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52章 他一心只想报仇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10

他直起身体:“走吧。”莎拉等人赶快跟进,时洛坠在最后面,看了几眼昏迷不醒的小谭,心里突然间涌上一阵焦躁。逐一她是也不是忽视了什么?的话那个易容术的女人真的是abyss,为什么厉寒情绪会如此波澜不惊。不对,想起厉寒破天荒的询问和一路进一步加快的脚步,时洛确艾丽莎等人赶紧跟上,时洛坠在最后面,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小谭,心里忽然涌上一阵不安。。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52章 他一心只想报仇》精选:

他直起身体:“走吧。”

艾丽莎等人赶紧跟上,时洛坠在最后面,看了一眼昏睡不醒的小谭,心里忽然涌上一阵不安。

一一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如果那个易容的女人真的是abyss,为什么厉寒情绪会如此平静。

不对,想到厉寒破天荒的询问和一路加快的脚步,时洛确定对方心情并不平静。

但……

和她想的不一样。

厉寒应该是恨abyss,可为什么她在厉寒眼底竟看到了淡淡的落寞。

一路走到精神病院外,分开的时候,厉寒扭头:“这次的任务为什么会分到刺刀?”

通常只有很特殊的任务才会分配到刺刀小队。

或者,和国安部危险人物榜单有关的任务。

艾丽莎纠结半天,摇头:“老……呸,厉先生,我只能告诉你,确实和地狱街有些关系。”

“不过我们谁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找到S的和疑似abyss的踪迹。”

地狱街……

天光微亮。

京都,国安总部。

“真的?你真要归队?!”霍文锦示意众人安静,接起电话,随即惊讶的开口。

那边传来淡漠的一声:“只是申请了解此次刺刀小队的任务内情。”

霍文锦表情瞬间垮了:“真不准备回来?是因为身体原因?以你的头脑,哪怕身体未曾痊愈也完全可以胜任刺刀小队队长一职,厉,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

“至于刺刀小队本次任务……”

精神病院发生的事情,艾丽莎已经打了报告给他,着重强调了精神病院。

另外一股势力。

“我知道你是为了abyss才想要加入本次任务,但厉寒,且不说那个人是不是真正的abyss,就算是,也和我们本次任务没有任何关系。

“疯狗的人已经基本被抓,这次任务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吗?

厉寒不信。

他知道霍文锦的意思,除非自己归队,否则不可能给自己参与任务的权限。

这是规矩。

厉寒垂眸:“刀疤还没有找到,您确定这次任务结束了吗?”

“一个刀疤而已,翻不起什么风浪。”霍文锦叹息一声,“厉寒,不要太过于执着过去,否则一辈子都不会从心魔中走出来。”

心魔?

厉寒冷笑一声:“就算abyss再神秘,有你们国安部出手,他不可能一直躲下去。领导不同意我找人,到底是为什么?”

“难不成……国家和他联手了吗?”

“怎么可能!他可是地狱街的人。厉寒,不要胡说。”霍文锦警告道,“总之你一日不选择归队,就与我们国安部毫无关系。”

“那换个话题吧。”厉寒本来就没想着对方答应自己,“时洛为什么能进国安部?我可不知道国安部选人这么的水了。真的是时老爷子的原因?”

啧。

这孩子怎么问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霍文锦都不知道该夸他还是骂他。

“三年前,时洛进了国安部,为什么正好是三年前?”

厉寒步步紧逼,声音冷厉。

霍文锦捏着手指上的大扳指:“厉寒.时洛进国安局确实和三年前的事情有关。”

三年前。

厉寒父母执行任务双双死在地狱街,不久后,厉寒带领的刺刀小队作为前锋,率先冲入地狱街。

凭借满腔恨意,厉寒在尸山骨海里拼杀。

那时候他一心只想报仇。

一直到前不久遇到已经加入国安部的时洛,厉寒才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当年在地狱街,时洛出现过!

为什么没有加入国安部的时洛,会在那样一个敏感的时候,出现在地狱街?

又为什么,她能力一般却能进入国安部?

他父母的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事?

厉寒看着挂断的电话,眼尾渐渐染上了红痕。

厉寒将电话丢进兜里,神情沉沉。

“疯狗,abyss,S……”

这些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时间线往前拉。

精神病院中,刀疤男从二楼窗户落下,顺着早就定好的逃跑路线,通过地道,顺利出了精神病院。

阴暗的巷子里。

确定此处没有监控器,刀疤男咬着衣服,将胳膊上的玻璃碎片拔了下来。

“嗯……”他闷哼一声,撑着墙壁站起来。

刚准备离开,胸口一疼,眼前黑暗席卷而来。

哗啦。

刺骨冰凉的一桶加了冰的水倾倒而下。

刀疤男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个未开灯的房间,外面是深夜,所以房间里并不明亮,他只能隐约看到自己面前有个人。

“你……你是谁?”

“你们为什么要去精神病院,是为了找什么东西?”

男声喑哑,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奇怪。

刀疤男凭借多年经验,很快就判断出面前坐在椅子上的人,用了变声器。

“什么东西,我不懂你的意思。”刀疤男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嘴倒是挺硬。

“绑匪”并不生气,反而淡淡的笑了一声

“如今我为刀俎,你为鱼肉。如果不乖乖的,你知道有什么样的下场吗?”

“劳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有本事你就弄死我,杀了我你可就永远都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

尽管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既然他想知道自己的目的,一定不会轻易杀了自己。

刀疤男很自信的想,他可以以此和对方谈条件。

“这样啊……”“绑匪“默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紧接着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同时另外一个人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这个后出现的人身形要比椅子上坐着的人高大一些。

他沉默的走近,接着堵住了刀疤的嘴,双手扣紧了刀疤男的四肢,似乎是为了不让刀疤挣扎。

很快,之前从椅子上离开的人走过来。

随着越来越近的距离,刀疤男看到了对方隐藏在黑暗中的双眼,那是一双极冷的双眸,看人时像看一件物品,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一块白色的滴着水的桑皮纸出现在对方手中。

“你知道古代有一种刑法吗?叫做贴加官。说的是把浸湿的纸一张又一张扑倒犯人的脸上,很快,犯人就会窒息而亡,杀人也不留痕迹。”

他声音冷冷淡淡的,宛如情人间的呢喃,分毫没发觉自己嘴里说的话有多么的令人惊悚。

“你……”刀疤男妄图挣脱绳子束缚。

但他全身发软,即使没有这个按着自己的人,他也没办法自己挣脱束缚冲出去。

“不!”

啪。

一张桑皮纸贴在刀疤男脸上。

窒息感陡然传来,刀疤男控制不住的挣扎。

对方停也没停,又是一张。

等贴到第五张的时候,疯狂挣扎的刀疤男已经不动了。

“绑匪”揭开桑皮纸。

刀疤男脸色发白,直翻白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人宛如从水中捞上来似的,面皮发肿发白。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