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偏偏对你钟情

第26章 嫁给我

发表时间:2021-06-11 13:26:44

“我最不喜欢漫天落雪的冬天。”申筱文望着窗外,嘴角勾起,任凭冷风灌进去。“为什么不喜欢雪,不总觉得冷吗?”苏易枫凤眸深遂,表情不露半分,沙哑磁性的嗓音放佛带着温度。申“为什么喜欢雪,不觉着冷吗?”苏易枫眸光深邃,表情不露半分,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带着温度。。


推荐指数:★★★★★
>>《偏偏对你钟情》在线阅读>>

《第26章 嫁给我》精选:

“我最喜欢漫天飘雪的冬季。”申筱文望着窗外,嘴角勾起,任由冷风灌进来。

“为什么喜欢雪,不觉着冷吗?”苏易枫眸光深邃,表情不露半分,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带着温度。

申筱文眼眸幽静,墨色眸子映衬在蔚蓝的眼波里,像月色下的古潭,静谧,深不见底,却偶然闪过几缕粼粼波光。

“因为我最美好的记忆都发生在下雪天。那时爸爸妈妈和弟弟都在,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烤红薯吃,奶奶亲手种的红薯特别甜。

爸爸带着我们打雪仗堆雪人,堆出来的雪人特别漂亮,胡萝卜做的鼻子总是被弟弟咬掉一口。呵呵,弟弟很聪明就是太调皮了,总是捉弄我和妈妈,把雪捏成小团偷偷放到我们脖子里,冷得我又惊又叫……”

她蓦地顿住,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像你这种富家子弟是不会理解我们乡下孩子的快乐的。”

苏易枫轻笑了声,说:“谁说我不理解,我小时候在部队大院长大的,一群男孩子整天无法无天的捣蛋。你弟弟干得那些都不是事,我干过更混蛋的。因为这,我被我爸在雪地里追着打,简直成了我们大院的一道风景。”

申筱文樱唇微抿,笑意从双颊荡开,说:“我以为你从小吃个饭都得好几个保姆侍候呢。连家里的狗都吃着高档西餐,四只蹄子上带着限量版劳力士,动不动就飙车炫富玩游艇。”

苏易枫怼道:“申筱文,你脑残剧看多了吧。我可没那么矫情,我家老爷子对我特别严厉,就跟对待阶级敌人似的。”

申筱文倏地笑了,白色羽绒服里露出一段修长嫩白的颈,即使冬天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依然能感觉到她纤薄的身形,柔媚又清纯,似一朵雪中绽放的白梅。

他突然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向自己,说:“手好凉,还说不冷。”

申筱文一怔,欲抽回自己的手。

可他骨节分明的大手牢牢地握着她纤细嫩白的小手,宽阔的胸膛将她笼罩在怀里。

车内封闭空间里旖旎着暧昧的涟漪,他炙热温醇的气息,与女孩子的馨香不同,他浓郁的男性清冽,紧紧地包裹着申筱文。

她竟无计可施。

“放开我。”她抬眸迎上他灼烫的目光,压抑着嗓音,怒意从齿缝间迸出来。

“小文,别告诉我,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苏易枫笑声磁醇,在申筱文耳边吹气,漆黑的眼眸里透着与生俱来的自信。

申筱文的心倏地动了下。她不敢看他,眼睛微颤,使劲转开头。

她第一次认真地审视自己对苏易枫的感觉,心动,有一点吧,她不想欺骗自己。可面对这样一个男人,又有哪个女人会无动于衷呢。

早已习惯理智地分析自我的申筱文,迅速地把这种怦然心动归类到看到女人对颜值的偏爱。比如,少女甚至中年大妈们在电视上看到英俊潇洒的男明星,也会忍不住把对方幻想成梦中情人。

仅此而已。

“你先放开我,好不好,手都被你抓疼了。”申筱文佯怒,低柔的嗓音里透着女孩特有的娇嗔。

苏易枫以前在部队里常年枪不离手,掌心里积年累月的茧,见证了一个男人的坚毅的成长之路。他生怕自己真得弄疼了她,果然地松了手,但依然将她圈在怀里。

他深深地望着她,申筱文别过头去,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小巧的下巴,迫她看着他,不给她任何逃避的空间。

“小文,嫁给我吧。”

申筱文愕然地看着苏易枫,眼睛眨了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苏易枫再次强调说:“你没听错,我是说让你嫁给我。”

申筱文疑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在考验我?看我是不是爱财?”

苏易枫俊眉微挑,说:“如果我是在考验你呢?如果嫁给我,豪车别墅游艇,限量版LV包包随便买,你不用再拼命工作,更不会受同事领导的欺负,相反,你还可以欺负她们,考虑下。”

申筱文眼睛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儿,太具有诱惑力了,当豪门阔太太生活真滋润,尤其是不再受领导同事的欺负,偶尔还可以欺负一下别人,想想就觉着好爽啊。

苏易枫嘴角勾起,说:“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现在知道嫁给我的好处了吧。要知道想嫁给本少爷的女人多得是,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哦。”

申筱文斜睨着他,樱唇扬起好看的弧度,说:“嫁给你有种一步登天的感觉,太令人向往了。可我虽然爱财,但不爱你呀。”

说完,她推开车门下车,转身朝苏易枫得意的笑起来,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笑得天真烂漫。

湛黑的夜空雪花纷飞,落在她乌黑的秀发上,落在她微扬的脸上,她长密的睫毛轻颤着,眸光似墨色宝石般灼目,定定地瞧着苏易枫。

苏易枫用手指了指敢捉弄他的申筱文,心里竟没有丝毫的怒意,只觉着这女人越看越好看,好像浓郁芬芳的红酒,色泽诱人,甜而不腻,诱惑他不由自主地步步沉沦。

第二天清晨,申筱文惦记着未完成的工作,起得很早。她咬了几口面包,拿了一包牛奶急匆匆地去了公司,希望能在胡经理到来之前把工作完成。

即使不能全部完成,尽量多做些也能少挨点骂。想到还要跟周云道歉,她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心里郁闷到极点,连窗外白茫茫的雪景,她都没心情欣赏了。

昨晚下了一夜雪,路上行车不方便,有些同事上班迟到了。每一个走进办公室的人几乎都会抱怨一番路面太滑之类的话。

有的同事看到申筱文早已埋头工作上了,免不了虚情假意地说几句关心的话,其实背地里都在笑她开罪了周云,活该被胡经理处罚。

“小文真是努力啊,外面雪那么大,还来得挺早。胡经理交给你的资料整理完了吗?”

周云翻了翻申筱文手头上的资料,刻薄地说:“哎呦,你怎么还没整理完呢。胡经理不是说了嘛,不完成,不让你回家吗?这些资料今天等着急用呢,你说怎么办?你一个刚毕业的实习生就敢把领导的话当放屁,还想不想在公司混了?。”

“姐姐,这可是公司一年的报表,我怎么可能完成,就算我一夜不睡觉也不可能的。”申筱文白皙俊秀的脸上努力保持着微笑。

偏偏对你钟情
偏偏对你钟情
苏易枫第一次看见申筱文,她惊慌中躲入了他的房间。第二次相见,她闯入肥皂洗手间想调戏了他。第三次棋逢对手,她摸了摸他英俊的脸蛋,放话说:“能睡到苏少如此极品的男人,啊赚如果不是为给奶奶凑够手术费,她真想把毛毛那小丫头狠狠揍一顿,然后拍桌子走人,姑奶奶不侍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