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离匣剑

离匣剑

离匣剑

更新时间:2021-01-13 15:07:43
小编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这是一把无鞘的宝剑,故叫“离匣剑”。本书以这把稀世宝剑作线索,串连东汉近百年间的四十多位游侠的群像。这是《史记·游侠列传》详细记载的真实的侠客。它也不是通常的武侠小说,不是游侠历史小说。既有叱咤风云,又有更为细腻生活;既有中国古代拙仆,又诡吊传奇。想深入了解历史一日傍晚,眼看长安就要关城门了,进城的人依然络绎不绝。一位背弓带剑、头戴玄色高冠,骑着火炭似骏马的少年,随着人流进了“厨城门”。此门在长安城的西北角,离皇宫较远,寻常百姓多由此出入。。

精彩节选: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初战告捷,少年愈显老道。第二轮该他先掷了,只挥手一洒,五枚“矢”象长了眼睛,落下来还是“卢”,众闲汉依旧败北。白衣人脸色愈沉,一双鹞眼几乎喷火,再掷手气稍好,只是个“雉”。第三轮,又该少年先掷,这回他另出花样,背对着赌台,持“矢”向身后一掷,依然是“卢”。

  “少侠,不必你费事!”突然,场内有人高喊:“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这梁子我接了!”声音宏亮,仿佛响个炸雷。

  老者从容道:“如假包换,没看见他是九指么?此人名唤剧孟,人称‘洛邑赌客’,或‘九指赌客’。只因单挑过桓发的‘银钩赌坊’,赌技奇高,无人能敌,故赌坛公认‘天下第一赌客’!”

  三掷皆“卢”,众人无不骇然。有人道:“第一次掷‘卢’,也许碰巧。第两次照旧,可说撞大运。三次皆‘卢’,必定是神技了!”一老者看出蹊跷,以手加额道:“天哪,三种掷法各有名目,第一‘顺势撒网’,第二‘天女散花’,第三‘隔山打牛’。诸位小心了,嘿嘿,若老朽猜得不错,必是‘天下第一赌’来了!”

  剧孟心中得意,表面却含糊道:“多谢各位抬爱,小子哪有神技?俗话说:一脚踢出个屁来,不过碰巧了。至于九指嘛,那是一段糗事,小子羞于启齿,不说也罢!”说着,把赢的钱悉数推给原来的庄家,只把那锭大银收起来。

  闲汉中有人慌了。有人小声嘀咕:“骑红四点,空子,何不亡口了?”这是赌徒黑话,意思是:这小子,是骑大红马来的,雏儿。时下马贵,匹马值百金,一金即一斤黄金,百金值百万钱。他有好马,必定腰里丰厚,何不合伙宰他一票?于是互对眼神,俱都心照不宣。

  少年疾伸一指,点在他肘弯上,低声道:“尊客,把手拿开!”白衣人见被识破,脸一红把手缩回。这一滞,台面上已见分晓,后三矢全现黑面,正是最高博采“卢”!众人不曾想,少年会轻易掷卢,顿时爆出一片喝彩。先前那个庄家极趁愿,仿佛是他赢了,喊道:“哈哈,当真老天有眼!”一探身把各人面前赌注,替少年搂过来。众闲汉大为扫兴,唉声叹气。

  突然,有人恨声道:“剧孟,你给我听着!老子倒背手撒尿,不服(扶)你!”跟着一把锋利的长剑抵在钱袋上。众人看时,原来白衣人恼羞成怒,拔剑相向。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翻脸,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剧孟自然不是怕事的,绷脸问道:

  话虽然难听,却声势压人。这一注,比适间全部赌注加起来,还要多几倍。时下白银与黄金、铜钱都在市面通行。而白银,尤以朱提县产的银子成色最好;“一流银”重八两,折一千五百八十钱。常言道:“哪个跟银子有仇?”众闲汉见了大银,如蝇见血,无不眼中冒火。有的吞咽口水,有的抓耳挠腮,有的乱叫:“哇,肥羊也!”“输了可别反悔呀!”仿佛他们已经赢定了。

  少年打算寻家客栈住下,连问几家,都说客满了。他心中焦躁,牵马疾步进入东市,来到一家“亨通老店”门前,居然高悬“客满”招子,不由上前几步,一拍小二肩膀:“喂,小爷问你,这是咋的了?”

  众闲汉虎视耽耽看去,很觉意外。并不是甚么三头六臂,而是个外乡小子,一身半旧布衣,八搭麻鞋,风尘仆仆的;便七嘴八舌,放出狠话:“碍你卵子疼了?不服你就替他!”

  少年装作没有看见,说声“献丑”,右手抄起五木,也不象白衣人那样做作,只随意一旋,象撒渔网似的,五矢已经出手,跟着星丸弹跳,一一跌落赌台,一跳显出一犊,再跳又显一犊,剩余的三矢,还在半立半倾地旋转,眼看黑面也朝上了。说时迟,那时快,白衣人右手扶向赌台,想用暗力颠覆。

  少年冲他一笑,不以为然,反亟亟叫阵:“喂,走过看过、不可错过。哪个想赢钱,快快下注,你们赢了,白花花的银子拿去。哪个有种,敢与在下比试!”

  带狗汉子笑道:“剧孟,你跟我来,有话跟你说。”

  少年此行,是慕名而来的。他从小听塾师说过,京师长安乃形胜之地,位于“八百里秦川”中部。南、北、西三面,各有终南山、华山、北山、陇山作为天然屏障,筑有函谷等四座雄关守护。黄河从它的东侧绕过,并有“渭、泾、铲、灞、涝、沣、滈、潏”八水,穿行其间,端的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一个穿着干净的店小二,并不蒿恼,反而回笑:“明日‘上巳节’呀,你倒忘了不成?明日官府放假,店铺关门,人人都要去呢,就连高皇后、皇上,一班王公大臣,也去呢!”说完用布巾擦着额头汗水,又照料别的客人去了。

  少年如何不省得?适间他们小赌,每注几个钱,至多不过十文。如今自己要下场,对方就抬高赌资,分明是个“局”。所谓“百钱一锅”,最少下注百钱,即使在京师这样有头脸的地方,也算手面阔绰。时下,一石粟三十文,百钱可买三石,够五口之家食用几月。围观众人都替少年担心,气氛紧张起来。

  少年顿时领悟,微哂道:“多谢指教,小子孟浪了。”忙把高冠摘下来,捲一捲掖进怀里。

  少年肚内冷笑,顿时胆气十足,右手伸进怀里,掏出一锭大银。出手匆忙,连“远游冠”也带出来,忙用左手攥住,右手大银拍在台面上,高喊:“朱提银一流;各位,把招子放亮,莫当成锡疙瘩!”

  “识相的,把钱留下!”白衣人怒道:“不然,我认得你,剑不认得!”



  • 进城的&位背弓

      一日傍晚,眼看长安就要关城门了,进城的人依然络绎不绝。一位背弓带剑、头戴玄色高冠,骑着火炭似骏马的少年,随着人流进了“厨城门”。此门在长安城的西北角,离皇宫较远,寻常百姓多由此出入。

    2021-01-19 05:52: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揎衣捋&两步踅

      正吃着,就听身后有人“呼卢喝雉”,忙循声望去,不少人围在一起,揎衣捋袖,正玩“樗蒲”之戏。少年如猫儿闻腥,猴急手痒,扒几口饭,喝一口汤,三步两步踅过去。

    2021-01-18 09:30:17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狗儿&虎咽地

      少年顿生疑惑,这夫妇是何道路?进京袚禊怎还带着狗儿?他肚内饥渴,念头一闪即逝,胡乱捡副座头坐了,向小二要了饭菜、汤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2021-01-18 07:15:5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