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仙武传奇 >

大江流水

大江流水

大江流水

更新时间:2020-11-22 07:21:18
小编评语: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推荐指数: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日落东方,唯我不败。凌掠岱巅而抖剑笑青天,直跨渭源而长刀超长风。一步天空小,万古独傲视。一直想写点东西,把憋在肚子里这许多年的想象和幻想用文字叙说出。10多十年间,几番起笔,皆是以夭初始,以折收尾。岁月渐老,不写不行啊吴素眉欲欺身抢进,却被无眉和尚挥阻挡,无功而返,立在外面急喊:“叶公子,将襁褓抛出给我。”。

精彩节选:

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叶川见无眉缓步走到巧儿跟前,左手抓住她顶上头发将头提起,右手缓缓提起,蓄势击打,心中慌乱,喝道:“住手。”迈步向岸上走回。无眉和尚见叶川受了胁迫,计已得售,便放开巧儿,收掌立在一边。

  “嗖”“嗖”“嗖”三声刺响从大江上游连绵传来,接着天空中三下“砰砰”的爆裂之声,三片青烟连成一线,随风袅袅。

  铁巾道人哎哟一声,慌乱中一个“懒驴打滚”,便向一边滚去。链子枪枪头擦着耳边哧的一声飞过,插进土中。便在此时,吴素眉忽地转身将襁褓塞入叶川怀中,一指灌丛道:“公子快走。”发中拔出发簪,合身扑向铁巾道人。

  锦衣头陀眉头深锁,忽然哈哈一笑道:“是了,是了。你年岁幼小,不便咀嚼。”说罢仰头张嘴,右手拇指连弹,几粒青豆入口。这次他并不弹高,青豆自下而上直打在口内,细细咀嚼后,低头喂向婴儿。吴素眉见他一嘴焦黄牙齿,想来更是满口酒气,见着他俯首嘴巴便要触到婴儿小嘴,眉头锁的直要立起一般。

  无眉和尚及铁巾道人一同发喊追去,叶川跃到吴素眉身侧,将她扶住。吴素眉关心爱子,使力稳住身子张望过去,只见巧儿接了襁褓,正向江中奔去,五人或前或后的追赶。

  锦衣头陀道:“这是你的兵刃,你便用它使出师传武功向我攻来。”巧儿按动棒头机括,那链子哗啦声中收回帮内空腔。她将短棒插入腰中,说道:“本姑娘说不出手便不出手,你求我也是没用。”锦衣头陀冷笑道:“那么,洒家可要出手了。”欺身到巧儿身前,挥拳直击她左肩。

  红面老者道:“恕老夫直言。自打大小姐离家出去散心之日算来,这一年多里,铁帆帮云梦、通江、黄河、长江以及东海五个分舵先后有三十余名帮众失去了踪迹,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其中更有我云梦分舵副堂主一人。老夫是想跟大小姐打听打听,这一干兄弟近况可还好么。”

  他稍一犹豫,那边吴六踏前一步,挥臂掷出一块卵石。那石带着风声,啪的一下正击打在叶川左侧小腿之上。叶川啊的一声大叫,只觉痛入骨髓,一下站立不稳,哗的一声倒在江水之中。那婴儿哇的一声大哭,襁褓掉进水里。

  叶川一踏之下,忍着腿上大痛,足腕发力,飞身进入灌丛,只觉脚下猛的一陷,隐约听到咔嚓之声,当是踩断了这道人的肋骨。伸臂护住襁褓,顾不得管他,拔腿便跑,只听身后众人呼喝叫骂声此起彼伏,忽得众人接连“哎哟”“啊”的呼出来,接连几声砰的大响,便再无他音。心中正自纳罕,忽觉身后腰间一紧,只觉身子忽然轻了起来,便如腾云驾雾一般猛的向后飞惯过去,紧跟着只觉腰胁处和双肩接连一痛,怀中襁褓却不翼而飞。这一下心中惊惧异常,身在半空打了几个旋兀自不觉,忽得眼前大亮,却是又从空中回到河滩之上,但觉臀股一痛,已然歪歪斜斜的跌坐在地上。

  叶巾红丢了三十几个大小石块,便觉水冷入骨,上到岸去坐在一边整理湿衣,口中不是大骂一句。

  叶川叫道:“大和尚,那几个坏人你还没收拾干净,怎么却来欺负巧儿。”

  叶川闻言,又打起精神,寻思自己深陷围困,确实无力护持他的安全,瞅准吴素眉方位,将襁褓向上斜抛过去。

  这两下快如闪电,吴素眉已然倒身于地,巧儿方立身看来。只见吴素眉和叶川都是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只道二人已然遭难,心中一痛,咬牙切齿道:“你这贼秃忒也狠毒,我跟你拼了。”拽出铁棒,合身扑向锦衣头陀。这招式便跟大江之上吴素眉跃身阻挡仇亮擒拿巧儿的身式一般模样,后心要害全部暴漏,已是不顾性命的打法。身距两尺,启动棒端机括,她怕误伤婴儿,棒端直向锦衣头陀面门,嗖的一声链子枪激射而出。

  巧儿立起身来,这时她手臂上为无眉和尚铁扇刺伤的伤口已然无碍,对锦衣头陀道:“大和尚,我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来为难我这样一个小姑娘,我也无法可想,你出手便是,我绝不还手躲避。”锦衣头陀冷笑一声道:“小丫头以为和尚自重身份,便放过了你么。”脚下一踏,只听啵的一声,地上一物激射而起,直向巧儿飞撞过去。巧儿探手抓住,正是她的链子枪。

  红面老者微微一笑,冲灰衣女子道:“你我多说无益,大小姐这便随老夫走吧。”

  众人追逐,轻功的强弱立时便分出高下。铁巾道人瘦长身子如同一根竹篙,每跨一步便与巧儿近了尺许,吴六灰衣飘动,二人相去丈许并行,显然仍自相互提防。无眉和尚与叶白二女远远落在后面。叶巾红已斗了一会,这时一阵疾奔,气喘吁吁,落在最后。叶川初时胆怯,束手束脚,这时只觉心中悲愤莫名,不知哪里涌出的一股狠劲,眨眼间便越过叶白二女,追到无眉和尚背后,顺势扯断一只柳条,撸下叶子,向他后颈抽去。

  吴素眉欲欺身抢进,却被无眉和尚挥阻挡,无功而返,立在外面急喊:“叶公子,将襁褓抛出给我。”

  上游不远处有个漫滩,远处的景物都被生在上面的一片矮树遮挡住了。这时只见一只小船从树后疾冲而出,眨眼间便行到众人近前。那船较渔舟略为宽大,前首立着一名俊俏灵动的妙龄少女,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个子不高,身材微胖,一身白衫这时已被江水打的湿透了大半。圆圆的脸蛋上一双大眼顾盼有神,正向这面瞪视过来。只见她拖着一对比身子还高出一截的大桨,奋力划水。众渔人无不诧异万分,委实揣测不出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却如何得罪了铁帆帮的爷们。

  吴六站起躬身施礼道:“晚辈吴六,拜见前辈。”锦衣锦衣头陀闪身到一边,不受他这一拜,说道:“什么晚辈长辈的,我来问你,八月初七凌晨丑时,鄂州户部巷豆腐铺的薛老汉夫妇一家三口,惨遭杀害,又被纵火焚尸。李老汉中年得子,取名薛智会,今年一十七岁,生的白白胖胖,更是死前那个惨遭……那个蹂躏。此事是你所为?“

  红面老者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说道:“承蒙大小姐谬赞,老夫愧不敢当。经过这一年的风霜历练,大小姐可是越来越直言快语,想必定是巧儿这贼丫头整日里跟你疯言疯语。咱们难得一见,仇老三也有几句话向您当面请教。”



大江流水的声音怎么形容  大江流水什么意思  大江流水打一动物  大江流水淌草坪打一动物  大江流水图片  大江流水潺潺对吗  大江流水图  大江流水的声音  大江流水潺潺  大江流水是成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