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第63章 踢几下出气

发表时间:2022-05-15 07:02:15

田今敢说话的,没办法又惊惧又敬佩的望着驾驶车座的男人:“Y神……真很厉害。”“是,很很厉害。”半个小时的路程,乔莹只花了将近十五分钟就到了地方,这但是她无意以及控制车速,以免所以超速行驶被交警盯上。车子在地面已发出不好听的摩擦声,乔莹把车子停在距离别墅稍有些远“是,很厉害。”。


推荐指数:★★★★★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在线阅读>>

《第63章 踢几下出气》精选:

田今不敢说话,只能又惊恐又佩服的看着驾驶座的男人:“Y神……真厉害。”

“是,很厉害。”

一个小时的路程,乔莹只花了不到三十分钟就到了地方,这还是她有意控制车速,以防因为超速被交警盯上。

车子在地面发出难听的摩擦声,乔莹把车子停在距离别墅稍有些远的地方:“你们在车上等我。”

“这怎么行?我和你一起下去!”田今赶紧毛遂自荐,“我好歹是个男孩,能帮上你的忙,Y神,你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你去的话会很麻烦。”

别墅群都有监控,乔莹自信能够避开监控,从死角潜入别墅,但再带一个人就不一样了。

“可要是你也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

乔莹看了一眼田今:“要是我也出了什么事,那要你也没用。你就放心吧,我会安全把你姐姐带出来。毕竟….“

田今:“……毕竟什么?”

“没什么。”乔莹下了车,一手扶着车门,“安心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乱跑。丁灵,你看着他。”

“ok。”丁灵比了个手势。

说完,乔莹从车座前顺走一个挺有分量的充电宝,关上车门,转身离开,背影十分潇洒。完全不像是即将准备潜入别人的别墅里的“小偷”。

车上。

田今还在纠结:“真的不要我进去吗?Y神虽然是个男人,但看起来瘦瘦弱弱的,他能行吗?不成,我还是得跟着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

等你知道你嘴里的Y神是女人,怕是更要担心了。

丁灵想着,按住了田今想要开车门的动作,淡定的把车门锁上:“别去,你去只会帮倒忙。”

田今:“可是那是我姐姐,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我姐姐身处于危险之中,无动于衷!”

丁灵:“你什么时候无动于衷了?你这不是跟过来了吗?我让别去,是不想你打扰到她。”

“……可是。”

“别可是那是的了。”丁灵闭上眼睛,“安心等着,她要是做不到的事情,你去也是做无用功。”

田今:“……你们怎么都这么说。好歹我也是个男人吧?”

“男人?男孩差不多。”丁灵见田今还是逼逼叨叨,立马按住他的嘴,“闭嘴!”

田今:“……哦。”

他转头,焦急的看向外面。

外面漆黑一片。

真的能行吗?

江云别墅。

乔莹再次踏入别墅里,情绪十分复杂,她也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乔振山居然没有换掉江云别墅的密码,她甚至不需要偷偷潜进来。

这里没有保姆,是乔振山作孽的温床,大部分时间尤其是晚上只有乔振山和他带来的一些女人。

乔莹发现乔振山有暴力倾向,还是在翁秀玲去世的第六年,乔莹跟着臭老头学了点东西,查到了乔振山这个秘密基地,也查到了一些翁秀玲在世时候的经历。

那是乔莹四岁的时候,乔振山和母亲闹得特别凶,从前乔振山对母亲还算不错,甚至是百依百顺,她七岁的时候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乔振山忽然对翁秀玲生了恨,发了狠。

那之后乔莹经常能在母亲身上发现一些青紫色的痕迹。

当时的她并不知道那是乔振山打的,还曾跟着乔振山来过这里几次。

一直到母亲去世多年后,她再次调查,才发现母亲在那些年里遭受了多少折磨,又为什么看着自己经常欲言又止。

露出一种悲哀又绝望的神情。

别墅卧室里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

乔莹停下来,越过流水哗哗作响的卧室,停在了隔壁房间。

一一她听到了隔壁房间压抑的痛呼声。

房门上了锁。

乔莹没有强行从房间破锁进去,而是选择躲在暗处等待。

又过了几分钟,哗啦啦的流水声停下,没多久房门咔嗒一声响,乔振山汲着拖鞋,穿着白色的浴袍,从卧室走出来。

半个身体都暴露在空气里。

到底是年龄大了,肉松垮垮的,啤酒肚掉着,看着就倒胃口。

乔振山压根没想过房间里会进来人。

他径直打开锁扣,推开门:“哭什么哭,你不就是给我玩的吗?不就打了你几下,这就受不住了?”

田悦见他从一旁再度拿起鞭子,身体忍不住抖了抖:“不……”

“不?呵呵,我就喜欢你们拒绝的样子,越是拒绝我越是开心。你们这些女人啊,都是一些不要脸的东西,就像翁秀玲,我对她那么好,什么都忍着她让着她,她居然还敢让劳资戴绿帽!”

“你们这些女人,没有一点良心,就活该被打!”

“打死你,我打死你!!”

鞭子高高举起,乔振山表情扭曲又狰狞,像是在女人妄图从女人身上获得一种扭曲的成就感。

“啊一一”田悦吓得闭上眼。

咚一一

一声闷响。

熟悉的刺痛并没有再度落在身上,田悦小心的睁开眼,就看到乔振山闭着眼睛往地上倒去,发出一声闷响。

他身后。

带着口罩和帽子的年轻男孩拿着一个充电宝,眼神冷淡而阴郁,他还不解气,一脚提到对方身上,狠狠踩了几下。

好……好大的力气。

田悦目瞪口呆,瞪大眼睛,为对方能用充电宝把人打晕而赞服。

“没事吧?”乔莹伸出手。

田悦赶紧把手放在乔莹手上,恐惧的心瞬间落在实处,她如梦似幻的说:“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

“我来了,别怕。”

男人声音清冽如水,明明不是很温柔的声音,但田悦就觉得自己被治愈了,她换了个方向,紧紧抱住男人的腰部,埋首痛哭。

“我太怕了,我以为……我以为我差点就要死了。”

田悦再老成,终究也只是刚出社会的学生,生活的重担本就让她如履薄冰,今晚上遇到的一切,几乎快要让她彻底崩溃。

乔莹就像是驾着七彩祥云而来的英雄,是比齐天大圣还令人心安的存在瞬间抚平了她所有的惊恐,留下劫后余生的庆幸。

乔莹理解她,耐心等待对方哭完。

“对不起,我……我弄脏你衣服了。”田悦心情平复,连忙松开手,也不敢看对方,直闹了个大红脸。

“没事。”乔莹踢了踢昏迷的男人,“要不要来几下出出气?”

田悦站起来,双腿还有些发颤:“可以吗?”

“当然。”乔莹一脚踢到乔振山肚子上,本就喝多了酒,乔振山一阵不适,差点吐出来,眼皮子动了下。

“他……他是不是要醒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满级大佬她又掉马了
所有人都说杜家大小姐疯癫狂癫,是个神经病,走了狗屎运才能被厉家某位大佬看中。可再后来……“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报名参加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成了电子竞技界的大神?”“咦?杜家那个傻子,怎么拿了中医大赛的冠军?”一层层马甲被扒下去,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某男却捧着一束花,单膝跪下:“Y神,我明白是你,娶我吧。”“就是这里了,先生。”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恭敬的打开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