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30章 千万别接啊,师傅!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01

女孩大学本科毕业不久,恰恰如花似玉的年龄,此刻一哭出来更是梨花带雨。这种稚气的美好的让甘永艳妒忌不己,她直接甩了一巴掌:“什么打扫清洁卫生,我看你是来特意色诱男人的,倒茶端水都会,是谁把你带进去的?”“赶快拾掇东西给我滚吧,还让那个把你带进去的狗这种稚嫩的美好让甘永艳嫉妒不已,她直接甩了一巴掌:“什么打扫卫生,我看你就是来专门勾引男人的,倒茶端水都不会,是谁把你带进来的?”。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30章 千万别接啊,师傅!》精选:

女孩大学毕业不久,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此刻一哭起来更是梨花带雨。

这种稚嫩的美好让甘永艳嫉妒不已,她直接甩了一巴掌:“什么打扫卫生,我看你就是来专门勾引男人的,倒茶端水都不会,是谁把你带进来的?”

“赶紧收拾东西给我滚蛋,还让那个把你带进来的狗东西,让她一并收拾东西走人!”

“对不起,对不起。夫人,求求你别让我走,我妈妈病重,没了这份活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会死的,夫人,求求你了,发发好心吧!”

女孩连滚带爬到甘永艳腿边,抱着甘永艳的腿苦苦哀求,但甘永艳不为所动,她破口大骂,唾沫星子飞溅。

客厅里,其他的仆人都安静如鸡。

甘永艳正骂的开心,就听楼上一声怒吼。

“甘永艳!你发什么疯?”

她抬头。

乔振山阴沉着一张脸,站在楼梯口。

“你是乔家的主母,是我乔振山的太太,我要的可不是一个只会撒泼的泼妇。”

甘永艳面色惨白:“振山,我不是…我只是喝多了酒。”

“不在家里相夫教子,跑出去鬼混什么?”乔振山冷哼一声,“半点不学好,果然是底层出身,就不能指望你。”

被这么辱骂,换作平常甘永艳早就跳脚了,但自从在酒店被乔振山暴打一顿,甘永艳对乔振山已心生恐惧,一点都不敢反驳。

“振山,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我让厨房给你煮点汤,你刚从公司回来应该也很累了。”甘永艳扭头对管家道,“还不让厨房炖点汤去。”

“不用了!”乔振山一边往回走,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今晚上我不住家里,你自己待着吧。”

“明天一早,带着你那个好女儿和我去赵家。”

“振山!”甘永艳着急忙慌的去追,结果脚碰脚,直接摔在了地上。

等她揉着腰做起来,乔振山已经收拾好东西下楼,看也没看她,扭头离开。

卧室里。

乔莹在乔振山离开书房,就放下花瓶赶紧离开,她电脑早就连上了别墅的监控,要不是乔振山突然回来,还谨慎的查看监控,乔莹也不至于如此狼狈。

她十指飞快在键盘上敲打,无数代码生成,迅速在监控中覆盖了自己的存在。

等乔振山回书房,看到的只有已经被修改过的监控视频。

等乔莹做完这一切,客厅的闹剧已经落下帷幕。

乔莹站在窗户前,看到乔振山带着电脑等东西,驾车离开。

看样子短时间是不准备回别墅了。

乔振山离开没多久,管家便偷偷敲门进来。

他看了一眼乔莹,接着长叹一口气:“小姐,我刚才还以为夫人回来了。”

“如果我不在,小姐想做什么?”管家并没有错过乔莹当时手中拿着的花瓶。

乔莹正在回消息,头也不抬道:“没准备做什么。”

管家神色担忧:“小姐,夫人已经去了,我不想您也出什么事情,乔振山就是个渣滓,自然有法律惩罚他,小姐可千万别为那种人赔上自己啊!”

“你这才刚刚成年,还年轻的很,未来长着呢。”

天知道管家看到乔莹拿着花瓶,一脸要冲着乔振山脑袋来一下的表情的时候有多么恐惧。

他真的太怕乔莹一气之下做出后悔一辈子的事。

“我知道。李伯。”乔莹神态平静,一点儿也没有当时管家看到的仇恨。

李伯擦了擦老泪:“你是不知道啊,我刚才还以为是夫人回来复仇了。”

“可能是因为我阴森森的,状似恶鬼。”乔莹一笑,露出几颗大白牙。

她合上电脑,站起来拍了拍李伯的肩膀:“李伯,钥匙给你,你好生收着。不用担心我也不用再冒险给我创造机会了。”

“夫人当年对我极好,能帮上小姐的忙是应该的。”

“就算有天大的恩情,也过去这么多年了,不值当记着。”

管家觉得此刻的乔莹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哀伤,他不知道乔莹在书房到底看到了什么,找到了什么。

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很难过。

但管家毫无办法,只能转了话题:“刚才乔振山说明早要去赵家。”

“小姐,你说乔家和赵家该不会联手了,会不会影响到您?”

乔欣兰在成人礼失了清白,丢了这么大的脸,乔振山怎么可能让人知道。

圈子里的人已经把这件事传开,但别墅众人对此并不清楚,只当成人礼出了差错。

所以管家并不清楚乔家这一趟完全是迫不得已。

“不会。”乔莹摇头,“你盯着点甘永艳,必要的时候给她透点消息。”

“听说乔振山在外面有人,连孩子都有了,是个男孩呢。”乔莹笑着说道。

管家没听说过乔振山在外面有人,但小姐说这话自然有他的道理,管家连忙点头,趁着没人离开了房间。

橘黄色的暖风温柔的在房间荡漾。

乔莹小小一个人,窝在椅子上,缓缓抱住了自己。

如果管家细致一些就会发现,乔莹同他说话的时候,眼底透着无机质的冷意,还有一丝悄然爬上的恍惚。

呼,呼一一

乔莹神经质的呼了几口气,眼前所见全是翁秀玲血肉模糊的脸,还有一声高过一声的撞击。

重临翁秀玲死亡现场,躲藏在五岁那年藏着的床底下,乔莹脆弱的神经被拨动,随之而来的是无数叠加的场景。

慌乱的脚步声,惊慌的尖叫声和躺在血泊的女人。

五岁的乔莹在混乱中无声哭泣。

她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但从五岁那年起,乔莹就放纵自己沉浸在幻觉里。

是,她有病,还病得不轻。

就在乔莹放纵自己沉浸于幻觉中时,语音聊天的声音从电脑传来。

她空洞着一双眼,无意识点了确认…

TOG基地。

别接,师傅,千万别接!

落花微雨躲在电竞椅背后,瑟瑟发抖。

他的电脑前,坐着一个眉眼如画的年轻男人,此刻,男人正戏谑的看着他,似乎极其欣赏落花微雨的慌乱。

在慌乱中,厉寒移动鼠标,落在了语音通话上,按了拨打。

别接,别接,千万别接啊,师傅!!

落花微雨双手合十祈祷。

但显然,对面并没有听到他的祈祷声。

嘟的一声,那边接通了电话。

完了。

落花微雨双眼无神的垂下手。

完了完了。

师傅这次一定会把他删了的。

这联系方式可是他死乞白赖求了几年的成果啊,呜呜呜!

他扭头,跑到了歪歪的怀里:“歪歪,求安慰。”

歪歪:“…”同为队友,并不是很想安慰呢。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