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36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3

刘妍佳表情波澜不惊,嘴角含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又让她的人看起来十分的伸展。她坐在这个不不起眼的的角落里,就给这个角落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美好的流出。是性喜吹毛求疵的冯大夫人,看见了这样的刘妍佳,都不能够不否认,这样一位姑娘,就算在满京城的贵女之中,也肯定就是性喜挑剔的冯大夫人,看见这样的林慧佳,都不能不承认,这样一位姑娘,就算是在满京城的贵女之中,也绝对是个顶尖的人儿。。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36》精选:

林慧佳表情平静,嘴角含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又让她的人显得十分的舒展。她坐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就让这个角落有了一种隐隐约约的美好流出来。

就是性喜挑剔的冯大夫人,看见这样的林慧佳,都不能不承认,这样一位姑娘,就算是在满京城的贵女之中,也绝对是个顶尖的人儿。

没有羞愤,更没有惊恐。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家,突然知晓将来面临的关于男女之前婚姻之事上的不愉快,还能够表现出如此镇定的神色,当真是不简单。

难怪荣郡王妃一眼就看中了她。

冯大夫人眯着眼睛,掩饰住内里的一抹赞叹,慢慢将自己挺直的后背靠在了椅背上。会有赞叹这样的情绪,冯大夫人本能地就有些抵触,并不愿意表露出来,哪怕对象是她能够亲近的侄女儿。

“娘,大舅妈,您们多虑了。”注意到两位长辈的眼神,林慧佳温婉微笑,道:“婚姻之事,父母之命,哪有我们小辈能够置喙的呢?元心郡主兰心蕙质,必是极明白这个道理的。”

林慧佳的笑容从容笃定,让林大夫人看了,忍不住微微一叹,点了点头:“总之,你自己小心留意些。你如今的身份,凡事最好能退让一些就退让一些。”

定过亲的姑娘,争强好胜总是不好的。

林慧佳很明白这个道理,温婉地应是。

因为对冯大夫人的亲近和信任,林大夫人又忍不住地向她抱怨道:“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却要将她送到别人家去……这真是,何苦来哉!难怪世人都想要儿子!”

“这都是女人的命。”冯大夫人声音中透着一股冷厉:“真真有本事的,就能够将自己的日子过的好!”她有些尖锐的目光从林家几位姑娘身上一一划过,道:“你们林家实在是个安乐窝!若你们几个丫头脑袋不够清醒,以后有的是罪受!”

除了林慧佳,几位姑娘立即就有了些惶惶——

她们从前,何曾想过这些!尤其是林家二房的几位姑娘,此时几乎脸色都不好看,只是强自镇定罢了!她们可都是头一次出门!下了车进了府,甚至还未打量武兴候府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就被这么激灵灵地浇了一头冷水!

林大夫人见状苦笑:“大嫂您别吓唬她们……就让几位小的过几年好日子吧……行了,难得出来一次,敏儿你们几个,自己到处走走吧。记得别太分散了。”

她们就有些犹疑。

武兴候府太过陌生,甚至连舅舅家的表嫂表姐们也才不过是第一次见面……但既然来了,又哪有就这么干坐着的道理?若真那样,还不如不来呢!

林敏佳当仁不让地带头起身,轻声笑道:“娘,刚刚听您说后花园有几亩菊花地呢,敏儿可是想看的很。若不然,回去后父亲问起来,我们却哪里都没去一个新朋友都没认识,羞都要羞死了!”

林宜佳也跟着脆生生地道:“是啊,弟弟肯定会笑话我们的!嘿,后花园是不让他进的吧,回去说起他听,让他羡慕去!”

这样一说,林音佳和林唱佳也有了勇气。不管怎么说,她们不能白来一次是不是?再说,此刻这院子里的少女们多的犹如天上繁星一般难以数清呢,她们这几人,真想要引人注意都难呢……

冯家的表嫂和表姐们也都站了起来,恭敬地行礼后,带着几位新人离开这个角落,走进那光鲜亮丽的人群之中了。

冯家两位表嫂,大表嫂郭氏,看起来是个很好脾气的人,圆圆的脸蛋上总是带着几分笑意,看行事却是比较爽快有主见的;二表嫂刘氏同样也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但极少说话,偶有言辞,言语间也是对郭氏很尊重,一副事事依从的做派。

冯家的两位表姐,当然是大舅妈嫡亲的两个女儿:大女儿冯梦云,生的应该像她的父亲,同林大夫人是有五分相似的,同林敏佳和林宜佳站在一起,真有些像亲姐妹的意思;二表姐冯梦烟却是得了冯大夫人的遗传,长相不错,却不怎么爱说笑,总不自觉地板着俏脸,看起来很严肃。

这两位表姐全部都已经定了亲,在家待嫁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今天若不是林大夫人有用,她们肯定是不能出来的。

因此,离开冯大夫人的视线之后,冯梦云悄悄滴吐出一口气,面向林家几位姑娘笑道:“说实话,我也已经有好久没有出来走动了。去年的赏菊宴就没能来……若不是姑姑突然来信,我和烟儿这会儿肯定在家闷着呢。就是决定的极了,没来得及置办好衣裳……”

说着,她还特意地拂了拂自己的衣裳,佯作不好意思的模样。

这次来的冯家女眷,妆扮都很平常——不过是一身得体的新衣裳,几样不算寒酸的首饰而已,比起其他人花样百出的精心妆扮来,实在是不值一提。当然了,冯大夫人嫡亲的儿女成婚的成婚定亲的定亲,在这样的宴会上,她只要保持存在就可以了,完全不用高调……

而在没有接到林大夫人的传信之前,冯大夫人只不过要带上冯大奶奶来此罢了……

冯家当然还有未婚的庶子庶女……但庶子庶女嘛,他们的婚事只要能看的过去也就是了,哪里需要出来相互相看这样麻烦!就算是相看,有的是低层次的宴会可以去……而赏菊宴这样顶级的宴会,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麻烦就大了!

林敏佳此时并不怎么了解冯家的状况。

就这么一会儿的相处,她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二位表嫂并不准备如何约束她们的态度,也感觉到冯家大表姐好相处的性格,于是就开口调笑道:“听说云姐姐已经定了亲……恩,云姐姐嫌弃穿的不漂亮,可是怕不能给表姐夫留下好印象?”

冯梦云和冯梦烟都腾的一下红了脸。

尤其是冯梦烟,她板起的俏脸憋的通红,目光飞快的向左边一个方向张望了一眼后飞快地低下头,有些气急败坏地跳脚道:“不许胡说!女孩子家,没羞没躁的!”

明明是同龄人之间善意的玩笑,冯梦烟这样反应呛声,似乎有些过了。

而林敏佳又何时被人这样不留情面的训斥过?她当下脸色就难看起来。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