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62章 暴力倾向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14

乔莹上了楼,还没找到了丁灵,抢先在阳台看见了抽烟的田今。男孩戾气未消,眉梢眼底都是怒火.被死死地压制住在烟雾袅绕之间。“草!”“才太大的人,说什么脏话?”田今吓了一跳,一抬起头,乔莹逆着光走来,带着黑色口罩,口罩下的眼眸漠然。他下意识熄了烟,无措男孩戾气未消,眉梢眼底都是怒火.被死死克制在烟雾缭绕之间。。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62章 暴力倾向》精选:

乔莹上了楼,还没找到丁灵,率先在阳台看到了吸烟的田今。

男孩戾气未消,眉梢眼底都是怒火.被死死克制在烟雾缭绕之间。

“草!”

“才多大的人,说什么脏话?”

田今吓了一跳,一抬头,乔莹逆着光走来,带着黑色口罩,口罩下的眼眸淡漠。

他下意识熄灭了烟,无措道:“我……我只是心里烦。”

乔莹走近,站在田今身侧:“因为这几日多输了几把?”

“不是。”田今摇头,“我们配合的太差了。这样的配合到电竞场上,只会被打的头破血流,不会晋级。”

“可是正因为你们配合不好,才需要这些日子的练习,如果一开始就配合的十分默契,那岂不是开挂了?”

“猎人OL初次登上电竞的舞台,往年不是没有城市赛,但今年需要从城市赛里挑选最优秀的几支队伍,组成真正的电竞队伍,征战沙场。”

“你想要站在正式的舞台上,不是那么简单的。”

乔莹从口袋掏出一个糖,自从住到厉家,糖果她就没断过,这玩意儿她不喜欢吃,厉寒不在的时候,她会装起来。

兜里刚好装着几颗。

乔莹把糖果放在田今的手心:“电竞需要勇气和冲动,但过分的急功近利,只会影响到自己本身。田今,你需要学会相信你的队友。”

田今拿着糖的手攥紧,没有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乔莹手机叮的一声响。

一一乔振山喊我去江云别墅。

江云别墅?

乔莹表情僵硬在脸上,旋即,攥紧了手机。

“发生什么事了?”田今从未看到乔莹这个样子,眉目阴冷,像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魔,带着对人间的无限恨意。

“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在这待着。”乔莹道。

就算Y神不说,自己也不可能跟着她出去啊。

这话说的真有些古怪。

田今心里陡然升起一阵不祥的预感,他灵光一闪:“是我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只有和自己有关,乔莹才会专门吩咐这么一句话,不然实在没有必要。

“不……应当是我想错了。”

江云别墅。

夜色已深,别墅被笼罩在漆黑的夜幕下,没有灯光,像一栋死宅。

小野猫从草丛跑过,被别墅里一声尖叫惊到,突然消失不见。

血腥味在别墅的卧室里弥漫。

女人蜷缩在角落,身体不断的颤抖:“不,不要。”

一只大手把她头发抓住,使劲往外一扯。

女人疼的大叫。

“啊一一”

啪!!

一个巴掌落下,乔振山一手揪住田悦的头发:“臭娘们,叫什么叫!我打你是你的幸运,懂吗?”

“房子,车子?你配吗?”

田悦头发被揪着,脑袋往后艰难的仰,眼泪不断往下流淌:“乔…乔总,放了我,放了我吧。”

令人作呕的酒气从男人嘴里吐出,乔振山醉醺醺的靠着田悦:“放了你?”

“好,好啊。”

田悦还未松一口气,胳膊再度被拉了起来。

男人和女人体型相差过大,田悦完全就像一个小鸡崽,被他提溜在手里,接着丢在床上。

旋即,男人按住她乱动的身子,田悦恐惧的直往后躲,但乔振山的力气实在是太大。

她躲避的动作惹怒了对方。

乔振山手一伸,从抽屉里掏出一根特细的鞭子,狠狠地往她身上抽。

“啊,不……好痛,不要……”

“求求你,放了我吧。”

“乔总,别打了,好痛,好痛。”

田悦后悔至极。

她没想到乔振山居然有暴力倾向。

一进别墅就被乔振山控制住。他喝了酒,酒精上头,动起手来又狠又毒.就挑着最疼的地方打。

会死在这里吗?

田悦绝望的想。

但折磨其实只是刚开始。

乔振山深谙虐待此道,选用的道具抽下来极疼,但身上却只有一条红痕,造不成更严重的伤害。

鞭打持续了十几分钟,乔振山丢开鞭子:“乖乖待在这里,等我洗完澡,再陪你好好玩玩。”

他出了房间。

咔嗒。

房门从外锁住。

田悦一边掉眼泪,一边忍着疼拿出手机。

一一救命。

是一条新的短信。

基地。

乔莹表情彻底冷了下去:“你确定要跟我一起去?”

“嗯!”田今表情慌乱,“姐姐都给你发消息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就让我跟你一起过去吧!”

“走吧。”乔莹站直身体,刚走到楼梯口,身后房间里响了声。

丁灵从里面走出来,她表情沉沉,看起来是听到了乔莹和田今的对话。

“我送你们过去。”

“谢谢丁经理!谢谢丁经理!”田今连连道谢,“我们赶紧去吧,我好怕我姐姐出什么事。”

咚咚咚。

三人下了楼。

“发生啥事了,你们表情这么凝重?”楚歌还在安慰娃娃,一抬头,看到三个人沉着脸,“需要帮忙吗?”

“你们早点休息就行。”丁灵扭头对乔莹道,“等我。我去开车。”

双拥路。

车子疾驰在马路上。

车后座,手机第三次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乔莹微微皱眉:“没人接。”

“这可怎么办?!我姐姐不会出什么事吧!”田今急切的抓住乔莹的胳膊,“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姐,求求你。”

他急得都快哭了。

“放心。他不会要你姐的命。”乔莹放下手机,以乔振山的个性,顶多像从前对待母亲那样,拳打脚踢一番发泄戾气。

他不会愚蠢到主动闹出人命。

这可不是以前,真闹出人命,乔振山没那幺容易逃脱。

“他?他是谁?就是那个和我姐姐在一起的男人?”田今抬起头,“你认识他?”

乔莹没答,只对驾驶座的丁灵道:“我来开车。”

丁灵二话不说停车,二人换了位置,紧接着车子如离弦的箭飞了出去。

过快的车速让田今心脏怦怦直跳,他牢牢抓住安全带,感觉要不是安全带的束缚,他早就飞出去了。

“会不会太快了……”田今声音都在抖。

“放心吧。她车技很好。”丁灵道,她是极少数知道乔莹曾经为了钱玩过几次黑车的人。

那种扭曲的盘山公路,每一次对决都是鲜血与死亡的较量,每一年都会有人从那魔鬼公路上掉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一一这其中绝不包括乔莹。

她从来只会高高在上俯视众人。

这也是为什么丁灵如此听乔莹这个刚刚成年的姑娘的话,也是为什么她如此的敬佩乔莹。

她太狠了。

丁灵从来没有见过像乔莹这种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