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致夏与羁绊

第22章 夏淼的成全

发表时间:2021-05-05 07:54:45

夏雪的眼神看了回来,眼底闪现出一丝嘲讽,但迅速就清新甜美的笑容所替代,挽着莫梓新的胳膊径自回到夏淼面前。她羞怯地笑着,戴着钻戒的手搭在夏淼的冰凉的手背上:“姐,昨天这她羞涩地笑着,戴着钻戒的手搭在夏淼的冰凉的手背上:“姐,今天这么多人,只有你是我的亲人,我只想听到你的祝福。”。


推荐指数:★★★★★
>>《致夏与羁绊》在线阅读>>

《第22章 夏淼的成全》精选:

夏雪的眼神看了过来,眼底闪过一丝嘲讽,但很快就甜美的笑容所取代,挽着莫梓新的胳膊径直来到夏淼面前。

她羞涩地笑着,戴着钻戒的手搭在夏淼的冰凉的手背上:“姐,今天这么多人,只有你是我的亲人,我只想听到你的祝福。”

夏淼仓皇地起身,却不小心带翻了手边的水杯,大半杯的水尽数倒在了夏淼的礼服上,沾湿了她的肌肤,她却浑然未觉。

她看着夏雪和莫梓新,一个甜美可爱,一个英俊儒雅,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就好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淼淼,你等我回来,我一定会回来娶你,我们还要生一大堆的孩子……”

“淼淼,你看,这是我特意为我们结婚设计的戒指,它们叫‘唯爱’,意味着我这一辈子只爱你一个……”

那个在自己年少岁月里打马而过的少年,把那枚象征着责任的戒指戴在了另一个女人的手上,从此无论是鲜衣怒马还是饥寒落魄,他的人生与自己再无关联。

夏淼也会想,如果有一天他恢复了记忆,他会后悔吗?

应该不会吧,他说过的,他喜欢夏雪只是因为她是她,所以自己一直是被排挤在他的世界之外的。

那自己还坚持些什么呢?

不如就放弃吧。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祝福你们。”简单的四个字似是耗尽了夏淼的所有力气。

她以为自己会心痛到窒息,她以为自己会伤心到不能自已,可是没有,都没有。

她的泪腺似乎干涸,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超脱,她甚至麻木地觉得自己只是放下了一个背负了三年的重担,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

只是,她的心也空了。

为了将莫梓新从自己的心里去除,她挖空了自己的心。

梓新,再见了。

从此以后,前路迢迢,我们各自相忘。

你不再是我的唯一,我也不会是你的新娘,我们是相忘于江湖的漂泊客,我们是狭路相逢的陌路人。

夏淼看着莫梓新,嘴角努力勾出一丝看起来有些愉悦的弧度:“梓新,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了,梓新,再见!”

她的声音很轻,轻得拂过莫梓新的耳畔,让莫梓新几乎以为是错觉。

莫梓新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她缠了他三年,这三年来,他最希望的就是夏淼在他面前彻底消失。

可是今天,当夏淼亲口向他承诺的时候,他却没有自己预期的欣喜,相反,听了这话,他的心里却仿佛破了个大洞,悲伤怎么都填不满。他觉得心里慢慢的开始烦躁,似乎在害怕什么,又似乎想抓住什么。

难道是被人缠得久了,以至于都习惯了这块牛皮糖的存在?

“她当然不会再同你有牵扯。”慕亦辰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莫梓新的沉思。

人群自然地让出一条路来。

慕亦辰径直走到夏淼身边。

随着慕亦辰的归来,会场内再无声响。

慕亦辰将手搭在夏淼的腰际,他面容冷峻地直视着莫梓新。

两个身高相当、面容英俊的男人站在一起,本应是赏心悦目的,只是,这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火药味却让众人不寒而栗。

“她以前眼瞎,现在不瞎了。”

夏雪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周围人都被慕亦辰这句话惊住了,虽然都知道慕亦辰随心所欲,可是没想到他已经随性到了这种程度。

夏淼也被慕亦辰的这句话吓到了。

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与莫梓新有任何牵连,她更不想在今天这个重要的日子里给莫梓新难堪。

“姐姐,谢谢你,我和梓新一定会幸福的!”夏雪的话打断了现场尴尬的气氛。

莫梓新看着怀里娇羞甜美的小女人,是了,要和他生活一辈子的人是夏雪,他再也不必为了别人的纠缠而烦恼了。

他看着慕亦辰:“既然如此,那最好不过,我们就先行一步了。”

只是他们刚走到门口却被慕亦辰的保镖拦了下来。

“这样就完了?”慕亦辰清冷的声音响起,他在夏淼背后用力将夏淼推到莫梓新面前,他残忍地出口:“我要你发誓,从今以后不能再同我的女人有任何牵扯。”

夏淼瞪大了双眼,他这样做无异于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她低垂着头,嘴里不停地小声哀求着:“慕亦辰,让他们走,慕亦辰,让他们走吧……”

慕亦辰却丝毫不为所动。

莫梓新被激起了怒火,他几乎要将拳头挥出去,却被泫然若涕的夏雪拦下来。

夏雪目中含泪看着莫梓新,像是在祈求。

莫梓新强忍着喉头的涩意,他艰难地开口:“我发誓,我莫梓新……从今以后,不会再与夏淼……有任何……关联。”

莫梓新的话,无异于狠狠插进夏淼胸膛的刀,明明已经痛到麻木,可是一低头,看到胸前的那把刀,难过还是会排山倒海的袭来。

她宁愿自己的眼睛瞎了,也不想看到他们两个人伉俪情深。

她宁愿自己的耳朵聋了,也不想亲耳听到他说的这番话。

夏淼连头都不敢抬起,莫梓新,这次,我是真的要,彻彻底底地放弃你了。

夏雪眼里有一抹得意掠过,但很快就被关心取代,她握紧了莫梓新的手:“梓新,你没事吧。”

莫梓新看着体恤的夏雪,心中涌起了一股暖流,连那种屈辱的情绪都被抹去了不少。他给了夏雪一个安心的笑,示意自己没事。

他问慕亦辰:“现在我们能走了吗,慕先生?”

慕亦辰道:“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然后靳科便示意保镖放行。

致夏与羁绊
致夏与羁绊
她是落迫千金,被家人背叛,从而赶出家门。他是商业巨子,华夏最受注目的黄金单身汉。她不得已成了他的隐婚新娘,也成了整个华夏国所有女人羡慕嫉妒的对像。但是,私底下,他却对看见夏淼到了,夏远程立即迎了上来,一张脸上满满的写着欣喜,而后握住了夏淼的手,将她直接拉到了民政局里面的凳子上坐下:“淼淼,你也不小了,爸爸担心你忙着工作,而耽务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所以……”话说到这里,夏远程的脸上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