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偏偏对你钟情

第10章 自证清白

发表时间:2021-06-11 13:26:32

申筱文恨得咬牙切齿,无可奈何苏易枫软硬不吃,一口断然拒绝了她的请求,用缄默下了逐客令。她离开了苏家后,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深秋的雨水很凉,打在脸上,她冷得直打浑身哆嗦。她离开苏家后,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推荐指数:★★★★★
>>《偏偏对你钟情》在线阅读>>

《第10章 自证清白》精选:

申筱文恨得咬牙切齿,无奈苏易枫软硬不吃,一口回绝了她的请求,用沉默下了逐客令。

她离开苏家后,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

初冬的雨水很凉,打在脸上,她冷得直打哆嗦。她回头遥望远处的别墅,只一秒钟她收回目光,决然地走在泥泞的道路上。

手机铃声炸响,划破黑夜的宁静。

“小文,你在哪,有没有带雨伞,我去接你。”手机那头传来李广录关心的话语,犹如一股暖流温暖了申筱文冰冷的心。

申筱文吸了吸冻得发酸的鼻子,说:“李广录,我在金山路呢,忘记带雨伞了,正准备去坐公交车呢。”

李广录急道:“天这么冷,你别乱跑了,赶紧找个地方避雨,我马上去接你。”

申筱文急步往前走,边走边说:“太晚了,你不要过来了。”

李广录说:“你也知道太晚了,现在哪还有公交车。这个点又是下雨天不好打车。我十分钟到,你找个地方等我。”说完挂了电话。

李广录是申筱文的大学同学,长得清秀白净,成绩也好,又是学生会主席,喜欢他的女生很多,可他大学四年没有谈过一场恋爱。有人说他眼光太高,一般女孩看不上眼,还有人说他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入学的第一天,他就爱上了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就是申筱文。

申筱文愁眉不展,喃喃自语:“姓苏的不肯给我作证,我这次完蛋了。”

李广录想到申筱文差点被人侮辱,还有那些漫天的流言蜚语,自己又无能无力,懊恼又愤怒。“小文,你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告他们。”

申筱文无奈地说:“我不是没想过告他们,可我没有证据,还有Mark已经回美国了,中国的法律根本奈何不了他。”

李广录犹豫片刻,说:“小文,我知道这次留学机会对你来说非常重要。如果因为这些流言蜚语让你错失申请的资格,对你太不公平了。不如……不如我去给你作证,就说那晚你和我在一起。”

申筱文直接否决了他的建议,说:“肯定不行,那晚你住在宿舍里,别人都知道的。为了争取留学名额,竞争很激烈,谁也不会为对方留情面。睡在你上铺的王涛,她女朋友也在竞争这个名额。所以你撒谎的话,肯定会被拆穿的。”

李广录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要不咱们给马主任送点礼,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申筱文:“没用的。算了,不去就不去吧,正好奶奶也舍不得我。很快就要大学毕业了,等我找到工作,就可以赚钱养家让奶奶享福了。”

话虽这么说,可真要潇洒地一笑了之,申筱文还真做不到。

申请留学的程序分为三部分,一是学习成绩必须是拔尖的,二是考察学生的品德素养,三是接受麻省理工大学派来的学者和专业教授们的面试,从中选拔出一名最优秀的学生。

经过前两轮的激烈竞争,入围最后面试的学生有六位,其中包括申筱文。可上次马主任说要取消她面试的资格,除非她能自证清白。

申筱文来到面试会场时,孟子琪和其他几位面试同学已经在门外等候了。

孟子琪笑着跟申筱文打招呼,说:“小文,你来了。”

“嗯。”申筱文礼貌地点了点头,算是跟其他同学都打了招呼。

一位穿白色羽绒服的女生瞥了申筱文一眼,语带讥讽地说:“申筱文,你不是被取消申请资格了吗?你今天过来,是为我们加油鼓劲儿的吧。”

“即使没有我,你也是陪练。就算我为你加油鼓劲,你也赢不了。”

申筱文淡淡的话语犹如一把利刃,那个穿白色羽绒服的女孩脸刷地红了,气得直瞪眼。

孟子琪温言细语,劝道:“大家都少说一句吧,面试马上要开始了。希望我们能公平竞争,各凭本事。”

孟子琪刚说完话,有几个同学开始叽叽喳喳地拍马屁,各种花样翻新地夸赞。

这时马主任携其他几位教授相继到场。

马主任看见申筱文,皱了皱眉,目光严厉地看着她,嫌弃地说:“申筱文,你回去吧,你被取消资格了。”

申筱文不服气地说:“我是靠实力走到第三关的,凭什么因为那些莫须有的原因取消我的资格?你要证据是吧,我有。”

马主任冷哼一声,满脸不屑一顾,说:“有证据就拿出来。”

申筱文抬手指向孟子琪,说:“子琪,你可以为我作证的,对吧。那份工作是你介绍给我的,至于Mark,我根本就不认识。”

孟子琪故作为难地说:“我介绍工作给你是为了帮助同学,至于你和Mark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真得不知道。小文,不是我不想帮你,可我不能撒谎呀。”

“孟子琪,你昨晚不是这么说得。”

申筱文感觉自己从头到尾被耍了,站在她面前的名门淑女曾经信誓旦旦地说她们是好朋友,还说要帮她跟马主任解释清楚,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叫Mark的家伙儿一个人在搞鬼。

可事到临头,剑锋突转,全都变卦了。

教授们鄙夷的目光,同学们交头接耳的嘲笑声,洪水般灌进申筱文的耳朵里。

顷刻间,她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嘲讽的对象。

孟子琪站在一旁凉凉地望着申筱文。

她最讨厌的就是申筱文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劲儿。即使她穷困不堪,依然像红梅般傲立风雪中,活似永远被打不倒似地。

可她孟子琪偏偏喜欢辣手摧花,敢跟她枝头斗艳,申筱文你也配。

其实这次麻省理工大学的留学机会,对她来说没那么宝贵。凭如今孟家的声望权势,她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到美国任何一所大学自费留学。

但她偏不,她享受征服的乐趣。

就在此时,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门口望去。

“哇,好帅啊,这个男生是哪个系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偏偏对你钟情
偏偏对你钟情
苏易枫第一次看见申筱文,她惊慌中躲入了他的房间。第二次相见,她闯入肥皂洗手间想调戏了他。第三次棋逢对手,她摸了摸他英俊的脸蛋,放话说:“能睡到苏少如此极品的男人,啊赚如果不是为给奶奶凑够手术费,她真想把毛毛那小丫头狠狠揍一顿,然后拍桌子走人,姑奶奶不侍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