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致夏与羁绊

第27章 撞破慕亦辰的好事

发表时间:2021-05-05 07:54:52

夏淼一成天一滴水未进,但是她肚子不饿,但长时间的缺水严重使她的嗓子都要冒气了。她费劲地从地上站起身,双腿所以长时间的打坐有些发软,她在屋子里试着走了好一会儿才能像平常那她费力地从地上起身,双腿因为长时间的静坐有些发软,她在屋子里试着走了好一会儿才能像平时那样正常行走。。


推荐指数:★★★★★
>>《致夏与羁绊》在线阅读>>

《第27章 撞破慕亦辰的好事》精选:

夏淼一整天滴水未进,虽然她肚子不饿,但长时间的缺水使她的嗓子都要冒烟了。

她费力地从地上起身,双腿因为长时间的静坐有些发软,她在屋子里试着走了好一会儿才能像平时那样正常行走。

她鬼鬼祟祟地出门,生怕遇到慕亦辰那个魔鬼,只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刚出卧室门,她不光看到了慕亦辰,还不小心撞破了他的情事……

她未曾想到有人会在楼梯的拐角处旁若无人地上演限制级画面。

那个女人柔若无骨地攀附在男人身上,男人顶级定制的西装外套跌落在地上,白色高级衬衫的扣子开了四颗,女人的嘴凑上去咬他的喉结,他眸光暗沉了些许,揉捏女人的力度不由得加大。

女人那个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声破碎的呻吟,似是痛苦又似是欢愉。

夏淼的脸突然爆红,为自己撞破了别人的情事而内疚不已。

她连下楼喝水这茬都忘记了,尴尬之余,转身就走。

慕亦辰听到了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想来在这个时候还敢出来的,也就只有那个女人了。

“站住。”慕亦辰冷冷地出口,声音里丝毫没有因为情事而应有的温度和沙哑,依旧冰冷清醒得可怕。

夏淼骤然顿住步子,这个男人刚才不是很投入吗?自己生怕打扰到他们还刻意放轻了脚步,他是属狗的吗,这样也能听见。

被打断了好事的苏畅极为不爽,她半挂在慕亦辰身上,脸上还带着尚未褪尽的潮红,她的嘴唇微肿,目光甜美腻人。

她的声音因为刚才的情事染上了一层性感的沙哑,她朱唇微启,慵懒地靠在慕亦辰身上,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宣告慕亦辰的所属权:“怎么,这个时候舍得出来了?”

慕亦辰看着紧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下意识的皱眉,想都没想就将她推了出去,那嫌恶的态度连夏淼看到都心惊,更别提苏畅了。

慕亦辰不愧是全世界最薄情的男人,上一刻还与你天雷勾动地火,下一刻就已经让你觉得你只是在这里路过。

夏淼知道苏畅不会善罢甘休,她不想再同苏畅再纠缠下去,提起步子就走。

苏畅察觉到随着夏淼离开慕亦辰骤然变得狠决的神色,不由得出口:“不过就是拿到了慕少花大价钱拍下来的一条项链罢了,你还真是拿自己当慕家少奶奶了!”

夏淼闻言回过头来,一张素美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只是她尚未开口辩驳就听到慕亦辰的命令。

“交出来。”慕亦辰重申,“把那条项链交出来。”

看到夏淼那难堪的神色,慕亦辰的心底突然闪过一抹异样,好像……有点不舒服。

可是这抹异样很快便被慕亦辰压制了下去,说到底她不过是自己用来刺激凌铭轩以达成自己目的的工具,自己又怎么可能为了她不舒服呢?

夏淼本就无心要那条项链,一是因为那条项链过于贵重,她承受不起,二是因为那条项链是慕亦辰拍得的,他本就是逢场作戏,自己又怎么会当真。

她一心想摆脱慕亦辰,和慕亦辰划清界限,又怎么会收他送的东西?

她已经将项链原封不动地装回了盒子里,原本就打算他一回来就还给他,只是他一直没回来。

可是现在,她却是被慕亦辰和苏畅挑衅的态度激起了火气:“送了人的东西哪里有讨要回去的道理,慕少爷,这点您应该最清楚,不是吗?”

慕亦辰没想到夏淼会顶撞他,没想到夏淼被莫梓新拒绝了以后胆子肥了不止一点半点。

一想到这个,慕亦辰的火气就更盛了。

“我让你拿出来。”

夏淼的倔强性子也上来了,你以为语气生硬地冲我大吼大叫我就对你百依百顺了?我就偏偏不顺你的心意:“你既然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东西,我有权决定它的去留,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想给你!”

慕亦辰突然变了脸色,脸上的盛怒被嘲讽所取代,站在他身边衣衫不整的苏畅也感受到了他的寒意,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

慕亦辰残忍地开口:“也对,你的金主断了你的希望。他就要结婚了,从他那里你一分钱都拿不到。这个不过七千万的项链虽然比不上他的万贯家财,也确实能解你一时的燃眉之急。”慕亦辰的话直接残忍地命中了夏淼的要害,夏淼的脸色一下变得刷白。

明明她已经努力想要忘记了,明明她已经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再去想了,可是慕亦辰为什么却一直不肯放过她?

他不断地揭开她鲜血淋漓的伤口,非得见她痛到不能自已他才满意。

见夏淼做贼心虚地变了脸色,慕亦辰的嘲讽更加猛烈。“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是你身为我的女人却时刻惦记着别的男人,就凭这一点,我也得让你接受你应得的惩罚。”

他残忍地开口:“我要让你这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一无所有。”

致夏与羁绊
致夏与羁绊
她是落迫千金,被家人背叛,从而赶出家门。他是商业巨子,华夏最受注目的黄金单身汉。她不得已成了他的隐婚新娘,也成了整个华夏国所有女人羡慕嫉妒的对像。但是,私底下,他却对看见夏淼到了,夏远程立即迎了上来,一张脸上满满的写着欣喜,而后握住了夏淼的手,将她直接拉到了民政局里面的凳子上坐下:“淼淼,你也不小了,爸爸担心你忙着工作,而耽务了自己的终身大事,所以……”话说到这里,夏远程的脸上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