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春

039 柳家璎珞

发表时间:2022-06-24 06:57:04

武兴候府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但碍于长公主的面子和侯府的权势,柳小姐走后,所有人都知趣地也没对刚突然发生的事情做任何简评。有丫鬟飞快地将那被做了手脚的方凳搬离,满地狼藉也快速地拾掇非常干净,全新的席面再次重新布置出,众人又都争相入座。但是了几息的功但碍于长公主的面子和侯府的权势,柳小姐走后,所有人都识趣地没有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做任何点评。有丫鬟飞快地将那被做了手脚的方凳搬走,一地狼藉也迅速地收拾干净,全新的席面重新布置出来,众人又都纷纷落座。。


推荐指数:★★★★★
>>《第二春》在线阅读>>

《039 柳家璎珞》精选:

武兴候府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但碍于长公主的面子和侯府的权势,柳小姐走后,所有人都识趣地没有对刚刚发生的事情做任何点评。有丫鬟飞快地将那被做了手脚的方凳搬走,一地狼藉也迅速地收拾干净,全新的席面重新布置出来,众人又都纷纷落座。

不过了几息的功夫,一切就恢复了原样,再看不出任何痕迹。

林宜佳按了按自己坐下的方凳,同林敏佳对视一眼后,担忧地朝林大夫人那边看了一眼。

林大夫人从容地坐着,同身旁的一位贵夫人说着话。那是当今史部侍郎家的长媳,当年只是与林大夫人有点头之交。但随着林大爷同样进入了吏部,两家当家男人成了同僚,于是于情于理,两个人都熟络了许多。

再看林慧佳。

林慧佳的微笑依旧是那样的让人觉得温柔温婉,如同五月的春风拂面。她仿佛正聆听着身边一位小姐说话,偶尔点点头。

倒是林诗佳,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白。

若是林宜佳没有记错,那柳小姐的位置,是林慧佳与她临时调换的。也就是说,那个方凳,并不是如别人所想的那样是针对那位户部尚书家的柳小姐,而是针对林慧佳去的。

武兴候府,针对林慧佳,难道是元心郡主?

元心郡主并不在这里。

听说,她上午接了早早到场的定国公府的魏薇县主,一同出城游猎去了,什么时候会回来,只怕她自己都说不准。

头盘端了上来,林宜佳收敛了心思,认真地应对着眼前的宴会。

这样的大宴,从望盘,冷碟,头盘开始,一直到茶饮结束,一番过场走下来,其中讲究之处甚多。而这样的场合,任哪家姑娘性格再活泼,也不会随意开口说些什么。

——能够交流的机会很多,又何必非要在此时?

女眷用餐,速度要快很多。饶是如此,这一顿饭,也用了将近小半个时辰。退席之后,家中有事的纷纷谢过主家告辞离开,更多的人则是继续留了下来。

林家的姑娘们又聚在了一起。

只是,冯梦烟有些不舒服,冯家舅妈留在冯烟云,其他人都先一步回去了。

“先前大伯娘说在外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我还不以为意……没想到就落个座,真的会出事儿……”林唱佳贴了林宜佳一起走,心有余悸地道:“我那会儿根本就没有按照大伯娘说的去检查一下凳子……”

来之前,林大夫人说讲授的宴会机宜之中,就包括落座——落座的时候,千万不能毫无防备地坐实了。先要两腿用力撑着身体,然后不着痕迹地辨识了方凳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能将身体的重量落下去——

在人落座的时候将凳子一下子抽走让其坐空跌个屁墩,这样的小手段虽然浅薄简陋不值一提,但谁知道你身边的小姐们她们会不会心血来潮给你来这么一下呢?像特别是那些身份比较高性格比较刁蛮的一心捉弄别人取乐的贵女可并不少见呢。

“我娘肯定比我们有经验。”林宜佳小声道:“我们得要谨慎些才是。”

林唱佳连连点头。

过一会儿,她又敬佩地感慨道:“那柳家小姐也是不知道得罪了谁,弄的一头一脸的。要换成我,我肯定得哭了。”

她没有注意到是林慧佳临时调换了座位。

林大夫人不知怎么听到了林唱佳的话,她保持着和煦的微笑,用只有她们这几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所以,你们都要向她学习!记住,女人家的眼泪,有时候很好用,但有时候就最好不要有!看看那柳璎珞,在那样的尴尬情况下还能够镇定地将方凳有问题这一点给点明了,偏偏又没有真的开口,给武兴候府给长公主都保留了体面!”

“她那一摔本来难堪,但因为她的镇定表现,现在非但没有人笑话她,而且还会对她赞赏敬佩有加!”林大夫人道:“她原本不过是户部尚书府众多嫡女中的不起眼的一位,父亲还只是柳尚书的庶子还是个功不成名不就的,现在呢……”

林宜佳顺着林大夫人的目光看过去。

那柳璎珞小姐此时已经重新梳洗了一番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身上穿一身顶级贡品蜀锦制成了衣裳,一副内造的红宝石头面在阳光下散发着迷人的光芒——这样名贵的衣服首饰,武兴候府显然是不会再要回去的,全归了她。

这些不说,看她身姿娴雅地站在那里,镇定、温婉、大方又谦逊的站在那里……从她出面到现在才有多久,已经有三位贵妇人走过去同她亲切地交谈着,并收下了好几个镯子做为见面礼。

“赏花宴什么的,最大的功用是什么,想必你们都是清楚的?”林大夫人缓缓道道。

林宜佳等人都略一点头。

这样的宴会,就是贵人之间的交流嘛。感情要联络,儿女亲事不也要兼顾的?

“那么……”林大夫人又一次开了口:“一位长辈夫人在这样的场合对一位姑娘家表示亲近并送出不菲的见面礼,可不就是那个意思了?”

那个意思,就是瞧上人家姑娘的意思了吧……林宜佳等人都是会意。

“刚刚那三位夫人,一位是诚意伯夫人,她名下有个次子尚未婚娶;一位是窦家二房当家夫人,她有个儿子去年才中了秀才;一位是国子监主簿夫人,她的长子也正当龄并且已经有了举人功名在身,如今正在国子监攻读……”

林大夫人轻叹:“按那位柳姑娘庶子嫡女的身份,这几家的亲事原本都不是她能够的着的。现在呢,看那几位夫人的意思,明显对她十分的满意……虽说婚事讲究一个门当户对,但有时候姑娘品貌太好……”

若人家姑娘品貌太好,真心为自己二郎考虑的,可不就不那么在意其他方面了?

庶子嫡女身份尴尬,对于柳璎珞来说,这三桩,可都是极好的婚事了。瞧人家,跌了一跤,却收获了如此巨大!当真是厉害的很!

“那,娘……”林宜佳眼珠一转,看了林诗佳一眼,笑道:“您是不是也要去表示一下啊?”

林家可是有三位爷的婚事待定呢!除去林三爷,林大少爷林家寒,还有即将随祖父归家的林四爷……这可不都得林大夫人操心?

林大夫人闻言,嗔道:“鬼丫头!不过……”

她轻轻拍拍手笑起来:“娘亲可不就要过去!慧儿诗儿,你们陪我过去。你们几个,自己玩儿去吧。”

(ps:昨天半夜没检查居然发到草稿箱去了~抱歉抱歉~啊)

第二春
第二春
一场灾难,叶家被下了大狱。许氏嫁人女也跟随倒了霉,低下头做人做事之下,也免不得被送进佛堂别院,可以得到一纸休书也是稀疏平时。林宜佳哀伤之下心底又有一些很庆幸,所以她的丈夫更为细心体贴她了。而已,在喝过夫君亲手送轻松上手的安神助眠汤之后,再醒过来时,突然回了那一年,母亲就为她精心挑选出夫君的时候。那种痛,如同心肝脾胃生生地被一寸一寸地绞断,碎成了末,烂成了泥,又被盐巴腌渍了,再拿给她看一样。痛彻心扉,却偏偏喊不出,只有滚滚汗珠顺着鬓角发梢不断地流了下来,打湿了碧绿绣大朵荷花的锦被。。…