谁爱要谁要,她刚才还怕落自己手里呢。

心里虽然如此想着,霍似玉面上却做出一副受伤的表情,又怕真一个不小心把宋忠挽回过来,抿了抿嘴,倔强的扭头说道:“舅母,你放表哥走吧。”

“玉儿。”

宋母摸了摸她的脑袋,不赞同的说道:“我一手把你养大,你在舅母心中,与女儿无异。就算为了忠儿,舅母也不能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就是啊,玉表妹,我也不站三弟那边,你在家里这么多年了,凭什么比不过那个妖女?你在我宋皓心中,早就是三弟妹了。”

“没错没错,玉姐姐,你千万不能把三哥让给那个妖女。”

除了正在镇守边疆的大哥宋程,二哥宋皓和四弟宋玉都旗帜鲜明的支持霍似玉,见此一幕,宋忠也不禁神色恍惚。

看了看裴玲珑,心下犹豫,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与自己所有的人亲人作对,真的值吗?

“忠哥。”

裴玲珑看出宋忠的想法,虽然痛心失望,可毕竟宋忠是她所爱的男人,为了给自己增加砝码,一咬牙,扬声道:“我已经怀孕了,你跟我走,等孩子生下来,再向公公婆婆请罪吧。”

“呸!谁是你的婆婆?”

宋母说完,才忽然意识到裴玲珑话里的意思,当即瞪大双眼,咬牙切齿的看着儿子,扬手又要扇下一个巴掌。

“舅母,别打了。”

霍似玉心里乐开了花,一边伸手拉住宋母,一边泪水盈盈的说道:“既然裴小姐已经怀了孕,那我退出也是应当的,总不能让她腹中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吧?”

宋程和宋皓都尚未成亲,宋玉年龄又太小,说起来,裴玲珑腹中的孩子,还是宋家的第一个孙辈。

提起孩子,宋母也不禁犹豫。

霍似玉趁机添柴加火,继续说道:“我就算留下忠表哥的人,又有什么用,一男二女,是让裴小姐做妾,还是让我做妾?”

“你是我妹妹留下的唯一一个女儿,舅舅怎么能让你做妾?”

宋父立刻开口。

“难道让裴小姐做妾,让她腹中的孩子一落地,就是庶子庶女吗?”霍似玉也当即反问。

宋父、宋母对视一眼,当即哑口,他们再不喜欢裴玲珑,可她腹中的孩子,毕竟流着宋氏的血,是二人的孙辈,无论男女,怎么忍心在前面加个“庶”字?

霍似玉抬手将凤冠摘下。

含泪交到宋忠手上,声音脆弱而又故作坚强的说道:“忠表哥,这个凤冠原本就不是属于我的,你去交到裴小姐手上吧,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完。

她将凤冠一推。

不顾后面一堆“玉儿”、“玉表妹”、“玉姐姐”的呼喊,头也不回的就跑,直到跑出门口,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下,一连跑出了两条街。

才进了一家客栈,定了一间房,走进去关上门以后,一下扑到了床上,哈哈大笑:“姐终于自由了!”

霍似玉坐在铜镜前,将盘的精致繁复的新娘辫子尽数解下,故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原主活到十七岁,还没剪过头发。

三千青丝如瀑,本就是清丽绝俗的容貌,披发之后更显淡雅。

她自己都看得一愣,忍不住摸了摸脸,忽然明白纳西索斯的自恋心理了。

下一刻。

便拿起剪刀“咔咔”下手,将本来垂至膝盖窝的长发,剪到了齐腰长度,这才感觉头皮轻松了些,又将剪子对准鬓角碎发,犹豫是不是该清理一下的时候。

“砰!”

屋门被一脚踹开。

她下意识回过头去,不妨被剪子戳了一下,还没等痛呼出声。

“玉姐姐,你千万不能自寻短见啊!”

宋赢十四岁,正是咋咋呼呼的时候,一进门看见的就是满地落发,还有霍似玉握着剪刀,脸上出血的样子,当即认准霍似玉是打算寻短见。

还没等霍似玉解释清楚。

跟随宋赢一起来的那个踹门少年,立刻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劈手砍向霍似玉的手腕,见她吃痛扔下剪刀后,立刻飞起一脚将剪刀踢远。

“叮!”的一声。

剪刀居然插在了墙角的木桶上。

这是何等的神力啊?

霍似玉震惊的抬头看向踢飞剪刀的少年,十八九岁的年纪,长相俊朗不凡,身材颀长,此时正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的看向她。

“玉姐姐。”

宋赢此时冲了过来,本来的娃娃脸,此时皱成了一团,小心翼翼的劝道:“就算我三哥不想娶你,你也不能断发毁容自杀呀。”

“我没有。”

霍似玉摸了摸脸,感觉只是划了个小口子,出血量并不多,便有些无语的解释道:“刚才是因为你们突然冲进来,我才不小心划伤脸的。”

“那这满地的断发你怎么解释?”

宋赢指了指地下,见霍似玉默然无语,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没错。

顿时满眼泪花的说道:“玉姐姐,赢儿一直把你当亲姐姐来看,你要是死了,以后爹娘打我的时候,谁护着我啊?三哥虽然被那个妖女迷了心,但赢儿一直是站在你这边的,就算那个妖女生下孩子,我也不认那是侄子侄女!”

好弟弟。

霍似玉实在没办法解释一地断发,总不能说她真的只是单纯的嫌头发太长不好打理,想了想,干脆顺着宋赢的话,满眼欣慰的看着他。

哽咽道:“赢儿,我刚才的确有些想不开,但经你这么一说,我已经想开了。你不必再担心我了。”

她只是想剪个刘海啊。

“太好了,玉姐姐你能想明白最好。”宋赢是个好骗的孩子,情绪来去自如,转而指了指旁边的少年,向她介绍道:“对了玉姐姐,这是穆止穆大哥,要不是在半路上碰见他,我一个人真踹不开门呢。”

穆止。

不就是这个小说世界里的悲情反派吗?

霍似玉有个特点,就是情不外露,越是震惊的时候,面上反而越发平静得体,起身向穆止打了个招呼:“久闻穆小将军大名,刚才多谢了。”

“不必。”

穆止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表情,转而对宋赢说道:“既然你表姐没事,我在军营还有要务处理,先离开了。”

“穆大哥你快去吧,改天请你吃饭!”宋赢说道。

等他离开。

宋赢把刚才的逃婚后续说了一遍,霍似玉这才知道,即便裴玲珑自曝怀孕,但宋父、宋母还是难以接受她,不仅如此,还把宋忠赶了出去。

“所以玉姐姐你就跟赢儿回去吧,爹娘以后肯定不会让那个妖女进门烦你的。”宋赢信誓旦旦。

本来以为原主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没想到还挺受重视啊,地位都快超过人家亲儿子了。

霍似玉有些震惊,在脑海里捋了一下剧情,才恍然大悟一件事,在原主黑化到处陷害人之前,她在宋家的地位,的确称得上一句“团宠”。

宋父、宋母生了四个儿子,老大性格冷酷,镇守边疆,老二早熟多智,自有主意,老三宋忠虽然优柔寡断,但武功极高,整天在外面遇到烂桃花。

也就是小儿子宋赢和原主霍似玉常陪在身边,所以这对表姐弟的关系也最好。

不过如果不是自己穿来的话,原主成为“弃妇”,又被裴玲珑屡次刺激,不仅黑化,甚至还对宋赢下杀手,不仅辜负了这份姐弟情,还彻底把自己推进了万劫不复的地步。

她可不想成为在男女主感情路上的垫脚石。

“赢儿,你是说忠表哥也跟着裴小姐离开宋家了?”霍似玉知道自己直接说走,宋赢和宋家都不会同意,只能另找借口。

“嗯。”

宋赢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霍似玉深吸一口气,开始骗小孩:“赢儿,我不能跟你回去,现在裴小姐怀有身孕,两个人闯荡江湖一定很危险,我想此事是由我而起,也该由我把他们带回来。”

“不要啊。”

宋赢是霍似玉和宋忠的最大cp粉头子,本来就烦裴玲珑这个拆cp的人,听见这话,当即拧着眉头反对道:“此事明明是他们两个做的不对,跟玉姐姐有什么关系?”

宋忠做的再不对,也是宋家三子,以后总有误会解除,冰雪消融的一天。

原主再好,也只是个孤女,等有朝一日宋忠和裴玲珑获得谅解,回到宋家,她到时候该如何自处?还不如早早离开,给别人夫妻俩腾位置。

霍似玉打定主意,正准备再说,忽然听到楼下传来“噼里啪啦”打斗的声音。

她不以为意,却见宋赢耳朵动了动,脸色大变,说了句:“是穆大哥的声音!”后,飞身打开房门,冲到了楼下大堂里去。

霍似玉也冲出门向下望去。

穆止跟十几个身穿太监服的人打了起来,以一敌十,却不落下风,只是被缠住了身,等宋赢进入战场后,两人合作,打那十几个太监更是轻而易举。

见此。

她趁着宋赢无暇关注自己的时候,悄悄下楼,迅速离开了客栈。




相关资讯
更多>
  • 忠的想&孩子生

    裴玲珑看出宋忠的想法,虽然痛心失望,可毕竟宋忠是她所爱的男人,为了给自己增加砝码,一咬牙,扬声道:“我已经怀孕了,你跟我走,等孩子生下来,再向公公婆婆请罪吧。”

    2022-05-18 06:42:40详情点赞(0)回复(0)
  • 语,唯&像得胜

    登时一片寂静,众人皆是无语,唯有裴玲珑明白话里的意思之后,先是脸颊微红,随后高高昂起脑袋,像得胜的大公鸡一样骄傲的看向霍似玉。

    2022-05-18 08:16:0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连忙冲&。”

    眼看着已经打完了,霍似玉连忙冲上去,泪水涟涟的说道:“一定是我不好,所以才导致表哥逃婚的,怪我,都怪我。”

    2022-05-18 11:12: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啊,玉&就是三

    “就是啊,玉表妹,我也不站三弟那边,你在家里这么多年了,凭什么比不过那个妖女?你在我宋皓心中,早就是三弟妹了。”

    2022-05-18 04:51:26详情点赞(0)回复(0)
  • 谁爱要&还怕落

    这引起全球变暖的大暖男,谁爱要谁要,她刚才还怕落自己手里呢。

    2022-05-17 10:44: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姐已&让她腹

    霍似玉心里乐开了花,一边伸手拉住宋母,一边泪水盈盈的说道:“既然裴小姐已经怀了孕,那我退出也是应当的,总不能让她腹中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吧?”

    2022-05-16 04:55:3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下子提

    霍似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别说她穿书知道剧情发展,根本不喜欢宋忠这个所谓的男主,就算是喜欢,两人也绝对不能在一起。

    2022-05-17 06:31:5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