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偏偏对你钟情

第25章 不速之客

发表时间:2021-06-11 13:26:43

申筱文独自一人一个人离开办公居住室周末加班,望着办公居住桌上厚厚的资料全部要重新整理存档记录,她不由得地倒吸了口气,恐怕今天晚上要挑灯野战了。为了尽早做完后手头上的工作,她没回去吃晚饭,随随便便为了尽快做完手头上的工作,她没出去吃晚饭,随便在茶水间泡了碗方便面。为赶时间,她等泡方便面的空都不闲着,又回到办公桌弄材料。。


推荐指数:★★★★★
>>《偏偏对你钟情》在线阅读>>

《第25章 不速之客》精选:

申筱文独自一个人留在办公室加班,看着办公桌上厚厚的资料全部要整理存档,她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气,估计今晚要挑灯夜战了。

为了尽快做完手头上的工作,她没出去吃晚饭,随便在茶水间泡了碗方便面。为赶时间,她等泡方便面的空都不闲着,又回到办公桌弄材料。

后来,她忙起来把茶水间泡好的方便面都给忘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想起来她的方便面,急忙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朝茶水间跑去。

她跑到茶水间门口,吓了一大跳。

一个男人正端着她的方便面吃着呢,高大挺拔的背影看起来很熟悉。

申筱文惊讶地捂着嘴巴,整个背紧紧地贴在墙上。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在办公室值班,本来就有点害怕,现在突然冒出一个男人来,还正在偷吃她的方便面,太吓人了。

男人不疾不徐地缓缓转身,非常讲究地用餐巾纸擦擦了擦嘴角,看向她的目光带着玩世不恭的戏谑。

“真难吃,方便面都泡面坨了。”

“苏易枫!”

申筱文待看清偷吃方便面的男人,竟是苏易枫时,惊慌的心落下又悬起来,全都变成了恼怒,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快被你吓死了。”

苏易枫朝她走近几步,唇角微勾,低沉磁性的嗓音听起来竟有几分温柔。

“胆子这么小,还敢一个人大晚上加班。没事了吧?”他走过来宠溺地拍了拍申筱文消瘦的肩膀。

申筱文慌乱的心平静下来,白了苏易枫一眼,没好气地说:“有事。”

苏易枫关切地上下打量着她,问:“真吓着了?”

申筱文不满地哼了声,说:“我快饿死了,泡好的方便面都被你吃了。你说我有没有事?”

苏易枫扬起嘴角笑了,语带讥讽地说:“不就是碗方便面么,至于吗?走,我请你吃饭。”

申筱文扔下苏易枫,自顾自地朝办公桌走去,说:“我忙得焦头烂额,哪有时间去吃饭。一碗方便面还被你吃了,真是逼我减肥。”

苏易枫双手插在黑色大衣口袋里,身姿挺拔,俊朗不凡,剑眉星目,高鼻薄唇,下颌棱角分明,肤色稍深,透出阳刚坚毅的俊美,有几分无法遮掩的矜贵,气度雍容。

他眼眸深邃,锐利的目光冷冷地扫视着办公环境,随意地问:“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加班,其他同事呢?”

申筱文敲击着键盘,头也不抬地答:“他们都回家了。老板点名让我一个人留下来加班,我只能听命啊,难不成我还敢抗旨?!”

“老板?”苏易枫眸光微眯,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讥讽。

申筱文嗯了声,随口说:“就是我们公司的胡经理。”

她抬眸看苏易枫一眼,秀眉微蹙,觉着跟他唠叨这些瞎耽误时间。

遂说:“跟你说你也不认识。对了,你今晚到底来干嘛的?”

苏易枫忽然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情意绵绵地说:“来看你呀,想你了。”

申筱文噗嗤笑了,才不相信苏易枫说的话。

她真有点不习惯他这种做作的深情,板起脸来问:“你正经点行不行,到底来干嘛的?”

苏易枫敛住笑容,一本正经地说:“真是来看你的,顺便办点工作上的事情。走吧,别忙活了,吃饭去。”

“不行,我这还有一大堆事呢,完不成的话,明天肯定会被领导骂的……”

申筱文话没说完,便被苏易枫强行拉走了。

“你弄这些过时的资料没有任何意义,让你加班的领导就是个大傻帽。”

“他再蠢再傻,我也得乖乖听话,谁让人家是领导呢。这些活我干不完,明天可怎么交代呀?”申筱文坐在高档西餐厅,面对美酒佳肴,心里依旧惦记着手头上没完成的工作。

苏易枫说:“放心,胡经理不敢把你怎么样,吃完饭乖乖回家睡觉。你瞧你这黑眼圈,跟熊猫似地,丑死了。”

申筱文心虚地抬手摸了摸有些憔悴的脸颊,说:“你又不是我们领导,胡经理才不会听你的。”

苏易枫薄唇微微抿着,深邃的眸子里似有淡淡的笑意,说:“走着瞧。”

申筱文想起上次那批丝绸订单,信达公司的张经理之所以爽快地签订了正式合同,当时她和杨静还觉着奇怪,原来背后有苏易枫的帮助。

“我欠你一句谢谢。上次那批丝绸能够如约交货,多谢你的帮助。”

苏易枫拿着刀叉的手顿了下,漫不经心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记得提醒过张经理不必告诉申筱文,这点小事不过举手之劳,用不着拿来炫耀。

申筱文说:“圣诞节的时候,我在商场帮忙,碰巧遇到了张经理的秘书,她告诉我的。她说曾经看见你去过信达公司。”

苏易枫慢条斯理地吃着六分熟的加州牛排,轻轻点了点头,说:“我告诉过你,你那位老同学,叫什么李广录,他帮不了你。他没那个能力。”

申筱文对苏易枫渐渐燃起的好感顿时扼杀在他的傲慢里,提起她的朋友,语气里毫不遮掩的鄙视让人不快。

“李广录没你说得那么差劲儿,他上大学时可是我们的学生会主席,很有能力的。”

苏易枫不说话,勾起一边唇角,税利的眸光里隐有笑意。他的笑仿佛一把冰冷的锋刃,倨傲又高高在上。

一时气氛尴尬。

申筱文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专心吃东西。忙了一天又加班到大半夜,好困。

苏易枫说得对,回家好好睡一觉,至于那一堆工作以及前途未卜的明天,去他的。

吃完饭后,苏易枫送她回家。

车窗外,月色朦胧,夜空似藏青色的帷幕,点缀着闪闪繁星,让人不由深深地沉醉。

夜初静,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雪白的天使缓缓自夜空飘落。

轻盈的雪,和着夜的舞曲,轻轻地落在她温热的掌心里。

“下雪了。”

申筱文惊喜地探出头去,仰望渐渐飘落的雪花,冰凉的雪片落在她脸上,不觉着很凉,反倒很舒服,昏昏胀胀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

“你喜欢雪?”苏易枫侧首看向申筱文,湛黑的眸子里满是宠溺。

“是啊,我最喜欢漫天飘雪的冬季。”申筱文望着窗外,嘴角勾起,任由冷风灌进来。

偏偏对你钟情
偏偏对你钟情
苏易枫第一次看见申筱文,她惊慌中躲入了他的房间。第二次相见,她闯入肥皂洗手间想调戏了他。第三次棋逢对手,她摸了摸他英俊的脸蛋,放话说:“能睡到苏少如此极品的男人,啊赚如果不是为给奶奶凑够手术费,她真想把毛毛那小丫头狠狠揍一顿,然后拍桌子走人,姑奶奶不侍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