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35 事因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2

冯家大舅母并不比林大夫人大多少,但她却较为明显地沧老许多,更有甚者鬓角都有了花白,更像一位五十岁的老夫人。她面庞明显消瘦紧绷,去迎接她们时的笑容倒不如说是笑,倒倒不如说是硬拉了面部皮肤弄出的,看起来很是身体僵硬。在林宜佳的记忆中,这位大舅母是极其严肃认真,鲜有笑容在林宜佳的记忆中,这位大舅母就是极为严肃,少有笑容之人。从前的林宜佳甚至很是害怕见她,因为这位大舅母实在是很厉害很狠辣——林宜佳曾经见过她为了不知道什么事儿,让人用竹板狠狠地将大舅舅的一个小妾生生掌嘴到几乎毁容的地步,更是将那小妾身边的妈妈一百大板给打死了!。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35 事因》精选:

冯家大舅母并不比林大夫人大多少,但她却明显地苍老许多,甚至鬓角都有了花白,更像一位五十岁的老夫人。她面庞消瘦紧绷,迎接她们时的笑容与其说是笑,倒不如说是硬拉了面部皮肤弄出来的,显得很是僵硬。

在林宜佳的记忆中,这位大舅母就是极为严肃,少有笑容之人。从前的林宜佳甚至很是害怕见她,因为这位大舅母实在是很厉害很狠辣——林宜佳曾经见过她为了不知道什么事儿,让人用竹板狠狠地将大舅舅的一个小妾生生掌嘴到几乎毁容的地步,更是将那小妾身边的妈妈一百大板给打死了!

林宜佳记得,那狠厉血腥的一幕将她吓得不断地做了好几天的噩梦,大病了一场之后,再没有去过冯家一次。就算是大舅母上林家做客,也能够躲开就躲开。也因为此,她同冯家几位表姐的关系也只是一般般。

或者说,前世林宜佳的生活中,根本就少有“朋友”这个存在,而是被秦明远占据了全部?

林宜佳一边在心底暗自自嘲,一边同姐妹们一起向冯大夫人行礼问好。又是一番介绍寒暄之后,一众人才各自落了座。

真正的宴会尚未开始,此时院里的夫人和小姐公子们,也都是随意地或坐或站,或品茶赏花,或吟诗作画,各得其乐。

冯家选的这个桌子,是在院子里的一个角落处,算是视线的偏僻处,但四周并无假山灌木,所以并不隐蔽。

“大嫂会挑地方。”林大夫人环视四周,一边向偶尔看过来的人们点头致意,一边称赞。她立即就向林家几位姑娘们教导道:“你们看,这样的地方,一览无余又偏偏同他人都隔开了些,因而说话并不虑他人听了去,也不至于太过隐蔽会同什么意外扯上关系,正是歇脚时最好不过的地方。”

林家姑娘们闻言,都认真地打量了四下几眼,心领神会之后,都微微一笑。

“你这里,三个是长在地方上不熟悉京城风俗的,三个是一直养在后宅一直没有出过门的……荣卿,也就是你,才敢将她们一骨脑儿地全带出来。”冯大夫人叹道。

林宜佳能够体会的到:她们这位大舅母,在看着她们,尤其是自己姐妹三人说话的时候,是很想表现的和蔼可亲一些的。但是,她的严厉仿佛已经被刻在了骨子里,因而她的目光中总不时地透出锐利如刀般的光芒出来,实在让几位小姑娘不敢亲近。

“这不是有嫂子帮忙嘛。”

对待如此严历的冯大夫人,林大夫人却表现的十分的亲昵。而冯大夫人呢,在林大夫人说话的时候,面容会偶尔柔和下来——姑嫂两人的感情,可见的是真心好。

“有您帮我看着慧儿和诗儿,几个小的就劳烦两个侄媳妇约束着,哪里能出的了大事儿。”林大夫人曾经有的紧张早就不见半点痕迹,此时脸色微微笑着,神情实在是轻松之极。

——几个小的都还小呢,就算是真出事儿,又能有什么大事儿!闺阁贵女,最重要的是清白问题,但以她们的年纪,有心人想要在这方面上做文章可是有些牵强的;至于其次的名声问题……她们小呢,一时名声有瑕疵,以后再弥补就是,无非是多花费些心力罢了!

冯大夫人显然也想明白了这一点,于是跟着缓缓地点点头。

在冯大夫人面前,林大夫人也不再客套。她想了想,微微蹙起眉,低声问道:“我似乎觉得,长公主对我有些不满意……嫂子你可知道这是何故?我这才回来的……”

“有这等事?”

冯大夫人她们这里离长公主所在的大厅比较远,看是勉强能够看到,听却是听不清楚的。冯大夫人皱眉想了片刻,目光落在林慧佳身上,踌躇道:“若真是长公主无故为难……也只能是应在小辈身上了。”

“怎么说?”林大夫人正了正身。

其他人也都一副倾听的模样,只是眼睛还留意着周围的人群。

“三年前,武兴候在西北歼敌千余人,更是将西北草原上西戎的第二大部落首领的人头拿了下来,奉给了当今圣上。圣上大喜,赏了武兴候府不少金银什么的不提,却是封了武兴候唯一的女儿元心为郡主。这件事儿,想必你应该知道?”

“元心郡主……”林大夫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这我知道。”

冯大夫人看了林慧佳一眼,低声道:“想必你心中已经有数了。据传,这元心郡主十分心仪荣郡王世子,长公主甚至曾托人向荣郡王府的老郡王妃透过口风……可惜,老郡王妃最后看中了你家的慧儿。”

三年前,真是老郡王妃南下的时候……

若是这样,那长公主仅仅是隐隐刺了她们一句,除此外并没有多为难她们,就算的上是极为大度了。

点了点头,林大夫人很快问道:“那嫂子可知,那元心郡主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她此时在这里吗?”

“在你们来之前,郡主露了一次面,然后同几位贵女往后花园去了。”

不得不赞同,冯大夫人挑的这个位置非常的好。坐在这里,不怎么引人注意不说,视角也是相当的广——既能够看清楚从前面新来的宾客,又能够留意到后花园园门那里的动静。

冯大夫人招手,让侯府一位侍候茶水的丫鬟给她们这一桌送了一壶新水,赏了她一个银角子,待其谢赏离开后,才继续说道:“以她那样的出身,元心郡主的性格算很是不错,只是有些骄傲,极少将什么人放在眼中,因而朋友很少,只同定国公府的小小姐比较交好。两位贵女都是习过粗浅武艺的女子,爱好骑射,经常相约外出游玩。但这两位贵女却并不跋扈骄纵,并没有听过什么仗势欺人的事迹传出来。但……若她真的十分心仪郡王世子的话,那就不大好说了。”

骄傲不骄纵,那是家教良好的顶级门第家的贵女应有的品性。但正因为骄傲,心仪的男子拒绝她转身向他人求娶这样的事情,正好比有人在其心坎上狠狠地掏了一把,那元心郡主又怎会不羞恼怨恨!若她的怨恨要找林慧佳发作的话……

林大夫人不由看了一眼自己最得意的大女儿。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