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15章 不惜一切代价!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1:55

电梯在六楼停下来。乔欣兰拉着乔莹,停在6 0 5房间门口。有节奏的敲打声响了。迅速,房门被再打开,一个面色灰白,黑眼圈差点儿掉地上的更年轻男人冲着乔欣兰笑了笑。随即,把目光落在了乔莹的身上。“就这啊…”“瘦的像个小豆芽菜,多没意思。”“但是模样貌似乔欣兰拉着乔莹,停在605房间门口。。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15章 不惜一切代价!》精选:

电梯在六楼停下。

乔欣兰拉着乔莹,停在6 0 5房间门口。

有节奏的敲击声响起。很快,房门被打开,一个面色灰白,黑眼圈差点掉地上的年轻男人冲着乔欣兰笑了笑。

随后,把目光落在了乔莹的身上。

“就这啊…”

“瘦的像个小豆芽菜,多没意思。”

“不过模样倒是不错。”

他伸手想去碰乔莹,却见乔莹害怕的缩了缩脑袋,像个小幼兽,可怜的让人忍不住起了施虐欲。

“好了,交给我吧,等会儿你直接带人过来。”

乔欣兰嗯了一声:“可别给我办砸了。”

二人说话完全没有顾及乔莹的存在,一个傻子能懂什么?二人直接默认了这点。

“那我就先走了。”乔欣兰说完,胳膊被拉住。

傻子还呆呆的看着她,一脸的懵懂无辜,甚至有些委屈:“糖一一”

“大哥哥有好吃的棒棒糖,进来吃呀。”男人油腻道。

吃个屁,等下就给你那玩意儿打折!

“听到了没,他有棒棒糖,你别抓着我。”乔欣兰一把推开乔莹,想了想,又从怀里拿出个药片样的东西。

二话不说塞进乔莹嘴里。

男人见状,嘿嘿一笑:“乔小姐还真是心狠,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

他压低声:“你不是喜欢厉爷嘛?要不要我帮帮你?”

“帮我?你能怎么帮我?”尽管知道不可能,但乔欣兰仍旧心跳加快。

她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让乔莹失去清白,只能断了乔莹进厉家的路,但自己还是乔小姐,和厉寒无关。

既然爸爸已经传出去乔家和厉家联姻的消息,厉寒也同意参加宴会,那么…和厉家联姻的人为什么不能是自己?!

只要自己和厉寒有了夫妻之实,到时候众目睽睽之下,厉寒总不好赖账男人从兜里掏出个东西,塞进了乔欣兰口袋。

“乔小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说着,拉乔莹进了门。

砰一一

看到紧闭的房门,乔欣兰忍不住捏紧了口袋里的东西。

那可是厉爷。

她要不要,要不要那么做?

万一被发现了…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甘永艳的声音自听筒传来。

“兰兰?你在哪儿?都快到时间了还不赶紧下去。厉寒来了。”

“厉寒?”乔欣兰赶紧往电梯走去,一边走一边捂着疯狂跳动的心脏,“妈,他真的来了?”

“嗯,真的。兰兰,不管怎么样,只要厉寒和乔莹定了亲,他就是你姐夫,你有的是时间去接近他。”

“乔莹一个傻子,留不住他的,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一个母亲在教育自己的女儿当小三,还准备挖自己姐姐的墙角,偏偏两位当事人没感觉到一点错误。

她们商量的无比自然,自然的让人毛骨悚然。

乔欣兰下了楼,很快就被乔振山拉着给无数商界政界大佬介绍,勉强应付了几个人,乔欣兰终于在不远处的角落沙发上看到了自己找的人。

——厉寒。

他安静的品着红酒,偶尔看一眼楼梯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周围是一大片真空地带。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为了厉寒而来,但没有人敢打扰到他。

暖黄的灯光落下,他完美的侧颜落入阴影里,精致而旖旎。

乔欣兰心跳砰砰砰的加快。

她完全听不到话筒那边母亲的声音,只剩下一个念头。

一一她要这个人!

不惜一切代价!

乔欣兰端着红酒杯,慢慢的走了过去。

面前忽然落下一片阴影。

洁白的裙摆挡住了厉寒的视线,他微微抬眸,便看到面前的女人局促的拿着红酒杯。

“厉…厉爷。我是乔欣兰,昨天我们刚见过面,您还记得吗?”

乔欣兰打的一手好主意,她不信厉寒会忘记自己,只要厉寒说记得,这场交谈便会如她所愿继续下去。

届时,她在将红酒递给厉寒,对方想来不会拒绝。

然而——

面前的男人眉眼无情,十分冷酷道:“不记得。”

仿佛没看到乔欣兰错愕的表情,对方接着道:“还有事吗?没事请让开,你挡着我视线了。”

乔欣兰:“……”

作为京都有名的交际花,此时,乔欣兰完全失语。

她只能勉强勾起笑容:“厉爷是在找什么人吗?”

厉寒忽然抬头盯着乔欣兰。

一直盯的她心里发毛,厉寒这才像确定了什么,缓缓道:“你是乔欣兰?”

“乔莹在哪儿?”

乔莹,乔莹,又是乔莹!

仿佛所有人的眼里只能看得见那个疯子!

“乔莹?我也不知道啊。”乔欣兰温婉一笑。

戴惯了伪装的面具,她此刻表现得天衣无缝。

就算是厉寒也没能在她脸上看出什么异样。

她想了想,似乎勉强想起来什么,道:“我好像记得之前有人喊姐姐出去了,至于姐姐去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是么?”男人审视的目光让乔欣兰有些慌乱。

她故作镇定道:“是啊。”

“我真的不知道姐姐在哪儿。姐姐一向疯癫,谁知道跑哪儿去了,也许是去玩了。”

她说着,半撒娇道:“厉爷,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不给个面子,喝一口吗?”

红酒在酒杯里摇晃,温润的光晕一圈圈发散。

女人握着红酒杯的指节泛白。

她的野心实在太明显,厉寒甚至懒得应付,直接拒绝了对方。

乔欣兰没有气馁,再次将酒杯往前递去,对上男人漠然的眼神。

被一再拒绝,乔欣兰不但不气,反而一脸理解的样子。

“是我冒犯了。这样…”她坐在厉寒旁边的沙发上,将厉寒没喝完的红酒杯端着,往前推了推,“您喝您的,如何?”

谁也没有看到,乔欣兰指甲缝中的白色粉末在这一来一回中,落入了酒杯,很快就彻底消融。

厉寒没回她话,反而抬眸看向乔欣兰的背后:“乔振山来了。”

“嗯?”乔欣兰愣了下,往后看去。

果然,乔振山看到了厉寒,快步往这边走来。

她心里一沉。

“兰兰,我找了你半天,原来你和厉先生在这儿。”乔振山眼珠子在二人身上来回转动。

似乎在打量乔欣兰的价值。

“只是来给厉爷递一杯酒。”乔欣兰目光灼灼的看向厉寒。

在乔振山面前,厉寒总不能再不给面子。

果然,厉寒举起了面前的酒杯,淡淡嗯了一声。

喉结滚动间,那一杯红酒没了大半。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