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32 出发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1

林宜佳这样较为明显的看过去的,她的目光迅速就被林家康察觉到到了。抬头一看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会觉得也没什么不停当的,也就抬头,对林宜佳淡淡地笑了笑,是那种带着充满善意的、很亲切的笑。林宜佳也回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有些羞怯的笑。林家康的气质实际上和林诗佳有些相只见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当的,也就抬起头,对林宜佳淡淡地笑了笑,是那种带着善意的、亲切的笑。。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32 出发》精选:

林宜佳这样明显的看过去,她的目光很快就被林家康察觉到了。

只见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觉得没有什么不妥当的,也就抬起头,对林宜佳淡淡地笑了笑,是那种带着善意的、亲切的笑。

林宜佳也回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有些羞涩的笑。

林家康的气质其实和林诗佳有些相似,就是满腹诗书的才子并且不太沾染世俗琐事的那种少年人,有着富贵之家养出来的无忧天真的气息。这样的气息,说不上好坏,只是……人总要成长,总会有忧虑罢了。

林宜佳微微有些走神,站在那里目光游离。

但很快,帘子被打起,林世齐扶着老太太走了进来,在高堂上坐下。

林世齐穿的十分考究,暗红色的锦衣加上一条缀满了珠宝美玉的腰带,端的是显出了十分的富贵。只是,在珠光宝气的光芒下,他本来还很不错的面貌就显得十分的模糊,看不清楚了。

林宜佳暗自摇头。

三叔父这样的打扮,实在是……富过了些,贵少了些。林家是诗书世家,又不是商人世家!挂的这一身值钱的行头,是想要宣扬什么!瞧,父亲已经皱眉了!

老太太今天却是很高兴,第一次在林家所有人面前,露出了真心欢喜的笑容来。她受了晚辈们的见礼,正待说话,却听林世卿道:“去,将我那条墨玉腰带拿过来,给三爷换上!”

老太太的脸色立即僵了僵,看着林世卿,问道:“老大,你什么意思?”

林世卿微微弯腰,淡然道:“回老太太,我只是觉得,我那条腰带很配三弟而已。三弟身上这一条……是您给做的吧?”

他也并不需要老太太回答便继续道:“三弟,老太太的心意,原本就该好生珍藏才是。你最得老太太疼爱,就更应该懂得这个道理。这条腰带太贵重,但凡有点儿损伤就不好了。”

林世齐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腰带,又见林世卿淡然的神色中明显的不悦,于是一把将那条缀满珠宝美玉的用金丝银线编就的价值千金的华美腰带给扯了下来,一边向老太太抱怨道:“我就说不要这个了!穿起来像那些低贱的商人似的!”

老太太脸上立即有了一阵红。她狠狠地瞪了林世卿一眼后,像林世齐解释道:“你是不知道,外面的人都势利的很。娘也是担心有人瞧不起你,才给你撑身份的吗?”

林世齐不高兴地道:“我都说了,能去赏菊宴的,都是贵人!贵人哪里需要这些东西撑身份!娘您还不如多给我点儿银票呢!请客吃饭,用的是银子!你这腰带给我,我难道还能给当了!”

“浑说!”老太太道:“难道娘给你的银子还不够你花用吗?有到当银子的地步了?”

说罢老太太的目光又别有深意地扫过林世卿,特别在林世贵和小李氏身上停留了一阵子,才缓缓地、带着可怜意味地说道:“娘也知道,三儿你又不当官又没有收入,光凭那点月例,日子的确难过的很,这眼看要成亲了,聘礼都不知道在哪里……娘都知道……”

“娘!”林二爷有些不悦:“聘礼的是,家里哪能少了三弟的!”

见老太太又要开口说什么,林二爷不耐地挥手道:“行了,我回头让人送一千两银子给三弟,您就少操点儿心吧!”

这话说的有些不客气,让老太太不免有些窘迫。但还未等她说什么,林三爷已经开心地抱拳向林二爷行礼道:“谢谢二哥!还是二哥疼我!”

这时候,正好松若捧了一道做工精美墨玉腰带呈给了他,林三爷欣喜地将其扣在腰上扣好,满意地点点头后,才又对林世卿也一作揖:“多谢大哥!”

这样一条墨玉腰带,顿时将他那一身显得浮躁的暗红色给压住,整个人一下子就得体起来,手中檀香扇一打,倒是流露出几分翩翩贵公子的味道。

林世卿点点头,向老太太行礼道:“老太太,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

老太太这时候反而有些紧张起来。她抿了抿唇,挥挥手叮嘱道:“一路上小心些,照看好你三弟,别让他胡乱惹事。”

林世卿点头应是,再次告别了老太太,才领着一行人出了荣禧堂。

女眷分乘两辆车,男人们都骑马护卫马车而行,包括才九岁的林家康,也坐在了一头半大的小红马驹上。

才出门的时候,车行还算通畅,但越靠近朱雀大街,行车就有些难了起来,只能随着车流慢慢地移动了。

林宜佳偷偷地掀开车帘一角,瞧见车窗外,原本宽阔的朱雀大街此时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马车,衣着或华丽或低调的锦衣公子们骑着高头大马意得志满,各家护卫也是一律的新衣新行头,精神抖擞的,绝不会给主家丢脸。

而一进入朱雀大街,就开始有武兴候府的仆人们分列在街道两旁,他们一只肩膀上绑着鲜艳的红布,隔不多远就两个一组地站了一组,用以维持着街道上的秩序。

同林家林宜佳几个小点的姑娘乘坐的这连马车并排行走的,是一辆做工同样十分考究、装饰却很低调的马车。而且,那辆马车上,也正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正悄悄地将车帘掀开了一点儿,露出一双明媚的眼睛正往外看。

她的目光碰到林宜佳的目光,好奇了打量了林宜佳一阵后,调皮地冲林宜佳眨眨眼,就放下了车帘。

竟然是……玲珑郡主?

若不是林宜佳对于玲珑郡主有着十分深刻的印象,她怎么也不会认出此时的、这样明媚的小姑娘样子的玲珑郡主来……

玲珑郡主……林宜佳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中又开始盘算,到底怎么样才能帮到大姐呢?

因为一直在走着,所以车速虽然慢,但没用多久也就到了武兴候府的府门前。此时,武兴候府的大门,连同四个侧门一同洞开,迎接着各方宾客。

大门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走的。

林府的马车同其他人家的马车一样,也排着队等待从侧门进去。

宋阶不知从什么地方迎了过来,身边还站着秦明远和另外一位绯衣小公子。

宋阶今日换了一身月白色锦衣,衬着他英俊的面容和和煦如春风拂面般的笑容,当真是风姿不凡,贵气迷人。而秦明远的装扮看起来同林家康差不多,因为少了美玉装饰,显得少了几分贵气,但也并不寒酸。

而那绯衣小公子看样子同此时秦明远相差无几,都是十四五岁的模样。但他与宋阶和秦明远又不同,眉宇间更多的是英武之气。

趁着等待的功夫,宋阶领着秦明远向林世卿几人见礼,道:“老师,您们可算来了!”拉过绯衣小公子介绍道:“老师,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小北,侯府的小公子。”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