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41章 没有一天清净日子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06

乔莹再次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电脑响了一声。丁灵给她发了个新邮件。邮件里是一段监控录像。十分的非常清晰。丁灵的消息随着而至:我了弄到了监控录像,下面要怎么做?QY:不急,一步一步来,下一次我自己一次出手就行,你别被意外发现了。上一次生日宴丁灵带了波节奏丁灵给她发了个新邮件。。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41章 没有一天清净日子》精选:

乔莹再度躺在床上,刚刚闭上眼,电脑响了一声。

丁灵给她发了个新邮件。

邮件里是一段监控录像。

非常的清晰。

丁灵的消息随之而来:我已经弄到了监控录像,接下来要怎么做?

QY:不急,一步一步来,下次我自己出手就行,你别被发现了。

上次生日宴丁灵带了波节奏,要不是乔振山几人被厉寒搞得焦头烂额,怕是要怀疑到丁灵身上。

丁灵:放心吧,查不到我身上,你在乔家,做事到底没我方便。

丁灵:不过你怎么非要回乔家,束手束脚的,还不如听我的早点离开。

QY:离得太远不好监视他们。乔振山太过小心,窃听器一类的监听设备不好放在他身上。而且,我还有些东西没拿。

比如被乔振山遮遮掩掩的书房里的小房间,哪里都是她母亲留下的东西。

以前是没能力,现在她要让她母亲干干净净的离开,一点东西都不给那个男人留。

乔振山只会脏了她母亲轮回的路。

丁灵:行吧,那你小心行事,乔振山最近被打压的很惨,估计有些慌了。

QY:这还只是开始。

丁灵:关于遗嘱的事情,需要我给你找个律师吗?

QY:不用,我有认识的。

丁灵也没问对方怎么会认识律师,确定乔莹不需要帮助后就退出了聊天页面。

黑暗中,屏幕的微光打在乔莹面无表情的脸上,衬得她神色阴沉诡谲。

确实没有人在打扫自己,乔莹躺回床上,唇角微微勾起。

所有的剧情已经写好,乔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乔振山最后震惊崩溃的模样。

如果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这个看不起的疯子女儿在背后往前推,那表情一定……

非常好看。

啊,真是迫不及待了。

咚咚咚。

厉寒抬手敲门。

“来了?”包间门打开,和翁孜长七分相似的脸露出来,男人模样要更成熟稳重些,此刻,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还好你来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翁刑挪开身体,露出包间里另外一个人。

是一个穿着穿着白色长裙的女人,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五官精致,楚楚动人。

女人撑着下巴坐在沙发上,手边放着喝了一半的威士忌,旁边还放着几个空杯子。

听到开门声,她仰起头,似乎是喝迷糊了,揉了揉眼睛呢喃:“我这是醉了吗,怎么都出现幻觉了,居然看到厉寒哥哥了。”

翁刑走过去,把人从沙发上扶起来:“不是错觉,真的是厉寒。”

他拖着女人往前走了几步,走到厉寒面前:“哝,人交给你了。”

“……你知道我来不是为了接她的。”厉寒有些烦躁的往后退了一步,略过女人,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你着急忙慌喊我过来就是为了她?”

“厉寒哥哥,真的是厉寒哥哥?”女人推开翁刑,踉踉跄跄的往厉寒身边走。

她喝多了酒,脚下趔趄。

径直往厉寒身上摔去。

旁边就是茶几。

厉寒拳头捏了又捏,在人靠过来时,把人推到沙发上,自己迅速起身,挡住了茶几一角,避免对方磕到,同时也防止自己碰到她。

“还说你不喜欢?”翁刑挑眉,劝他道,“我知道你生气她之前出国的事情,但人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就别生闷气,有什么话说清楚就行。”

“我说了我和她……”

正说着,女人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厉寒的手腕,表情迷糊又委屈:“厉寒哥哥,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你是不是生我的气?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我进了国安局,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三年前伤了你的那个人是谁吗?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抓到他的。”

她声音隐隐有哭腔,梨花带雨的样子看的人无比心疼。

翁刑道:“你恨她出国不告诉你,但她说到底也是为了你,三年前你就跟魔怔了一样,要不是洛洛出国,你还回不了神,我都以为你要疯了……”

三年前……

想到三年前发生的事情,厉寒表情瞬间沉了下去。

他当时状态的确不好,但这一切和时洛有什么关系?

“当初的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好转也和时洛没有半毛钱关系。”

翁刑:“就算是这样,时洛也是时伯父的女儿,我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她现在这样,你送她回去总行吧?”

又是青梅竹马….

他大了时洛几岁,算个屁的青梅竹马,怎么天天都有人在他耳边逼逼叨叨。

厉寒最烦别人把他和时洛扯在一起,从小到大,他就没有一天清净日子。

厉寒眉心的焦躁已经快要压抑不住。

“我是不会送的,要送你去送。”

他扯开时洛抓着自己手腕的手,厌恶的握紧拳头:“我先走了。”

沙发上,装醉的时洛心里咯噔一跳。

不行,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自己可是专门为了厉寒回来的!!

时洛立马起身,装作醉酒不知事的样子,一把抱住厉寒。

“厉寒哥哥,别走。”

“厉寒哥哥,你不是想找到那个三年前伤了你的人吗?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国安局已经查到了他的线索。”

“厉寒哥哥,我……唔。”

厉寒本准备推开她的手,骤然放在了时洛的脖子上,他面沉如水的掐着女人的脖子:“你说什么?”

女人仰着头,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几个气音:“他…出现了。”

“不可能。”厉寒深吸几口气,将自己从震惊的情绪中扯出,他松开手。

“时洛,你没必要用这个来骗我。”

他早就派人盯着那个地点,那个人已经三年没有再出现过,就算真出现了,他也会知道。

“咳咳咳……”时洛艰难的咳嗽了几声,“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是他的确出现了,定位就在京都。”

“我没必要骗你的,厉寒哥哥。”

“我知道你在找他,我们的人也在找他。要不是三年前他在工nferna L伤到你,你也不会从国安局退下,这次我们一定会捉住他!”

厉寒没说话,往后退了几步,嗤笑的看着时洛神色清明的双眸:“所以,这就是你骗我来这里的理由?”

“翁刑,她如此拙劣的演技也能骗到你,你或许该去进修进修,省的下次连翁家也赔进去。”

翁刑:“……”他就是想凑合两个人而已。

“得,我先出去,不打扰你们。”翁刑退出包间,关上门。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