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偏偏对你钟情

第30章 伤得不轻

发表时间:2021-06-11 13:26:47

申筱文秀眉微蹙,说:“你略有不知道,苏易枫可能会有女朋友,这个女孩是我的大学同学,家境相貌都没得挑,对他更是一往情深。她对我曾说双方父母催着她们立刻要定婚呢。”杨静杨静说:“可能?!那到底有还是没有啊,你当面问过苏总吗?”。


推荐指数:★★★★★
>>《偏偏对你钟情》在线阅读>>

《第30章 伤得不轻》精选:

申筱文秀眉微蹙,说:“你有所不知,苏易枫可能有女朋友,这个女孩是我的大学同学,家境相貌都没得挑,对他更是一往情深。她对我说过双方父母催着她们马上要订婚呢。”

杨静说:“可能?!那到底有还是没有啊,你当面问过苏总吗?”

申筱文颔首,想起那晚在车里的情景,慢吞吞地说:“他说自己没有女朋友。”

杨静双手一拍,大声说:“这不就得了。苏易枫那种特级优质资源,有女人爱他追求他,太正常不过了。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算他有女朋友,只要没结婚,抢又怎么样。”

申筱文沉默片刻儿,决定不去看演奏会了。苏易枫那种阔少爷,总感觉不靠谱,对她或许只是一时兴起,玩玩而已。

一到下班时间,申筱文抓起包逃也似地走出公司。她回到家,给自己下了碗西红柿面条,吃完后漫不经心地收拾自己的小窝。

她刚来到F市时,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恰巧跟杨静合租的女孩搬走了。她索性搬过来跟杨静一起住,彼此分担房租又能一起上下班。最近杨静交了新男朋友,经常很晚才回来。

她的手机再次响起,悦耳的铃声响彻在房间内,搅得她心烦意乱。手机屏幕上没有名字,但她知道是苏易枫的手机号码。

此刻,她才想起来,认识这么久,她竟然都没存他的手机号。

她犹豫片刻,心想得罪领导总归对自己不利,这电话不能不接。她摁了接听键,撒谎说:“苏总,真对不起,我不小心把脚扭伤了,不能陪你去音乐会了。”

此刻,苏易枫就在申筱文家楼下。他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玻璃仰望她的窗户,薄削的嘴唇抿出一抹坏笑。

“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得重不重?”

申筱文装出很疼的样子,说:“伤得不轻,脚走不了路了。这个周末,估计我出不了门了,得在家修养。”

“那好吧,你好好休息。至于爱乐乐团的演奏会不去就不去吧,下次我带你去纽约听。”苏易枫说完,挂了电话。

申筱文擎着手机,心里不禁生出一丝内疚。撒谎欺骗一个关心自己的人,好像有点不太道德。

苏易枫这个人吧,平时冷漠倨傲,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但他工作中还是很有魅力的,认真负责,待下属也不错。在公司重大决策上,向来雷厉风行,很有自己的一套。

申筱文一边想着苏易枫的优点,一边拎着垃圾袋下楼丢垃圾。

F市是海滨城市,夜晚的风很大,裹挟着淡淡海水的味道。

她张开双臂,仰望满天繁星的浩瀚星空,深深地吸了口气。平时上班没时间锻炼身体,懒散疲惫,典型的上班族亚健康状态。她一时兴起,干脆围着小区溜达几圈再回家。

正当申筱文陶醉在美丽的夜色中时,背后突然传来苏易枫低沉磁性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脚伤恢复得可真快。”

“你怎么在这儿?”申筱文惊愕地看着苏易枫,这男人怎么知道她住在这里的。

苏易枫伫立在她面前,他穿着黑色长款羊绒大衣,同色系长裤皮鞋,黑色羊皮手套,越发显得他身躯高大挺拔,干练英俊。

昏黄的路灯下,他细长的刘海拽拽地散落在额头前,英气的剑眉下,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些许笑意,温煦如风。两片薄薄的嘴唇,孤傲中透着性感,邪魅与温和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他身上完美地糅合在一起。

申筱文顾不得欣赏美男,突然想起自己的谎言,赶紧蹲下摸着脚裸,装出痛苦的表情,说:“还是有些疼。医生说让我多活动活动好得快,所以我下来……适当运动下。”

“扭伤了还让多活动,呵呵,真是神医啊。”苏易枫神情淡定,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促狭的笑意。

“呵呵,不是正规医院,那个医生年纪大了,可能有点老糊涂。哎呦,更疼了,我真不该听他的话下来乱跑。”申筱文抬手抓了抓耳畔的碎发,遮掩自己的尴尬。

苏易枫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脚裸,轻声问:“还能走吗?”

“能。”申筱文脱口而出。突然想到能走的话,那不得去看演奏会了,搞了一晚上白折腾了,还是说不能吧。

“我走不了了,好疼啊,我被庸医害了。”申筱文看向苏易枫,清澈的眸子亮晶晶的。

苏易枫想笑,忍住了。申筱文耍小聪明的模样,有点坏坏的可爱,挺逗的。

下一秒,苏易枫把她拦腰抱了起来,阔步朝电梯口走去。

“你放我下来,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啊。”申筱文脸颊酡红,深深后悔自己撒谎酿得苦果。

苏易枫活似没听见,依旧稳稳地抱着她走进电梯。他垂眸看她,唇角勾起,笑得恣意。

申筱文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停止了,鼻翼间萦绕着他身上独特的男性气息。再被他这样一直抱下去,她的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苏易枫,求你放我下来。你不能送我回家,我跟杨静一起住的,不方便。”

“你的脚受伤了,我怎么忍心让你走路。”苏易枫顿了下,说:“杨静跟男朋友约会,今晚可能不回来了。”

申筱文骇然抬头,惊愕地看着苏易枫。你怎么连杨静今晚出去约会都知道,老兄,你是情报局派来的吧

既然苏易枫什么都知道了,她这点小伎俩估计早被他看穿了。

走到她家门外,申筱文觉着再装下去好没劲儿,嚷嚷着说:“把我放下来,我的脚没事了。”

苏易枫看着她,扬起嘴角笑了下,低声问:“你确定?”

申筱文点头,坦白说:“我的脚没扭伤,都是骗你的。”

苏易枫放她下来。

申筱文挡住门,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

苏易枫说:“不打算请我到你家喝杯茶?”

申筱文避开他灼热的目光,故作冷漠地说:“不方便。苏总请回吧。”

偏偏对你钟情
偏偏对你钟情
苏易枫第一次看见申筱文,她惊慌中躲入了他的房间。第二次相见,她闯入肥皂洗手间想调戏了他。第三次棋逢对手,她摸了摸他英俊的脸蛋,放话说:“能睡到苏少如此极品的男人,啊赚如果不是为给奶奶凑够手术费,她真想把毛毛那小丫头狠狠揍一顿,然后拍桌子走人,姑奶奶不侍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