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偏偏对你钟情

第19章 苏少吃醋

发表时间:2021-06-11 13:26:39

“有什么一场误会吧,去走走走……没必要性所以小事儿伤和善嘛,我们的文明社会,呵呵……”他们扶起张经理欲走。“停住。”苏易枫淡然张口,眸光不带半点起伏不定,骨子里透着一股寒劲儿让人“站住。”苏易枫淡然开口,眸光不带半点起伏,骨子里透出一股寒劲儿让人退避三舍。。


推荐指数:★★★★★
>>《偏偏对你钟情》在线阅读>>

《第19章 苏少吃醋》精选:

“有什么误会吧,走走走……没必要因为小事儿伤和气嘛,文明社会,呵呵……”他们扶起张经理欲走。

“站住。”苏易枫淡然开口,眸光不带半点起伏,骨子里透出一股寒劲儿让人退避三舍。

张经理被几个人搀扶着,缓缓回头,惊恐脸上挤出一抹怯懦的笑。

“道歉。”苏易枫丢出两个字,轻却有力度。

张经理自知理亏,尴尬又害怕。苏易枫发话了,他不敢不听,遂走到申筱文面前,说:“对不起,今晚我……我喝多了,才会一时糊涂冒犯了申小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我这一回吧。”

虽然今晚状况百出,可她并没忘记今晚来KTV的目的。她不仅要张经理的道歉,更想要的是丝绸订单。

“张经理,如果我不接受你道歉,恐怕你今晚很难安然无恙地离开。”申筱文说着,眼睛往苏易枫身上瞟了下,这是在不动声色地吓唬张经理。

张经理哭丧着脸,心道:“我已经被揍成猪头了,哪来得安然无恙。”

申筱文:“张经理,你应该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

张经理无奈地说:“那批货已经签给别的买家了,人家出的价格高,我也没办法,公司最近资金周转困难。”

申筱文:“那我不管,我们公司先跟你联系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讲信誉吧。之前已经谈好的价格,你突然坐地起价,我们当然不答应。

我知道你们公司急需一批纺织机器扩大生产规模,如果我帮你拿到这批机器,你把订单给我。”

“这这……我已经收人家的定金了。”张经理很为难,但申筱文开出的条件确实很诱人,他最近正在为那批机器发愁呢,如果她能够帮忙提前拿到那批货,不必等到年后,那这几个月的加速生产肯定能大大地提高生产率。

张经理看一眼站在申筱文身后的苏易枫,哪敢不答应。“那好申小姐,我把定金退给客户,这批丝绸先给你。”

申筱文心头窃喜,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帮你争取的。”

张经理心一沉,感觉指望申筱文帮他提前拿到机器这事儿,悬。“努力争取?!这么没有把握吗?”

申筱文扬起嘴角笑了,坦诚地说:“天底下哪有一定的事儿,我尽力就是了。”

“……好吧。”张经理叹了口气,心里计算着定金再加上赔偿金得多少钱啊,心疼得滴血呀。

“把合约签了再走。”苏易枫再次开口,一下子提醒了申筱文。

“对对,张经理你先别走,咱们就在这儿把合同签了吧。”申筱文心想:姓张的一看就不是老实诚恳的良民,万一回去反悔了呢,还是白纸黑字最放心。

她赞许地看了苏易枫一眼,不愧是做大生意的,思虑就是周全。

张经理无奈地签了临时合同,正式合同等到明天到公司正式签订。

申筱文望着张经理消失在走道尽头,脸上洋溢着喜悦。她回头苏易枫说:“谢谢你苏总,今晚多亏了你。”

苏易枫冷冷地看着她,脸上微有愠怒,说:“为赚钱,到这种地方来让男人占便宜,你可真行。”

这种地方不就是高档点的普通KTV吗,怎么从苏易枫嘴里说出来跟青楼似地,况且你自己也在这里玩呀。

这些话她只不过在心里想想,不敢真说出来怼他,毕竟苏易枫再一次救了她。

申筱文:“我也没想到姓张的会是这种人,可能是他喝醉了,神志不清吧。”

苏易枫勃然怒道:“那个男人占你便宜,你还替他说话,申筱文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你就这么缺钱吗?看在毛毛的面子上,需要多少我给你。”

保镖阿虎作为围观群众,闻到了酸溜溜的醋味儿。

“我是缺钱,但这次不是钱的问题。我是为了工作,这是态度问题。”申筱文怼回去。

她本来对苏易枫充满感激的,谁料他又是这幅德行,骄傲自大,自以为是。

苏易枫怒视着她,倏地冷哼了声,“确实是态度问题,无药可救。”说完,径直朝昏暗的走道尽头走去。

申筱文顿觉莫名其妙,她到底说错什么了,至于发那么大火嘛。阿虎真是可怜啊,整天面对苏易枫的少爷脾气。

“小文,你没事吧?”杨静拉住申筱文关心地问。其实她从洗手间回来就看见一群人在火拼,她胆小躲在人群里没敢站出来。

申筱文被苏易枫惹得心里烦乱,看见杨静不觉嗔怪道:“你怎么才来,合同签好了。明天我们再去一次信达公司更换正式合同。”

杨静欣喜地拿着临时合同书,说:“小文,你真是太棒了。那个男人是谁啊?真得好帅,看起来很不一般。”

申筱文说:“一个混蛋。”

杨静瞅了申筱文一眼,眼睛里写着:信你才怪。

申筱文回到宾馆就联系李广录。

李广录在永轩器材公司实习两个月后,就凭借优秀的成绩签约成为正式员工。她知道李广录只不过是职场菜鸟,或许根本帮不上什么忙。可她既然答应了张经理,必须试一试。

李广录答应帮着打听下情况,让申筱文耐心等待。

第二天,申筱文和杨静去信达公司更换正式合同。秘书告诉她们,张经理有病在身,请/假了。

“他这是在故意躲我们呢。”申筱文知道姓张的在逼她帮着拿下那批机器。

他不敢说不,心里却不忿,故意拖延时间。

杨静犯愁地说:“小文,看情形你还得让你同学帮忙。电话上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你约他见面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申筱文:“我已经约他了,今天下午他过来。”

两人走出信达公司,看见一辆黑色路虎停在路边。

车窗缓缓摇下,坐在驾驶座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愤然离去的苏少。

“上车。”

“去哪里?我还有事情要做,很忙。”申筱文不愿意跟他置气。

“我再说一遍,上车。”苏易枫凌厉的目光从车内扫过来,让人不寒而栗,“你应该不聋。”

偏偏对你钟情
偏偏对你钟情
苏易枫第一次看见申筱文,她惊慌中躲入了他的房间。第二次相见,她闯入肥皂洗手间想调戏了他。第三次棋逢对手,她摸了摸他英俊的脸蛋,放话说:“能睡到苏少如此极品的男人,啊赚如果不是为给奶奶凑够手术费,她真想把毛毛那小丫头狠狠揍一顿,然后拍桌子走人,姑奶奶不侍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