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鬼怪 >

冯生异录

冯生异录

冯生异录

更新时间:2020-11-18 13:07:05
小编评语: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故事以主角冯生的第一视角来叙说,本身是身世有疑,而且被不断地的实则凑巧,却又紧密直接关联的被卷进了各种令人作出解释不清的事件里,所涉及到历史之谜,空间转换,神话传说,虽然每件事又却扑所迷蒙,难以作出解释,看官们也要有一定的历史知识,自行选择找寻其中隐讳的联系大自然还为我们安排了各种精彩的表演,春夏秋冬,风雨雷电,我们也都尽情体验,可是面对着我们看是理所当然的一切,有人可曾想问问,为什么!?也许有人一生都不会去问,也许有人一直在寻找一个答案,而那些被寻找真相的本能驱使的人,如果真的得到了答案,你会不会真的能接受呢!?第一章。

精彩节选:

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汪大哥,请你的老家是哪里?”

  说我灵魂出窍的,竟然还有人叫我大师,来让我看风水,弄得我哭笑不得,但是不管如何,这不是什么可以摆在明面可以大肆宣传的事情,所以一般呢我的客户都是来自于,

  第二章

  城南公安分局,我在路上跟大柱通了一个电话,确认他今天有空,就直接来到了这里,由于之前来了这里很多次,所以不少人我都是脸熟,没有费什么劲,打了一个招呼,做了个登记,直接到了大柱在三楼的办公室,一进门大柱正在喝茶,一看我进来,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老冯,几天不见,气色不错啊,满面红光的,是不是又帮那个富婆去抓他老公和小三去了?!哈哈哈”我一听他在这么说把嘴一撇说道:“嘿,你个大柱啊,长得顶天立地的,怎么一天老关心这些小三的事,要不下回再有这样的事儿,我带你去?”“嗨,不闹了老冯,你这次来有什么要我帮忙的?”我在大柱旁边坐下,接过他给我的茶杯,说道:“大柱,最近有没有婴儿丢失的案件,就是那起在家里孩子被偷了的?”“有啊,新案子,现场也去看过了,但是我没去,小董他们去的,怎么这个案子找到你了?”“可不是,这个孩子的妈妈找到了我,听她的描述,感觉现在都毫无头绪,估计你们也很棘手,所以我这个编外的民兵就来江湖救急了,跟领导毛遂自荐来了,能跟我说说你们调查的情况吗?”大柱听我这么说,站起来说:“那你等等,这个案子不是我管,我也没有资料,但是吧,警局的规定,你不能看卷宗,所以我去给你问问小董,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也就能帮你这么多了。”我连声称谢,就坐在那等大柱回来。

  虽然今年我已经30岁了,但是我从未找过女朋友,倒不是我差的没人欣赏,只是我一直认为我活不长,所以我绝对不会去耽误谁家的姑娘,万一那天我再失去意识就醒不过来呢,逢年过节还得给我烧纸,祭拜,一点没有得到我的照顾,她还得照顾一个牌位,想想这样真是太不道德了,如果真是这样,死都死的不安心,所以就一直这样的一个人生活着,也挺好的,落得个清净自在!

  人类,从茹毛饮血到今天,在这漫长进化史中,人类从与其他的物种并肩而行渐渐的演变成了地球的主宰,并且建立了文明,让我们生活在一个叫社会的大平台中,每天奔波在别人或者自己画的圈中,乐此不疲。

  长枪,向我越走越近,我这时候完全傻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我只是黑一会儿,现在怎么还能看到人了呢,来了个唱大戏的,看来医生说的对,我应该去看精神科,我正想呢,这个金盔武士已经走到了我的眼前,只见这个人,黑脸长须,双目圆瞪,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也同时的看着他,因为之前我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昏厥,所以也从来没有想过说话,这次多了个人,我想张嘴说话,问问他是哪来的,是不是我精神分裂出来的,可是我不但不能动,甚至我根本感觉不到我有舌头,除了想,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还在努力试图张嘴,只见那个武士,突然扭转身形,左腿为轴,右腿就踢了出来,我下意识的想闭眼,可是本来我就是在这黑暗里还能怎么闭,武士踢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我胸口重重的吃了他一脚,我啊的一声,赶忙去捂胸口,就在我捂住胸口的同时,我眼前已经不再是那个武士了,而是在我屋子里面,眼前就是那张中国地图,而且我看到一个红色的东西飞向地图,啪的一声,飞镖扎在地图上,因为那是我失意的幻想,所以我根本没在意我胸口是不是挨踢了,反而,我很气愤的是谁在我背后扔飞镖,我回头赶紧去看,哪有半个人啊,而且那个飞镖就是我失意之前扔出的那个红色飞镖,不对啊,我明明昏了至少半个小时,难道一点时间没耽误?这怎么可能,我上前赶快去看,飞镖结结实实扎在一个城市上,南京!

  我坐在凳子上,点了一支烟,定了定神,开始回想刚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在突然发生的事情面前,很容易惊慌失措,丧失理性的思考,但是这个时候,我的理性回来了,我开始慢慢的尽量把事情回忆一遍,给自己一个解释,由于我此次失意的情况跟平时有所不同,所以我可能被吓得有点急火攻心了,以至于看到了幻象,然后还憋出了一口血,好在呢,我现在不但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甚至吐了这口黑血之后,我感觉有点神清气爽了,想到这里,我松了一口气,我又自己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体,活动了一会儿,感觉确实没什么事,就放弃了去医院的想法,因为如果真的去了医院万一检查出什么,医生把我留下住院,那位悲痛欲绝的母亲可就没人管了,我死没关系,但是我还能救可以健康的活下去的人,这才是最有意义的,想到这里就赶忙把屋子收拾了一下,出了门。

  如果是普通的人贩子偷孩子,我可能不会那么紧张,因为一般人贩子都是把孩子卖给无子或者丧子的家庭,即便是10年20年后,孩子一样会长大,虽然改了父母,但是起码生命是可以保证的,但是这件事完全不同,我不知道作案者目的为何,而且手段极其专业,不但来入室抱走孩子,还可以悄无声息的离开,即便是抱着孩子都没有在监控里留下任何的行踪,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所以刻不容缓,我必须马上追寻孩子的下落,然后把整个事情弄清楚,不单单是这一个孩子,其他的孩子也可能被这个事情牵连,而且之前看到的那个孩子都是半个月之前的事儿了,唉,早知道我无论如何应该去管管,但是说什么也于事无补,还是先帮帮这位伤心欲绝的母亲吧,能救一个是一个。想到这里准备起身,去找我的朋友,大柱。

  这一天,我刚吃完早饭,点上一支烟,看着电脑上的新闻,这时候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声音很大又非常密集,我心里一惊,想难道是房东老李又去赌钱,想来提前支点房租,只有人穷急了,才会展现出这么气势如虹又令人讨厌的敲门声,我心中暗骂,你个老。。。,嘴上答应了一声,来了,便起身去开门,门一开,一张暗淡无光,一看就是几夜没睡的像脱水干菜一样的老脸,送了进来,他好像用仅剩的那点体力,拼命的挤出一个微笑,我赶忙把双手在胸前交叉,因为我真怕我忍不住一巴掌抽过去,这个老李的

  看着墙上的中国地图,我从抽屉里拿出一支飞镖,亲了一口,心中暗念,不管什么神明,帮帮我找到这个孩子,然后甩手把飞镖扔向地图,不知道是不是我今天被这个孩子的事情弄得思绪混乱,飞镖飞出手的那一刹那,我突然老毛病犯了,瞬间眼前一片漆黑,我知道,我失去意识了,不过呢,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我的这个病症好像很特殊,我也问过别人,失去意识本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不知道中间的过程,而我的失去意识,是我眼前一片漆黑,但是我还能思考,就好像突然进入了一个漆黑的空间,但是却又完全感觉不到我的四肢,也无法移动,不过还好,我不会醒来的时候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当我恢复的时候还是保持原状,不过最近我都很久没有这种症状了,我之前检查过,脑科,检查过眼科,什么结果都没有,甚至医生都怀疑我应该去精神科看看,这次又这样了,好吧,因为有经验,我也不是很急,毕竟不会出现什么危险,不过这次我好像黑了好久,都醒不过来,我渐渐的开始着急了,这时我突然感到,我不但眼前一片漆黑,感觉不到四肢,我甚突然发现,连呼吸都没有了,由于之前黑的时间比较短,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有这种情况我非常的害怕,我想挣扎,可是除了眼前的黑暗什么都没有,正在我要死要活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好像再黑暗中,有一个红色的亮点,这个亮点好像一颗定心丸,因为我终于看到了些什么,我认为我开始恢复意识了,那么这个红点,我想可能是,可能是个烟头,谁这是趁我失意的时候,进来了?怎么不救我,还在那抽烟呢,我正想着这些,我突然发现,那个小红点,一点点的在变大,好像越来越近,在向我移动,就在那个红点到了一个合适大小的时候,我的思绪完全凝固了,我整个人已经傻掉了,那哪里是个红点,那是个人,那竟然是一个缓缓走过来的人,因为全部是漆黑的,没有参照物,远远的看起来就是一个红点,因为那个人好像穿了一套红色的大衣服,这时候我才知道,我根本没有醒过来,那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这不是我眼前的黑暗吗,怎么会有人呢,那个人又是谁,要干什么,我这时候心乱如麻,随着我在这里胡思乱想那个人越走越近,我看的越来越清楚,这不但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唱大戏的,这个人穿着一身盔甲,金盔金甲,左挂一柄腰刀,右手拿了一根类似于管子的东西,手里还提了一杆

  大自然还为我们安排了各种精彩的表演,春夏秋冬,风雨雷电,我们也都尽情体验,可是面对着我们看是理所当然的一切,有人可曾想问问,为什么!?也许有人一生都不会去问,也许有人一直在寻找一个答案,而那些被寻找真相的本能驱使的人,如果真的得到了答案,你会不会真的能接受呢!?第一章

  这个社会经过上万年的进化,变得异常复杂,各行各业做什么的都有,不乏有做些特殊行业的边缘人物,甚至我做的这种行业普通人不接触的话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还有人做这行,当然我也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违法勾当,我的职业是寻人,寻人听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我做的可不是普通的那种打听一个门牌号,上门找人,或者打个电话,做个跟踪,抓个奸的私人侦探之类的,当今世界每天都有人莫名其妙的失踪,有男有女,有大人有孩童,有富人,有穷人,一般人要是找不到了,家人或者朋友都会去报警,由于警力有限和案件繁多,警方不一定能在第一时间就全力的去寻找一个失踪者,在这个时候就会有人找到我,来拜托我去代为寻找,由于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做起事情来很拼,找到的成功率很高,我并不是傻子,我会很好的掌握好尺度,与警方配合,所以慢慢的在警界也有了一批好朋友,甚至有的时候他们还会找我来配合做个民兵,至于报酬嘛,他们给多少我就收多少,一般不太差,够我自己生活,因为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所以我对钱不太在乎,虽然没有什么存款,但活得也算是潇洒,再说了,我又有什么必要存钱呢!

  医生说虽然我理论上来说没有受到辐射的影响,但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隐患,让我母亲考虑是不是放弃我,但是我母亲坚持要我来到这个世界,就这样,就有了我,而他们却都不在了,后来我去北京的奶奶家,就在这里扎根了,也许是老天对我的眷顾吧,我的运气特别的好,也许应该说是直觉,如果去猜一个东西,我总是比别人的成功率高很多,所以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同学们都叫我透视眼,跟同学玩个扑克,押宝的游戏,我总是能赢他们好多吃的,但是有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彩票我死活都不会中!

  我不解到,夜里,这么小的孩子,夜里带他干什么去了,已到深秋了,夜里那么冷,她说,:“这事儿说来怪了,我并没有带孩子出门,我和我老公还有孩子,还有我的婆婆

  传闻之中,算是熟人介绍吧,实际我也没有什么太厉害的手段,只是了解了失踪者的情况之后,分析几种可能,之后选定一种,就去寻找,都是基本能找到,但是也有找不到的时候,一般碰到这样的情况,我都有一个种极度的堵心的感觉。到了后来我慢慢的经验也丰富了,虽然有时候也要靠运气,但是我已经完全得心应手了!

  胡英带我来到了一处正在施工的工地,跟工头说明了来意之后,工头把我带进了一间简易门房,说他这就去找人,我和胡英在屋里坐下,不一会只见一个30多岁的黑瘦男人,小跑进屋,一看我们,还没等胡英开口,他就略带哭腔的说:“哎呦我的胡领导啊,我这又是怎么了哟,只从您老上回把我教育了之后,我可是在没干过啥犯忌的事儿噢,您老这怎么还盯上我了呢,那个倒假古器的,就答应给我300块,我还没赚到呢,就给抓了,下辈子都再不敢做了,您就放过我吧,我家里。。。”还没等他说完,胡英打断他说道:“老弟啊,好了,好了,你的事儿啊,早就过去了,不用担心了,只要你遵纪守法,不会有任何麻烦的,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的,你放心吧,我们这次来啊,是我这位朋友啊,从北京来看到有跟你做的火铳类似的东西,想问你一些事情,你不要怕啊,问完我们就走,不会再打扰你的。”听着胡英这话,我心里想,胡英这人真是有股儒气,说话对人还真是照顾,要是换了其他警察看这位如此说话,早就高声呵斥了,心里不免对胡英又高看几分。我看了看他开口说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啊,我就是来问你点闲事,莫怕啊!”说罢,我递了一支烟过去,他看我笑着点点头,接过烟,抽了一口说:“我叫汪铁民,有什么你尽管问吧,只要不是来抓我的,我就放心了,我真没做过啥亏心事,就弄了这么一回,就给弄衙门去了,这吓的我啊,天天睡不踏实啊,这不让我媳妇给我送了点安草,我天天喝它才能睡,这干坏事啊,太折磨了人,以后可不敢了。”听他这么一说,我本来要问他火铳的事,但是他竟然说出了安草,一听到这两个字的同时,我和胡英都是对视了一眼,我赶忙问:“汪大哥,你说安草,是那种可以让人睡觉的草吗?”“哎,那可不,这东西可好了,我们村后山哪有一大片,原来啊,不少地方有,但是从60年那时候到现在又开荒,又建设的,都没有了,就我们村啊,穷,那后山都没有人动,所以就我们村有安草,你要吗?我给你拿两包啊?!”

  于是我转过头问:“胡警官,我能问一下,你后座放的那根铁管是什么东西吗?”胡英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说:“哦,哪个啊,那不是什么管子,那是火铳,能当枪用,挺危险的。”火铳,我心里一惊,这东西我知道啊,元明时期盛行的火器,是早期枪支的雏形,那个时候大量装备军队,只是我根本就没有见过实物,没想到先是在哪个武士手里,现在又在胡英的车上看到了,我赶忙又接着问:“胡警官,这个东西全都是一样的造型吗?你这只火铳是古玩吧?”“火铳呢倒不是都造型一样,这个东西虽然是武器,但是造型纹路各有特点,也算半个艺术品吧,我车里这只啊,也不是我的,这是没收的,虽然这东西不是枪,但是装上火药一样可以打钢珠,而且威力不小,足够致人死亡,昨天啊,我接到情报,说有人卖枪,我就去抓捕,抓到两个人,一个是玩古董的,一个就是卖这火铳的,后来一调查,这个卖火铳的是外地来南京打工的,家里有祖传的做火铳的手艺,正好有这么个古玩家想收一只,做旧骗人,他们就搭上了,明朝故都嘛,会这种手艺的倒是有几个人,也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