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33 侯门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1

前生,所以身体好的缘故,林宜佳极少会出现在社交宴会上,因此除了几位近亲之外,她极少认识了别的人。这位武兴候府的小公子,林宜佳放佛据说过他的名头,明白他是一个很自豪的人,却并也没没见过。此时的确,他同宋阶的交情是真的好——在他会出现的时候,旁边来客此时看来,他同宋阶的交情是真的好——。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33 侯门》精选:

前世,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林宜佳很少出现在社交宴会上,因而除了几位近亲之外,她很少认识别的人。这位武兴候府的小公子,林宜佳仿佛听说过他的名头,知道他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却并没有见过。

此时看来,他同宋阶的交情是真的好——

在他出现的时候,旁边来客有不少同他招呼的,而这杨广北不过是倨傲地微一点头,一个字都没有回。但是,在林世卿面前,他竟然收起贵公子的倨傲做派,面容肃然恭敬地向林世卿见了礼。

而且还是学生礼。

果然正如宋阶所言,他们两个的交情,竟然好倒不分彼此了?

林宜佳咂摸了一下嘴。

至于站在宋阶和杨广北身边,努力做出一副矜持自爱模样,从而想让人不因为他的身份而看不起他的秦明远,林宜佳的目光只是从他身上扫过后,就再没有停留——

前世她的世界里一度只有他的存在。她已经关注了他太多,多到厌烦了……、

而杨广北的这一礼,立即就让林府变成了焦点。

“这是……”有人迟疑。

“林家你都不知道?喏,那是林大人。”

“哪个林家?”

“当然是文显公那个林家。不然,还有哪个林家能让小侯爷如此客气相待……”

“……”

林世卿自然不会因为这些议论声而色变。他看着杨广北,温和地笑道:“小侯爷太客气了。说起来,林某还要谢谢小侯爷的慷慨……”

“老师!”宋阶有些不大满意了。他一边引着林府众人从侧门进入武兴候府,一边道:“老师,您跟小北客气,那就是跟我客气!您和学生我还要如此客气,那岂不是说我不孝敬尊长吗?老师!”

杨广北也道:“的确。区区小事,实在不值一提。南山的意思,就是学生的意思。老师您见外了。”

林世卿微微一笑,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再没有提起小康庄一事。转而顺势指点起府中的景致来。

武兴候府早已是京城有名的宅院,单是平常景致就已经极为难得。而此时,更有万千菊花云集在侯府上下各处,仿佛是将整个秋日的阳光都云集在这一方天地里,将整个侯府装扮的万紫千红,妍丽至极,璀璨至极。

进入府门后,到达前院影壁处,林府女眷就下了马车。立即就有一个穿金戴银打扮得体光鲜的中年仆妇上来见礼接待。此处不便,杨广北只是匆匆向林大夫人行了礼,嘱咐了那仆妇好生伺候后,就亲自招待着林家男人前往男宾那里去了。

那位仆妇恭敬地待杨广北走远了,才转过身,堆起一张恭谨热络的笑脸,双手从松若中接过林府的邀请帖,躬身道:“林夫人,各位小姐,请跟奴婢来。”

“禀夫人和几位小姐,咱们府上的赏菊宴,分作了三处。一处在二门之前,招待男宾;一处在二门和后花园门之间的中院。恩,长公主此时就坐镇在中间的月华院,各位夫人和小姐们,还有一些少爷们,初来时候,都会在月华院停留一番。当然,月华院的菊花也是整个侯府最美最好的。”

“觐见了长公主之后,各位夫人小姐们,尤其是小姐们,若想走动歇息,多半就会去后花园。”那仆妇道:“后花园是禁止男客进入的,因而众位小姐们可以放心游园,花园里的景色也是极好的。”

大显的风气比起前朝已经较为开放,贵族女子上街并不强求用帷帽遮颜,而少年男女相遇,停下来交谈一番也并不是让人大惊小怪的事情。当然了,若是两者非要避开众人私下接触,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因而,大显盛京的宴会,一般都会这样分作了三个场合。正中主院有长者坐镇,各家长辈也都会带着家中小辈少年们进来拜见一番。同时在这里,少年男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游玩交际,也是被允许的。除了这一处,主家还会在前院偏院处准备男宾专门的酒宴,也同样会在诸如后花园之类的地方为娇小姐们提供休憩之地。

林大夫人了然地点点头,面带微笑,问道:“我还记得,当年倾园那三亩菊海,万菊盛开之时,实在是动人心魄,不知道今年……?”

那仆妇神色一动,态度更加恭敬了些,道:“回夫人,菊海如今已经有四亩余了。而今年的寒潮并没有奈何的了它们,如今开的正好呢!”

“那我们可真是有眼福了!”林大夫人笑意吟吟地对几位姑娘道:“你们看看这一路上,多的是一盆盆珍贵美丽的各种菊花……但你们怕是不知道,长公主最喜欢的,还是那后花园里的几亩雏菊!它们不需要如何照看,也不需要多么精美的盆皿,它们就那么生长在土地里,才是真正的历经风霜而盛放!”

不待姑娘们说话,林大夫人已经挥手阻了她们,转而又向那仆妇道:“敢问这位妈妈尊姓?在长公主身边司何职位?”

那仆妇正要回答,便见前面急急走过一位妇人来。只听她扬声笑道:“林夫人别怪!她啊,丈夫姓方,可不在咱们公主身边当差,是三夫人身边的人!您称呼一声方家的也就是了!”

说着话,那妇人已经走近来,向林夫人屈膝行了个大礼,含笑道:“林夫人,瞧您这张脸,竟然还和十多年前一样呢!一点儿都没变!奴婢啊,一眼就认出您来了!”

而后她又对那有些不自在的方家的吩咐道:“这里不用你了,下去忙其他的去吧。”

又笑吟吟地瞧了松若替林大夫人赏了那方家的荷包,待那方家的接了赏行礼退去后,她才又说道:“夫人可是抬举她了。她这个人啊,能干倒是能干,就是心急了些,只怕连咱们侯府有多少人都分不清楚呢,就想着出面表现了!”

“你这一张嘴,还是这么不饶人!”林大夫人这才开了口,她亲自给了那妇人一个荷包,半是揶揄地说道:“这都嫁了人了,也不见你收敛些!喏,绿云,当年你成亲的时候我不在,今天补一份礼!今后,可不是该叫你云妈妈了?”

云妈妈却是毫不扭捏:“劳夫人惦记!夫人您还是依旧叫奴婢绿云好了,听得习惯!”

云妈妈的看到了几位姑娘,屈身请了安。姑娘们不敢怠慢,都是还礼声称“云妈妈”不提,只说自从云妈妈到了之后,她口中的话就没有断过,一路同林大夫人说着旧话。

看云妈妈的年纪,同林大夫人是相差无几的。而这云妈妈一看,就知道是长公主身边得用的老人。

冯府与武兴候府并无多少交情,而当年身为冯家姑娘的林大夫人,居然能够同长公主身边的奴婢如此熟稔,交情数年不减……林宜佳心底,又对自己的母亲生出无穷的敬意来——

她这位母亲,当真是厉害人!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