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架空历史 >

混在晚明

混在晚明

混在晚明

更新时间:2021-05-04 15:59:16
小编评语: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撑不死,饿不着,混在天朝正有滋没味的年岁,突然被炸回了明末清初,怎么办?还得混一直这样也不是?晚上不死要吃饭时,两天不死要穿衣服,两天......且看丁一如何混在明末清初,混出梦寐以求的腐化生活,混出汉家衣冠的延续......村南的刘老夫子真想去东河边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河水倒流这种奇闻异事发生。老夫子默念了无数遍“子不语怪力乱神”之后,强行按捺住了去河边的念头,摇头叹息了几声,使劲拽了拽有些麻包片特质的儒衫,向村北而去。。

精彩节选:

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直到今天晚上,在破房子另外一边卧床不起的老爷子跟娘亲商量要么把最后的地卖掉,要么把丁丁卖祝家当丫鬟度过眼前危机的时候,一种从天而降,或者说是难以忍受的屈辱感让他怒吼了出来。

  一家人粥菜度日,母亲跟娘亲尽量给他找补,也仅仅是填饱肚皮,至于营养什么的就别提了,想要恢复以前的上窜下跳,孔武有力,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不行,得想想办法,前世今生,丁一都自认是个有办法的人。

  吊了两个多月,这两天,丁一眼看着只有进气没出气,水多面少活得稀了,老夫子受祝员外所托,未雨绸缪,又想和丁家长房做生意了,这些年,祝家和丁家生意上一直往来不绝,眼看着丁家的地快要全部姓祝了。老夫子今晚本打算毕其功于一役的,结果,却听到了那声惨嚎。心底不由犯起了嘀咕“这厮别再死不成吧?祝员外可是答应了三斗细粮的中人”。

  娘亲惊慌了一阵子之后,发现丁一慢慢恢复了正常,吵吵着饿坏了,在老爷子一连串的“孽畜,逆子”的叫骂声中还是倾尽家产,给他做了一碗芝麻叶豆面条......

  大明没什么出彩的娱乐活动,尤其是夜生活,所以,刘老夫子此时上门,说是夜半惊魂,搁后世也就晚上九点左右的样子,对于习惯了熬夜的丁一来说,这不过是夜生活刚刚开......唉,虽然融合了躯体的一切记忆,他还是感觉到一阵阵寂寥,落寞。

  “唉”刘老夫子陪着叹了口气“且安心将养,同在乡梓,吾辈当守顾相望,贤弟有什么为难事,尽管开口,愚兄虽不才,多少也还是能想出些办法的”。

  “一儿醒了”?!张氏冷眼扫了一下刘老夫子,这厮上门准没有什么好事儿,随即看到坐在床边的丁一,言辞里登时充满了惊喜。

  丁一这会儿正跟自己较劲,早就知道刘老夫子的来意,不管是祖祠还是妹妹,他都绝不会拿去卖,只是躺了两个多月,浑身僵死了一般,哪能说活动开就活动开了,刚才那碗面仅仅提起了一丝丝力气,张嘴说话,都要大喘气,脑子里纵有千般计,说不出来话岂不是枉然?还好,关键时候,母亲回来了,有她在,刘老夫子什么事儿也别想办成。丁一放心不少,艰难张嘴叫了声“母亲”气喘吁吁又靠在了床头。

  看到还很虚弱的丁一慢慢下床,老夫子心底别提多别扭了,惟愿这厮一头摔死,而或是老夫掐死......呸,老夫怎么会有这念头,不当人子,不当人子。咱好歹是读书人,礼义廉耻,礼义廉耻啊。

  本来打算要喊“不准卖地更不准卖妹妹”的,出口却喊成了那句惊天地泣鬼神的“犯得着用炮轰吗”?他这一醒过来,差点没有把老爷子,娘亲,妹妹吓坏,这说的是哪星球......有些超前,这说的是哪国语言?泰西,蛮夷,鞑虏?

  好吧,成熟了的男人,首先应该让家人衣食无忧,回到具体的事情上,丁一很快理清了思路。

  唉,回不去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如果上天能再给一次二老跟前尽孝的机会,他绝对会守在父母身边,哪怕外面的花花世界有再大的吸引力,都不会改变。

  不死不活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每日里全靠娘和妹妹喂一点稀粥吊着,三家庄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咽气,好破席子一卷扔进乱葬岗,丁家长房也就绝户了,丁家祠堂还有二十亩林地......

  “已是深秋,这逆子一场大祸......”老爷子其实早就打定主意要把丁丁卖给祝家了,相对于女儿,祖祠当然更重要,生计艰难,这也未尝不是给丁丁找条活路,尤其是祝家在南阳府做生意,士农工商,读书人的地位在那里摆着,虽然连个秀才也不曾得中,那也是读书人不是?祝百万早就有这意思,而且曾私下递过话,绝不辱没斯文,丁丁可带去南阳城使唤。乡里的面子会给老爷子留足。

  大明天启七年八月,信王朱由检受遗命继位......哦,这个貌似有些太遥远,跟丁一没有啥牵连,也不能说一点牵连没有,皇帝大行,新君继位,这厮耐不住寂寞,想要去南阳城看看有没有什么外捞,结果,外捞没捞着,却因在府城失仪,恰好赶上国丧期间,被唐王府侍卫暴揍了一顿,没送进大狱已经侥天之幸,同乡一辆破牛车拉回来的时候,又赶上暴雨,到家已经是奄奄一息,气若游丝。

  屋漏偏逢连阴雨,老天专打独根苗,丁一老子卧床不起之后,丁家在三家庄算是彻底败了,几房兄弟树倒猢孙散,分家另过,丁一他爹是长房,要守祖宗祠堂。家产,土地分的分,卖的卖,糟蹋差不多了,只能在家穷耗。

  没错,就是前世今生,真不是什么怪力乱神,相信总会有一天,科学界会给出解释,丁一生在新天朝,长在红旗下,上过学,念过书,当过兵,吃了五年太平粮,然后,跟广大和平年代的有志青年一样,回乡务农。不过,充分开了眼界的丁一,自然不会甘心在家修理地球,于是,进城务工,做生意,慢慢站住了脚,买楼房,娶妻生子,小车虽然不是太拿得出手,好歹也有一辆,咋算都能称得上小康了,可惜......

  前世复员后就四处飘泊,一飘就是二十余年,很少在父母膝前尽孝,有时候甚至感觉到一种淡淡的陌生,似乎跟父母的关系就是那一次次大同小异的电话,和每个月准时的汇款单,老人跟大哥大嫂在农村老家过,每年能回去一次都很不错了,现在又白发人送黑发人,以前没有仔细想过,现在想起已经日显老态的爹娘,一股强烈的愧疚油然而生。

  正事没法说,刘老夫子扯了几句,闪了,时间多得是,也不争这一朝一夕,丁老爷子怕夫人诘问,狠狠给秦氏使了个眼色,却忘记了那个斯文扫地的逆子已经醒了!



混在晚明 化工  

  • 鸡蛋也&妹。

      饿了这么久,那碗面其实不到心不到肺,就算是俩鸡蛋也吃掉,可能也就是个半饱,可他实在不忍多看一眼头大身子小的丁丁,心中纵有万般不舍,还是把碗递给了妹妹。

    2021-05-16 07:18:32详情点赞(0)回复(0)
  • 乱葬岗&家祠堂

      不死不活在床上躺了两个多月,每日里全靠娘和妹妹喂一点稀粥吊着,三家庄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咽气,好破席子一卷扔进乱葬岗,丁家长房也就绝户了,丁家祠堂还有二十亩林地......

    2021-05-14 02:02:1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