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致夏与羁绊

第20章 拍卖会角逐

发表时间:2021-05-05 07:54:38

靳科在二楼的露天阳台上找到了了夏淼,抬头一看她眉目间满是悲凄的神色,她的秀发被风拂起,看起来她更为楚楚动人。慕亦辰所以找将近她大动肝火,他了再次出动了三十个保镖在慈善公益晚会慕亦辰因为找不到她大动肝火,他已经出动了四十个保镖在慈善晚会现场展开了地毯式的搜寻,慈善拍卖会也已经因此推迟了整整半个小时。。


推荐指数:★★★★★
>>《致夏与羁绊》在线阅读>>

《第20章 拍卖会角逐》精选:

靳科在二楼的露天阳台上找到了夏淼,只见她眉目间满是凄楚的神色,她的秀发被风拂起,显得她更加楚楚动人。

慕亦辰因为找不到她大动肝火,他已经出动了四十个保镖在慈善晚会现场展开了地毯式的搜寻,慈善拍卖会也已经因此推迟了整整半个小时。

靳科叹了口气,他担心如果夏淼再不下去慕亦辰真的会让今天的慈善晚会办不下去。“少奶奶,慕少爷正在拍卖场等您。”靳科出声提醒。

夏淼却仿佛入定,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你有喜欢的人吗?”夏淼突然开口。

“如果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了,如果她喜欢上了别人,那你会不会放手?”

靳科被夏淼问得有些愣神,待他回过神来,却发现夏淼一直望着虚空。她那番话与其说是问他,还不如说是拷问她自己。

他不喜欢她了,他爱上别人了,曾经许下的海誓山盟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曾经说过要去的天涯海角已经成了他人的归属。

只怪自己当初会把戏言当诺言,所以不甘心的是自己,被抛弃的也是自己。

靳科从夏淼身上看到一种冰冷的绝望,这种绝望笼罩着她,她苦苦挣扎又无力挣脱。最后她竟然绝望到了向她视若仇敌的慕亦辰的秘书寻求答案的地步。

可是她心里早就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只不过是她不愿意承认罢了。

靳科虽然同情夏淼的际遇,可是迫于他有公事在身,他不得不再次出言提醒“少夫人,少爷请您去会场。”

夏淼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您也不想让少爷出动所有的保镖到这里来请您吧。”靳科步步紧逼。

夏淼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就像平静的湖面突然起了些波澜,她漠然地看了靳科一眼,提起步子向楼下走去。

她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连他的秘书都能轻易地戳中她的软肋,她凭什么跟他斗?

夏淼在四十个保镖的簇拥下走到会场,此时会场外已经聚集了一堆人。因为慕亦辰要等人,他们已经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看到夏淼回来,慕亦辰停止了砸东西,面无表情的将她的披风拉好:“回来了。”

慕亦辰带着夏淼坐在拍卖场第一排最中央的位置上,见两人已经落座,守在门口的保镖才放人入内。

延迟了一个多小时的拍卖会正式开始。拍卖师上台,开始讲述此次拍卖会的流程。

刚说了不到两句,只听台下的慕亦辰开口:“直接开始。”

拍卖师擦了擦自己额头的冷汗,虽然有悖拍卖规则,可是对方可是慕亦辰啊,在这里,他慕亦辰就是规则,就是王法。

第一件拍卖品是英国国王赠给王后的象征着永恒不变的爱的项链。那条项链是出自英国皇室御用珠宝设计师之手,是全世界只有一件的孤品,因为也有独一无二之意。这条项链由纯白金锻造,上面还点缀着九十九颗碎钻,造价不菲。

夏雪一看到这款项链就喜欢得不得了,她不由得眨着眼睛感叹:“这款项链好漂亮哦。”

“喜欢吗?”莫梓新宠溺地看着她,见她点头,莫梓新浅笑:“喜欢的话我买给你。”

莫梓新声音不大,却因为会场现场太过静谧传到了慕亦辰的耳朵里。

“这款项链很配你。”慕亦辰突然出口,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会场里的人听到。

现场的气氛瞬间火药味四溅,这款项链的竞价成了这两个人的角逐。

竞价开始。

拍卖场很安静,大家都等着看慕亦辰和莫梓新之间的这场鏖战。

“一千万。”莫梓新按下竞价器,率先打破僵局。

大家一听这报价皆是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无底价起拍,莫梓新居然一下子将价格抬那么高。

夏淼的脊背蓦然挺得僵直,莫梓新对夏雪已经爱到了这种程度。

“两千万。”慕亦辰懒懒地开口,真是很久都没人敢同他争什么东西了,好容易遇到一个,他怎么也得玩到尽兴。

“三千万。”莫梓新再次竞价。

众人心生敬意,三千万已经超过了这条项链的市场价值,莫梓新竟然如此加价,真的是“怒发冲冠为红颜”。

“四千万。”慕亦辰面不改色地出价。

“五千万。”

“六千万。”

“六千五百万。”

莫梓新出价后,慕亦辰并没有立马加价,而是叫来了秘书靳科,跟他低语了些什么。

第三锤即将落下,慕亦辰再次开口:“七千万。”

而另一边,莫梓新按下竞价器,竞价器却迟迟没有反应,夏雪不服,想要与工作人员要个说法,莫梓新却拦住了她。

这个拍卖场都是慕亦辰的,他的财力非自己所能企及,自己怎么能在别人的地盘上自取其辱?

三锤落下,那条项链最终被慕亦辰拍得,在这场实力悬殊的角逐里,慕亦辰毫无疑问是最终的胜利者。

项链被工作人员装在丝绒盒子里拿到慕亦辰面前。

慕亦辰打开盒子,将项链从盒子拿出来,亲自戴在她的脖子上,他的话掷地有声:“我的女人就得用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东西。”

众人都羡慕地看着夏淼,能被慕亦辰如此对待,肯定是烧了高香了。

可是夏淼那是什么表情?不情愿?还是厌恶?

方倩只觉得妒火中烧,她脸上挂着笑,眼睛却恶狠狠地瞟向夏淼,总有一天,她会把夏淼拉下来,迟早有一天,站在慕亦辰身边的人会是她。

而另一边,夏雪看到慕亦辰如此霸道地为夏淼拍下了那条项链还亲手为她戴上,心中虽然嫉妒得发狂,但还是温和地对莫梓新说:“没关系的,我也不是多喜欢那条项链,你不要介意。”

众人闻言只欣赏夏雪的体恤,只有慕亦辰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只是那淡淡的一眼,夏雪就有一种被人从头到脚看透了的恐惧感。

致夏与羁绊
致夏与羁绊
她是落迫千金,被家人背叛,从而赶出家门。他是商业巨子,华夏最受注目的黄金单身汉。她不得已成了他的隐婚新娘,也成了整个华夏国所有女人羡慕嫉妒的对像。但是,私底下,他却对看见夏淼到了,夏远程立即迎了上来,一张脸上满满的写着欣喜,而后握住了夏淼的手,将她直接拉到了民政局里面的凳子上坐下:“淼淼,你也不小了,爸爸担心你忙着工作,而耽务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所以……”话说到这里,夏远程的脸上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