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武传奇 >

雪域剑

雪域剑

雪域剑

更新时间:2020-10-15 07:21:44
小编评语: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阳光映照挺拨的雪峰,神秘的的雪域,曾的人,那传奇的剑。少年懵懂无知,如一粒沙滚入珍珠,回望间,可以得到与丧失,但是一刹。黄梁梦醒,剑舞飞扬的,雪域花盛开,不知道一切刻骨,还但是梦一场。雪色划过少年的脸颊,留下的深深地的痕,人生如梦,但是梦如人生,那古老的历史的家雪色盖不住天边的火烧云,燃烧的大火肆意燃烧在大地,雪峰之下一切皆为荒芜。点点血斑洒落在天际,白色锦袍残破不全地挂在嶙峋的山石上,袍子上残破的腾云图腾记载着曾经的荣光。只是一瞬,灰烬,尘埃吞没了那个雪域世家,短短一瞬,甚至都没有等到宗主和三大世家的援助。毁灭的恐惧蔓延在整片雪域,宗主看着眼前的大火与浓烟,眉头紧锁,良久,转身,冷峻的眼神扫过三大世家密密麻麻的军队,迷雾跳上他的双眼,他的心愈加深邃。轻轻地,“云家,没了”声音却击打着一层又一层的空气,渐渐远去,响彻整片大地,雪域为之一震。。

精彩节选: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你好,这花好漂亮,能让我看看么?”一个声音从天而降,云澈睁开眼睛,感觉一张大脸遮挡住了他头顶的阳光。云澈揉揉眼睛,看清楚,烨然若神人啊!!!那人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皮肤白皙,身穿白色道袍,头上带着紫金冠,背上背着一把桃木剑,剑上有一个明显的旋风图腾。虽然雪域上出现身着道袍的雪域宗门人不少,但那少年却给人一种贵族的感觉,很难得有人能把一件如此土气的道袍穿的那么贵气十足,云澈心中的自卑感油然而生,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粗布衣裳,自己黑黑的皮肤,有种像是个从小在水潭边玩泥巴长大的丑小鸭突然见到白天鹅降临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人比人,气死人。

  “云家一瞬毁灭,西方白虎星的封印也随之解除,我们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军队已经骚动了。······”

  纵使人们再怎么神通广大,还是要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没多少人能在雪域种植植物,蔬菜花卉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神谕降人于雪域,自然有其道理,谁都知道人没了蔬菜,就如被扔进泡菜坛子里泡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支竹一样,要多惨有多惨。不过谁都看得出来,雪域的人们还是白白胖胖的,说明他们的生活还是像泡在米汤里的老鼠,挺滋润的。

  突然,那澄澈的眼中,跳起两朵火烧云,那光耀眼地令人无法直视······

  岩家的记载:火烧云后一瞬,岩纹士抵达云家,火龙吐珠,云家全灭,尘埃漫天。红莲绽放,白虎陨落,上古神际不知所踪。苦寻雪峰,未得一丝生机。西方守护星陨,神谕遗落,众人皆恐,曰神愤。

  “我不管你知道是他做的,还是你不知道是他做的,还是你知道我知道是他做的,还是你不知道我知道是他做的,也不管你是不是认为我知道是他做的之后不告诉你,还是认为我本来已经知道是他做的后认为你不知道是他做的······”云澈一脸奸笑,“请复述。”对面的几张脸有点扭曲,他们应该是正在极力思索处置云澈的方法。很显然,他们不知道“染色质高度螺旋会变成染色体”如此高深的生物知识,但是他们的表情说明即使不变成染色质,只要云澈能被高度螺旋,他就算变成条蚯蚓,他们也高兴。

  一阵骚乱,惊恐的眼神,颤抖的身躯,崩溃的精神,雪域上所有的人都浸泡在畏惧中,仿佛是即将被泡入药酒的蛇。

  一把剑在微微颤抖,四周浓雾封锁,剑尖朝上倾斜,指着天际的某一个地方,有人或许会知道,那是当年白虎的位置。山中传来阵阵叹息,“轮回,轮回”。

  雪域村落

  他不知道,在雪域这片冰封的土地上,十岁小孩拨弄出一个这样丰富的花园意味着什么;他也不知道,其他小伙伴种不出花草的原因;他更不知道,他与身后的雪域之巅已有千年的羁绊。他不知道的事多着呢,他不过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年罢了。

  这是个苦差事,可云澈总是乐此不疲,每次把他的花园布置好的时候就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了,咧开嘴笑个不停。有几次真怀疑他的汗珠是不是流进他的嘴里了,嘴都咧到耳根了,刚好形成一个碗装的容器,只要他的汗不能克服重力向上运动,落进他嘴里是迟早的事。平凡的人,平凡的乐趣,身为一个十岁的孩童,云澈实在没什么特别的,爱玩爱闹,最爽的时候就是在把同村的小伙伴损得只想打他的时候。没啥特别的天赋,力气不比同龄人大,不比同龄人高,不比同龄人爱读书,和同龄人一样调皮捣蛋,爱恶作剧,好像比别人聪明点,但从不用在正道上,这一正一反刚好抵消,变得更加平凡,云澈的十年人生就是在平淡如水的生活中度过。

  雪域之巅

  所有人都不知道谁毁灭了云家,所有人都不知道云家的抵抗为何无效,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场莫名的毁灭背后有什么阴谋,所有人都不知道,不知道······等死的过程往往比死更可怕。

  良久,月亮已然升上天际,伴随着一丝微风,轻轻地在地上洒下点点清冷的光。月晕绕月,斑驳竹影。漫天星光,犹如磨好的珍珠粉不均匀地洒在芝麻糊中,大自然总是个奢侈的主。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更没人知道他们接受了怎样的神谕,人们知道的只是,他们出来后就撤兵了,如平常一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云家”这个雪域曾经顶顶大名的家族,仿佛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自然,他的毁灭也没给其他人带来任何影响。那荣光的腾云标志,陷入漫长的沉睡,它在雪域的记忆里,独自饮着酒,醉卧暖阳。

  雪域,上古时候开始就冰封千丈,多年飘雪。但这却不妨碍深山中出现生命,出现村庄。人,万物灵长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他们能在冰封的大地里挖出肥沃的泥土,他们能在冰晶的反射下生火,他们能在百草不生的地方找到动物的种群······不知道是他们幸运,还是世界荒诞,总之每当雪域的人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发现匪夷所思的食物的时候,世间万物都不禁对他们立正敬礼。

  半晌,云澈回过神来“好的。”一句话说的气若游丝。那少年很高兴地跳进花园,看看这个,闻闻那个,不亦乐乎。云澈莫名地看着他,不明白怎么这个人看着自己的草地也能乐半天。

  所有人都知道云家的实力,所有人都知道收到云家求救信号后军队赶到的时间,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那片荒芜曾经的辉煌,所有人都知道云家的无影无踪,所有人都知道一瞬的毁灭的意味,所有人都知道,都知道······刀仿佛已被死神架在雪域每个人的脖子上。

  天涯深山

  雪域宗,雪域修真人士的圣地,其位于雪域之巅,四大世家分别占据雪域四大龙脉,聚天地灵气。多年修真,雪域宗门人在雪域具有崇高的地位,他们所接受的神谕能保护雪域的人们。蔬菜,花卉,生命,一切,雪域宗中历代修为极高的门人都接受了维护雪域的神谕,运用自身修为,一定范围内改变自然,使雪域绵延千年。



相关资讯
更多>
  • 谁毁灭&莫名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谁毁灭了云家,所有人都不知道云家的抵抗为何无效,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场莫名的毁灭背后有什么阴谋,所有人都不知道,不知道······等死的过程往往比死更可怕。

    2020-10-27 03:09: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军队会&受不了

      “我们需要撤退,这景象略恐怖了,军队会受不了的······”

    2020-10-26 09:32:2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