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33章 好漂亮的操作!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02

魔域地图并不很适合游牧人,里面有许多小怪纠缠,并且lvl中,步入魔域地图的游牧玩家都要被缩减一定的属性,不高,但在游戏对局中有时候候也很致命性。对于一个游牧人来说,也可以选择魔域地图,也可以说充满自信到狂妄自大。乔莹摆一摆手:“就竞技场。”竞技场堪称是最公正的一对对于一个游牧人来说,选择魔域地图,可以说自信到狂妄。。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33章 好漂亮的操作!》精选:

魔域地图并不适合游牧人,里面有许多小怪纠缠,而且lvl中,进入魔域地图的游牧玩家都会被削减一定的属性,不高,但在游戏对局中有时候也很致命。

对于一个游牧人来说,选择魔域地图,可以说自信到狂妄。

乔莹摆摆手:“就竞技场。”

竞技场可谓是最公平的一对-pk,所有玩家属性都会被竞技场提高或削减,保证双方属性在一个层次,全凭技术。

她说着,用丁灵的账号,加了对方好友。

“你倒是自信,希望等下别死的太惨。”男孩不屑的点开竞技场,选择游牧人。

十几秒钟后,对面也选好了英雄。

男孩看到乔莹选择的英雄,噗嗤笑出声:“还没打就放弃了?”

“陷阱师?你以为你是落花微雨?”

“这傻子选什么陷阱师啊,他是不想赢了吧?”阿尚还正生气呢,被小谷一把捂住嘴。

“靠,小谷你干嘛,松开!”

他掰开小谷的手,头一抬,表情愣住:“…经理?”

刘井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两个人:“看你这样子,输了?”

“连个小屁孩都打不赢,就这还想打职业?怕是连城市赛都赢不了,滚回去加训。”刘井毫不客气道。

阿尚还有梗着脖子反驳几句,结果看到了刘井身侧的男人,火气顿时熄灭了。

立刻夹着尾巴拉着小谷往回走:“经理,我这就走,这就走。”

说着,还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男孩的屏幕。

呜,想知道结局。

刘井没理会两个人,看着屏幕道:“这游牧走位确实不错,虽说不出名,但应当也是个大神,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拉到战队里。”

他像个男妈妈一样忧愁:“这次城市联赛参与的战队可不少,能耐的更多,阿尚他们还是稚嫩了些,唉。”

厉寒语气懒散:“楚家小公子,楚歌。”

刘井:“什么?”

“他。”厉寒指着楚歌的背,“楚家小公子是不会进别人战队的,放弃吧。”

“他就是楚歌?”刘井听过这个名字。

楚家一共两个公子,结果都一头栽进游戏里,谁劝都不行,伊菲好歹拿了个冠军,愣是得不到楚家人一句好话,还放话以后都不准回楚家。

楚歌就更别提了,楚家人放弃了伊菲,把楚歌往继承人方向培养,结果这个儿子还是跑偏了。

要不是能力不够,楚家人可能都想把联盟收购了,然后杜绝楚歌打电竞的可能。

眼看着联赛即将报名,现在的楚家可谓是严防死守,不给楚歌一丝可能。

“唉,可惜了。”刘井说着,惊呼了一声。

屏幕中。

陷阱师的血量忽然下降了一大半。

楚歌自信的勾唇:“喂,这还只是个开始哦。”

鸭舌帽下,乔莹好看的薄唇轻抿:“当然。”

这只是个开始。

游牧人和陷阱师的技能有些类似。

游牧人可以通过宠物的伤害对敌人叠加隐性印记,也就是宠物仇恨值,这种印记不会出现,等大招使用出来的瞬间,印记的恐怖才会展现出来。

被大招复生的宠物会攻击仇恨值最高的敌人,那一瞬间的爆发足以让对手陷入绝望。

之前的火法就是死在了自己的不谨慎上,让宠物在他身上拉满了仇恨值。

而陷阱师则是通过陷阱布置,叠加伤害,比游牧人的操作更难一些,因为陷阱是死的,如果不是拥有极高的预判,一个陷阱师可能一场pk中连两次连续伤害都触发不出来。

三只,四只…

楚歌计算着宠物数量,在最后一只宠物倒下的瞬间按下了大招。

“拜拜。”他轻轻勾唇。

忽然,笑容僵硬在脸上。

陷阱师居然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血!

楚歌善于计算,将对方的血量牢牢把控在心底,然后给对方希望的同时,又给予对方沉重一击。

在他的计算中,这个大招的伤害一定可以贯死对方。

但…

陷阱师活得好好的,血量还不如之前掉的多!

“仇恨值不够?怎么可能?”楚歌疑惑的皱眉。

宠物的仇恨值应该够了的啊,他眉头一跳,除非对方不知不觉躲了他一大半宠物的仇恨值。

可是,这怎么可能?!

这种手法,哪怕是落花微雨来了也不可能做到。

乔莹好整以暇的解释:“你似乎忘记了,我是陷阱师。”

楚歌这才发现宠物的身上大多数都有陷阱师的陷阱印记。

触发陷阱死亡的宠物仇恨值不会落在陷阱师身上!

他惊恐的发现,对手远比自己想象的厉害。

那个陷阱师的走位滴水不露,总是能够险而又险的避开自己宠物的攻击,把他的宠物引到陷阱中。

变态吗?

楚歌打了个哆嗦,要不是指定技能无法躲避,楚歌甚至怀疑对方要把自己所有的技能都躲过去。

他沉了眉眼,双手捏着键盘,操纵着屏幕里的角色,呼吸慢慢放轻。

不知不觉中,楚歌已经处于劣势。

乔莹坐直身体,轻声提醒:“该我反击了哦。”

男孩声音清冽中带着些许戏谑,鸭舌帽下眼睛微微弯起。

厉寒目光本来在楚歌身上,听到这话,忍不住看向楚歌对面的男孩。

他五官尽数隐藏在鸭舌帽下,厉寒打眼一看,只能看到他被骨头撑起的外套。

很瘦,有种形销骨立的瘦弱。

后背的蝴蝶骨像翩翩欲飞的蝶,将衣服撑出了一个漂亮的形状。

或许是为了方便游戏,男孩衣袖挽着,露出了一节白嫩瘦削的手腕,腕关节骨头微凸,线条起伏流畅,白皙且骨节分明。

修长如玉的指在键盘上翻飞跳跃,厉寒感觉自己恍惚中听到了音乐声。

这是一双比起打游戏更适合弹钢琴的手,漂亮又矜贵。

“嗬,好漂亮的操作!”刘井眼睛一亮,忍不住夸道。

厉寒抬头,屏幕上游牧人的血量骤然到了濒危线。

男孩悠哉悠哉的按下大招。

陷阱师语音在爆炸声中响起:“踩坏了陷阱可是要赔偿的!用你的命吧!”

楚歌已经十分小心翼翼,可是对方比他想的还要厉害许多,他从未发现原来陷阱师能这么克制游牧人。

他不立刻击杀对方,更不秀那些天花乱坠的操作,只是运用平常的走位,不断摆放陷阱。

游牧人的血量慢慢的下降。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