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23章 偏心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1:58

刚走到门口,就迎面而来撞上厉寒,他第几眼就看见了厉寒身后的女孩,她缩在厉寒背后,被厉寒挡了大半,模样看不真真切切。“厉哥,这是杜家那小姐?”翁孜长皱着眉,“你真答应下来和杜家联婚啊?”“我有什么事,你在房里等我。”厉寒也没回他的问题,而已拉住乔莹的胳膊,“厉哥,这就是乔家那小姐?”翁孜长皱着眉,“你真答应和乔家联姻啊?”。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23章 偏心》精选:

刚走到门口,就迎面撞上厉寒,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厉寒身后的女孩,她缩在厉寒背后,被厉寒挡了大半,模样看不真切。

“厉哥,这就是乔家那小姐?”翁孜长皱着眉,“你真答应和乔家联姻啊?”

“我有事,你在房里等我。”厉寒没有回他的问题,只是拉住乔莹的胳膊,“送你回去,走吧。”

乔莹低着头,躲在厉寒一侧,一只手死死抓住厉寒的衣服。

厉寒垂眸,见这小疯子真的有些害怕,便不再搭理翁孜长,拉着人往车边走去。

“厉哥!”翁孜长气鼓鼓的,像个河豚。

“你干嘛非要送她,找个司机不行吗?!她可是乔家的…”

“好了。”厉寒沉着脸,“回去。”

翁孜长觉得委屈,他素来不敢反抗厉寒,只能委屈巴巴的点头:“好吧。”

他一步三回头的往别墅里走去:“我怎么觉得那个背影有点熟悉啊,她真的是乔欣兰?”

当然不是乔欣兰了。

追上来的管家道:“她当然不是乔欣兰了,她是…”

话音未落,走到车边的乔莹受了惊吓似的,头也不回的跳上车。

砰。

车门关闭的声音遮住了管家的声。

密闭空间中。

乔莹靠着车门,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她感觉自己一颗心脏差点飞出体内,整个人脱了水似的,瘫软在车里。

就差一点,差一点她的马甲就掉了。

翁孜长可是见过自己的!准确来说是自己另外一个身份!

一旦被翁孜长发现自己就是abyss,那一层层马甲就会被迅速脱掉

,在这个时间点,百害而无一利。

还好,厉寒在她装傻充愣下,还是决定带她回乔家。

厉寒上了车,车子慢慢往外行去。

就在车子刚出门不久,翁孜长突然爆发出一声长啸:“厉哥,你放下我妹!!”

看来,翁孜长已经知道自己是乔莹,他姑姑的女儿。

乔莹立刻抬头去看厉寒。

她担心厉寒会停下车。

不过厉寒像是没听到一般,眉眼冷淡的加了速。

身后的人影越来越远。

乔莹终于松了一口气,她躺在座上,有些疲惫的闭了眼。

“我靠,厉哥怎么回事啊,怎么不让我去看我妹?!”翁孜长怒气冲冲,“我爸不让我去看就算了,今天好不容易碰上,怎么厉哥也把人给我带跑了!”

管家十分头疼:“翁少爷,先生肯定有他的道理,您坐下等等先生。”

管家倒了果汁,放在桌上,翁孜长咕咚咕咚的喝完,仍旧愤愤不平:“搞什么嘛!等厉哥回来我一定要好好问问他!”

“大不了我就去乔家,看谁能拦住我!”

话虽如此,但京都谁不知道自从翁秀玲去世以后,乔家和翁家彻底闹崩,翁秀玲的父亲发了毒誓,以后坚决不再踏入乔家一步,而乔家也休想借翁家的势。

乔温两家早就水火不容。

翁孜长灌了一堆水,等了一个小时,终于等到车声,他跑出门,厉寒刚从车上下来。

被那疏离的眉眼一扫,翁孜长什么质问的话都噎在了嘴里,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她…还好吧?”

“厉哥,哥啊,你就给我说说吧。”翁孜长跟在厉寒屁股后面进了门,热情的捧上一杯水,“哥,告诉我吧。”

厉寒接了水,语气淡淡:“你来这里做什么?”

“还不是我那个师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实验室现在少人,老师就让我来找找我那神秘莫测的小师姐。”

“就为了这个?”厉寒不信,现在什么社会了,不知道手机联系?

华大不在京都,有些距离,虽说现在是暑假,可翁孜长跟着老师做实验,时间很紧,这一来一回还真不嫌麻烦。

一看厉寒质疑,翁孜长急忙道:“你是不知道我那个师姐,就像个山顶洞人,我都怀疑她没手机,根本联系不到人。”

“这次实验有些问题,听说是小师姐和老师之前做的实验,挺重要的。

我也帮不上忙,只能过来找找人。”

“再说了,我这不是听我大哥说乔欣兰好像和你要联姻,就着急忙慌赶过来,我可是答应了洛洛姐要帮她看着你的。”

洛洛姐一出,厉寒眉头便皱在了一起。

“我和她没关系。”

翁孜长小心觑着厉寒的脸色,道:“我知道嘛,但洛洛姐拜托了我,我也不能不管,再说了,洛洛姐也挺好的,又美又有能耐,听说还进国安局,厉哥,你就不考虑考虑?”

“她再有能耐也与我无关。”厉寒很烦别人把他和许洛洛掺和在一起,“如今乔莹才是我未婚妻,怎么?你想我背叛你妹妹?”

“啊?”翁孜长瞬间纠结了。

洛洛姐他很喜欢,但是乔莹可是他亲表妹。

他纠结许久,眉毛都快打结了,这才道:“那…还是算了,我会给洛洛姐说的。”

毕竟不能当小三嘛。

他也是为了洛洛姐好。

翁孜长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偏心。

“你还没给我说,为啥不让我和我妹妹见面?”翁孜长又开始生气。

“你太咋咋呼呼,我怕你吓到她。”

厉寒想起刚才翁孜长进别墅前,那小疯子忽然坐立难安,一脸慌乱,满嘴都是要回家的样子。

应该是比较怕陌生人,所以宁可回乔家那种地方也不愿意见翁孜长。

病情有点严重,他或许得和医生好好谈谈。

厉寒想着,也没有逼迫乔莹一定要和翁孜长见面,在外人看来让他们见面是好事,可对于一个敏感脆弱的小疯子来说,未必如此。

再者…

“如果让你见了她,你准备怎么做?”

翁孜长毫不犹豫道:“当然是接她回翁家了!!”

“乔振山那个狗东西,还有他家那两个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我可不能让我妹待在乔家!”

厉寒声音冷酷:“你凭什么觉得她愿意离开乔家跟你回去?乔莹一直待在精神病院的事情,翁家难道不知道吗?你就没想过为什么翁家没有派人来接她?”

“那是因为我家同乔家闹掰,爷爷发了毒誓和乔家不再往来,莹莹她毕竟…毕竟…”

“乔莹毕竟是乔振山的女儿,她体内流着乔家的血,又疯疯癫癫。乔家为了自己的面子,宁愿将乔莹送进精神病院也绝不会让她回翁家,而翁家也不愿意接一个疯子回去。”厉寒近乎残酷的将翁孜长说不出口的话补全。

翁孜长脸色煞白:“不,不是的…”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