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31 爱与苦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1

林世卿微怔,问着:“你这是……什么意思?”荣卿忧虑的是,慧儿会不喜欢上赵世衍?可他们两个那就今后迅速便会成了夫妻,么“不喜欢”反倒好了?婚姻的话,但是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倘若相契合了慧儿的心意,岂非是更好?林大夫人幽幽道:“我问你,再说赵他似乎有些明白自己妻子的担忧了。皇亲宗室,生儿育女繁衍血脉是他们的责任。若让赵世衍一辈子只守着慧儿一个,这显然不太可能。不过……。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31 爱与苦》精选:

林世卿微怔,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荣卿担忧的是,慧儿会喜欢上赵世衍?可他们两个既然将来很快就会成为夫妻,难道“喜欢”反而不好了?婚姻的话,虽然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若是契合了慧儿的心意,岂不是更好?

林大夫人幽幽地道:“我问你,不说赵世衍本人如何,身为郡王世子,他能够只有慧儿一人吗?”

林世卿皱眉。

他似乎有些明白自己妻子的担忧了。皇亲宗室,生儿育女繁衍血脉是他们的责任。若让赵世衍一辈子只守着慧儿一个,这显然不太可能。不过……

“郡王府不是下了要帖子来商量婚期吗?我同你一起去。”林世卿想了一会儿,道:“郡王府世子不能有世子侧妃。这一点,我们两个总能有办法替女儿做到。其他姨娘之内的,上不得台面,不必计较。”

林大夫人摇摇头,心道,果然不能指望男人能够明白女人的心思啊。她所忧心的,哪里是一个侧妃的问题?林大夫人撇开这个侧妃的话题,转而说道:“因爱生妒,因爱而苦……若是爱得不到相当的回应,只怕……”

林世卿是个通达的。

林大夫人这么一说,他就很明白了。

可就是因为明白,反而没有了解决的办法,紧紧皱了眉——

要求荣郡王府不能有侧妃来影响世子妃的地位,这一点他还是能够做到的。但要求郡王世子不纳妾不沾染任何女人……这怎么可能!赵世衍如今已然十八了,郡王府里有没有暖床丫头他不清楚就不提,京城才俊哪个没有光顾过青楼楚馆!

就算慧儿将来真能约束住人,却只怕要被人说成妒妇,名声要坏了!

若是慧儿连这个都要计较,那么……日子真要难过了!若是慧儿连这个都要计较……不管她嫁给谁,日子都会不好过!

林世卿皱眉,语气有些不好:“她若是连这个都想不开,就枉费了你我多年的教导!这门婚事,这门婚事……”

他究竟是没有来得及说出“这门婚事就此作罢”的话,林大夫人就及时打断了他——

“所以我才在想,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门婚事,虽然聘礼还未下,但双方已经换过了庚帖交换了信物,怎么能够轻易作罢!只要对方没有做出难以挽回之事,这婚事就不能作罢!不是她和林世卿不疼女儿,这实在是……若是无缘故退婚,慧儿的名声差了,就很难找到像样的婚事了!那就是毁了慧儿一辈子!

林大夫人深深明白这个道理。她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西沉的月亮,缓缓地道:“我有幸,遇上了你。我们几个女儿,从小看到的就是我们夫妻和睦一双人……待她们嫁出去了,发现夫妻之间原来并不是什么都好,就算她们懂的各种道理,但想想我们的例子,会不会意难平?”

“心存幻想,然后被毫不客气地打破……意难平,意难平……”林大夫人苦笑:“那是多残忍……我的女儿们,她们只怕都要受这样的苦……”

在准备回京的时候,她还兴致勃勃地、摩拳擦掌地,想要在京城给三个女儿找到最合适的亲事,路上因为小六的病症没了心思去想,但小六完全病愈之后,她就又以极大的热情画出一幅幅设计图,想要让女儿们有一个让人难忘的出场……

她兴奋了这么些天,带着一位母亲的骄傲感和成就感,她兴奋了这么些天!此时却是被这一桶冷水,给浇了个透心凉!

林大夫人的心,凉的似乎都要颤抖了。

林世卿揽住林大夫人的肩膀,久久才道:“我们应该对几个孩子有信心。她们如此聪慧优秀,她们将来,必然能够过的好。荣卿,我们要有信心。我们用心教导她们成长,就要对她们有信心。”

林大夫人靠在林世卿肩膀上,缓缓地点了点头。

……

在几位姑娘眼中,十月二十五日这一天,沙漏中的沙子漏的实在是慢极了,慢的让人直想冲上去使劲儿地摇晃几下帮帮忙,好让它快一些,再快一些!

这一日,暖暖的秋阳让人提不起劲儿;从南方新运来的绿色植物和新鲜花卉只是看了几眼就被冷落在一处……她们才聚在一起说话,又突然分开各自回去,将她们的衣柜大开首饰全部找出来又让丫鬟巧手上妆折腾了一遍后,又不由自主地聚在了一处说话……

但十月二十五日的白天总算了过去了。夜色到来之前,她们用了一晚滋补的燕窝粥,仔细泡了一个花瓣澡后,端起安神汤咕咕咚咚地喝完,然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很快安静地睡去了。

十月二十六日。

清晨,深秋初冬的阳光才刚刚升起,还没有给大地带来多少热乎气儿,怡园里已经活动了起来。这种动,仿佛是一个人憋了一口心气儿不说话,明明四处都有人在热闹地忙碌着,却偏偏没有一个人弄出大动静,压着压着,让人忍不住跟着绷紧了神经。

辰正时分,六位姑娘同时到达了荣禧堂。

林老太太还没有出现。林大夫人和小李氏也还没有到。

她们站在那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由林慧佳开头,她们微笑了起来,紧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松了好些。

不一会儿,几位长辈都到了荣禧堂。

赏菊宴,林家男子,未婚的林世齐,以及小辈的林家寒、林家晩、林家康,都是要去的。

此时,林世齐不在。林家寒也到了要娶亲的年纪,今日出去也是有给人考校的意思,打扮的就出色一些——他穿着一件竹青色打底,上面用暗线绣了竹叶的锦袍,走动之间,有竹叶若隐若现;头顶一方青玉带束了发,腰上一条玄色腰带,坠一个青玉佩,一个绣工精致的岁寒三友的荷包。简洁的装扮仿佛是书院的学子,但那珍贵的面料,贵重的美玉,精致的绣工,又无不显示了他的清贵气……

这样一打扮,一下子就将林家寒的品貌从七分提到了九分,实在是得体极了,硬了惹的林宜佳看了他好几眼。

前世,因为男女有别,他们相认的时候都已经长大,林宜佳和林家寒的交集并不多,只是见面客气的寒暄几句罢了。后来,林宜佳又不喜欢林家寒娶了那位妻子,于是就更疏远了些……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