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蝶舞玄天

第十一章 拍歪的马屁

发表时间:2022-05-15 08:10:01

特搜科这边是低调的也可以,在一层大厅中上悬挂了一个非常大的犹如九尾狐又像彼岸花图案的家徽像的牌子别无其他,不像隔壁公司又是灯牌又是横幅的,并且除了门口的一个保安大爷,就也没其余的保安了。特搜科的保安是个年岁很高的老大爷,大大地的啤酒肚包裹在特搜特搜科的保安是个年岁很高的老大爷,大大的啤酒肚包裹在特搜科特制的保安服下,显得有些突兀,手上永远拿着一个大大的玻璃杯里面泡着枸杞和菊花之类的东西,腰上别着一个老式收音机,收音机里总是传来鬼故事的声音。这是老大爷平时的消遣。。


推荐指数:★★★★★
>>《蝶舞玄天》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拍歪的马屁》精选:

特搜科这边也是低调的可以,在一层大厅中悬挂了一个巨大的如同九尾狐又像彼岸花图案的家徽一样的牌子别无其他,不像隔壁公司又是灯牌又是横幅的,

而且除了门口的一个保安大爷,就没有其余的保安了。

特搜科的保安是个年岁很高的老大爷,大大的啤酒肚包裹在特搜科特制的保安服下,显得有些突兀,手上永远拿着一个大大的玻璃杯里面泡着枸杞和菊花之类的东西,腰上别着一个老式收音机,收音机里总是传来鬼故事的声音。这是老大爷平时的消遣。

再看看IT公司的保安,个顶个的精神小伙,身材没的说,穿着类似特种兵的保安服,腰间别着对讲机和长长的胶制保安防暴棍,一天N次的巡逻。

这不,今天又拿着水果,准备去看大爷了。

就在这些小伙子水果篮子准备献殷勤的时候,一辆红色的本田车直接冲进了大厦前面的小广场,停在了特搜科正门口禁止停车的位置上,还特别应景的撞倒了禁止停车的塑料立牌。

关键这车还是地方社会牌照,挡风玻璃上更加没有摆放出入证。

几个小伙子见状暗喜,这表现的机会说来就来啊,简直来的太是时候了。

三五个人互相看了下对方,微微点头一拥而上,围住了驾驶位置,一个看起来好像头头的年轻人手掌用力的拍着驾驶门的车窗,大声叫嚷:“把车窗摇下来,什么地儿你都敢停车,胆子不小啊。”

柳宁微微皱眉,这群愣头青是什么情况,哪里冒出来的。

而那愣头青还很不耐烦的防暴棍指着柳宁吼道:“身份证,驾驶证,行驶本。”

柳宁微微瞟了一眼,不耐烦的嘟囔了一句:“深井冰?”完全没有理会那些人,运转灵力,叫回了仍然在车里充当电线的竹节虫。只见那本是翠绿色的虫子,现在一身的焦黑,从方向盘的缝隙里爬了出来,冒着微弱的青烟,浑身焦黑面目全非。

竹节虫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用力的甩了甩头,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胖胖的焦焦的蛞蝓,晃了晃小脑袋,竟然开口说话。“下次不要再把我变成那个又硬又丑的虫子了,身体都僵了,而且不要让我在做电线了,链接打火线你知道有多痛吗?每次电流通过我都感觉自己被烧焦了。”

柳宁看着早已焦黑的蛞蝓有点想笑,可是他又不敢,这东西可是他死去的老爹留给他的,听说是从柳家初代家主开始就守护者他们家的召唤兽。

谁能想象,一个赶尸世家的召唤兽是一只蛞蝓,可是老爹总说,蛞蝓食腐,还能掩盖气味,是赶尸家族召唤兽的不二之选。柳宁听后除了嘴角抽搐,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柳宁看着蛞蝓,无奈的结了一个燃清决,将蛞蝓弄干净。

只见原本焦黑的小蛞蝓,变得通透起来,身上透着微微的水晶般通透的黄色。只不过腹部的位置仍然有一点焦焦的,还好蛞蝓转了一圈后没有发现,还满意的伸了伸触角,然后变成了一颗肉色的小种子,落到柳宁的手中,柳宁手一番将这个小种子收了起来。

一群在驾驶门外的保安,看着车内柳宁的神奇操作,一时有点懵,他们不知道那个虫子是哪来的,怎么就又变成了鼻涕虫,然后又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糯米团子,紧接着这驾驶员就是一个反手把豆子变没了。

这是魔术吗?

还是现在的什么新型玩具?

那个保安头头虽然心中有疑问,但他要起表率作用啊很快回过神来,又用力的拍打着驾驶室的门,继续叫嚷着:“赶紧出示证件登记,把车挪走。”

柳宁仍旧整理着自己完全没有理会窗外的声音。

“你是聋了吗?”保安队长被柳宁无视的态度彻底激怒。

其他的几个保安见状,也开始拍打起车的前机盖,这噪音,让柳宁很是烦躁,他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眼后排仍旧闭目养神的玄天。发现他并没有被打扰到,舒了口气,将灵力聚于左手,不耐烦的打开了车门。

就在车门打开的一瞬间,原本敲打车体的几个保安齐齐的飞了出去。

柳宁完全没有理会飞走的人们,下车,来到后排,打开车门,轻声说道:“老大,我们到了。”

玄天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眼仍旧昏迷的蝶舞,有些心痛的抱起了蝶舞。

几个保安在不远处的地上‘诶呦喂’的叫嚷翻滚着,就看见一个很帅且气场超级强大的人,抱着一个仿佛熟睡的女孩下了车,那个司机还有点恭敬的帮忙开门关门。

而这个抱着女孩的男人走进入特搜科大门的一瞬间,那个平日里不拘小节的大爷保安站的笔直,双手扶额,上身微微前倾打了个奇怪的礼后,站直身子大声道:“少爷,欢迎回家。”

玄天点了下头,便朝电梯走去。

柳宁跟在身后,一同上了电梯,按下了31层的按钮。

“少爷?刘队,刚才王大爷叫那个人少爷,你说我们是不是好心办坏事了啊。”一个帽子摔掉的小保安对着刚才率先敲车门的男人说。

“小王,你是不是听错了啊,要真是少爷,那王大爷怎么不出来迎接啊。”另一个飞的稍微有点远的男孩,爬起来,揉着屁股向相隔不远被叫成刘队的人身边走去,献殷勤般的扶着刘队起来。

“是啊,会不是你听错了。”几个小保安也后怕的说道。

“你傻啊,你什么时候看见王大爷走出过那条线。”另一个已经从地上爬起来,整理好仪表的男人指着阶梯上的一条反光防滑线说道。

“那怎么办啊?”摔掉帽子的小保安有些害怕,他们的董事长明明三令五申不要得罪了这个神秘的单位。

“公司好不容易跟王大爷关系好点,要是被我们搞砸了,这工作会不会丢了啊。”

刘队听着小保安的话,心里也没底。赶紧向王大爷的休息室跑去,看见大爷就满脸堆笑““大爷,您看,大水淹了龙王庙了不是,要不我们上去给你们家小少爷赔个不是,您看······”说着将摔的有些变形的水果篮递给了大爷。

“么得事,你们忙去吧,这边不方便你们进出。”王大爷语气跟平时一样,和蔼可亲,没有生气,也没有不满。

听了大爷说话的几个小保安,齐齐的舒了口气。找了个借口,逃离似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哎,真是一群傻娃娃。”王大爷自言自语,提着变形的果篮哼着小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蝶舞玄天
蝶舞玄天
为了他,上穷碧落下黄泉,跨进怎奈破生死轮回为了她,染红神殿,寂寥千百年他万物起由皆为她,他负尽天下定不辜负她~“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