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38 餐前意外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3

她们是新来的。倘若个小宴会,新来的自然会十分的醒目。但此刻武兴候府基本上较为集中了整个盛京城有点儿家底的各家贵女贵公子,饶是武兴候府拾掇出主要用于举行宴会的面积足够多大,放眼中国看过去的,到处都是衣着光鲜亮丽的少年男女们。长辈们两三聚在一起赏花听戏,小辈们十有八九若是个小宴会,新来的自然会十分的显眼。但此刻武兴候府几乎集中了整个盛京城有点儿家底的各家贵女贵公子,饶是武兴候府收拾出来用于举办宴会的面积足够大,放眼看过去,四处都是衣着光鲜的少年男女们。。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38 餐前意外》精选:

她们是新来的。

若是个小宴会,新来的自然会十分的显眼。但此刻武兴候府几乎集中了整个盛京城有点儿家底的各家贵女贵公子,饶是武兴候府收拾出来用于举办宴会的面积足够大,放眼看过去,四处都是衣着光鲜的少年男女们。

长辈们三五聚在一起赏花听戏,小辈们多半不耐烦坐,也散开来,进行着各种消遣。至于新来的,又不是孤单单伫立那里做遗世独立状的,谁又会特别注意呢?

一整个上午,林家这四位小姑娘都同冯家两位表嫂聚在一起,听她们指点着各位来宾,倒是真个将武兴候府收集而来的珍稀菊花赏了个遍——那些用尽心思盛装打扮来赴宴的人们,又有几个是真的来赏花的呢?

但不能否认的是,武兴候府收集到的菊花真的很美丽。所以,到中午用饭的时候,林家几位姑娘都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很柔顺地被领到了席上。

冯家两位表嫂和表姐被领到了另外一张席上。

林敏佳和林宜佳被分在了一处,林音佳和林唱佳两个人一起坐到了别的席上。、

林大夫人冯大夫人也分了开来。

本来似乎林慧佳和林诗佳也要被分开的。但林慧佳找到安排席位的管事妈妈说了什么后,就从自己的席上移到了林诗佳的席上。

官职高低、长幼有序、嫡庶分别……席位大概就是这么安排的吧?

若是过去的林宜佳,就从来不会注意到这些事情。少女之时,她极少出门,而林家少有的几次宴会也都有母亲和姐姐们去操心。出嫁之后……就有秦老夫人,能将一切安排的很妥帖,而她自己却很难帮上什么忙。

回头想想,过去的自己似乎很没有用?

不懂操持家务,不懂人情往来,又不会生孩子……这样的自己,怎么也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妻子吧。难过自己得了那样一个下场……林宜佳眼神中闪过一抹幽暗,坐直了身体——

如今,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林宜佳已经再没有重复从前的命运——她出痘后恢复的很完美,身体没有留下半点瑕疵;她在温暖的小康庄里安然避开了暴风雪避开了严寒,安然地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初潮,没有让身体留下任何隐疾……她很健康。她也不再懵懵懂懂。

她会学着聆听,学着学习,学着思考,学着一切。

一定会不一样的。

林宜佳用力地点点头,嘴边噙了一抹甜美的笑意,好奇地打量着席面上已经摆放好的十个冷碟。

很漂亮。

这是林宜佳得到的第一印象。这些冷蝶,看着就让人觉得心满意足,不必也舍不得将它们吃下去的样子。

林宜佳正要仔细看都有些什么,这个时候,原本只有轻轻拉动凳子的声音的大厅里,突然生出一声惊恐的尖叫!不等人们反应,那尖叫声又戛然而止,随即就是“砰”的一下摔倒的声音,紧跟着是一片清脆的“稀里哗啦”瓷器落地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像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

离长公主所和几位地位尊崇的贵妇人所在的席位很近的一个席面上,紫檀木方桌露出它原本的面目:铺在它上面的精美的银丝绸餐布被扯了下来,上面的十个盘子被摔碎,大大小小的瓷器碎片和菜肴汤水到处都是。这一片狼藉之中,一位此时看不清楚面容的少女狼狈地坐在地上,正试图坐起来。在她身后,是一个倒地的方凳。

看样子,似乎是少女没能坐稳,跌倒时扯下了餐布,造成了这难堪的一幕。

诺大的厅堂也突然间安静下来,只有那名少女挣扎起身时碰到细瓷片划过银砖地面的声音。那声音竟然有些刺耳,听的人心头忍不住轻颤。

“还不赶紧扶起柳小姐!”长公主皱眉,轻声呵斥道。

因为宾客很多,各家伺候的丫鬟都留在了外面,厅上各桌都只有武兴候府分配的两名丫鬟伺候布菜。

“不用了。”那名少女摆摆手,拒绝了她身边其他少女的帮助,在属于武兴候府的布菜丫鬟过来想要扶起她之前,抢先撑着站起了身,镇定地道:“我这一身汤水的,污了你们的衣裳就不好了。”

这般说着话时候,她竟然出人意料地,抢在两个丫鬟之前,又将那倒地的方凳给扶了起来。

然后,就见她似乎不顾头上脸上身上的污秽,想依旧坐下来一般,一只手按住凳子——

“噔!嗵!”

那方凳既然又倒了下来!

那少女似乎有些不理解,再次将凳子扶起来想要放好,但那凳子却又一次地倒在了地上!

此时,任谁都知道这方凳是有问题的了!

有眼利的已经发现了蹊跷——那个方凳一面的两只腿脚分明短了一小截!只有两只腿脚是同时着地的!在这样的凳子上面坐着,别说就是一个无心的柔弱少女,就是练过一点武艺的人往上面坐着,也十有八九要摔倒!

长公主的脸色立即难看起来。

武兴候府在场的其他的夫人们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

那是武兴候府的方凳!

不论是武兴候府有人在凳子上故作手脚也好,还是武兴候府大意之下购买了劣质凳子也罢,恩,虽然这个可能性太小,那都是武兴候府丢了大脸面!还是在满京城的贵人们面前丢了个大脸!

“柳小姐。”

长公主目光缓下来,声音柔和却不容人拒绝:“绿云,扶柳小姐下去梳洗。”

“这……”一位贵妇人站起了身,有些迟疑——

有这样的方凳让自己女儿坐了,明显是武兴候府相关的人或者武兴候府的下人被收买,来针对自家姑娘的。若只是当众丢了个丑也不算什么,怕只怕还有后续的!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还敢让将自家姑娘交给武兴候府的人!

“柳夫人放心。”长公主道:“本宫的赏菊宴,一向都会准备一些各种尺寸的衣裳。柳小姐形体很好,肯定能找到合适的。恩,看,你的女儿有些受惊了,你这个做母亲的,就陪在她身边吧。”

那柳夫人明显松了一口气,行礼谢过了长公主,随着绿云妈妈,扶起那位柳小姐走了出去。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