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44章 恐怖故事看多了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07

同一时间。首都第二精神病院。最破落阴森森的小楼里,拐角深处的房间亮着很微弱的光。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手指在键盘上急速敲击。的话有人进去就会意外发现这个房间了被完全改造后成了大型的监控室。但也没人会进去。所以这里关着最非常危险的精神病人。此时此刻。最中央的屏幕首都第二精神病院。。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44章 恐怖故事看多了》精选:

同一时间。

首都第二精神病院。

最破败阴森的小楼里,拐角深处的房间亮着微弱的光。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孩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打。

如果有人进来就会发现这个房间已经被完全改造成了大型的监控室。

但没有人会进来。

因为这里关着最危险的精神病人。

此刻。

最中央的屏幕中心,停放着一个小小的对话框,男孩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输入密码,进入聊天室。

匿名:来新人了?

匿名(Y):嗯,挺帅的一个小男孩。

匿名:男的?挺好,什么时候带过来看看。

匿名(Y):等事情了了。

匿名:也行,我都快待的发霉了,这次事情结束我一定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楚歌看着这段对话,心里惴惴不安。

自己该不会真的进了什么恐怖组织了吧?感觉像是买卖人口的。

还带过去看看?看什么?验收他这个货物吗?

他忍不住打断二人对话:那个……您现在不能出来吗?我……我可以在我学校门口等你们!

在学校门口他们应该不会胆大的把自己抓走吧…

匿名:目前不行。放心,很快就能见面了,我听Y说了,要打比赛。不会耽误你们的时间。

匿名(楚歌):什么地方啊,怎么跟监狱似的?

男孩扶着眼镜框,羡慕的朝着窗外看去。

精神病院的房间就像是监狱一样,只在最上面的墙壁上开了很小的一个窗户,白天只有一束光从窗户透进来,他不好改造的太过分,为了隐蔽,这间房子比改造前还要阴暗。

可不就是个囚禁人的监狱么。

不过现在小师姐离开,他待下去也没必要,师傅交代的任务结束。他终于能和小师姐出去玩了。

想到这里,男孩忍不住弯了弯眼睛,眼睛里盛满了笑意。

另一边。

见无人回复,楚歌咽了口唾沫,眼前一阵发黑。

一一完了,好像真进贼窝了。

能后悔吗?

乔莹没给他后悔的时间,淡定道:楚歌,我给你个号码,对方叫田今,我们另外一个队友,你可以先和他交流交流感情。对了,他还没确定要来,就劳烦你上上心了。

匿名(楚歌):……哦。

怎么有一种培训班拉人的既视感,他们小队这么凄凉的吗?

楚歌还想多问几句,屏幕上的聊天框忽闪下,消失不见。

电脑屏幕还原到猎人OL的页面上。

看着屏幕上的角色,楚歌忽然有种时间静止过的错觉。

乔莹:17325806xxx

是田今的联系方式。

他摸了摸鼻尖,在怀疑和犹豫中,拨出号码。

夜晚。

十一点三十分。

首都第二精神病院外,几声窸窸窣窣的声从院子里掠过,巡逻的护士停下脚步,奇怪的看了一眼院子外的树林,迷茫的问身边的人。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没?”

旁边的护士用手电筒扫了一圈。

没有人。

唯独月光下树影婆娑,高墙上倒映着张牙舞爪的树影,风一吹,树影摇动,更显得诡异。

“没什么东西啊,你是不是恐怖故事看多了?早就让你把那些恐怖书给丢掉,我真怕哪天扎针时你脑补受惊,给病人扎错地方。”

“你怎么知道我爱看恐怖小说的?”第一个说话的护士再度看了一眼院子里,皱眉,“应该是我听错了,快到时间了,赶紧走吧。”

“不去那边?”护士手电筒一扬,落在远处低矮的楼房上。

“打住!就算你是无神论者最好也别去那个地方,我给你说,那里精神病可不像你白天在这边病房看到的这样。哪里的人有暴力倾向,几年前还捅死了一个医生。”

护士叹了口气:“可惜是精神病,都不用坐牢。”

“是么……”

“是啊,小谭你刚来,不清楚这事。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就听说那医生也没什么医德,好像电击过病人。”

“这样啊。”小谭点点头,跟在说话的护士后面,“孙姐,时间到了。”

“走走走,可算是到时间了,赶紧休息去。”名为孙姐的护士跑着走了两步,见小谭还落在后面,不知道在看什么,立刻抓着人的胳膊,“快走啊,看什么呢,平日里不是挺积极的么?”

“这就走。”

“你也就是新来的看啥都觉得新鲜。”孙姐捏了捏小谭胳膊,“你这胳膊怎么好像瘦了挺多的。”

“最近减肥。”

两个人说着话,挪到了主楼,很快就走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挺大,就是东西不多,灯一关什么都看不到。

“小谭,我去开灯。”

她手刚伸出去,就被小谭挡住:“我来吧,赵姐。”

昏暗的房间里,孙姐并没有看到小谭床铺底下多了一道躺着的身影。

一一那道身影和小谭的一模一样。

小谭的床铺就在灯的旁边,孙姐并没多想,转身准确无比的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床铺,躺在床上:“怎么还不开灯?”

“这就开了。”小谭手按下灯。

同一时间,她脚动了下,床铺下昏睡的人被她踢到了最里面。

高剂量迷药状态下,那人完全没有清醒。

孙姐实在是累了,头一沾枕头,眼睛瞬间闭上,只凭借一股气同小谭说话:“总觉得眼皮一直跳,要出什么事似的,不管了,睡觉睡觉,天塌下来也和我没关系。”

没关系吗?

小谭……准确来说是假扮成小谭的乔莹摸了摸耳朵上的隐形耳麦。

那边刺啦响了几声,变声器的声音从耳麦传过来:“那群人好像在精神病院找什么东西,大半夜的像一群老鼠忙活起来,现在正在3楼后面钻洞。

“继续盯着他们。”乔莹压低声道。

“放心吧小师姐,在咱们地盘上撒野,爷爷我让他有来无回。”

什么爷爷?

谁教他的!

小师姐乔莹瞪大眼睛,要是让师傅回来,岂不是又得怪自己没教好小师弟。

她眯起眼:“等出了院,我给你找个学校。”

小师弟:“???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惩罚我!”

“小师姐,好师姐,你忘了吗?我要给你打比赛的,有我们两个在,那必定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学校我哪有时间去嘛~“

小屁孩尾音软软的撒娇,乔莹多了个哆嗦,想起来某人,鸡皮疙瘩颉时冒了出来:“男子汉撤什么娇!乖乖监视你的人去!”

“好嘞。”监控室里,男孩卸下眼睛,揉了揉发涩的眼睛,接着戴上眼镜看向屏幕。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