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53章 又傻又疯又单纯的女孩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11

“安心,我等你。”“绑匪“的声音让刀疤男打了个浑身哆嗦。他艰苦的呼吸着,天就怕地就怕的表情整个崩裂。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等刀疤男缓过气,“绑匪”再次将打湿的桑皮纸贴在刀疤男的面上。如此第四次时,刀疤男再看见帖上去的桑皮纸,整个人了是战战他艰难的呼吸着,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整个龟裂。。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53章 又傻又疯又单纯的女孩》精选:

“放心,我等你。”“绑匪“的声音让刀疤男打了个哆嗦。

他艰难的呼吸着,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整个龟裂。

不…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等刀疤男缓过气,“绑匪”再度将浸湿的桑皮纸贴在刀疤男的面上。

如此第四次时,刀疤男再看到帖上来的桑皮纸,整个人已经是战战兢兢:“别,别!!”

“……我说,我都说。”

“说吧。”“绑匪”声音温柔。

“我们是为了地狱街的传承而来。三个月前,我们抓到了天问,从他嘴里逼出了传承戒的下落,就在京都第二精神病院的紫薇花树下。”

“不过我们并没有在紫薇花树下找到传承戒,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刀疤男苦笑一声。

“逼问?”乔莹啧啧称奇,“那老头子精的像猴子一样,能被你们这群废物抓到?而且你们怎么确定他的身份的?”

什么叫废物?

刀疤男气愤又不敢反驳。

“天问和洛德桑家族对上了,洛德桑出动了不少人追杀他,我们……我们刚好帮了他。”

“帮了他?我看是捡漏吧?”抓着刀疤男的男人撇撇嘴,“真是废物,也就能做点捡漏的事了。”

刀疤男:“……”

什么叫捡漏,那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天问现在在哪儿?”

“跑了。要不是他偷偷跑了,我们也不至于自己去找东西,肯定要把他带着。”刀疤男说完,双手摆了摆,“现在可以放了我吗?”

“谁说我要放了你的?”

阿野看着昏迷过去的刀疤男,松开抓着他四肢的手:“小师姐,这个人怎么搞?”

“当然是送警察局了。”乔莹笑眯眯道,旋即沉了双眸,“师傅那老家伙,在境外也省点事,传个话搞得这么麻烦。就不怕真被他们找到传承戒……”

“有我在,就算他们找到了也不可能拿走。”阿野拍拍胸脯,“小师姐,看来我们要回去一趟了。”

精神病院。

紫薇花树下。

乔莹望着已经被翻开的泥土。

“啧,来迟了一步。”她伸了个懒腰,“就说臭老头不靠谱。”

“我去看看是谁挖走的。”阿野拉着乔莹往精神病院深处走去。

刚刚发生了恐怖袭击,精神病院专门增加了一批警卫,但阿野和乔莹非常精准的避开了所有人,到了监控室。

阿野望着屏幕,一秒一秒的往前拉时间,很快,他停下动作,眯起双眼。

“小师姐,这个男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厉寒。”

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7:3 0分。

看来疯狗那些人被抓不久,厉寒就又重新回了一趟精神病院,意外找到了埋在紫薇花树下的东西。

“厉寒……好熟悉的名字。等等,这不是小师姐你的未婚夫么?”阿野用一种挑剔的目光打量着厉寒,“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小师姐,你可别被这些狗男人骗了,什么未婚夫不未婚夫的,女人就要搞事业!”

“……一小屁孩管这么多事。”乔莹冲着阿野脑门就是一下。

阿野捂着脑门:“小师姐。准确来说你比我还小!要不是师傅只认你,我就是你师兄了!”

乔莹没理会他充满怨言的发言:“既然东西被他拿了,算了,我们走吧。”

“算了!!?小师姐,你不能因为他是你未婚夫就算了啊,那可是传承戒!”阿野痛心疾首,“小师姐,你不能恋爱脑呜呜呜。”

“别皮。”乔莹扶额,“放心吧,传承戒不在那里,我只是想看看……”

“算了,走吧。”

乔莹率先离开,阿野跟在后面嘀嘀咕咕:“那传承戒在哪儿?”

没有人知道传承戒是什么东西。

虽说叫传承戒,但也可能是一枚玉佩,一把奇特的刀,或者是更奇怪的东西。

紫薇花树下只有自己的东西,乔莹偶尔会看看,如果真有传承戒,她比任何人都会发现的更早。

臭老头说传承戒在紫薇花树下,只有一个可能。

一一那玩意,在自己身上。

疯狗那群人不明白紫薇花树一侧的东西和自己有关,自以为找到了一些废物,殊不知答案就在那些东西身上。

时间拉回现在。

深夜,厉家别墅。

书房桌子上放着几张照片,还有已经泛黄的书信,信上,刚刚学习写字的孩子写的歪歪扭扭,并不好看。

是日记,时间是十五年前。

厉寒伸手,翻开了日记的第一页。

2 0 2 0年9月2 0日,大雨。

妈妈,今天我搬了新的家。

这里有很多的人,穿着白衣服的,蓝白衣服的,还有穿着公主裙的我。我想你了。

2 0 2 0年9月2 5日,阴。

他们收走了我们裙子,说我不配。

妈妈,我想找你,但他们说你不在了。

嗯,我知道,你不在了。

2 0 2 0年10月II日,阴雨。

她来了。

好痛啊。

想哭,不能哭,我好怕。

2 0 2 0年10月15日,大雨。

她又来了。

这次我很乖,就是周围很黑。

这个“她“一共来了小半年,每一次都似乎给写日记的孩子带来了巨大的折磨,或者是身体上,或者是精神上。

一直到次年1月15日,“她”才没有再出现在日记中。

2 0 2 1年1月15日,大雨。

嘻嘻。嘻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

妈妈,你开心吗?等我哦。

从2 1年1月15日开始,日记上就是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符号,还有诡异的嘻嘻嘻。

写日记的孩子,像是忽然中了邪,说的话也开始颠三倒四,最多的还是妈妈二字。

厉寒看完最后一篇日记,合上本子,将桌面上的照片拿了出来。

照片是女人温雅娴静,怀里的小女孩穿着漂亮的公主裙,正吃着棒棒糖,肉嘟嘟的小脸蛋上,眼睛弯的像一轮新月。

小女孩眼角那一滴红痣鲜艳欲滴。

一一乔莹。

怪不得写日记的小女孩从一月份就开始颠三倒四。

受母亲死亡的打击,又被送进精神病院和一群精神病待在一起,还被那个“她”不断欺凌侮辱。

在一月份后,乔莹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

成了他如今看到的那个又傻又疯又单纯的女孩。

厉寒心里有些不适,他将照片和日记通通丢进抽屉里上了锁,接着走向落地窗前。

外面一轮明月挂在半空。

底下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霓虹灯亮的繁华都市。

在这个异常繁华的都市里,有无数的人,生活在无尽地狱。

厉寒忽然觉得,有这么个未婚妻,其实也不错。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